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

小说: 穿越之极品色女(女强文) 作者: 马涵 更新时间:2015-01-27 01:07:41 字数:5720 阅读进度:74/192

我跟靖王tou情被君御邪发现,行云现在正好来接我,照理来说,我应该跟行云跑路才对,可是为什么,我的心底升起一股浓浓的不舍,不舍那双通红邪气的眼眸。

我背着君御邪偷人,君御邪很气吧,我想真的君御邪会不会真的要了我的命,更重要的是,我居然舍不得离开君御邪。

“行云,你听我说,害的你失去了山河,我会歉疚一生,我现在贵为皇后,有权有势,我助你夺回龙椅可好?”我淡淡的盯着行云的表情。

君御邪虽然利用我抢回皇位,真要我把他再推下龙椅,我却有点不愿意,我现在会这么对行云说,是想探测一下行云内心的想法。

“萱,他封你为后,你舍得背叛他?”行云定定的看着我。

“背叛,有很多种,依我跟你的关系,在肉体上,我没用背叛他。我来自一个很遥远的地方,遥远到我甚至找不到回家的路。在我的家乡,男女平等,一夫一妻,如果一个男人同时娶了几个女人,那就是犯了重婚罪。我虽然是君御邪的皇后,可是他在拥有我的同时,一样拥有后宫无数嫔妃,在我心里,君御邪只不过是我的性伴侣。”

“萱,你的言行举止是如此特别,我相信你的说辞,相信你来自那神奇道男女平等的地方。只是我不懂,什么是性伴侣?”行云眸中闪着不解。

我嫣然一笑,“就是暖床伴。我跟君御邪的关系只能算床伴。”

行云的语气中透着一丝紧张,“那我呢?我对你来说算什么?”

“一个为了我连山河都不要的男人,你说是什么?”我顿了顿,看着行云绝色的面孔接着道,“你诗我深爱的男人。”

再次申明,我爱的男人不止你一个。我很花心的,不会在你这株帅树上吊死。

“萱萱!”行云激动的唤着我的名,他性感的薄唇印上我红嫩的绛唇。

温柔的,湿湿的,舒服的缠吻过后,行云漂亮的眸子里欲火逐步上升,他嗓音沙哑的道,“萱,我好久没‘爱’你了,我们重温旧梦好么?”

不好,我刚刚被靖王跟穆佐扬那两个猛男‘干’过,再被你‘干’,我可就要虚脱了,只是美男的恳求,心软的我,无法拒绝。

我轻轻颔首,“嗯。”

我可怜的身体啊,又要享受‘性’福了。

行云看了眼几步远处的屋宇说道,“萱,我们去屋内吧?”

“不要,那屋子好久没人住了,肯定很多灰尘。”我环顾了下‘作案’地点,脑中灵光一闪,指着不远处枝繁叶茂的大树说道,“行云,我们去树上好么?”

“呃…树上?”行云讶异的挑起俊眉,随即兴奋的点点头,他大手环住我的纤腰,抱着我运功凝气,一个飞跃,我跟行云已然稳坐在树干上。

行云虽然没用正面回答我的话,但他这一举动证明他相当愿意在树上刺激的‘爽’一回。

“吖!树上怎么‘做’?”这下我有点伤脑筋了。

“这样。”行云坐稳身体,他让我移个身,换了个体位,我的俏臀坐在他的大腿上,玉腿横跨勾住他的劲腰。

行云一手扶着树干撑稳住身体,一手轻解我的衣衫。

我的小手探入他的衣襟内,轻轻逗弄着他胸前的两点突起。

“呼…”行云舒服的叹息。

我嫌行云的衣服碍事,将他的衣服退至腰际,一低首,我的绛唇吻上他胸前的性感突起,我的舌头在他敏感的突起上轻轻添咬,逗弄…

“好舒服…”行云低嘎的粗吼着,他的大掌用力的**着我丰满的玉乳,“萱萱,你这个蛊惑人的妖精…”

“行云…”我一边吻他,一边喃喃的唤着他的名。

行云眼里早已欲火狂炽,他腿间的巨大坚硬顶磨着我的股间,我不舒服的轻挪着臀部,他腿间的昂扬却越来越巨大,越来越坚硬…

“萱萱,这样太刺激了,我要吻你…”行云说着,让我的玉手抓住枝干稳住身体,他垂下首,性感的薄唇吻上我的酥胸,轻轻啃咬着酥胸上的樱红小点…

“行云!行云!行云…”我的咪咪被他又啃又咬,貌似男人都喜欢咬咪咪。

萱萱我人‘偷’多了,起码各个都是帅死人不偿命的超级大帅哥,厉害的是,我在这些帅哥面前,都没叫错名字撒,哈哈。

已返极尽挑逗,行云的眼里早已布满了欲望的血丝,我跟他吃力的挪个身,将彼此的衣物挂在边上的枝桠上,他炽热的眼眸盯着我,“萱,你站起身,我要吻你下体最柔嫩的地方…”

汗死!不能吻滴说,我没洗澡,靖王跟穆佐扬那两个帅小子的‘残留物’还在我身体里呢。

这种情况,我怎么敢让他吻。

我沙哑的呢喃,“不,我不会武功,我在树上站不稳…”

“站不稳没事,扶着树干就行了。”行云坚持着。

“不,我想吻你,你站起身…”不得已,我只好出此下策。

“嗯。”行云拒绝不了我甜蜜的诱惑,他扶着旁侧伸出来的枝干站在粗大的树干上,我跟他半蹲在痛一根树干上,正对着他。

这株大树枝叶繁密,又长在冷宫中间,冷宫里无人住,外界也看不到。就算有人突然来了冷宫,我们隐藏在枝叶间,也不易被发现。

行云的裸体很美,他皮肤白皙,身材修长结实,全身找不到一块多余的赘肉,整副体魄完美得让人连半点挑剔的余地都没有。

阳光投过枝叶间的缝隙照耀在他白净的皮肤上,让他看起来如同天人般神圣不可侵犯。

这个全身完美无瑕的男人,让我的心,狂猛的跳动着,心潮无限澎湃…

“萱萱,你好美!”行云低头看着我,他居高临下的角度,让我原本饱满的酥胸更圆润,漂亮的乳沟尽览无疑…

扁顾着看行云白皙的裸体,忽略了我玲珑有致的雪嫩娇躯,在他眼里,亦是一道绝美的风景线。

行云的呼吸异常沉重,他被欲望折磨,饥渴的吞着口水…

红唇轻启,我红嫩的小嘴含住行云腿间巨大的男性象征,轻轻添,吸,唆,吮…

“唔…萱萱…太舒服了…我要你…”行云的大手按着我的脑袋,带领我将他巨大的炙热插入我喉中更深…

倏然,他轻轻推开我的脑袋,转而坐在枝干上,他让我再次跨坐在他的腿上,他腿间巨大的昂扬对准我的幽径口,蓄势待发…

领教过行云的勇猛,我有点怕怕的吞了吞口水,我的幽径还在隐隐作痛,可我的身体却好想‘要’行云,受不住,也得受。

“萱,你下面好湿了…”行云说着,大手按着我的臀部一用力,他巨大的昂扬毫无保留的插入我的紧窄的幽径内…

“啊…好痛…”我痛呼,“行云,你太大了…我受不了…”

“萱,对不起,我感觉我把你整个人都顶穿了…你太紧太小…我要动了…”

行云说着,一手按住树干支撑稳身体,一手托着我的俏臀上下用力,他巨大的昂扬在我体内深深的进出…

“嗯…呜…嗯啊…”我隐忍着幽径内被帅哥‘干’多了难耐的疼痛,攀附着行云结实的臂膀,随着他劲猛的律动一起摇摆…

这样‘干’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行云让我站起身,我站在枝干上,小手撑扶这向上延伸的粗大树干,行云从背后再次猛力贯穿我,巨大的男根在我湿润紧小的幽径内狂猛深插…

行云不断的粗喘着,我难耐的吟哦着,怀着怕摔下树的提心吊胆,享受着无比的刺激和销魂,我跟行云一同飞向欲望的天堂…

在树上激烈的缠绵了两个多小时,我跟行云都得到了深深的满足,天色渐暗,我跟行云穿好衣服,行云抱着全身无力的我,从树上一个飞身,动作优美,翩翩然降落在地面上。

会武功真好哦。我来古代好几个月了,依然不会半点武功,呜呜呜…

倚靠着行云宽阔平坦的胸膛,我出声说道,“行云,之前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我帮你抢回山河,好么?”

“萱萱不是知道答案了么。”行云唇角含笑。

我抬起头,看着他绝美的笑容,“你没有带我出宫,反而留在宫里跟我极尽缠绵,是默认了吧。”

“是,萱萱很聪明。我不愿意你跟着我东躲西藏,天涯漂泊。”行云眼里闪过一丝冷凝,“不如,抢回龙椅!”

丙然,不管是真皇帝还是假皇帝,当过皇帝的男人,放不下山河,就算被T下台,依然野心勃勃。

“嗯,那我留在宫里,敬候佳机。”我闷闷的道。

“怎么了?”察觉到我的沉闷,行云关心的道,“萱,你不愿意吗?我只要有你就够了,想拿回皇帝宝座,我是为了你,让你过上安稳日子。山河美人若只能择其一,我选择的永远是你。”

可是如果两者都能兼得,你两样都要。

“没什么,我知道你对我的心。”行云对我的深情,我的内心是异常感动的,“只是,上次你冒充君御邪出现在太后的祥和宫后,君御邪对皇宫内排查得很严格,宫内不适合你隐藏,若是你躲在我的凤仪宫,依君御邪高强的武功,发现你不难,想到你又要出宫,我又要与你分开,我心里难过。”

“萱,与邪正面交手,我未必会输他,但皇宫大内高手众多,我必定寡不敌众。在宫外,即使我被人发现,依我的武功,保命是绰绰有余。我还是得呆在宫外。但,我保证,与你的分离只是暂时的,只要一得空挡,我就会来看你。”行云轻轻抚着我白嫩的脸颊许下承诺。

“好,我会等着你。”我不舍的抱着行云,行云亦紧紧的回抱着我。

唉,我今天‘偷吃’了三个超猛的帅哥,腿软身酸,我跟本走不动路了,行云以为是他一个人太猛的缘故,自责的道,“萱,对不起,我刚刚太不节制…”

“没事的,行云,你别自责,我自愿的。”我体贴的安慰他。又不是你一个人的错,只能怪我今天偷人‘偷’得太多了。

可是,我怕今天不多偷点,要是君御邪真的把我灭了,我就没的偷了。有的偷,一次‘偷’个够本,准没错。

我没告诉行云我跟靖王tou情被君御邪发现,说不想让行云担心是屁话,我怕君氏三兄弟要闹得天下大乱了。

“萱,天色晚了,我送你回凤仪宫吧。”

“嗯好的。”我乖乖的点点头。

本来我是不想让行云冒险送我的,但我被猛男们‘操’得连站都站不稳了,只好让行云冒险送送了。

行云送我回凤仪宫后,依依不舍中,我与行云再次分别。

泡在浴桶内,我舒服的洗着热水澡,浴桶外宫女青青细心的帮我搓着背。

我的思维陷入活跃状态,我对行云承诺了要对付君御邪,其实,我的内心并不想这么做。

这下可怎么办涅?古代的帅哥都这么深情,萱萱我又这么多情,说实在的,我很想狂吼,你们全都给我做小老婆吧?

可是这些帅哥貌似都想独占我,伤脑筋啊。

他们不多娶几个,让我分一个男人都不错了。呜呜…我还贪心个啥。

不知道君御邪此刻在做什么,想什么呢?

我不敢问,也不敢去找他。

他一定以为我跟靖王通奸被他发现,我会吓得不知道怎么办,哪里小的我今天除了靖王又若无其事,怡然自得的‘偷’了两个人!

今天总共偷了三个哦,都是顶级暴帅的,成就ing。

我都佩服我自己的花心an大胆了。

今天晚上我沉沉的睡了一觉,第二天吃过早饭后,君御邪仍然没有半点风吹草动,他没来收拾我,我自己倒是沉不住气了。

我大吼一声,“桂嬷嬷!”

“老奴在。”

“摆驾承乾宫!”

“是,皇后娘娘。”

我雄赳赳,气昂昂,大有‘我偷人,你为什么不来收拾我的意味’,前往承乾宫找君御邪。

皇帝住的承乾宫门口,守门的太监挡住了我的去路。

“放肆!”我怒道,“本宫要见皇上,你算什么东西,敢拦本宫的去路!”

“娘娘饶命!”守门的太监咚的跪下地,“纵然给奴才千万个胆,奴才也不敢拦娘娘您的去路,实在是皇上他昨儿个下午就吩咐过,不准任何人来打搅,违令者斩,奴才也是碍于皇命…”

我不耐烦的打断他,“行了,有事本宫自会担待着。你若敢再拦本宫,本宫先砍了你的脑袋!”

守门太监颤抖的回道,“奴才不敢!”

我朝承乾宫内走了两部,想了想,对着身后的桂嬷嬷道,“桂嬷嬷,你在这等着本宫,本宫一人进去就行了。”

“是,娘娘。”

我大步迈入承乾宫,七拐八弯的来到君御邪的卧房。还没进房间,一股浓浓的酒气扑鼻而来,卧房的门虚掩着,我推门而入。

房内酒味更浓,地上杂乱无章的乱扔着大大小小的空酒瓶,看那空酒瓶的数量,最少有三四十个,不用说,瓶子内的酒一定全是君御邪喝的。

地上一片狼藉,一地破掉的酒瓶子碎片散的到处都是,君御邪平躺在地上,身体已经被酒瓶子的碎片划伤了多处仍不自知,他的手中,还抓着一个喝了一半的酒瓶。

天!离昨天中午到现在,也不过是一夜又半天,君御邪到底喝了多少酒?他是想让自己活活醉死吗?

我缓缓走到君御邪身边,君御邪身上华丽的明黄色龙袍早已凌乱肮脏,他的下巴上长满了的胡渣,使他原本绝色的俊脸看起来颓废不堪,让我震惊的是,他的眼角居然挂着两行清泪!

我的心,被深深刺痛了!

地上的这个男人哪里是平日英俊帅气的君御邪,我只看到一个颓废的烂酒鬼!

我曾听行云说过,君御邪被行云打残毒哑都没有哼过半声,现在,他却为了我流泪,可见,君御邪真的很在乎我。

而我,伤了他,伤得很深很深!

蹲下身,我的纤纤小手轻轻拭去君御邪眼角的泪,君御邪突然睁开眼,他的眼珠异常通红,眼神邪气诡异,蓄满了狂炽的怒火。

他突然伸出手,一把掐住我的脖子,吼道,“说!你这个贱女人,为什么背叛朕?”

他掐着我脖子的手突然加重了力道,我呼吸困难,颈间疼痛不堪,出于自然反应,我反手抓住他的胳膊,一个过肩摔,狠狠将他甩飞出去…

呯!一声,君御邪重重的被我砸到地板上,他深重的身躯压在地上酒瓶的碎片上,想都不用想,他的后背肯定很糟糕。

我的心头飘过一丝不忍,我并不想摔伤他,可我不这么做,会被他活活掐死。任谁,都会选择伤害他,保住自己的小命。

君御邪缓缓站起身,一脸威怒的瞪着我。

他的脸色白中泛青,火红的眼眸中盈满诡秘的邪气,他的神情看起来却异常的迷茫,似酒醉未醒,又似在做梦…

我怕怕的吞了吞口水,此时的君御邪根本不像个人,有点像在现代看鬼片时,里面演的丧尸!

意识到危险,我转身,拔腿就朝门口跑去,眼看就要冲到门边了,君御邪袖袍一掀,啪!一声,房门紧紧关闭。

我怕怕的回过身,背抵着门,恐惧的看着正一步一步朝我走来的君御邪。

妈啊!表要来吃我了!呜呜呜…

君御邪身上被酒瓶子划破的伤口泠泠留着鲜血,但他似乎不感觉到疼,他动作僵硬的走到我面前,甚是迷惑的问重复着,“说,为什么背叛朕?…为什么背叛朕?…”

汗死!他到底是人是鬼啊?萱萱我很怕鬼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