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

小说: 穿越之极品色女(女强文) 作者: 马涵 更新时间:2015-01-27 01:08:04 字数:3226 阅读进度:103/192

史名花则时不时帮我夹着菜,汗,怎么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我身上?貌似萱萱我来到古代后真的是独占鳌头,暴吃香滴说。

吃过早餐后,我与史名花在院中的人工湖畔散步,楚沐怀与任轻风也跟在边上。

我看着偌大的庭院,随口问着我老婆,“名花,你们史府的生意是谁在支撑的?“

“相公,史家的生意全是大哥他一个人在支撑的,我兄长如今二十六岁,父母早在兄长十四岁的时候就过世了,当时我才六岁。这么多年,大哥肩负起史家庞大的家业,又要照顾我,大哥他真的很不容易。”史名花幽幽叹息着。

楚沐怀听了挑了挑眉头,任轻风则一脸淡然。整个麟洲都属于任轻风的管辖,有什么是任轻风不知道的。

虽然史名花只是简单的几句话,可想而知,在史耀前身上的担子是何其的重,史耀前的内心是何等的艰辛。

在我来麟洲之前,史耀前的事自然也听说了不少。

当你史家二老过世,偌大的史府家业落到了年仅十四岁的史耀前的身上,人人都以为史府会就此败落,可是没有,史耀前绝顶聪明,胆大心细,办起事来魄力十足,史府的家业在他手中,不但没败落,反而比他父母在世时更扩大了好几倍。

由此看来,史耀前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此时,吃完早饭后,有事离开了下的史耀前正大步向我们几人走来。

一眼看过去。史耀前长了副超可爱的娃娃脸,他的身材微微偏胖,在他如同娃娃般粉嫩的脸上,若是细看,他的眉宇之间隐隐有股英气,让他那可爱的娃娃脸看起来,又多了丝男人味。

一丝异样的感觉划过我的心田,我知道,属于色女猎艳的行动,又要展开了。

史耀前的步伐停在我们几个面前,大家都互相礼貌地点头打招呼。

我摇开折扇直接问史耀前,“哥,做你们家的入赘女婿,是不是只要当只米虫就可以啦?”

史耀前不解的看着我:“何谓米虫?”

“就是不用干活的闲人。”我无聊地打了个哈欠。

“差不多吧。”史耀前点了个头。

我转言问向楚沐怀与任轻风,“大哥、二哥,我是史家的女婿,在史家白吃白住,合情合理,你们就?”

本来还悠然自得的楚、任二人听到我的话,脸色微变,史耀前呵斥我,“妹婿,怎么说话的!”

“没什么,说了实话而已。”我无所谓的耸耸肩,看了看楚、任二人都一脸不在乎的神情,我看向史名花,“娘子,你平日里都在做什么打繁间?”

“回相公,妾身都在房中弹琴、刺绣。”史名花娇羞地看了我一眼。

“那你回房刺绣去吧,我要上街走走。”

“是,相公。”史名花乖乖听话地朝我欠了一礼,又对着楚、任两位帅哥说道,“大哥、二哥,妾身就先退下了。”

任轻风微颔首,楚沐怀点个头,“弟妹去吧。”

史名花朝厢房的方向走去,在经过任轻风旁边时,离任轻风的距离近了些,任轻风不着痕迹地向旁移了移身。

任轻风的这个举动没有瞒过我的眼。我突然发现任轻风不管跟谁在一起,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貌似不管男人女人,小任都不喜欢别人离他太近。不知道我是不是个例外?

我状似不经意地搭上任轻风的肩头,发现任轻风没有躲开后,我的嘴角多了一丝得意,“二哥,你最近有没有公事要忙?”

“都交给下边的任去办了。”任轻风言下之意是他很闲。

“任侯爷果真不狼逍遥侯,行事总是这般逍遥自若。”史耀前开口,“在下有一事想请侯爷帮忙?”

楚沐怀乖乖站在旁边,我则挑了下眉头。

好你个史耀前我才刚娶了你妹妹,你隔天就找任轻风攀关系了,攀的这层关系还是因为我是任轻风的‘三弟’。

任轻风淡笑,“史兄但说无妨。”

“今年麟洲官需的锦缎能不能由我史府来提供?”史耀前问的很直白。

听来只是一句话,实则是个大买卖。也就是说,麟洲城数十万官兵的衣服全由他史府来提供布料。

想想,这么大的买卖,要争的人不知道多少,史耀前八成争不过人家,直接借着我娶了他妹妹这层关系来巴结任轻风了。

“可以。”任轻风爽快地点个头,又道,“但是,你欠我一个人情。”

“成交。多谢任侯爷成全。”史耀前喜上眉梢,“侯爷,请移架大厅,在下略备了些薄礼。”

任轻风温雅一笑,“不必了,谢过史兄好意。他日,这个人情,任某定会索回来的。”

史耀前没有再说什么,他转言问楚沐怀,“不知楚兄在何处高就?”

楚沐怀淡然道,“在下乃皓月国二皇子。”

貌似男人都很要面子,任轻风史逍遥侯,楚沐怀也不想低别人一等撒。

“你们慢聊,我要出去走一走。”我对着楚、任》三枚帅哥有礼一揖,潇洒地转身向府外走去。

“史兄,我三?弟初到麟洲,不熟悉这里的路况,我跟着去瞧瞧?”楚沐怀对着史耀前一揖,跟了上来。

貌似小楚也初到麟洲好吧?OK,理解你要泡我的心切。

“史兄,任某府中还有事待处理,就不打搅了。”

“侯爷慢走。”

史耀前若有所思地看着楚、任两位帅哥都跟在我的屁股后头,他漂亮的娃娃脸上多了抹疑惑。

我在外头随意闲晃了一圈,就又回到了史府。

楚、任二人当然还是跟在我后头。我察觉道街上不管人有多挤,人们都会避让着任轻风,怕亵渎了任轻风神仙般的气氲,而任轻风,不管是男是女,若不小心接近他,他就会不着痕迹的避开。

任轻风这样的男人一定是处男,他要不是,我张颖萱三个字就倒过来写!

我确定任轻风真不喜欢旁人碰的习惯,就回了史府,他能不避讳我碰他,这让我的心里多了丝成就感。

我回房补了个眠,要知道我昨天晚上一夜没睡,好累滴说。

晚饭的时候,我与史名花两人是在房中用的膳,早早地,史名花就上床睡了,我为了怕史名花中途醒来,到处找我,而影响到我的‘吃’仔计划,我在她的晚饭的膳食里面下了点迷葯,让她睡得死沉沉,一觉到天亮。

我今天早晨回朝暮客栈的时候,顺便拿了些葯回来。我用温水送服了一些白色的粉末,这些白色粉末是我在汴京的时候,特别让一个大夫精制的避孕葯,昨晚我跟楚沐怀搞了一次,要是不吃些避孕葯,搞得怀孕了,那可就惨了。

这种避孕葯粉吃一次,能有效果五天,换句话来说,就是我吃一次葯,五天内,不管我怎么跟男人搞,都怀不了孕。

我换上一袭黑色的男装,这样,在夜里行走时不容易被人发现。不过,萱萱我不管穿什么颜色的衣服都是相当的好看,皮相好就是爽啊,呵呵。

貌似咱这人超自恋啊,米办法,瞧我在古代前前后后吃了这么多枚一级的帅哥,你让我咋滴能不得意洋洋地自恋?

讲句实话,我现在最想‘干’的就是任轻风。想到这个如诗画一般的男人,我的内心,就有一股深深的悸动。

今天,楚沐怀知道我体内的春葯还没解干净,而任轻风则以为我中了春葯根本还没解。

由于楚沐怀已经跟我搞过一次我体内的‘醉春散’解了大半,残余的淫毒,时而发作,时而平息,折磨得我好难受,爱液肆流,俺内ku都换了好几条。

所以,我死都不想受这种‘干’不到帅哥的苦楚了,今夜我要做一匹淫狼。

有幸让我淫的是?添一添嘴角流出来的口水,接着说,就是那位任轻风大帅哥啦。

怕楚沐怀搅我的好事,我先溜到楚沐怀的房门口,以一指在窗户上戳了个小洞,再用一根小手般大的竹管对着楚沐怀的房内吹了些迷香。

确定楚沐怀在房内睡得像头死猪后,我又窜到任轻风的房门口,我来回地在走廊上跺着步,就是不敢进去。

我该用什么样的理由把任轻风骗上床呢?**好了?虽然我没跟任轻风打过架,我估计他的身手跟皇帝君御邪差不多,我打不过人家?

“三妹,既然来了,就进来吧。”如清风般怡人的男声传出,任轻风的声音永远这么好听。

啧啧,被人家发现了,我硬着头皮,一推门,走到房内,“二哥这么晚还没睡?”

任轻风淡笑着看着我,“三妹不也是一样吗。”

“呃?”我要来**你啊,我尴尬一笑,“我房里热得慌,二哥怎么知道房外的人是我?”

“三妹在门外唉声叹气,二哥并不是聋子。”任轻风缓缓移步至我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