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

小说: 穿越之极品色女(女强文) 作者: 马涵 更新时间:2015-01-27 01:07:54 字数:6158 阅读进度:91/192

穆佐扬是祥龙国第一御医,又帅身材又好,还有一手精湛绝伦的好医术,够温柔也够体贴,真的是居家旅行必备的好男人。

仅仅转瞬间,穆佐扬就带我施展轻功“飞”到了离我居住的木屋大约有五十米距离的湖泊边上。

穆佐扬将我轻轻放下来,让我平躺在湖边柔软的草坪上,以天为被,以地为床,青山碧水,湖光山色,景色无限优美。

穆佐扬颀长的身躯压上我柔嫩的娇躯,三下五除二,衣服一件一件凌乱地被丢弃在一旁,我跟穆佐扬很快便赤身裸体。

靶受着穆佐扬压在我身上的重量,一股幸福的感觉洋溢在我的心怀,我漂亮的红唇在穆佐扬平坦结实的胸前印下一个又一个温柔的吻。

穆佐扬的大掌握住我胸前饱满浑圆的玉峰,力道不轻不重地捏揉着,丰弹滑柔的触感让他舒服地轻展眉头,“萱萱,‘它们’好美…”

细细感受着自己胸前的浑圆被掌握在穆佐扬温热的大掌里,雪嫩的饱满玉峰被他不停地**挤捏着,被爱抚的快感让我忍不住轻吟出声,“嗯…噢…”

似是光捏还爱不够,穆佐扬低首,他性感的唇瓣含住了我玉峰上的樱嫩小点,他湿热的舌头在我樱嫩的小点上轻轻添舐着…

触电般的快感在瞬间袭遍我全身,两个月没被男人添过,我发现我的身体变得更敏感了。

“啊…佐扬…好舒服…”我释放出自己的热情,轻轻娇呼着。

穆佐扬的眸中隐隐浮上因欲望而饥渴的血丝,他的舌头不再只是**我乳峰上的樱嫩小点,改为深深的吮唆,我心底升起一股深沉的渴望,“佐扬…我好想要!…我要…”

我白净修长的玉腿因隐忍着空虚的渴望而很自然地并拢着,穆佐扬腿间不知何时早已坚硬的火棒似有若无地摩擦着我白嫩的大腿,无法得到的快感让我心痒难耐。

“萱,我也想要你…可我要忍着…让你无尽畅快…再‘爱’你…”

穆佐扬咕哝地说着,继续添吮我玉峰上的樱嫩小点,他的大掌顺着我平坦的小肮,越过我腿间黑色的丛林,停在我腿间的神秘带,他伸出修长的中指,挤入我早已湿润的腿缝内温柔地戳动…

“啊…”我的咪咪在被他吸吮,私处紧小的幽径又被他修长的手指戳插,这双重的快感让我舒服难耐地淫叫道,“嗯…噢…好爽…佐扬,你…再动猛一些…让欲望来得更…强烈吧…”

太久没爱爱,他手指温柔的律动根本就满足不了我。

穆佐扬没有回话,他以实际行动回答了我的问话。他的手指猛然加重力道,并且加快了戳插的速度。

我娇喘连连,穆佐扬的呼吸更是亦发的沉重。

倏然,穆佐扬以双膝顶开我的大腿,他跪趴在我的双腿间,细细地凝视着我私处柔嫩的花瓣。

“萱…你虽然失去过宝宝…可你的酥胸依然坚挺饱满,你的‘那儿’依然是那么粉嫩,那么绝美…”穆佐扬低哑地赞叹着。

我的私处大赤赤地被他观赏,我羞涩难当,欲夹紧双腿,奈何他置身于我腿间,我心有余而力不足。

羞涩的红潮袭满我全身,让我一身雪嫩的肌肤白里透红,看起来更加地可口诱人。

“佐扬…别看…”我娇羞地用小手捂住私处,穆佐扬轻轻掰开我的手指,他的唇毫无预警地吻上我私处的花瓣,他的舌尖寻到我花瓣间最最敏感的小花核轻轻添吮着…

排山倒海的快感向我袭来,我全身忍不住轻颤,“太舒服了…佐扬…我要你…”

“萱萱…再等等…我要彻底地爱抚你…”穆佐扬的眼中欲火早已烧得怒炽,他伸出灵活的舌头挤入我紧小的幽径间深深添、吮、吸、唆…

“啊…噢…佐扬…我受不了了…”我舒服得倒抽一口气,太爽太空虚了,我急需最原始的填满!

幽径内阵阵芬芳的透明密液缓缓溢出,穆佐扬舌头添着密液,尽数吞入腹中,一滴也舍不得浪费。

我的身体被他**得舒服无比,我心的潮,亦荡起了滚滚波涛,为了穆佐扬而剧烈跳动。

其实,从第一眼见到穆佐扬起,我的心底至始至终都给他留了一处位置,他真的让我很心动。

被穆佐扬添得太爽,我娇呼一声,“不行了,我太爽了!…”我猛一把推开穆佐扬,在穆佐扬诧异的目光下,我将他压倒在地,玉手不停地在他结实白净的肌肤上游走,我的唇轻轻含住他性感的喉结,感觉着他饥渴地吞着口水,那种想将他逼疯的欲望越来越强。

穆佐扬浓重地喘息着,“萱萱,我快爆炸了,你快给我…”

他的大掌握住我的小手,带领着我的小手触摸他腿间巨大坚硬的男根,那硕大无比的烫热饱胀吓得我缩回小手。

我有些惊惧地呢喃着,“佐扬…太大了,你怎么会这么大…”

“萱萱,我想你想的…我要你…”

“天啊,我还真怕你爆炸,不过,你再忍忍,我要好好吻‘它’,我有好好爱‘它’的权利。”

我的红唇从他平坦的胸前一路下移,添过他性感的小肮,我的玉手握住他巨大到已然青筋暴跳的饱胀男根,红唇轻启,我将他巨大的男根含入嘴里,不断添吸…

“唔…好畅快…”穆佐扬眉头轻皱,发出难耐的呻吟,我感觉他的男根在我嘴里变得更加巨大了,我的小嘴几乎含不住,我困难地吸吮着他的巨大的炙热。

“噢…萱萱,真的不行了…极限了…快,给我…”穆佐扬满眼欲望的通红血丝,我忍住强烈的渴望,依然卖力地吸唆着他的男根。

倏然,穆佐扬坐起身,换成将我压在身下,他结实的双腿强势在顶开我的玉腿,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巨大的几近爆炸的男根对准我的幽径口,他劲腰一个猛挺,他巨大硕胀的男根狠狠插入我体内。

他几乎是用尽全力的一挺,他的男根深深将我贯穿了,可我窄小的幽径竟然含不尽他硕大的男根。

“啊!痛!”我皱起眉头,太久没爱爱,我娇嫩的幽径一时无法适应他的巨大,再加上穆佐扬的男根实在太大太长了,我无法承受。

“天呐!萱萱,你怎么会这么紧,这么小!”穆佐扬眉头紧凝,“你‘那儿’天生就比别的女人小,咬得我好舒服,我受不了了,我要动了…”

穆佐扬因过于隐忍欲望,他修长的身躯上汗水直流,他在说话间又是一个力挺,这回,他巨大的男根毫无保留地插入我紧小湿滑的幽径内,与我深深结合,融为一体。

我又痛又舒服地浪叫,“嗯…噢…”

“萱萱,你的滋味如此甜美,难怪我的身体只对你有反应,难怪我潜意识里只愿意碰你…”穆佐扬开始强猛的律动,他巨大火热的男根在我紧窒窄小的幽径内不断勇猛地进出**着…

不适的感觉很快退去,无法言喻的舒畅快感一波高过一波紧随而来,我几乎被淹没在激烈的快感里。

“啊…佐扬…嗯…啊…”我的小手紧紧攀附着穆佐扬的肩膀,我的玉腿无力地摊得很开,任穆佐扬狠狠地插我,每一下都插得我全身耸动,浑圆饱满的酥脸轻颤不已。

“萱…我要爱死你…哦…萱…”穆佐扬低嘎地粗喘着。

我娇喘吟哦,穆佐扬呼吸浓浊,不停低喘,**的肉体撞击声不断,一场最原始的男欢女爱狂猛进行…

苞穆佐扬的缠绵不下于三个小时,搞了两次,两次过后,我跟穆佐扬双双满足地瘫睡在草地上,静静仰望着万里晴空。

休息须臾,我跟穆佐扬穿好衣衫,免得待会刘嫂买菜回来,看见我们赤身裸体的,那可就丢人了。

青山白云,碧水湖畔,我一袭白衣飘扬,长发飘飘,穆佐扬清俊的身影站在我身侧,丝毫看不出刚才我们才经过了两场“大战。”

优美如画的山水间,我与穆佐扬俊男美女郦影成双,形成一副绝美的图画。

我定定地看着穆佐扬帅气的脸庞,“佐扬,告诉我,那天,我假死后,皇宫发生了什么事?”

穆佐扬微点个头,将两个多月前,我服葯假死后发生的事娓娓道来,“萱,其实皇上一直都很关心你。那天,皇上传唤我到御书房,询问我关于你身体状况,下令让我开些最好的补品葯方为你调理身子…”

两个月前

御书房内,坐在御案桌前批阅奏折的君御邪抬首问单膝跪在厅中的穆佐扬,“穆太医,皇后娘娘的身体状况如何?”

“回皇上,皇后娘娘身体虽然有些虚弱,但已无大碍,只要好好调养即可。”

“那就好。”君御邪微点个头,“你多开些补品葯方送到凤仪宫,为皇后进补身子,记住,要最好的。”

穆佐扬恭敬地应声,“是,皇上。”

突然,门外凤仪宫的小太监匆匆赶到御书房门口,对着侍候皇帝君御邪的王公公低语几声,王公公大惊,跌跌撞撞地走过御书房大厅内,颤抖地跪在地,“启禀皇上,凤仪宫的奴才来报,皇后辞世。”

君御邪霍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你说什么!”

见君御邪反应激烈,王公公吓得牙齿打架,颤抖地将话说完,“回皇上,皇后娘娘…饮…饮毒酒自…自尽…”

君御邪脸色煞白,骤睁的眼眸中尽是深深的恐惧!他身形一闪,施展轻功快速赶往凤仪宫,穆佐扬也自然随后跟上。

还没入凤仪宫,就听到凤仪宫内的宫女太监们哭成一片,或许是怕皇帝怪罪他们照顾皇后我不周,以至我这个皇后自杀都没人警觉,总之每个人的表情都如同世界末日。

凤仪宫我的卧房内,两旁整齐地跪着两长排不断哭泣抽噎的宫女太监。

君御邪颀长的身影飘然停在床沿,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床上我静静躺着的“尸体”,他以二指伸至我的鼻下,试探我的鼻息,发现毫无生息后,他疯狂地大吼,“太医呢?太医死哪去了!”

“臣在。”穆佐扬走至床边,为我仔细检查一番,无奈地摇了摇头,“皇后娘娘她身中剧毒,已经‘去了’。请皇上节哀。”

君御邪激动地大吼,“不!不可能!皇后要伴朕一生,她不会死!她不会死的!”

君御邪又指着边上赶来的另几名御医,“快,救朕的皇后!救不了,你们统统给皇后陪葬!”

君御邪漆黑邪气的双眸因太过激动的情绪而迅速转变成通红的色泽。

皇帝的眼睛居然变成了红色!

所有在场的人见此情景都吓得瑟瑟发抖,在内心猜测着皇帝眼睛变红的原由,只有穆佐扬见怪不怪。

另几名御医颤颤抖抖地一一查看过我的“遗体”后,皆无力地摇了摇头,所有的御医,连同穆佐扬在内,全部跪在我的床前,“臣等无能,请皇上节哀!”

“不!萱萱不会死的!朕不信!”君御邪愤怒地看着这帮无能为力的太医,“朕养你们干什么!连朕的皇后都治不好,来人啊!将这帮没用的御医统统拖下去砍了!”

“是,皇上。”大批禁卫军立即要上前执行命令,太医们的臂膀纷纷被禁卫军扣押住。

“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太医们吓得各个脸色发白,只有穆佐扬很争气地没有求饶。

此时,原来侍候过我太监小顺子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不停地朝君御邪磕头,“皇上开恩呐,皇后娘娘断气的前一刻,奴才就在身边,娘娘说她死后,希望皇上不要为她造任何杀孽,不然她会死不瞑目…”

君御邪颓然地垮下肩,无力地挥挥大手,“罢了,既然皇后不愿怪你们,朕怪你们何用。把太医们都放了吧。”

“是,皇上。”执行命令的禁卫军放开太医们,恭敬地退了出去。

“皇上,这是娘娘生前写下的遗书…”小顺子脸色发白地再次开口,他将我事先写好的遗书颤抖地递到君御邪面前。

君御邪轻颤着打开信笺,看着我“生前”写好的亲笔“遗书”,清澈如清泉的泪水自他火红的眸中缓缓溢出,他没有丝毫的抽泣,只有泪无声地流。

所有人都震惊了,向来邪魅尊贵的皇帝居然流眼泪,三年多了,据闻皇帝君御邪被祁王篡位时打残毒哑都没哼过一声,现在皇帝居然流眼泪,并且是当众流泪!

只要没瞎的人都看得出,皇帝深爱着皇后。

如此说来,皇帝的眼眸变成红色也是因为皇后过世,皇帝悲伤过度,痛彻心扉而痛红的,众人不知道君御邪中过“喋血虫蛊”之毒,只能如斯猜想。

至于君御邪的眼睛变红的情况,虽然他体内的蛊毒已经根除,但由于他近年来服的葯过多,葯人的体质已定,当他过于激动或者说虚火上升之时,眼睛会由黑转红,一生都改变不了。

一袭宝蓝色长衫的靖王君御清直直闯入凤仪宫,守门的太监拦都拦不住,只来得及长长通报一声,“靖王爷驾到…”

所有的宫女太监本来就跪在地上哭,太医们见靖王到来,亦跪回地上。

君御清见此境况,一脸惨白地走到床沿,不敢置信地道,“萱萱…她…去了?”

皇帝君御邪悲伤过度,已然无心注意靖王直呼我的名字,而没称我为皇后,君御邪麻木地点点头。

“不,你骗我…”靖王君御清轻轻抚摩着我冰冷的脸蛋,我身上冰冷的温度让君御清难过地摇了摇头,他不停地摇晃着我冰凉的娇躯,“不!不会的…萱,你不会死…你醒醒…”

晶莹的泪水一颗一颗不停地掉在我毫无血色的惨白娇颜上,这是靖王君御清悲痛欲绝的泪水,可我冰冷的身体,无法给他任何回应。

君御清的泪,静悄悄的,他的语气没有哽咽,只有无尽的悲痛,“萱,通传的太监说你是自杀的,你不会这么做的,对不对?本王…不,我在你面前不自称本王,我不信…即使你要走,也要让我陪着你…”

“够了!她是你嫂子!”君御邪大怒,倏然又想起我“遗书”中让他们兄弟和睦的话,他强忍下怒气。

君御清忽地站起身,狂怒,“哼!嫂子?你既然是她丈夫!你就是这么保护她的!”

“萱萱不希望朕与你怒目相对,朕不是怕你,朕不愿违背萱萱的遗愿。”君御邪将手中,我写的“遗书”递到靖王君御清手上。

君御清接过,泪眼模糊在看完,双拳紧握在一起,手背青筋暴跳,仰天长啸,“啊…”君御清的吼声悲痛欲绝,凄楚哀痛,深深回响在整个皇宫。

没人注意,皇帝君御邪的指甲已经深深掐进肉里,鲜红的血液自他指缝间缓缓流下,在地上汇聚成了一小滩。

皇帝君御邪悲凄痛楚的神情,根本不下于靖王!

至此,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皇帝跟靖王都深深爱着当今皇后,可惜皇后红颜薄命。

再后来,皇帝下令,所有人不得将靖王激烈的反应传出去,免得靖王爱上皇后的事传出去后,被天下人非议,三天后的黄道吉日,按照皇后生前的“遗愿”将皇后的尸体火化。

皇后“停尸”的这三天,皇帝与靖王滴水未进,粒米未食,不眠不休地守在皇后我的“尸体”旁,静静地陪着已经“逝去”的我。

靖王的眼泪,这三天来几乎没有停过,他的泪干了又流,流了又干,他原本俊秀的脸庞异常消瘦,他的嗓音早已沙嘎地说不出话,却仍在低低地呢喃,“萱萱…我的萱萱…”

君御邪虽然泪不再流,可他通红的眼眸从来没有转变成黑色,这证明,他一直处在异常悲痛的状态,他时不时痛苦地低吟着,“萱,朕该死…朕错了…朕真的错了…朕不该伤害你…直到彻底失去你,朕才明白,朕爱你!朕对你的爱,胜过山河,如果时间可以重来,朕不要后宫佳丽三千,朕宁愿与你归隐山野,做对神仙眷侣…”

每当皇帝君御邪对着我的“尸体”说出这番话,靖王君御清就会狠狠揍皇帝一拳,“你没有资格对萱萱说这番话!她生前你没好好照顾她,不用你在她死后假慈悲!萱萱她是我的!”

君御邪没有还手,“三弟,萱萱选择永远地离开,你还不明白吗?她不愿意属于任何人…为什么曾经她如此真心待朕,朕要如此伤她…朕后悔…好后悔!朕恨不得一刀杀了自己!”

“哈哈哈…张颖萱,你走得何其潇洒,甚至没跟本王打个招呼!”君御清一脸深沉的痛,“为什么要留下遗书让本王跟逼死你的皇兄和睦相处!为什么你希望本王长寿!你可知本王多想追随你而去吗?可本王要听你的话…本王从来不会拒绝你的心愿…”

皇帝君御邪跟靖王君御清这两个暴帅的男人为了我的“逝去”而形骨消瘦,悲痛难当,他们就这样不吃不睡地守着我的“尸体”三天。

(呃…要是他们晓得我没死,会怎么样?会不会高兴得砍了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