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

小说: 穿越之极品色女(女强文) 作者: 马涵 更新时间:2015-01-27 01:07:59 字数:5125 阅读进度:96/192

中了美男计

炳哈,小楚,你可别忘了,我现在是个男的,貌似你还没发现我是个女的吧?

楚沐怀看着招亲台上正在激烈打斗的两个男人,,不着痕迹地转移了我眼任轻风的话题,“三弟多看看比武招亲吧,打斗得正热呢。”

我很想问楚沐怀,你是不是很想让我别盯着任轻风看?

我瞥了眼任轻风。他脸上依然是很淡然的表情。

或许,任轻风天生就是个淡如水的男子、

一袭男装打扮的我,任轻风与楚沐怀,我们三个人站在一起,形成了一道极佳的风景线。

在外人眼里我们三个都是年轻俊秀的帅哥,我们三人出色的外表时常引得周遭人群对我们的侧目以待,更加引起了台上史家千金与史家公子的注意。

史家千金史名花自我与楚、任三人出现过后,就一直盯着我们看,最多的时候,史名花的视线是停留在任轻风身上。

我想,如果让史名花在我与楚。任三个帅哥里挑个当老公(当然,我是假男人,外人不知道的情况下)她挑的一定是任轻风。

任轻风只是静静站在人群里,他身上那飘逸淡然的如仙气质,让周遭的众人再怎么挤,亦会离着他三步远,估计人们是怕冒犯了如诗如画般的任轻风,在某种心理程度上来说,冒犯任轻风与冒犯仙人无异。

所以。我跟楚沐怀站在任轻风身侧,倒是没被看比武招亲热闹的人群挤着。

砰?

一声巨响,比武台上一名年轻男人被踢下比武台,重重摔倒地上,他口吐鲜血,给人抬了下去。

台上只剩下一位胡须黑里参白的,年过六旬的老者。

那位老者向围观的众人拱手一揖,“承让!承让!今日我向某就要抱得美人归了!”

老者说着还向史名花抛了个淫秽的眼神,吓得史名花瑟瑟发抖,手拿着绣岶低低饮泣。

主持比武招亲的中年男人对着台下的众人说道,“哪位英雄还要上台比试?如果没人,比武招亲就是这位向老获胜了!”

哗?台下众人一片喧闹,叹气声,惋惜声不断。

“史家小姐芳华十八,却要嫁给这样一个垂暮老人?”

“我家有恶妻,不敢上台?”

“向老外号铁拳无敌,打遍天下无敌手?谁敢上台找死呀?”

众人议论纷纷,就是没有人敢上台。

我看了眼身旁的楚、任两位帅哥,他们眼里并没波动,我好奇的问道,“大哥二哥不为史小姐惋惜么?”

楚沐怀一脸的无动于衷,“既是比武招亲,不论谁胜谁败,当然是胜者抱得美人归,这属于天经地义,又岂能愿胜者无年轻俊美的相貌?”

听起来倒是满有道理的。我看了眼任轻风,“二哥怎么说?要不要上去替美人解围?”

任轻风温柔地回望了我一眼,“三弟,比武招亲前,我想,史姑娘及她的家人已经为她做过了最坏的打算。”

“二哥的言下之意也是随史姑娘任天由命了。”我不再多话。

如果比武招亲的是位帅哥,一个老太婆打赢了,我一定上台为帅哥出头,捞个帅哥爱爱也无所谓。

可比武招亲的是位美女,我就是打赢了也没本事享用,反倒会害了人家姑娘一辈子,这头,我可不敢出啊。

正在众人惋惜之际,史名花倏然站起身,她抬手解下脸上的面纱,露出一张略施脂粉的白净的小脸一,虽谈不上倾国倾城,却也是貌美如花,娇俏可人

哇?美人的露脸让台下众多观众沸腾起来。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一个不怕死的冒出来了。

“我来领教向前辈高招!”

一名灰衣男子飞身上台,虽说这名男子长相一般,可比那姓向的老头子起码他够年轻啊,这灰衣男人看来最多不过三十岁。

“哼!又是一个不怕死的。”向老不屑地冷哼一声。

“一朵鲜花就要插在牛糞上了,我刘某岂能袖手旁观。”灰衣男人义正言辞地道。

“鲜花就是要插在牛糞上才能开得更鲜艳。”向老淫笑着看了史名花一眼,又对刘姓年轻男人说道,“你想抱得美娇娘就直说,少他妈在老子面前假正经!看招吧!”

向老飞身过去就给了那刘姓年轻人一掌,刘年轻人险险闪开,朝向老发出一拳?

激烈的打斗维持不到五分钟,那刘姓年轻人就被向老一拳揍得飞出了比武台,摔得暴惨。

“哈哈!看谁还敢挡老子的道!”向老得意地扫了眼众人。

此时,那娇美的史小向我,楚沐怀与任轻风三人投来都求救的眼光,我等三人自然当作没看到。

靶觉一道灼热的目光望着我,我很自然地往视线来源一看,发现那长着娃娃脸的史公子正一瞬不瞬地盯着我。

他朝我露出了一个可爱的笑容,他笑起来嫩呼呼的脸上居然多了两个浅浅的酒窝,哇噻!真的是超可爱啊。

“嗨!”我很白痴地举起小手向他打招呼,他会意地点点头,眼中的笑意更深了,得到他的回应,我甭提多乐了。

娃娃脸史公子继续朝我友好的笑,他伸出大掌,食指朝我勾了勾。

这个可爱的史家公子有话要对我说么?

看着他那张嫩嫩的娃娃脸,我好想冲上去捏两把,我色迷心窍,盼着史家的可爱公子说看上萱萱我,愿意给萱萱我干死,于是我傻呼呼地走到比武台前,动作笨拙地翻上了约有六七十公分高的比武台。

我现在被史家公子那小可爱迷倒了,自然然脑子一下转不过弯,忘了用轻功,而是动作很不雅观地爬上台。

楚沐怀与任轻风看着我的举动,会意地对望一眼,貌似以为我看中了史家姑娘,他们没拦我。

我的本意是朝史家公子走去,然后捏捏史家公子那又圆又可爱的娃娃脸。

结果,我刚上台,那武压群雄的向老就嗤笑了下,“又来个不怕死的!”

他这句话把我震醒了。

见我这么勇敢,台下的观众响起热烈的掌声。

“哇?这位公子好年轻,好俊俏?”

“哗?这位公子好高贵?”

台下的不停传来对我的赞叹声,我哭笑不得地僵在台上。

汗!我不是要上来打擂台啊!我可不可以在众目睽睽下很孬种地跳下台去?

呜呜?萱萱我居然中了史家公子的美男计!

主持比武招亲的中年男人朝克问道,“请问这位公子贵姓?”

“小姓张。”我一脸谦虚。

“哼?姓张?老子打得你连姓什么都不知道!”向姓老者朝我撂下狠话。

“靠!你个老东西,就算给你娶到了史家姑娘,你有没有本事用,还是个未知数呢?凶什么凶!我翻个白眼,给他讽回去。

我此言一出,台下观众哄然大笑。

我还在挣扎着要不要打擂台,那姓向的老者恼羞成怒,他朝我猛地飞冲过来,一招擒龙爪,扣住住了我的肩膀,我一手劈下他的龙爪,哦,不,是虫爪,身体技巧性地向后一闪,回了他一招横扫千军。

姓向的也不是盏省油的灯,他凝运真气一个后空翻,避开了我的攻击,好样的,看来他的铁拳无敌的封号也不是浪得虚名。

操!被逼的,这架不能打,也要打了!

我张颖萱也不是吃素的,我反守为攻,向他挥去一掌,他见招拆招,我边守边攻,顷刻间,我们就过了不下五十招。

我与姓向的老者在台上打得难分难解,台下众人都屏息注意着我跟向老精彩打斗的身影。

任轻风与楚沐怀的眼中皆闪过讶异的神情,貌似他们想不到萱萱我这么能打,就连史氏兄妹也惊得站起了身。

一翻激烈的打斗后,姓向的老者被我横空一脚,踢下了台飞出了二十米远,他老人家重重摔在地上吐了几口血。

你姓向的老头想老牛吃嫩草,我没意见,可你好端端的惹我干啥涅?自作孽不可活。

“好!?”台下的观众响起一片雷鸣般的掌声,我站在比武台居高临下,朝台下的众人礼貌地微颔首。

我轻摇开手中的折扇,刚想潇洒地朝台下的楚沐怀与任轻风打招呼,却发现他们两人同时变了脸色。

人群中突然朝我飞来两枚银针,我一时不防,愣了一下,眼看银针就要扎入我身上,说时迟,那时快,一枚铜钱及一柄飞刀精准与无比地将银针打落,解去我险遭暗算之灾。

飞刀是楚沐怀射出的,而铜钱,自然是任轻风所射发。

几乎是同时的,楚沐怀与任轻风一左一中,飞身到我旁侧。

“三弟,你没事吗?”

“三弟,你受惊了。”

楚沐怀又与任轻风同时开口,惊觉对我过于关心的默契,他二人相视一笑。

“我没事。”我回以他们苍白的笑容。

呜呜呜?吓死老娘了,都不晓得那两枚暗算我的小小银针上沾了啥米毒!惊愣过后,我大吼出声,“谁他妈暗算我!”

“他!”众人的手纷纷指向躺在地上不停呕血的向姓老者。

我刚想跳下台好好修理姓向的老者,袖摆却被人拽住,我不耐烦的道,“哪位老大!别拉我!我要下去踹死那姓向的!”

“相公,是奴家!”温柔的女声,带着几分娇嗲,听得我骨头都酥了。

我全身起了鸡皮疙瘩,徐徐回身,看到娇俏的史家小姐史名花站在克身后,我颤抖地道,“我什么时候变成你相公了?”

她笑魇如花,“相公是比武招亲的最后获胜者,当然是奴家的相公。”

看她笑得一脸灿烂,貌似对我这个老公相当满意啊。

我嘿嘿干笑两声,“这个这个?说不定还有别的英雄愿意上台赐教呢?”

“还有哪位英雄愿意上台领教张公子高招?”主持比武招亲大会的中年男人又开始询问了。

众人面面相觑,没人上台,倒是台下又响起了如雷般的热烈掌声,“张公子年轻有为,武功高强,跟史小姐可谓天生一对?”

台下众男人羡慕的目光朝我投来,我只能尴尬地笑笑。

我的笑,让楚沐怀与任轻风眼中同时闪过一丝异样,更眩着了台下观众的眼,观众们又纷纷赞美我是年青有为的才俊。

史家公子朝那主持比武招亲大会的中年男人使个眼色,那中年男人立即会意地宣布,“史家比武招亲到此结束,史家的女婿是这位获胜者,张公子!”

我大惊,“啊?再打啊!就结束啦?”

“三弟,恭喜你抱得美人归。”楚沐怀向我道贺。

任轻风也淡淡道。“恭喜三弟了。”

“不?不是?我不能确家姑娘!”我折扇一收,急上眉梢。

“张公子为何不能全家?是奴畳不够漂亮么?”史名花一脸泫然欲泣的表情。

“不是,你很漂亮。”见美人快哭了,我只得撒谎,“唉,史姑娘再美,在下亦是无福消受,只因在下已然家有娇妻?”

“无妨!”清脆的男声幽然插话,史家那娃娃脸公子走到我面前,“众所周知,张兄是小妹比武招亲大会的最后获胜者,小妹名义上已经是张兄的人,张兄既然无意于小妹,又何苦上来打擂台?”

我愣愣地盯着史家公子那张可爱的娃娃的脸,“我?我只是想?”上来抓你的脸一把啊,呜呜

呜呜呜?你的脸又粉又嫩,又圆又白呼呼的,我好想抓你的脸哦,可惜这里人太多了,时候不对。

“张兄别说只是想英雄救美这么简单,张兄打赢擂台是事实,请即刻就与小妹拜堂成亲,至于张兄家有妻室,小妹就算做张兄的妾室亦无妨。介时,将张兄的原配妻室接来史家即可,”史家公子又补了句,“反正早前我已经宣布过,最后赢者是入赘我史家。”

“啊?我不同意?我抗议?”我向任轻风与楚沐怀投去求救的眼神。

楚、任两位帅哥刚想说什么,史家公子却先对着任轻风一揖,“史耀前见过逍遥候?”

“史公子不必多礼。”任轻风淡道。

“啥?你叫死要钱?”我看着史家公子那张超可爱的娃娃脸,突然又想起史家小姐叫史名花,我笑道,“还真好玩,你跟你妹妹一个死要钱,一个死命花。哈哈!好名字,好名字!”

台下又是一片哄然大笑,楚沐怀好笑地勾起了唇角,连任轻风眼里都韵上一丝笑意。

史耀前粉嫩嫩的娃娃脸浮上一丝不高兴,“在下姓史,历史的史!扁宗耀祖的耀,勇往直前的前!已仙逝的父母希望史家光华耀目,望史家的生意勇往直前,是以为在下取名史耀前,至于舍妹,她是我史家的一朵名贵鲜花,当然是名花!”

“原来史兄与令妹的名字是这么大有来头,”我明白地点点头,将话题扯回正道,“在下还要事在身,改天再来确小姐?”

我刚来跑路,史名花却满脸泪花地哭诉,“奴家生是相公的人,死是相公的鬼!若相公不是娶了奴家,奴家就只有以来表达对相公的忠诚了?反正奴家再也没脸见人了?”

史名花这么一哭,台下的观众们自然同情弱者,全都异口同声地道,“娶了史小姐!娶了史小姐!?”

汗!冷汗?一滴,两滴?三滴?最后变成不断从我额际滑落。

呜呜呜?萱萱我完了滴说,众怒难犯啊,可我娶了史家小姐,我又少了一只小小鸟,拿什么搞人家史姑娘啊。哭哦。

我可怜兮兮地望了眼楚沐怀,又惨淡地瞥了眼任轻风,“大哥,二哥救命?我真的不能确姑娘。”

“三弟,史姑娘娇艳如花,又愿意做小,你不妨娶了她?”楚沐怀居然火上浇油,晕死我了。

任轻风似是觉得我有什么难言之隐,“三弟,你为何不能确姑娘?”

因为我是个女的啊!

我想将这个秘密说出来,可是若众人知道我是个女的,势必会想办法当众确认,一个张姓女子赢了人家比武招亲的擂台,在古代已经属于惊世骇俗的举动,这事肯定会传遍整个祥龙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