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

小说: 穿越之极品色女(女强文) 作者: 马涵 更新时间:2015-01-27 01:07:47 字数:4453 阅读进度:81/192

君御邪深情地看着我,“皇后所弹唱的这第二首,别具深意,唱词是一首绝世好诗,朕相信天下间再无第二首诗可以比拟。”

废话!这歌词《一剪梅》可是人家李清照大姐的著作,从南宋时期到我前生活的现代都流传了八百多年了,要是不好,能流传下来吗。

我一脸的谦虚,“臣妾随意涂鸦之作,竟得皇上如此嘉奖,臣妾实在汗颜!”

我脸不红气不喘地剽窃了人家的诗和歌,还骗众人说自个儿是原著原唱,着实汗颜。

反正在古代嘛,又没第二个人晓得,干嘛要说成别人的,相信要是哪位看书的老大也了,做法貌似会跟萱萱我相同撒。

太后毫不吝啬地赞赏,“皇后诗词歌赋样样精通,如此奇才,哀家相信天下间已无第二人。”

“母后的看法,朕亦认同,不知各位爱卿们觉得如何?”君御邪扫视了一眼在场的大臣们。

大臣们面面相觑,尔后一致认同,“太后说的极是,臣等心服口服。”

“好!张颖萱不狼朕祥龙国的皇后。”君御邪龙心大悦,“即刻起,赐封皇后张颖萱为祥龙国第一才女,钦此!”

所有人都朝君御邪跪礼,“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本该是伪妃当宴会的主角,结果不但变成了我,皇帝还赐我第一才女的头衔,我是高兴得屁颠屁颠,伪妃却气得脸色忽红忽白,希望她不要活活气死的好,不然,我倒觉得没什么,可会顺了其他嫔妃的意。

晚宴结束时,我不经意间瞥了眼穆佐扬离去时的沉重背影,我的心深深的难过。

君御邪今晚没有去伪妃的华韵宫,反而到我的凤仪宫跟我彻夜缠绵…

每三天,君御邪体内的蛊毒就会发作一次,我的心也痛碎一次。

几乎每天晚上,君御邪都会跟我热烈缠绵,有时候,白天有兴趣时也会“来”上几回,只是,偶尔,君御邪也会宠幸别的妃嫔。(宠幸就是皇帝跟别的女人“爱爱”)

时间很快就了一个多月,这一个多月来,靖王一次都没有来看过我,行云也没有来,甚至连采花贼花无痕都没有出现过。

只有穆佐扬偶尔会远远地看一眼,想不到一向多情的我,居然做到了一个多月没有偷人。

我派人打听靖王的行踪,靖王府的人说不知道靖王的去向,那小子哪去了呢?他该不会真的出什么事了吧?

皇帝君御邪派人加严了皇宫的巡逻制度,并且加紧了对行云的搜捕,行云没来看我也正常。

武功高强的行云都来不了,更何况只是轻功好的采花贼花无痕了,花无痕跟行云没来可以理解,但靖王没有犯什么事,却无故失踪。

皇帝要行云的命可以理解,靖王的失踪会不会也跟君御邪有关?难道靖王君御清被皇帝除掉了不成?

没有看到靖王君御清,我的心终日在忐忑不安中度过,也为行云的逃亡而忧心,时常看到穆佐扬痴情的眼神,我的心亦是异常的疼痛。

唉,我专情为皇帝君御邪一人,却伤了痴心于我的穆佐扬。

还好,靖王跟行云都不知道我内心的想法,想也不用想,他们会伤心死。

悠悠漫步在景色优美的御花园,景色再美,对我这个无心欣赏的人来说,依然没有一丝吸引力。

御花园中朱亭石径,奇花异草整齐成片,更有那假山池水怡人夺目。

我站在池边的护栏外,看着宽广池湖中央的假山,每次我看到那处假山,就会想起曾经,我跟前任禁军统领齐剑轲在假山中的寒洞内激烈欢爱时的情形。

齐剑轲那小人死不足惜,可是齐剑轲居然派人杀害了我的风挽尘,气愤啊!

风挽尘那个我见犹怜饿超级大帅哥逝去,一直是我心底的最痛。

在心底的某个角落,我真的很想念风挽尘,可惜,至今,我仍旧没有找到风挽尘的尸体。

清凉的风一阵一阵地吹着,我有点昏昏欲睡,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我常常什么都不做,却很容易犯困,不止想睡觉,还讨厌吃油腻的食物,偏好些酸酸的果子。

懊不会是怀孕了吧?

汗死!想到这个可能,我心头一惊。

也许是太过忧心靖王跟行云的安危,让我现在才发现,我的月信已经迟了二十多天没有来。

一向身体健康的我,月信从来都是非常准时,再想想自己最近嗜睡好吃的反应,怀孕的几率高达9999%,回头,我一定要找个御医看看。

皇帝跟伪妃不知何时也出现在御花园,远远地看到我,他们双双朝我走来。

君御邪俊逸帅气,神情舒畅,伪妃娇颜秀丽,灿笑如花,一眼看去,他们郦影双双,帅哥靓女。

不止伪妃,皇帝的哪个妃嫔不是娇艳如花?

不是年轻漂亮的女人,通常不会进宫。

我爱君御邪,看到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说不吃醋是骗人的。

君御邪跟伪妃一同走到我面前,停住脚步,我朝君御邪福了福身,“皇上万福”

“平身把。”

“谢皇上。”

伪妃亦朝我见礼,“臣妾见过皇后娘娘。”

“伪妃妹妹不必多礼。”我突然有点心酸,君御邪的每个女人,不管比我大的,还是比我小的,以我皇后的身份,都可以客气的称妹妹。

君御邪说成是我老公不为过,想想,老公别的女人,我还要客气,假惺惺地叫“妹妹”,真***郁闷死。

伪妃含情默默地瞥了君御邪一眼,貌似欣羡地看着我,“一个人在御花园散步,皇后好雅兴!”

看伪妃的神情,她的意思是你是皇后还形单影只,她是妃子,君御邪却站在她身旁,陪着她,我这个皇后当得没用了。

明明那么普通的一句话,语气也平和,却夹枪带棍,这种明斗暗争着实让人厌烦。

我淡淡地说道,“本宫雅兴再好,亦不如皇上跟伪妃娘妹妹郦影成双,快活惬意。”

我的话让君御邪那深邃邪气的眼眸闪过一丝欣喜,他在高兴什么?

我明白了,我的话有吃醋的意味,我为君御邪吃醋,君御邪认为我在乎他而高兴。

伪妃一脸得意,还不忘拍皇帝的马屁,“皇上乃真龙天子,臣妾能得皇上宠爱,真是臣妾莫大的荣幸。”

“本宫有点累,先回凤仪宫,就不打搅皇上跟伪妃妹妹的雅兴了。”我说完向君御邪惟一礼,转身欲离开。

君御邪蹙起眉头,出言阻止我的步伐,“皇后且慢!朕跟伪妃一到,皇后就说累,莫非皇后不想看到朕?”

我脊背一僵,“臣妾当然想看到皇上了,只是臣妾真的有点累,就先告退了。”

我语毕,继续,迈动莲步,心中直嘀咕,贱男人,你是想我跟伪妃争风吃醋,抢你抢得死去活来,以示你的成就感吗?我偏不。

后宫佳丽三千,并且各各都是美女,你今天爱这个,明天自然可以爱那个。

我抢赢了伪妃,也不见得抢得过其他女人,就算一时抢到你,你也不见得永远只属于我一人。

我张颖萱有才有貌,倒贴我的男人不知N多!其中就有你的两个弟弟(被废了祁王头衔的行云跟靖王君御清)。我怎么就钻到你这条死缝子里了呢?

虽然你君御邪是个将死之人,我很同情你没错,我爱你不假,但是我等待你属于我的耐心有限,你现在这么伤害我,希望你在我改变心意之前回心转意。

我能感受到君御邪的目光一直盯着我渐行渐远的纤细背影。

花海绚丽,曲径通幽,可以想像,此情此景,我绝美的背影有多少迷人,君御邪的眼光深邃无边。

伪妃偶然抬头,望进君御邪深沉邪气的眸子里,她吓得打了个寒颤,但这仅仅只是一瞬,随即,她露出一脸痴迷的神情。

君御邪的眼神一直看着我离去的背影,伪妃漂亮的眼睛里又充满了嫉妒。

当我快走出君御邪视线的时候,我倏然感觉一阵晕眩,我抚着额际轻摇下了脑袋,晕眩非但没有减轻,却越来越重,下一瞬,我双腿一软,意识陷入无边的黑暗里。

失去意识前,我感觉自己没有倒在硬邦邦的路面上,反而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最后听到的一句话是君御邪焦急的大吼声,“来人!快传御医!”

凤仪宫的厢房里,华丽的大床上,我静静的昏睡着,一阵说话声将我的意识拉了回来,想知道我没醒时,别人在说什么,我没有睁开眼,装着假寐。

“孙太医,皇后她怎么了?”这是君御邪焦急的嗓音。

“皇后金枝玉叶,可出不得毛病,一定要好好为皇后诊治。”这是伪妃明里假装关心,暗地里却巴不得我马上死的声音。

一条细线轻轻绑在我的手腕上,想不到古代还真有悬丝把脉这种事。

孙太医细细替我把过脉,年迈的嗓音响起,“恭喜皇上!贺喜皇上!皇后娘娘她并没有生病,而是有喜了!”

罢想着我可能怀孕,现在太医居然确定我肚子里真的有宝宝了!

我的心情异常激动,我就快当妈妈了!呵呵真好,我的肚子里正孕育着一个小小的生命!

虽然我是个色女,“干”过的男人好几个,但宝宝的父亲是皇帝君御邪哦。

因为自从上个月,我的月信完了以后,到现在近两个月的时间里,我只跟君御邪一个男人上过床。

孩儿他爸是君御邪错不了。

虽然太医穆佐扬说君御邪中了蛊毒基本上没有生育能力了,但也不是完全没可能,我肚子里会有宝宝,应该属于奇迹。

君御邪的蛊毒有希望解除了,只要他能熬到我跟他的宝宝出生,当宝宝出生时的脐带剪下来混着葯,剪给君御邪服用,君御邪就能彻底脱离蛊毒了。

炳哈!真高兴滴说。

太过激动使我的呼吸略微起伏不稳,我放缓心情,本想睁开眼,却忍不住在心底猜测君御邪的反应。

他会很高兴吧!我竟然有带内害怕也期待他的反应,是以,先继续装睡吧。

室内安静了一下下,尔后,只听伪妃的语气异常激动地叫道。“你说什么?给本宫再说一次!”

孙太医又道。“皇后娘娘身怀龙子,只是没休养好,身子虚,才昏过去的,娘娘她并无大碍。”

“臣妾恭喜皇上了。”伪妃的嗓音有气无力。

“给朕再诊断仔细点。”君御邪的声音再次响起,只是。他的嗓音听起来怎么没有一丝喜悦?

“是,皇上!”

又有几名太医(其中包括穆佐扬在内)陆续按着君御邪的命令替我诊断过后,齐声向君御邪道贺,“臣等恭贺皇上,皇后娘娘她确实身怀龙子。”

君御邪没有出声,太医们以为有赏可领的喜悦神情僵在了脸上。

照理来说,我身怀祥龙国皇帝的第一个皇子,君御邪应该高兴得立即封赏才是,为什么气氛如此冷凝?

我缓缓张开眼坐起身,看到的是君御邪一脸的苍白,他邪气的眼神无比暴怒,全身散发出一股无形的恶寒,其他在场的宫女、太监、太医连同伪妃吓得瑟瑟发抖,不敢多吭一言。

君御邪的表情愤怒得就像我杀了他全家一样,这就是君御邪得知我怀孕后的反应!

如果说君御邪不喜欢小孩,那就错了,以前用计斩杀禁君统领齐剑轲之后,在回皇宫的路上,碰到一个陌生的小女孩妞妞,君御邪的眼光都异常温柔。

鳖异如君御邪,在他眼总,我都看到一个丝对孩子的渴望,那么他现在的反映,不是摆明了告诉众人,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

须臾,君御邪缓缓开口,“朕的皇后身怀“龙种”,朕甚感“开心”,在场所有人重重有赏!”

表面上听起来,如此让人喜悦的一句话,我却感受不到一丝欢快的起伏,君御邪的唇角勾起一抹笑,那笑容的弧度,真的好亮眼,好帅气迷人,可我竟然觉得那是恶魔般的笑容。

在场的众人如释重负,“谢皇上赏赐!”

君御邪大掌轻挥,;“你们全都退下吧,朕要跟皇后好好叙叙旧。”

“是,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