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

小说: 穿越之极品色女(女强文) 作者: 马涵 更新时间:2015-01-27 01:07:50 字数:1389 阅读进度:86/192

其实,现在我跟君御清虽然是被冤枉的,但是对手很强,我跟君御清喝的茶水中应该是放了迷葯,而且迷葯的成份被精算得恰倒好处,让我跟君御清刚醒时,就引君御邪前来捉奸,安排的恰倒好处,我根本连半丝狡辩的空隙都找不到。

君御邪跟行云是当今太后亲生的,靖王君御清是老皇帝其他的妃子生的,虽然君御清跟君御邪同爹不同妈。起码,还是亲兄弟。

唯今之际,我只能以血肉亲情,让君御邪刀下留人,再作打算。

我定定地看着皇帝君御邪,徐徐念出了三国时期,曹植的七步诗:煮豆持作羹,

漉菽以为汁。

萁在釜下燃,

豆在釜中泣。

本自同根生,

相煎何太急?

最后这两句,是千百年来人们劝戒避免兄弟阋墙,自相残杀的普遍用语,当时些这首诗的诗人是曹植,曹植的哥哥曹丕是皇帝,让曹植在七步内作一首诗,不然就是杀了他。

而曹植没,用他自己的才华,留住了自己的生命,希望这首诗,亦能唤起君御邪对同胞的恻隐之情。

在我念这首诗的同时,靖王君御清顿住了身形,不再向外走。

伪妃连同宫女太监们皆大气也不敢喘一声。

我缓缓走了七步,当第七步走完时,刚好念完这首诗,微仰首,我的目光无惧地对上君御邪深沉邪气的眼眸。

君御邪一脸复杂地看着我,最后,他放身狂笑,“好个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听着君御邪悲凄的笑声,我的心里异常地沉痛,却也同时松了一口气,因为,看君御邪的神情,似乎,我背的这首诗打动他了。

当然,他们都以为是我作的诗,呵呵。

汗!咱不笑了,都啥时候了,亏我还笑得出来,不过貌似学君御邪那比哭还难听的笑,没问题撒。

当君御邪凄哀的笑声停止时,他更改了命令,“暂缓处决靖王,将靖王君御清打入天牢,听候发落!”

“是,皇上。”

两名侍卫对君御清比了个请的手势,“靖王爷,您请…”

君御清回眸,深情地看了我一眼,跟着侍卫离开了。

我知道君御清临走时那深情的眼神是告诉我,他爱我,让我好好保重。

靖王君御清为了从凉洲赶回来见我,快马加鞭,硬是将十天的路缩成了四天,估计马都骑死了两匹,他自身也累到不行,何况他的臂膀上还带着伤,如今又被人下迷葯陷害,或许短暂的昏睡,让他的身体稍稍缓解了疲劳,可他的背影依然是那么沉重疲乏,让我心疼至极。

见我的视线停留在靖王离去的方向,君御邪萧瑟地讽刺道,“怎么?皇后舍不得靖王?要不要跟靖王一块去蹲大狱?”

明知君御邪说的是气话,我却福了福身,“谢皇上恩准!”

“你…”君御邪的大掌气恼地抚了下额际,“皇后,你别以为朕不敢动你。”

我淡然地道,“回皇上,臣妾从来不敢这么想。”

一直没有出声的伪妃深恐阴不死我,出声说道:“皇上,皇后娘娘仗着您对她的宠爱有恃无恐,她跟靖王通奸,皇后她肚子里的孩子恐怕不是皇上您的…”

君御邪听得脸色青里泛白,白里发青,我气愤地大吼一声,“伪妃,本宫是皇后,肚子里所孕的的确确是龙种,你岂能诬赖本宫!谁给你这么大的狗胆!”

“皇上!”伪妃娇柔的嗓音一嗲,朝君御邪撒扎娇,“臣妾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若说伪妃狗胆包天,那么,皇后你呢?所孕野种,扣到朕头上。”君御邪讽笑一声,“亏朕差点就相信了你的谎话,真以为奇迹降生,你怀的真是朕的龙嗣,原来,一切都只是你不甘寂寞的天大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