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小说: 穿越之极品色女(女强文) 作者: 马涵 更新时间:2015-01-27 01:07:52 字数:2704 阅读进度:88/192

“是,皇上。”王公公将葯碗呈到我面前,“娘娘,喝葯吧。”

我的心里窜起一股百病悲凄,我哀怨地看着君御邪,迟迟没有接过葯碗。

王公公催促着,“娘娘,您别让奴才为难?”

好吧,既然他君御邪不要这个孩子,我也不要!做为一个现代人,孩子的父亲这么对我,我为什么要替他生孩子?

喝就喝!

我端起葯碗,手势勺子,舀了勺葯,刚要喝入喉,手中却倏然一个颤抖,葯碗啪一声,摔碎在了地上,葯汁洒了一地。

我这一举动,在君御邪眼里却变成了故意摔碗。

君御邪诧异地看着我,冷冷地道,“你不想喝葯直说,不必故意摔碎葯碗。”

“君御邪!你去死!”我怒火冲天,随手将手中的勺子砸向君御邪,君御邪快如闪电般身形一移,勺子摔断在了地上,却没有砸中君御邪。

我没有不肯喝葯,葯碗真的是不小摔碎的,大概是我之前被人阴,中了迷葯,迷葯的效果还没有完全退去,让我的小手无力地发了个抖,碗就没拿稳了。

我暴怒地大吼,“王公公!再去端个十碗堕胎葯来,本宫喝就是!”

“是,皇后娘娘。”王公公刚要转身离开,我想了想,又加了句,“不用十碗,一碗就够了。”

“是。”

“等等!”君御邪阴郁地出声,“不用了,你退下吧。”

王公公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君御邪,最后当然是听皇帝的圣旨,“奴才遵命。”

王公公离开房间时,没忘记顺手把房门关好。

看着君御邪修长的身形,绝色的俊脸,我与君御邪之间,此刻明明只有几步之遥,却仿若咫尺天涯。

“你为什么不让王公公重新端葯来?”不会天真的以为君御邪改变主意,又相信我了。

“没必要。”他大步走向我,转眼间,清俊颀长的身影已然停在我面前。

我突然觉得有点害怕起来,“为什么?”

“朕要给你一个难忘的教训,朕,亲自动手。”君御邪一脸的森冷。

我感觉到危险,步伐不着痕迹地移向门边。

“萱,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你跑不掉的!”

君御邪扣住我的手腕,我刚想反抗,却发现自己使不上力,该死,那迷葯的效果还没完全过,我的身体瘫软无力,连半丝反抗的力气都提不上来。

君御邪一手将我的双腕扣拢,一手扯下自身的腰带,用腰带将我的双手紧紧反绑在背后。

我抬眼望着君御邪由黑渐渐转红的邪气双眸,无限恐惧在我心底慢慢滋生?

此时的君御邪一双火红色的眼眸诡异邪气,白皙俊逸的脸庞蕴着一股邪魅掠夺之气。

不管什么时候看他,他永远是这么诡秘莫测,绝色帅气得宛若不沾俗尘的仙人,却又邪气十足,如同地狱的勾魂使者,让人就是死在他手里,也是心甘情愿。

只能说君御邪帅得太过极品,帅得无可比拟,虽说我喜欢帅哥,可真要我死在他手里,我才不干,想想靖王穆佐扬那些个超级大帅哥,我还要留着命去操他们啊。

“你放开我!”我朝君御邪怒吼,试图挣脱绑着我双腕的腰带,奈何绑得太紧,我的挣扎连一点用都没有。

“萱萱,你太不听话了。”君御邪微微勾起唇角,他大手用力一撕,几把就将我身上的衣服扯了个稀巴烂。

原本是我身上华丽的衣服,现在却变成了一堆破布静静躺卧在地上。

“啊?”我尖叫一声,“当今皇帝**良家妇女啊?

叫声倏然停止,君御邪一把将我拉入怀,拥紧我,强势地吻上我柔嫩的红唇。

他的舌头在我的樱桃小嘴里肆意绞缠,他的吻,虽然能给我带来肢体上的舒畅快,却让我的心灵倍受煎熬!

君御邪这个贱男人简直就是个恶魔!

我的双手被他用腰带绑在背后,身躯又被抱得太紧,根本挣脱不开他的钳制。

你强吻我?你伤害我?我张颖萱又岂是一只温顺的猫?

我嘴角露出一抹坏笑,在下一瞬,君御邪吃痛地退开身躯,鲜红的血液从也弧度优美的唇角缓缓流出,他愤怒地瞪着我,“你竟敢咬朕!”

“啊!”我一脸讶异,“你舌头还没断掉啊?早知道再咬重点了?”

他怒气冲天,毫不犹豫地抱起我,将我一把远远空投仍向大床。

呯!一声,我的身体体狠狠砸到床上,尽避大床很柔软,可这隔空远距离的抛射,仍让我的骨头差点没被摔散架。

我痛呲牙咧嘴,“君御邪你这个大混蛋!”

君御邪如同恶魔般走到床沿,捞起我的身子,一把就撕烂了我身上剩下的唯一蔽体的亵裤,我剧烈挣扎,却如同鸡蛋碰石头。

我到现在才知道,我不是君御邪的对手,在他面前,我只有吃鳖的份。

因为,他太过冷情,太过邪肆,不是个人感情用事的人,他理智得不像个人!

我的反抗体丝毫起不了作用,君御邪将我翻过身,让我趴跪在床上,他一手如铁钳般握住我的纤腰,我的双手被反绑在背后,身体失去了双手的支撑,我的小脸蛋侧贴在被子上,而我雪嫩的臀部很自然地高高翘起。

君御邪看着我玲珑有致的雪嫩娇躯,他邪气的眸中欲火上升,眼眸变得更加通红,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

他以一手固定我的纤腰,一手解开裤头,露出早已巨大坚硬的昂扬。

他的巨昂太大了,我现在一点也不想要他,我窄小的幽径干涩紧窒,他巨大的昂扬只进入了我不到三分之一,就将我紧小的幽径插到了底。

我痛得眼泪直流,“痛!好痛!出去?你快滚出去!?”

“滚?”君御邪嘲讽地大笑,“朕活了二十七年,还从没人敢叫朕滚!你该死!”

他说着,双手如铁钳般握住我的柳腰,他的劲腰再次一个猛挺,那狂猛的力道将我深深贯穿,他巨大的昂扬尽数深深刺入我体内?“

我紧窒窄小的包容让蹙起了眉宇,他通红邪气的火眸中闪过一抹怜悯,但很快,恶魔的笑容浮上他的面颊,他没等我喘一口气,就开始用尽全力在我体内不**?

“啊?痛死我了?痛?“我的小手被反绑,小脸贴上床上,纤腰又被他紧紧掌握着,我雪嫩的臀部高高翘起,私处的柔嫩细缝困难无助地吞纳着巨大坚硬的男根。

君御邪的呼吸粗喘浓浊,他如神人般站在床沿猛操像只小狈跪趴的我。

他劲腰那强而有力的律动让他巨大的昂扬在我窄小的幽径内深深地,又快速地**着,他每一下都插得我全身娇颤,插得我疼痛不已!

阴靡的肉体拍打声不断交响,他的男根真的太大太长了,现在从后面被他干的姿势真的插得好深好深,没有前奏的直接欢爱,幽径内水分不足,我被他插得好痛好痛!

我泪水不断狂流,困难而又痛苦地哀嚎着,“噢?邪?我不要了?啊?我好痛啊?噢噢?痛?“

君御邪简直比机器还勇猛,一下一下,插得我痛苦不堪,双目开始翻白?

我快被他插得痛晕过去了!

痛苦的折磨非但没停,反而更加勇猛,太痛太痛了,痛到我连想晕,都晕不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操得痛到全身发麻,小肮却很猛烈的袭上一股剧痛!

一股热流缓缓自我体内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