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

小说: 穿越之极品色女(女强文) 作者: 马涵 更新时间:2015-01-27 01:07:57 字数:4427 阅读进度:95/192

与帅哥逛街

“三弟!三弟?”楚沐怀的大掌在我眼前挥了挥,我恼怒地回过神,横眉竖目,“嚷什么嚷!叫魂啊你?”

我正在脑子里**你呢,在脑袋里刚要脱你衣服,你就把我的思绪叫回来了,我晕。

“三弟莫非在想什么好事?瞧你嘴角都流口水了?”楚沐怀执起衣袖替我擦擦口水,他这一举动引起了客栈里其他食客的侧目。

“老大,你少来这些帮娘们儿才会做的举动,男子汉,大丈夫,我自己流口水自己擦。”我撂下豪话。

偷偷告诉大家,有帅哥帮我擦口水,貌似感觉还满幸福的,哪天众位们去找位帅哥帮你们擦擦口水,那滋味,记得回来告诉萱萱我哈。

“三弟莫非是想起何种美味了?”任轻风白净的脸上盈满温柔。

看着任轻风绝色的脸庞,我很自然的点点头,“是啊,有两只公的动物很美味,我在想,怎么样才能吃到他们?”

记得n多年前,上初一时,生物老师就说过,人类属于哺乳动物,严格点来说,是高级动物,哪路神仙不满这句话千万表骂我,我只是实话实说,而任轻风与楚沐怀这两枚帅哥自然属于公动物的一大类了,所以,我没说错。

楚沐怀想也没想直接说道,“是何种美味让三弟如此伤神,大哥去帮你买来就是了。”

“大哥,那两只动物很贵的,我怕你买不起。”我伤脑筋地摇摇头。

“三弟放心,还有二哥在,再难,二哥也会帮你买你到。”貌似神仙般的任轻风都以为真有啥东西这贵。

“三弟不说,怎知大哥我办不到?”楚沐怀不悦地凝起眉。

“得了得了!你们甭说了,这不是钱能不能买到的问题,我指的是我的另一半。”我不耐烦地挥挥手,走出客栈外涌入熙来人往的大街。

“三弟看上了哪家的姑娘,大哥去替你买来?”楚沐怀仍然不死心。

任轻风淡笑着跟上我的步伐。

麟洲城与首都汴京并无太大的差距,一样的热闹非凡,景盛繁荣,街上穿绫罗绸者有之,穿粗布麻衣的亦有之,一眼就能辨别贫富的差距,貌似古代人比现代人更加讲究穿着打扮。

道路两旁一个个摆地摊的摊主热情高亢地吆喝着,有卖胭脂水粉的,有卖捏面人儿的,有卖镜子针线的?我虽然挺好好奇摊位上的东西跟现代的有什么差别,却并不喜欢买地摊货。

貌似我这个董事长千金在现代不管买什么都养成了进专卖店买名牌的习惯,到了古代这个习惯依然改不了。

我很自然地迈进一家卖胭脂水粉的店铺想挑些画妆品,才进了店,我就后悔了,汗死,我拿着折扇敲了下脑袋,我怎么忘了我现在穿着男装了。

后悔来不及了,楚沐怀与任轻风两人都随后跟了进来。

店铺老板是个中年女人,一见我们进来,立即热情地走上前,“三位公子想买些个什么?”

我与楚。任三人的衣着都相当的华贵,并且三人都有着绝色过人的好相貌,非瞎子都知道我们又有钱,又帅气。

店老板娘把握机会,不停地朝我们放电。

看她朝我们三人,一人一电地放来放去,看这架式,她是想着电倒一个算一个啊。可惜,我们三人没一个买刀子的账。

我看着店老板见风韵犹存的中年脸庞,笑笑道,“老板娘,我来替我那未过门的媳妇买胭脂,拿盒最上等的过来。”

唉,为了怕楚、任二人惯于怀疑我是女的,我不能说成帮我自己买的,只能瞎说了。

“好勒!五十两银子。”店老板拿出了一盒胭脂。

我看了看那色泽,一看质地就好差,还最好的?最烂的还差不多,以为我是男人不懂化妆品是吧?要知道我在现代用的全是高档的名牌化妆品,化妆品的好坏岂能逃得过我的法眼?

我张了张嘴,刚想说这胭脂还不如地摊货,却硬生生地将话卡在了喉咙。

我要是表现出对女人的东西太了解,会引起后头楚、任这两个家伙疑心的,算了,随这老娘们怎么说。我从袖中扔出五十两银子,“包起来吧。”

“好的!好的!”店老板勒得合不拢嘴,貌似这盒胭脂是一个铜板进的瞥瞥货,专门来杀我这样的猪。

靠!无所谓啦,萱萱我有的是钱,虽然不至于花不光,有后头,楚,任这两位老大在,我不愁没好日子过。

楚沐怀跟任轻风见我说包起来,同时欲伸手进袖袋里掏钱,见我给钱给得这么快,又同时作罢。

看来我认的这两个结拜的哥哥还满照顾我的。

我装着很宝贝地拿起那盒胭脂收入袖袋中,对着楚。任二位帅哥解释,“大哥二哥,这是我要送给心上人的礼物。”回头我就扔进垃圾桶。

“三弟还真有心啊。”楚沐怀的脸色不太好看,貌似他以为我真是个男的,而他又对我很有感觉,心里闷得慌吧。

任轻风倒是一脸淡然,“三弟,有空时,带三弟妹来见个面,大家认识认识。”

呃?A?我上哪里找个老婆来见你啊?狂晕。

“呵呵,这个自然,过些日子吧,如现在在乡下老家,没在麟洲呢。”我说着走出了店门。

楚沐怀与任轻风自然是大步跟上。

店老板娘见我们走了,估计觉得赚得不够,“三位公子不多买多点什么吗?小店物美价廉?“

“所谓便宜没好货,你自个留着用吧。”我头也不回地应个声,这店老板娘不就老妞一枚,又不是啥帅哥,是个帅哥的话,我就自动让你宰两把,然后趁机摸摸帅哥的手就成了。可惜,她不是。

继续前行,看到不少人围着看杂耍,在汴京城时,我看多了,没什么兴趣,但是前方不远处一座六七十公分高的大台前集聚了密密麻麻的人,引起了我的重大兴趣。

哇噻!瞧瞧萱萱我碰到了哙,居然是电视上常演的比武招亲,咱还真没见过,说啥也要去凑个热闹。

我奋力地挤啊挤,人潮太过密集,我怎么挤,就是挤不进人潮的中央。

我不得已,只好退了出来,任轻风与楚沐怀走到我身边,一左一右,任轻风关怀地开口,“三弟想湊热闹么?”

“废话!”我给了他一道大白眼,你再帅,可你问了句白痴问题,萱萱我照样不给你面子。

突然,我想起我会轻功的事,我凝聚真气,身形腾空跃起,飞过众人头顶,潇洒地降落到了人群的最前头、

一阵抽气声,前方的人不满的呵斥,“这人咋这样!”

“汗死!不服啊?你找我打架啊?”我转头对着那些不满的人瞪一眼,姐姐我就是插队又怎么样!

见我俊秀非凡的相貌,那些不满我用轻功插队到最前头的人的一脸的惊艳,没再多说什么。

貌似这年头,吃香的不止美女,连帅哥都有优厚待遇。

我刚想为我英俊的男装扮相得意一下,却郁闷瞪大了眼。

瞧萱萱我看到了啥?众人竟然很自然地让开一条道,任轻风与楚沐怀很轻松地走着众人让出来的康庄大道走到我跟前。

Myg!萱萱我死都挤不进来,楚、任两位老大居然嘴皮子都不用动,众人就全部自动给他们让道?

不服!我超级不服,这跟萱萱我的待遇也差得不远了吧。要知道我张颖萱一身男装,同样是帅到门的撒,凭什么不给我让道。

呜呜呜?貌似楚沐怀身上那股楚楚可怜的风韵,及任轻风身上散发的那宛仙人般的淡然优雅让众人情不自禁地向旁移了开。

“候爷?是逍遥候?”此时,人群中响起惊异的嗓音,“真的是逍遥候?”

“听闻候爷是谪仙下凡?”

“据闻候爷乃仙人转世?”

呃,大伙对任轻风的评价好高啊,他都变众人眼里的仙了。

任轻风被人认出了身份,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他的脸上只是带着淡然的笑,温和地道,“诸位继续看热闹吧。”

任轻风那轻柔如春风般的嗓音划过人心田,似是掀起了湖中淡淡的微波,众人脸上都出现陶醉的神情,皆乖乖地听话,将注意力转回了比武招亲的高台上。

比武招亲的大台设在张灯结彩,喜气洋洋的高楼前头,高楼上悬空挂着四个金漆大字比武招亲、

宽大的比武台顶头的正中央放了一张精致的茶几,茶几两旁的檀木椅子上各坐了一男一女。

坐在左边的是个年轻男人,这个男人稍稍偏胖一点点,他身上的衣着称不上华丽,却整齐洁净,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男人顶着一张超级可爱的娃娃脸。

他的脸白白圆圆的,看上去肉呼呼,粉嫩嫩的,貌似现在太阳比较大,他的脸上还泛着自然的红晕,哇噻,真的是可爱得不得了!

我十指微动,当即就想跳上台去将那个男人可爱的圆脸抓两把。

苞长着娃娃脸男人隔着茶案坐着的是年轻女人,这个女人身材娇好,一袭火红色的喜袍,只可惜她红纱蒙面,我看不到长相。

我向边上的一位看热闹的观众问了下,“这位兄台,请问,这是谁家举办的比武招亲?”

那人很好心地告诉我,“这是本城首富史家千金史名花的比武招亲大会,谁要是打赢了,今日就能入赘史家,娶得美娇娘,听闻史家千金长得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我切断他的话,指了指台上端坐着的那个长了娃娃脸的男人,“那个娃娃脸公子是谁?”

“公子外地来的吧?您说的是那位是史家的少爷,史家千金唯一的哥哥。”

“多谢兄台指教。”我客气地道谢。

“没什么、举口之劳。”热心人倒也谦虚。

比武招亲的大台上,为抢得美娇娘的男人们打得你死无活,我对着站在我旁边的楚沐怀与任轻风说道,“大哥二哥,史家的公子都长得那么可爱,他妹妹一定差不到那儿去。三弟我敢肯定史家千金史名花一定是个美人胚子,不过,史名花这名字倒是取得俗了一点,你们要不果上台去比划比划?”

“她不够格做我的王妃。”楚沐怀直接就拒绝了我的提议。

“哦,看来大哥是高要求,不知谁才够格做你的王妃呢?”我笑着问。改不会是我吧?

楚沐怀的全上闪过一抹茫然。“我也不知道。”

我转望向任轻风,“那二哥你呢?你不会没看到人家史家小姐脸就看不上史小姐吧?考虑考虑哈,她身材还满好的。”

“我不想上去,就不上去了。”任轻风的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的笑容,那笑容如一阵春风温暖了我的心田。

轻风?我在心里悄悄地品味起这两字,光是想着他的名,我就觉得一股轻风吹拂掠过。

细看任轻风那线绝色淡然的容颜,单单只是看着他,他身上那股淡雅如水的气质让我心旷神怡,深深的沉醉。

想想,我张颖萱气质高雅,我再怎么高雅,这只是一种人身上才会有的气质,而任轻风不同,任轻风身上那股淡淡的气质飘逸若仙,他如同画中人般不真实。

我突然害怕眼前的任轻风只不过是幻想中的仙影,我心头一阵不塌实,赶紧伸手紧紧抓住了任轻风白皙的大手。

“三弟,怎么了?”任轻风见我先是着迷地盯着他,现在又如此突兀的举动,他轻柔的问出声、。

虽然他说的是问句,他的表情脚是波澜不兴,这样的一个诗画般的梦幻男子,我张颖萱若是能得到,真的感激是荣幸两个字可以说的,能得到任轻风。我可以说是死而无憾。

天啊!这样的想法震惊了我,任轻风,你的魅力文何其大!

我心颤回着任轻风的话,“我怕你是画中仙,随时会消失?”

任轻风安慰地抚了抚我的头,“三弟真傻,二哥是真真实实的人。”

“是么,可我总感觉你是画中的仙子。”我傻愣愣地说道。

我跟任轻风的对话让楚沐怀不悦地皱起了眉头,他似是不绿意地挤到我与任轻风中间,技巧性地分开了我与任轻风握着的手。

楚大帅哥吃醋了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