106

小说: 穿越之极品色女(女强文) 作者: 马涵 更新时间:2015-01-27 01:08:05 字数:5369 阅读进度:104/192

河面微波粼粼,星空如默,眨着眼儿的星星们那夺目的光华更加耀眼,似是期待着我快点‘啃了’美男。

清风微拂,四周异常安静,我伸手解开发带,任三千青丝如瀑布般随风飘扬。

“轻风,你跟着我来了这里,你应该明白我要做什么。”我的声音很轻柔,免得吓着了人家美男。

任轻风不语,他美得如诗如画般的俊颜上韵上一抹淡淡的苦涩。

又是这种表情,昨晚他就是露出了这么表情后就拒绝了我!

我靠,今夜再让你跑了,传出去我这个色女的面子往哪搁?

一不做,二不休,趁任轻风不备,我一指点了任轻风的穴道。

呵呵,还真得谢谢穆佐扬,他教我轻功时,顺便教我的点穴手法,我记住了。现在,可派上用场喽。

以后哪位美男不服我,我就点人家穴,直接**人家,这样真是又快又方便。

“三妹,你…”任轻风被我点了穴,动弹不得,他幽幽地看了我一眼,“何苦?”

“嗯哼!”我用鼻子哼气,“在你自愿的情况下,我跟你通奸。或者说,在你不愿意的情况下,我把你**了,后果都是一样的,都是你变成我的男人,没啥差别的,懂吗?”

任轻风好气又好笑,:“三妹,我是你二哥。”

“那更好!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像你这么美的男人,我当然是要留着自己用。”

我纤白的玉手扶上他绝色的俊颜,“知道么?我体内的春葯时而平息,时而发作,现在,又开始发作了,我保证,一会有的你‘受’…”

“三妹,你理智一点…”

我以一指点上任轻风漂亮的薄唇,“嘘…别说话,让我好好爱你…”

纤手一扯,任轻风的腰带被我随手甩落下地。

任轻风无奈的闭上双眼,“真的要这样吗?”

“你他妈就爱说废话!老娘今天就是要把神仙‘吃’了!”我一怒,任轻风的外袍连带中衣被我解落…

我轻轻抚摩着任轻风赤裸的胸膛,小手在他胸前敏感的小点上画着圈圈,任轻风清瘦的身躯一震,一抹欲望袭上他深邃的明眸。

任轻风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我心头一喜,点起脚,吻上任轻风漂亮的薄唇。

任轻风的唇棱角分明,色泽红润而淡雅,尝起来的味道凉凉的,很清爽,他的唇没有我老婆史名花那么柔软,而是属于男人的那种柔韧。

我的玉手环住任轻风的颈项,红嫩的丁香小舌轻添着任轻风整齐的白牙,任轻风身上那股清淡尔雅的气息蕴氲着我,我着迷了!

他的吻让我好舒服,任轻风的眼睛睁得很大,我吻他,他没闭眼,只是有些无奈,又有些享受地看着我。

呵呵,他的唇被我封了,说不出话的感觉不知道怎么样》

我柔嫩的绛唇继续添吻着任轻风性感的薄唇,仅仅是唇齿间的吮吻又怎么够?

我的玉手倏然伸到任轻风的胯间,对着他腿间的男性象征不轻不重地一握,任轻风倒吸一口气,我的丁香小舌立即趁着他启齿的空档迅速窜入他的口中,与他的舌头深深的交缠…

舌与舌交缠的那种温热湿滑的感觉让我着谜,但任轻风那唇齿间清幽的甜味却让我差点失控,他的吻如甘泉般清冽,跟他接吻,真的让我感觉飘飘然。

起初任轻风还瞪大着眼,对我探索的丁香小舌左躲右闪,很快,他就迷失在了我的吻里,主动伸出舌头与我交缠深吻…

我深深的吻着任轻风,我的左手勾着任轻风的颈项,右手握着任轻风腿间的男性象征,感觉到他的火热在我的小手中慢慢变得巨大坚硬。

当我的小手握不住他腿间的巨大火棒后,我停止了与他深深的缠吻,任轻风的呼吸从急促变成粗喘,欲望的火焰使他原本清澈的明眸变得有些朦胧。

我扬起一抹魅惑的笑容,从任轻风光滑的颈项一路向下吮吻,我的吻如雨点般洒落在任轻风每一处肌肤上。

舌尖轻轻添着任轻风胸前的两点突起,任轻风的喉头一紧,动弹不得的他无奈地闭上了双眼。

他淡漠的俊颜上带着微微的欣喜,他是喜欢我的吻的。

我柔嫩的红唇继续向下,纤手松开任轻风的裤头,白洁的长裤顺着任轻风的腿缓缓滑下,我缓缓蹲下身,两手轻轻扯下任轻风最后蔽体的四角内ku,一具完美得不可思议的男性裸体展现在我眼前。

任轻风全身的皮肤白净无暇,赛过最上等的羊脂玉,他的身材修长精瘦,给人一种很清雅的感觉,不管从哪个角度看他,他身上每一根线条都勾勒出一种富含诗意的美,他的身体,简直是上帝最完美的杰作!

任轻风修长的双腿间那早已怒昂的火棒告诉我,他是一个热血男儿,他有着仙般的气质,亦有着属于男人的一切。

我的小手再次握上他坚硬的火棒,他的火棒温度很高,那灼热的温度几乎烫着我的手,可是,他的火棒是绝对完美的,那红嫩的色泽,那充着血丝的饱胀,告诉我,‘它’从来没有被别的女人碰触过,那干净的感觉,让我觉得‘它’是那么的圣洁。

任轻风睁开火热的眼睛,有些无助的低嘎着,“三妹…别碰…”

“别碰什么…”低语轻喃,我知道没‘干’过女人的他,受不了我碰他腿间最脆弱却又最坚硬的火棒时的那种极致是快感。

我蹲跪在任轻风的跟前,握着他腿间巨大的火棒,缓缓送入我红润的小嘴中…

“唔…”任轻风眉头轻皱,舒服的轻喘着,他全身僵硬颤抖,“不,三妹…不要…”

“才轻轻含了你一下,就受不了了?”

我嘴角露出抹坏笑,再次含住他巨大的火棒,这次,我含着他的火棒开始由慢到快的吞纳起来…

“唔…三妹…我…会…被你逼…疯的…”任轻风享受着我带给他的无尽快感,他全身颤抖不已。

我的小嘴几乎含不住任轻风巨大的火棒,含吮他的男根,我觉得异常的享受,碰触他的身体,我被他身上那股淡雅包围着,那种如沐浴春风的感觉,让我深深沉醉!

我的小嘴一边吞纳着任轻风的男根,感觉道他几乎要爆发在我嘴里,我更卖力的添吸…

“不…三妹…我真的不行了…”

任轻风舒服得不断粗喘,他双拳紧握,猛然一运真气,冲开了被我点住的穴道,他的身体恢复了自由,退后一步,他的男根很自然地离开了我的小嘴。

“你…天啊!你竟然能自行充穴,你的武功到底高到什么地步…”我愣愣的站起身看着他,“原来你刚刚被我点穴是由着我,我还以为你真的被我控制了,气愤,居然连点穴都控制不了你!”

“三妹,这不是重点。”任轻风幽深的黑眸中灼烧着欲望的火热。

他一边解着我的衣带,一边不满的咕哝,“三妹,你将二哥我剥得精光光,差点没害我死在你手里,你却到现在都衣衫整齐,你说,你不是该罚?”

“那二哥打算怎么罚我?”我的衣服一件件被任轻风退尽…

“你怎么对我的,我回敬之…”他在我耳畔轻轻呵着气。

我的小脸羞得通红,他的意思是,他也要吻我‘那里’喽,期待ing…

很快的,我身上的衣服被任轻风统统除尽,凌乱地散在草地上。我娇美的裸胴毫无保留地呈现在他眼前,刺激着他的感官。

任轻风饥渴的吞了吞口水,温柔地将我压倒在草地上,随即压覆上我柔弱无骨的娇躯。

“三妹,你的身体真美…滑如凝脂,嫩如婴孩,窈窕有致,让我深深着迷…”他的吻落在我雪嫩的酥胸上,“如果,跟你在一起会落入地狱,任轻风亦无怨无悔…”

“轻风,你说错了,跟我在一起,只会上天堂…嗯…”

靶受着他灵活的舌头调皮地添逗着我酥胸上敏感的红莓,我舒服地娇喘着。他的大手不轻不重地捏揉着我饱满的双峰,带给我无限快感。

他的吻散落在我雪白的肌肤上,留下一个个湿润温存的痕迹,缓缓向下,他的唇停留在我的双腿间,他的大手温柔地分开我的玉腿,他再以手指轻轻拨弄着我腿间那片神秘的黑色丛林。

我微微撑起身,“轻风,别这样…”

“三妹…你哪儿好美…粉粉嫩嫩的…”他温柔一笑,大手轻轻摸揉着我腿间粉嫩的花瓣,他的手有些颤抖,那回事属于处男的生涩。

他漆黑而又盈满欲望的眼睛含着浓浓的期待,倏然,他伸出一指探入我的幽径内。

“啊…”我舒服的娇喘一声,感觉他温热的手指在我体内不动,我轻声喘道:‘轻风,你动一下好么?“

“可以动么?你的里面好小好紧…“任轻风有些迷惑,他眼里清纯的眸光让我异常的怜惜,这种没碰过女人的纯净让我的心深深动容。

我伸出玉手,带领着他的大手来回轻动了下,当我放开他的手时,他修长的中指很自然地不停在我温热的幽径内来回戮动着…

“唔…嗯啊…好舒服…“我闭上眼,瘫软地躺在草地上享受着…

倏然,任轻风抽出手指,我还来不及失落,他温柔的舌头已经覆上我腿间的花瓣,温柔而又生涩地吮吻着…

触电般的快感让我全身娇颤不已,任轻风身上那股浑然天成的淡雅气息温存的萦绕着我,似乎,我上了天堂…

“够了…轻风…不要再添了…爱我…“我娇声呢喃着。

任轻风撑起身,抬眼看着我,“三妹…你的‘那儿‘好清甜…“

我妖媚一笑,蛊惑地低喃“轻风,爱我,好吗?“

任轻风隐瞒欲望的眼眸闪着火热,他半撑起身,小心地不让自身的重量压疼我,他胯间的巨大火棒对准我的幽径口,蓄势待发、

“三妹…”任轻风帜热的眼神无声地询问我,准备好了吗?我轻轻点个头。

他紧紧抓住我的小手,十指交扣,他腰间有力地慢慢挺进,他巨大的火棒温柔而缓慢地一寸寸将我紧窒湿滑的幽径填满。

不同于其他几位帅哥一贯到底的勇猛,那样总会让我开始有些不适应巨大火棒的猛袭而感到疼痛,任轻风的动作是那么的轻柔,他的眼中溢满了无限柔情,仿佛在呵护最喜爱的珍宝,不舍我受半分委屈。

这样缓慢有力的动作让我全身每一分细胞都扩张开,甘心情愿接纳他的全部柔情,我深深而又细致地感受着他无言的疼惜,他没进入我一寸,销魂蚀骨的感触就多一分。

当他进入我的最深处,那种被填满的饱胀幸福,让我喜欢极而泣。

“轻风…”我泛着泪花的水眸无助地看着进入我最深处的男人。

呜呜呜…萱萱我吃了世上最美好的处男,感动ing…高兴ing…

任轻风火热的双眸温柔地看着我,他的额上因隐忍着没动而微微沁出一层薄汗,“三妹…”

“嗯…轻风…”我红唇微启,任轻风漂亮的薄唇吻着我,他开始挺动腰身,他巨大的火棒很温柔地,很有力地,在我体内深深律动…

他不像军御邪那么没一下都猛不可挡,他只是异常温柔地诱哄我接纳他的每一下温柔。

他的律动属于那种缓慢而重重的击撞,无声的温存,我紧小的幽径紧紧包容着他巨大的男根,承受着他疼惜的爱抚…

“啊…奥奥…唔…”快感一波接着一波紧随而来,冲垮了我的理智。

任轻风身上那股清淡尔雅的气息萦绕着我,看着在我身上驰骋的任轻风,他如诗如画般绝俊的脸上多了一层薄薄的汗珠,让他看起来又多了股属于男人的感性。

任轻风的表情似享受,似难耐,他巨大坚硬的火棒在我体内久久**着…

斑潮一次接着一次,任轻风让我享受道了那种销魂蚀骨般的畅快,我的**,他的粗喘交织成最美的乐章,那是一种灵与肉的结合!

原来,这么温柔爱爱的方式,更容易让我达到爱的高潮巅峰。

不知道做了多久,随着任轻风快速而又猛力的数次撞击,他彻底释放在我的体内深处。

温存过后,他颓然地趴在我身上,我轻轻抚摩着他的后背,到现在,我都不敢置信,任轻风这么一个如诗如画般的男子真的被我给吃了。

淡雅怡人的感觉还在包围着我,深怕最快是在做梦,我在自己腿上很掐了一把,痛得我是眼泪汪汪。

察觉道我异样的举动,任轻风退离我的身体,他做起身看着我被自己掐红的大腿,他的手指轻柔地在我腿上被恰红之处抚摩着,他淡雅的眼眸中浮上一丝心疼,“三妹,你怎么可以掐自己…”

“像你这样如仙人般的男子,我怕拥有你,只是南柯一梦,我要确定一下…”

任轻风为我傻气的举动深深疼了心,他紧紧地将我拥入怀,“三妹,你错了,拥有你,是上天对我任轻风的厚赐!”

“轻风…”我的小手抚摩这任轻风美如诗画般的脸庞,他的脸上永远是那么淡然若水的神情,这个如仙人一般的男子啊,他有足够的本钱让天下女人为了他而疯狂,却又让人不敢太过靠近他,只因不敢亵渎他的美好。

“我是不是很坏,连神仙也敢‘搞’…”我有些愧疚的颦起了眉宇。

“三妹,我说过,我不是仙,我只不过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人。”任轻风优雅一笑,“一个只属于你的男人。”

“你当然只属于我!不过,若你都算是普通,天下就没有珍贵的品种了。”我满足的叹息着,“跟你在一起,就像跟神仙在一起,你天性的淡然,甚至赛过天上的神仙,只可惜,你依然难逃我的色爪。都怪你太美好了。

“既然逃不掉,我就不逃,况且,我也从来没想过要逃”任轻风温柔的笑道,“我从小就不喜欢别人碰我,我以为我今生都不会碰触女人,想不到,我竟然会喜欢你的碰触…”

“因为你天生就属于我,你发现了吗?你的心,一直在等待着我的到来。”我又开始哄骗帅哥了,汗!

可人家帅哥对咱骗人的话信任无疑。

任轻风恍然大悟,“对,三妹,我的生命中一直在等着你,在等着你的到来。从此,我任轻风再不放开你!”

“像你这么好的男人,我还怕被别人抢了呢。”

“不会。”只是淡淡的两个字,却是任轻风给我承诺。

他不会属于别人,只会属于我。

这项认知,让我的心深深的触动。

任轻风,一个美如诗画般的男人,拥有你,是上天给我的恩赐!

任轻风将我一把打横抱起,我很自然地勾起他的颈项,“轻风,你想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