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

小说: 穿越之极品色女(女强文) 作者: 马涵 更新时间:2015-01-27 01:07:39 字数:4017 阅读进度:72/192

皇帝君御邪帅气又邪气,君御邪在时,我是很心动,也想为他专情。可是美如神人的靖王帅小伙在眼前,心不由己的砰砰跳,我有啥办法?

自秋千上轻轻跳下地,我笑望着翩翩向我走来的靖王。

靖王在我面前停下步伐,他从袖中掏出一块白色手绢递给我,我会意的接过手绢轻轻擦着嘴角的口水。

靖王好笑的看着我擦口水的动作,等我将口水擦净,他深情的盯着我绝色的娇颜,情不自禁的吟道:芳容丽质更妖娆,秋水精神瑞雪标。

凤眼半弯藏琥珀,朱唇一颗点樱桃。

露来玉指纤纤软,行处金莲步步娇。

白玉生香花解语,千斤良夜实难消。

靖王的嗓音清脆如流水,温润如清风,这小子,真是上天的杰作,三个字…暴完美。

听着他清润的优美嗓音清朗的吟出一首为我而作的绝妙诗,我惊得瞪大了眼。

他随口作的诗无懈可击,把我的美形容得恰到好处,靖王可真是满腹才华,有钱又有貌。

佩服!佩服!萱萱我心里佩服,嘴上不服,谁让我这惊世才女的名号早就打得响当当了呢。

迸人都喜欢风雅,那萱萱我也送人家帅哥一首诗,夸他一下吧。我红唇轻启,眉目含情的对着靖王轻吟:翩翩御清,婉颜绝色。

年十有九,如日在东。

香肤柔泽,素质参红。

团辅圆颐,菡荔芙蓉。

尔刑既淑,尔服亦鲜。

轻车随风,飞雾流烟。

转侧旖靡,顾賅便妍。

和颜善笑,美口善言。

当我柔声吟完这首诗,靖王君御邪惊异不已,他诧异的盯着我,“萱萱,你的绝色美貌让我痴恋,你的惊世才华让我折服,你的聪颖睿智更让我震惊!”

那是,我是现代人,你是古代人,把你比下去是应该的。

不过,我跟靖王如此默契的吟诗作对,可谓才子佳人,天上一对,地上一双。

我淡笑,“御清,其实你也不赖。”

“呃…啥么是不赖?”君御清俊眉微凝,“我从来就不是个无赖。”

我丢给他一个白眼,“老大,哦不,老弟,你搞错没?我说的不赖是不差劲的意思。”

“萱,你比我小,你要叫我哥哥。另外,我不是不差劲,是与差劲无缘,换言之,就是很优秀。”

汗死!我道今天才晓得靖王君御清是个自恋狂。

我二十二岁,靖王十九岁,当然是他要叫我姐姐。不过我原来骗他才十六岁,这话可不能说出来自打嘴巴。

“君御清,你很优秀倒是不假。”我赞同的点点头。

君御清深情的凝视着我,“萱,一日不见你,如隔在秋,我好想你…”

被靖王这个超级大帅哥想,我的心真的是爽歪了!

我回望他深情的瞳眸,温柔的道,“御清,我也诗,想你念你尽在不言中。”姐姐我说的话浪漫把。

“萱萱…”君御清动情的吻上我红嫩的朱唇,他唇上温润的触感让我如水的心湖一阵悸动,我轻轻推开他,他不解的看着我,我踮起脚,凑到他耳边,轻声说道,“院子里路过的下人太多,要亲,屋里去亲,要搞,房里去搞。”

环顾了下四周无人,我率先朝卧房走去,君御清眉眼含笑,快步跟上。

一名暗藏在角落的太监见我跟靖王双双走往卧房的方向,他等了会,没见靖王出来后,匆匆走出凤仪宫。

我吩咐下人不得打搅,就关上了卧房的门。

罢关上房门,君御清立即一把将我拦腰打横抱起,大步向床边走去。

我蹬掉鞋子,纤纤玉手迅速的解着他华丽的蓝色锦服,靖王低低一笑,“萱,你比本王还猴急。”

“你说什么?”我杏眼圆睁。

“呵呵,是本王比你猴急。”

“还有呢?私下里,你在我面前不过是个小男人,说好了,你不以‘本王’自称的。”

“本王一时忘了…哦,又错了,是我一时忘了,请萱萱见谅。”靖王温柔的说着,又不悦的纠正我,“萱,我不是小男人,我真男人!”

“是么?”我轻轻在他耳旁呵着气,“那我就好好‘见识’一下你是怎么样个真男人!”

“包你满意!”君御清将我轻轻放在大床上,一个翻身,压上我柔软的娇躯。

靶受着靖王沉重的身躯压在我身上,一缕幸福蕴韵心怀…

三下五除二,靖王身上的衣服就被我扒了个精光逛,而我的衣衫早被他解尽,两具白皙完美的裸体交叠在一起,勾勒出一副线条优美的绝丽画卷。

靖王棱角分明的漂亮薄唇覆上我樱色的绛唇,他温热的舌头灵活的描绘这我唇形,温润柔滑的美好感觉让我忍不住嘤咛一声,热切的与他唇齿相交。

我伸出丁香小舌饥渴的添数着他白洁整齐的牙齿,靖王眼里弥漫着浓浓的欲火,他的春缓缓凑到我耳际,温热的呼吸洒在我耳畔,湿热的舌尖轻轻**着我小巧的耳垂…

触电般的快感让我无法自制的**出声,“嗯…御清…”

“萱萱…本王的萱萱…”

君御清低嘎的唤着我的名,他的唇游移到我白嫩的雪峰间,含住我其中一座玉峰上的樱红小点,轻轻啃咬…

“啊…”又麻又痒的快感让我止不住淫叫,“嗯…御清,你吸得好用力,你再用力…也吸不出奶哦…唔…”

君御清从我雪嫩饱满的双峰间抬起首,沙哑的道,“萱…我们来点刺激的,好么?”

我半眯着欲火迷离的水润明眸,“怎么样个刺激法?”

“这样!”君御清说完,修长的大腿横跨过我雪嫩的娇躯,他结实的臀部坐在我的咪咪上。

他巨大的坚硬在离我唇瓣几公分处怒挺昂扬。

我望着他巨昂上的暴跳青筋,君御清的‘那家伙’真他妈超大啊。

“呼…君御清,你好重!”咪咪上沉重的压力让我呼吸困难,这个姿势视觉效果太过刺激,我感觉喉头一阵饥渴,热气直冲脑门,鼻间缓缓流下两股湿热的液体。

“萱,你流鼻血了!”君御清低哑的惊呼。

我低咒一声,“妈的!这样太刺激,老娘受不了!”

“萱萱,你贵为祥龙国皇后,怎么可以说脏话…”

“操!有什么不可以的?我是你嫂嫂,你还不是照样‘干’我?”

“萱,你好粗鲁…不过,我喜欢…”

君御清俊眉轻凝,身体后移,改坐在我的小肮上,他俯下身,细细将我鼻间的血流添净…

“君御清!你发神经!鼻血,是鼻血…你搞错没有…不准添!”

我又羞又怒的狂吼,奈何君御清修长的手指挤入我紧小的幽径内快速戳动,强劲的快感让我羞愤的吼声变成了欲拒还迎的柔软娇语。

“萱萱为本王而流的神圣血液…本王惜之…”

君御清满眼里浓烧着狂炽的欲火,他双腿叉开,蹲跪在我纤细的颈项上方,我欲眼迷蒙,不解的看着他的举动。

君御清手握住自身的巨大昂扬,强塞入我的樱桃小嘴内…

“唔…君…御清…”

我的嘴里塞着他的硕大昂扬,口齿不清,他不等我适应,快速在我的小嘴里**起来…

他的昂扬太过巨大,这种方式的**让他的巨大每一下都深入我的咽喉,我的小手无助的攀着他结实的臀部,艰难的任他的巨大在我湿热的樱桃小嘴内进出…

倏然,君御清停止**,他技巧性的一个旋动身躯,他的昂扬仍深深插在我的小嘴内,然,他的唇却印上了我柔嫩的私处…

这不是A片里比较少见的69式吗?

君御清这死小子怎么会的?

由不得我多想,君御清劲腰上下律动,巨大的昂扬在我小嘴里不断进出,深深顶插着我的咽喉…

我只能无助的发出唔唔声…

我的私处一阵酥酥痒痒的极致快感传来,君御清湿热的舌头正在添吮着我私处的柔嫩花瓣…

“嗯…唔…”这种姿势做法真***前所未有的刺激,简直让人心魂俱颤!

这样极致的69爽歪歪大约持续了十几分钟,君御清更换“策略”,他两肩扛着我的玉腿,腰间猛一个劲挺,他巨大的昂扬深深刺入我体内。被猛力贯穿的充实感让我难耐的娇呼,“啊…御清…”

君御清狂猛的律动腰身,硕大的昂扬在我紧窄的幽径内狂肆的**…

“呜…嗯…御清…你好猛…”我饱满的丰乳随着君御清疯狂的肆动一抖一抖,极致销魂。

君御清粗嘎的低喘着,“呼…好舒畅…唔…”

房内无尽的销魂,男人低哑的粗喘,女人销魂的浪吟声不断…

窗外一隅,一道修长的明黄色身影伸出一指在窗纸上戳了一个小洞,他透过小洞望入房内,房中春情无限,俊逸的靖王君御清正在我雪嫩的娇躯上狂猛驰骋…

窗外偷kui的人影双拳紧握,他邪气的眼眸中布满了疯狂的怒火,怒火烧得他漆黑的眸子通红,他那双变得火红的眼珠散发着恐怖的诡异,冷汗自他额际泠泠滑下,他俊逸绝色的容颜惨白如纸,指甲早已深深掐进肉里,鲜红的血液顺着他的指缝一滴一滴流落,在地上形成一个小滩…

他在忍…拼了性命在忍!…

窗外偷kui的忍在崩溃的边缘,房内沉浸在极致欢娱中的我与靖王君御清毫不知情,更加狂肆的直飞xing欲之巅…

清莹,悲愤,痛苦的泪珠自火红的眼眸中缓缓流出,滑过他绝色惨白的面颊,这是他第一次流泪!倏然,他转过身,如来时般,悄悄离去,只是他修长的背影,是那么无助,那么沉重…

在窗外偷kui之人离去后,房内正在我体内冲刺的君御清身体一僵,停下了动作,在君御清漆黑漂亮的眼眸中,除了被欲火折磨的狂疯,更蕴含着痛苦。

君御清之巅窗外有人,并且之巅窗外之人是谁,可惜我不知道。

“怎么停下来了?”我欲求不满的看着君御清绝美的脸庞。

“萱萱,本王爱你!”君御清痛楚的闭上眼再睁开,“本王不怕他!本王真的爱你!哪怕是失去靖王头衔,失去性命,本王依然爱你!”

“御清…”君御清眸中的深情让我的心深深的撼动,我盯着他绝色的俊逸面庞,温柔的道,“我也爱你…”

只是我的爱,太过泛滥,不仅只你一人…只是我的爱,只因你绝美的相貌,出众的才华…我的爱,太过局限。

我张颖萱,色到奸尸,色得没天理,色得太多情。

“萱萱,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我君御清能得你这句话,就是死也值了!”

君御清低嘎的吼完,劲腰再次开始狂猛的律动,他巨大的昂扬在我紧窒的幽径内深猛的抽送,强势的带领我谱响一曲灵与肉相结合的完美乐章。

察觉道君御清的变化,我真的一定发生了什么,可惜,此刻的我,只能在君御清身下娇喘吟哦,无助的承受着他激烈疯狂的肆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