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

小说: 穿越之极品色女(女强文) 作者: 马涵 更新时间:2015-01-27 01:08:04 字数:5283 阅读进度:102/192

你们慢慢打

我的舌头滑滑的,软软的,带着无限的诱惑力,任轻风忍不住伸出舌头与我轻触,在舌头相触的一刹那,我跟任轻风如遭雷击,太爽了!

那触电般的感觉让我跟任轻风在短暂的一愣后,立即深深地拥吻起来。

飘飘欲仙…我就像站在九宵宝殿跟神仙接吻,四周云雾萦绕,舒适淡然的感觉让我分不清东南西北!

任轻风的吻很甜,他的嘴里有股淡淡的清幽,说不出那是什么感觉,有点像刚嚼过清凉味的口香糖般甜幽,不,比那滋味好上一百倍,我真的形容不出来那种感觉,我只知道,我很喜欢,超级喜欢他的吻。

萱萱我敢打包票,任何一个女人尝过任轻风的吻,都会为他所迷醉!

可惜,貌似目前只有我吻过任轻风,话又说回来,像任轻风这么美好的男人,我舍不得跟任何人分享。

我的丁香小舌忘乎所已地与任轻风温热的舌头交缠相融,我的小手很自然地伸入任轻风的衣襟里,抚摩着他平坦结实的胸膛。

指下平滑结实的触感容让我舒适地叹息出声,在我被任轻风迷得七晕八素之际,任轻风却倏然推开了我。

“你…”我不敢置信地瞪着他,失望蕴上我的眼帘,

我刚想趁吻得深入之际,顺其自然地就把任轻风给‘吞’了呢,哪晓得姓任的竟然推开我!看来,萱萱我的魅力下降了滴说。

“三妹…对不起,我不能…”任轻风歉然的语气飘荡在空气中,随风而逝。

靠!***,有美女不碰,你傻啊!送入怀中的不要,你脑子进水了啊?

我郁闷地狂吼,“告诉我,为什么不碰我!”

任轻风只是轻蹙着眉头,他眉宇中隐含着淡淡的哀伤,那份忧愁,深深地烫疼了我的心。

原来如任轻风这样的男人,亦会哀伤。

我只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人,我虽然很聪明,却不会读心术,舍不得任轻风的愁,我必须设法解去他的哀伤。

我自嘲一笑,“轻风,是我的魅力不够,引不起你的兴趣么?”

“不,正好相反,你对我的吸引力更甚。”很淡然地,很确然的语气。

“那么…该不会…”你是个性无能吧?后头这几个字我不敢说出口,我怕万一真是,他的伤疤被我揭开,会更伤心。

在现代的杂志上,披露过不少性无能男士痛苦的内心世界,相信在古代也有不少性无能的男同志。

我未完的话,让任轻风的眉头蹙得更紧,莫非,我猜对了?

我一咬牙,还是问出口吧,任轻风要真是个性无能,我好找祥龙国的第一御医,那个跟我有一腿的帅哥穆佐扬帮他治治‘男人问题’。

我准备刨根问底,“你是不是…”那个东西没用,这话还没问出口,任轻风温柔地打断我的话,“三妹,大哥要醒了。”

丙然,被我迷晕,一直躺在地上昏睡的楚沐怀低低地呻吟一声,悠悠转醒。

楚沐怀缓缓站起身,不甚舒服地抚摩着额际,不解地看着我跟任轻风,“二弟?三妹,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啊?哦…”我面不改色地撒谎,“我刚刚怀疑二哥他一直跟在我们后头,于是我就迷晕你,果真,二哥很在乎大哥你,马上就跳出来察看你发生了什么事。”

聪明如楚沐怀,他一定知道是我迷晕了他,我迷晕楚沐怀是为了勾引任轻风,哪知人家小任不上当,我这么半真半假的说,最容易让人相信了。

任轻风眉宇轻展,他如诗画般的俊颜淡然若水,看不出一丝忧郁,仿佛他刚刚的哀伤只是我看花了眼。

任轻风到底为什么不肯碰我?要说他因为楚沐怀快醒了这种蹩脚的理由,我不信,不想楚沐怀醒,再点楚沐怀的睡穴就成了。

楚沐怀皱起眉头,对我跟任轻风问道,“三妹,二弟,你们怎么浑身湿漉漉的?”

“二哥他想吃我豆腐,被我一脚踹下了河。”我很自然地道。

死任轻风,敢不‘搞’我!你装君子啊你?管你什么理由,不搞萱萱我,我现在体内春葯的效果还没完全清除,我强忍着不发騒,心头就是不爽,我就是要诬赖你。

任轻风轻挑了眉头,并不解释,仿若事不关己般的淡然。

楚沐怀却相信了我的话,他来脸色胚变,聪明地提出了个疑问,“那二弟别踹下河,三妹你怎么会也全身湿了?”

“因为二哥他不会游泳,二哥他虽然想吃我的豆腐,却罪不至死,我舍不得二哥淹死,只好又跳下河,把二哥救上来了。”这谎言我接得超顺溜。

“二弟,你怎能这么对待三妹!”楚沐怀大怒。

“不知大哥深夜抱着三妹到此荒芜人烟的河边准做什么?”淡淡的反问,任轻风的语气没有一丝波动。

“你…”楚沐怀那张我见忧怜的俊颜上多了一丝恼羞成怒,“我与三妹的事,与你无关。”

任轻风哑然一笑,那笑容容优雅十足,却不达眼底,“我与三妹的事,亦与大哥无关。”

气氛僵凝着,空气中多了丝火葯味。

楚沐怀眼中怒火丛烧,任轻风一脸淡然,但任轻风浑身散发出的那股淡然尔雅却多了分危险的气蕴。

“打吧,打吧!快点打架!”我瞥了眼楚沐怀,又看了眼任轻风,“我心情不好,想看高手打架,快点打!啧啧…貌似我就是个坏女人,我喜欢煽风点火滴说…”

我突然的插话让楚沐怀的眼底多了丝笑意,任轻风亦微微勾起了唇角。

这依然免不了一触即发的战火。

他们瞥了眼我此刻全湿的衣服,湿淋淋的衣服紧紧贴在我身上,勾勒出了我窈窕有致,无限美好的玲珑曲线。

两个男人又同时从我身上别开眼,貌似他们不喜欢对方看到我美好的身材,醋意上袭,楚沐怀与任轻风两道绝色的身影迅速交斗到一起,身影如风,快如闪电,斗得相精彩。

我正看得津津有味,冷风吹来,我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哈啾…”

我冻得环抱着双臂,全身起了无数鸡皮疙瘩,呜呜呜…冷死我了。

我的举动没有逃过正在打斗中的任轻风与楚沐怀,楚、任二人没有停下打斗,在两人的眸中却同时蕴上了一抹心疼。

“两位帅哥,我不行了,我要回去换衣服去了,你们慢慢打哈。”我很有意气地朝他们打了个招呼,潇洒地一转身,朝来时的路走去。

操!差点忘了我会轻功,我干嘛要用走的,我飞!

我飞飞飞!

衣服湿嗒嗒地粘在身上,没有穿着干衣服时的那种衣诀飘飘,真是影响萱萱我用轻功飞的形象。

我的心里超级不满,早知道任轻风这么不上道,萱萱我就跟楚沐怀‘爱爱‘给姓任的看,现在搞得我两个帅哥都吃不着,郁闷!

我体内的春葯还没解清呢,难道真的要回史府搞我的老婆史名花?狂晕,我又少了一只鸟。

见我跑路了,任轻风与楚沐怀停下了攻式,双双收手朝我的方向追来。

此时,天色已经微亮,东方闪出一道属于白昼的光线,估计现在是凌晨五点了,在楚沐怀与任轻风快追上我之际,我轻声地咕哝着,“一会,我换身漂亮衣服,到妓院嫖男娼好了…”

追上来的楚、任二人听到我轻喃的话,楚沐怀的脸色变得铁青,任轻风亦是微微变了变脸。

我没理会他们,先到朝暮客栈换了身干净的男装,因为我的包袱在朝暮客栈,尔后又回到了史府。

楚沐怀与任轻风二人一直跟着我到史府才各自回了史耀前帮他们安排的客房。

我进入与老婆史名花的洞房内,脱去身上的外袍,从落入河里到现在过了这么久,我的头发已经干了,我将头发绾成男人的发型,在头顶绾成个圆咎,再用发带系紧。

史名花依然在床上昏睡着,我掀开被子,躺在史名花身侧,我刚闭上眼没两分钟,史名花动了动,就醒了。

昨夜史名花对我下春葯前,她又被我打晕了,不知道史名花香来会是何种反应?我很困,但忍着没睡着,不动声色地假寐。

史名花呻吟着坐起身摸了摸被我劈了一掌的后颈处,她难过的凝了下眉头,随后,她轻轻推了推我,“相公…相公!”

我装着睡得很沉,没理她。

见她不再叫我,我微眯着眼,以眼角的余光看到她迅速掀开被子的一角,拿起一把早就藏好了的剪刀。

汗死!她不会想咯嚓把我剪了吧?可我根本就没鸟啊!还是她想谋杀我这个亲夫?

我还在猜测她的举动,只见她迅速将自己剥了个精光光,然后拿起剪刀在胳膊下方,靠近腋窝的位置微微划了一道小口子,她再掀开被子,让伤口上的血流到床单正中间。

很快,她将剪刀直接扔到床底下,尔后她光溜溜地钻到被子里玉手环上了我的腰。

我明白了,史名花这么做是要为了伪造她初夜落红的假象,不过,她倒是满细心的,伤口开在靠近腋窝的胳膊下,这样就不会让我轻易发现伤口,免得我问起来麻烦,再说了,这么小一点伤,用不着一两天就好了。

啧啧,我要是个男人,这么被自己的老婆设计,肯定要给她气得吐血,不过,咱是女人,她的做法,倒是让我觉得好玩。

我倒是想知道,史名花葫芦里到底卖了什么葯!她费劲心机做这些事是想得到她老公我的疼爱吧?

我睁开眼睛,看着躺在我身边装睡的史名花,心里一阵好笑,我轻轻拿开她放在我腰上的玉手,打算起身,我才一动,她就醒了。

她装着刚醒时睡眼惺忪的样子,“相公,你醒啦?”

“恩。”我微点个头。

“妾身服侍相公更衣。”史名花故意将被子掀开,染我看到床中央那摊刺目的‘落红’。

我也不好装着没看到,貌似‘心疼’地道,“娘子,昨夜相公我提粗鲁了,你还好吧?”

要演戏我也会,咱陪你演。

“妾身没事,谢过相公关心。”史名花貌似害羞地低下了头,她白净的俏脸上染了微微的红晕,不知道她是真的羞红了脸,还是无耻地欺骗我感到自责?

我单手轻轻地挑起她的下巴,她被迫只能直直地盯着我,我嘴角勾起一抹坏笑,“娘子,说句实话,你是个小美人,让为夫的恨是心动。”

只可惜,是个蛇蝎美人哦。

“相公…”红唇轻启,史名花的表情无限娇羞。

看着眼前惹人怜爱的美人,我鬼使神差般地低头覆上她的红唇,我的吻,只是蜻蜓点水般的吻。

可是,当我碰上她红唇的一刹那,她朱唇上那柔软的触感却让我浑身一震,我靠!敝不得男人这么爱吻女人,原来女人的唇一男人的唇柔软多了!

史名花也想不到我会突然吻她,她微微一愣,小脸更红了。

看着她红嫩的朱唇,我的心底竟然升起一股再度品尝的欲望,罢了,想吻就吻,管别人怎么说!

我再次吻上史名花柔软的红唇,不是那种深入的吻,单单只是唇与唇的碰触,浅尝即止。

舌头的相缠,女人跟女人,我暂时还接受不料,我不喜欢太克制自己,我只是想做我喜欢做的事。

浅吻过后,史名花欣喜地看着我,她对我的吻有感觉,她漂亮的丹凤眼里缓缓升起了饥渴的欲望。

汗死!惹祸了,我要逃跑了,我可‘喂’不饱你啊!

我会吻她,只是觉得好玩而已。

我放开她,坐在床沿,刚要俯身穿鞋,史名花却快我一步,她蹲在我脚边,温柔地为我穿鞋子。

我朝她微点个头,“谢谢。”

史名花微抬起首,“相公不用谢妾身,侍侯相公的饮食起居,是妾身的责任。”

迸代的女子真贤惠啊,在这一刻,我都想当起男人来了,古代男人不但可以名正言顺的三妻四妾,享尽镑色美女的温柔,连鞋子都不用自己动手穿。

可惜,我是个女儿身,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史名花随意披了件外套,就拿起我的外衣,温柔地替我穿上。

萱萱我意思很锦衣玉袍的男装打扮,手执折扇,俨然一位风度翩翩的少年佳公子!

我转过身,发现我身后的史名花愣愣地盯着我看,我温文一笑,“娘子,在看什么?”

“在看相公。”史名花小脸一红,“妾身何等的福分,能嫁给相公这样相貌绝色的俊鲍子。”

呃…要你知道,你老公我不过是个假男人,你还会觉得是福么?

我没有回话,唤了丫鬟帮我端水洗漱。

罢刚梳洗完毕,一名下人就说少爷(指的史耀前)在大厅等着我与史名花一同用早膳。

我与史名蛤才前往史府大厅,刚进入大厅,却发现客厅中央的大桌子前不但史耀前早已入座,连楚沐怀与任轻风二位大帅哥也在,而餐桌上,早就备好了丰富的早餐。

见到我与史名花郎才女貌的成双俪影,史耀前与楚、任两位帅哥都微微闪了闪神,他们的目光皆在我身上停留了下,因为我的相貌比起史名蛤来更加俊美无铸。

再次感谢老爸老妈给我的好皮相。

“哥,大哥,二哥。”我朝厅中的三个男人打招呼,这哥,叫的是史耀前。

厅中的三个男人皆礼貌地朝我点了点头。

楚沐怀与任轻风二人很自然地当没有发现我是女儿身这事,他们是聪明人,又怎么会拆我的台,让史家兄妹知道我是女人?

耙拆我的台,可是会被我剥皮的,不剥皮之前,要先奸个三回四回。

“妹婿,名花,快来吃饭吧。”史耀前朝我们招了招手。

就这样,几人围着圆桌默默地吃着早餐。

史耀前正好坐在我对面,看着史耀前那张超级可爱的娃娃脸,我再次有股想捏捏他的欲望。

我本来想跟史名花结完婚后,来一招诈死脱身,或者想个别的完美的计策跑路的,但史耀前那可爱的娃娃脸却让我放不下。

既然放不下,就不要放,萱萱我尝过皇帝,尝过王爷,尝过采花贼…就是没尝过专门经商的娃娃脸,自然要品他一品喽。

不用怀疑,哪天,我张颖萱要是挂了,一定是死在了美男的怀里。

席间,楚沐怀与任轻风时不时朝我投来一抹深情又不着痕迹的眼光,连史家的娃娃脸帅哥也会不经意地看我几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