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

小说: 穿越之极品色女(女强文) 作者: 马涵 更新时间:2015-01-27 01:07:34 字数:5221 阅读进度:66/192

这男人,真他妈就一匹“种马”,猛搞了这么久还有力气说话,被他搞惨了,懒得理他,禁自闭目养神。

见我没回话,齐剑轲也看出我需要好好休息,他低嘎地道:“娘娘先安睡会,一会五更了,侍卫交接巡逻的空档我再将你送回凤仪宫。”

我感觉我才眯了一会,五更天就到了,齐剑轲将我叫醒,我缓缓坐起身,全身酸痛不已,我痛得微喘着气,“齐统领,你真是搞惨本宫了。你就不怕本宫收拾你?”

“属下也让娘娘尝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不是吗?”齐剑轲说着开始自发地穿起衣服,“娘娘你快些所衣衫穿好,属下已经休息了一个多时辰,再看着娘娘绝美的裸胴,属下恐怕会忍不住再爱娘娘一次?”

我靠!宾!再给你干一次,我不死了!

“本宫很好奇,你怎么会喜欢虐待女人?”

“回娘娘,属下已逝的爹娘就喜欢这样,属下的爹就爱虐待属下的娘,每次我躲在窗户底下偷看,看着爹一脸享受,娘一脸的凄惨嚎叫,属下就觉得好过瘾?”

“你真是一个变态狂!”我嗤道。

“属下确实变态,谢娘娘夸奖。属下家里的三妻四妾都给属下搞怕了。”齐剑轲淫笑。

“神经病!你的事,与本宫无关。”

他已经有妻妾的事,我自然调查过了,不过,我当初看上的只是他的刚毅帅气的外表,跟他有没有老婆没关系,我的本意也只是跟他搞一场就散伙,想不到他是个变态,我不肯搞了还把我**了。

我迅速穿好衣衫,站起身,刚整装完毕的齐剑轲却从背后抱着我,在我耳旁不满地道:“娘娘将属下吃干抹净,这就走了?”

我转过身,微眯着眼,看着他刚毅的脸庞,“你什么意思?”

“很简单,属下让娘娘您差点没爽死,属下应该得到相应的报酬?”齐剑轲一脸的理所当然。

“要什么金银珠宝,你说吧?本宫有的,统统可以给你。”我很慷慨,我现在有的是钱财,对于跟我有一腿的男人,我不介意让他们过点好日子。

“娘娘这就错了,属下不要钱。”齐剑轲不高兴地摇摇头。

“你要什么样,直说吧。”我不耐烦催促。

“钱,属下有的是。属下现在是正三品官,区区一个三品,属下当了三年都没升过职,娘娘现在正得龙宠,属下想让娘娘在皇上面前帮属下美言几句,弄个正一品官做做?”齐剑轲一脸掐笑地摩拳擦掌,漆黑的眼眸中闪着贪婪的欲望。

我突然觉得自己惹了个大麻烦,明明是他把我**了,却还反过头来要挟我,从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男人。

原来他没有插我后门,为的就是让皇帝更加宠爱我,让我有更好的利用价值。齐剑轲这个贱男人,空有俊美的外表,内心却这么龌龊。

虽然萱萱我多情也滥情,却不不能不不予不至于用有一腿的关系去要挟别人,帅哥跟我欢爱都是你情我愿,不高兴可以一拍两散。

“如果本宫不肯呢?”我皮笑肉不笑地问。

“娘娘这身青紫的欢爱痕迹恐怕就要暴露在人前了。介时,奸夫是谁,定然不是属下,属下可以找一百个人帮属下顶罪,更可以找一千个人为属下证明,属下跟兄弟们醉宿青楼妓院彻夜未归,反而娘娘您与人私通会死无葬身之地?”

“你有种!”我咬牙切齿地道:“好,正一品官衔是吧,本宫会设法成全你的。”

“多谢娘娘。”

“但本宫丑话说在前头,仅此一次,从此你我各不相欠。”

“这个自然。”齐剑轲急切地点点头,眼中闪着精光。

瞧他那兴奋的模样,明明是帅得过火的嘴脸,此刻看起来却是那么的丑陋。

呜呜呜?萱萱我东偷西吃,踢到铁板了滴说。哭啊!

本来要挟我的人我会好好治治他,但是萱萱我对待帅哥总会有些手软,这次就算了,要是再有下次,我就把他的命给收了。

齐剑轲干得身虚腿软,不得不由着齐剑轲小心翼翼地避开巡逻的侍卫队将我送回凤仪宫。

送我到凤仪宫后,齐剑轲那混蛋还不忘叮咛我快些兑现承诺才走的。

我双腿发软,步伐颤颤巍巍地走到房门口,却发现桂嬷嬷正在我的房门前打盹。

“桂嬷嬷,你还不睡?”我抬头看了下天色,大约早晨五点多的样子,东方已经露出了鱼肚白,就快天亮了。

别嬷嬷惊愕地睁开惺忪睡眼,高兴地道:“娘娘,您从御书房回来啦?老奴怕娘娘回来需要侍候,就没敢先去睡?”

她那知道我装就从御书房出来,之后又去过太后的祥和宫,后来又跟齐剑轲在假山内的寒洞里搞了一个晚上?

不过这么忠心又关心我的下人,倒是让我满感动的。

“桂嬷嬷,本宫半夜时分就从御书房出来了,因为心情不好,随处散个步就到五更了,要是别人问起,就说本宫半夜就回来了,知道么?”

“是,娘娘。”桂嬷嬷明白地点点头。

“去帮本宫准备热水,本宫要沐浴净身,再去弄碗防胎葯来给本宫喝。”我淡淡吩咐。

我的身体里还有齐剑轲那变态的残留物,我要把自己彻底洗干净,至于防胎葯,我每次跟帅哥们偷吃完,都不忘喝上一副,不然,要是怀孕了还真分不清种是谁的。

“老奴这就去。”

喝过桂嬷嬷帮我弄来的防胎葯,再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把自己彻底洗漱干净后,我舒服地躺在床上,身上盖着柔软的蚕丝被,准备好好补个眠,刚要睡着,窗户却轻轻地打开,又不着痕迹的合上。

有人来了,谁!

我惊得坐起身,看着无声无息坐在了床边的白影,我笑逐颜开,“花花兄,好久没见到你了,这么久没来看我,你死哪去了?”{

花无痕帅气的俊脸多了抹烦恼,“唉,萱萱,你是不知道啊,这些天我被人疯狂追杀,四处东逃西窜,还好我够机灵,才能留着这条小命前来见你?”

“啊?你被谁追杀啊?你这么帅谁舍得追杀你?”我惊异地问。

“这个?我以前花采多了,被人家的夫君啊,未婚夫啊,爹娘啊什么的,发现了,就死命派人追杀我,我可是逃得好辛苦呢?”花无痕委屈地道。

“切!自作孽不可活。你是活该被人追杀。”我呸道。

“萱萱,你怎么能幸灾乐祸呢?全天下的女人都可以,唯独你不能。”花无痕埋怨地看着我。

我不解地看着也帅得过火的白皙俊脸,“为什么我不能?”

“萱,自从第一眼见到你以后,我就再也没采过别的花了,我只对你有兴趣?”花无痕深情地看着我,“只是想不到,多日不见,你居然从小小的婕妤被皇帝册封成了皇后。”

“花花兄,我当皇后是全国皆知的大事,你知道皇后住在凤仪宫找得到我,这可以理解。但,我不明白,为什么以前我在冷宫你也找得到你?”

花无痕帅气地笑笑,“第一次见到你之后,我遍寻不着你是想不到你身在皇宫,后来靖王绑架了你,我便得知你在皇宫,确定了你在什么地方,要找到你,根本就瓮中捉鳖。我是专业的采花贼嘛,自然有我的情报来源。”

“哦,这样的。看来做采花贼还是要有点情报跟水淮。”我明明白地点点头。

“你才知道。”花无痕给了我一个大白眼。

“原来男人也会翻白眼?不过花花你是个超级大帅哥,你翻起白眼来,眼珠子黑白分明,也蛮帅的。”我毫不吝啬地赞美。

“本来就是,花某此生最感谢的就是爹娘赐给我的这副漂亮皮相?”

花无痕很臭美地自我欣赏着,他说着饥渴地吞了吞口水,他的目光炽热地盯着我的胸前。

我低头一看,春光无限。

由于我坐起了身,裹在身上的被子缓缓滑滑落至腰际,只穿着肚兜跟亵裤的我,香肩薄露,两团弹性十足的大号波波贴着粉色的肚兜,随着我浅浅的呼吸,圆圆的波波随着肚兜一起一伏,煞是撩拨人。

我只感觉花无痕的大手在我眼前晃了一下,我的肚兜就到了他手里,我一愣一愣地看着他,

“天!你这只死淫虫,脱女人衣服的速度也未免太快了吧!”

我胸前白润饱满的浑圆毫无保留地暴露在花无痕的视线下,花无痕呼吸急促,在他的眸光中却多了一抹愤怒,“萱萱,他对你这么粗暴?”

我看了眼娇躯上遍布的青紫吻痕,这是被齐剑轲那家伙弄的,我清楚,花无痕指的他是皇帝。

让花花这只淫虫知道我到处偷人也不好,抱歉哦,就让皇帝背个黑锅吧。

我委屈地点点头,“是啊,他好粗鲁。”

花无痕二话不说,从怀中掏出一个精致的白色瓷瓶,打开瓶塞,一股好闻的熟悉清香扑鼻而来,我笑道,“这是百花凝香露。”

花无痕眼里闪过一抹讶异,“不错,确实是百花凝香露,此凝露是采集了一百种花的汁水,清晨四更百种树叶上的露珠,再加以多味珍贵的葯材调制而成的,千金难求,我也是好不容易才弄来一瓶。”

“原来这百花凝香露这么珍贵啊”我吐吐舌头。上次靖王那小子送了我一瓶,我还以为只是普通的去淤止疼膏呢。

“百花凝香露再珍贵,亦不及萱萱你的一丝头发贵。”花无痕说着,将百花凝香露倒了些在手上,亲自擦揉着我肌肤上的青紫。

随着他手指带来的冰凉触感让我舒服地展开眉。我干脆平躺着,让他帮我擦葯。

上次靖王那帅小子也是这么侍候我,这次换成了花无痕,真好,被帅哥疼惜侍候,萱萱我也蛮有艳福的。

花无痕的眸光中盈满了狂热的欲火,但他忍着,一边帮我擦葯,一边**着我雪嫩的肌肤,顺便揩揩我的嫩油。

他为我将身上的青紫痕迹细心地涂个遍后,我身上清凉透明的百花凝香露散发着淡淡花香味,更刺激了花无痕的呼吸。

花无痕轻轻掰开我的玉腿,他目光讶异地盯着我的私处,“萱,你那儿怎么会红肿成这样?还伤了?”

“你说呢?”我懒懒地反问。

“他将你咬伤了还疯狂的要你?”花无痕愤怒异常,“他是不是个男人,到底不懂怜香惜玉!”

我轻笑,“你以为每个男人都像你这么会疼女人的啊?”

“萱,你都伤成这样了,还笑都出来?”花无痕心疼地瞅着我,在他漆黑如墨的眸子里闪着浓浓的关心。

我的心一阵颤动,“无痕?”

“萱?”花无痕修长的指尖抹着百花凝香露轻轻擦拭在我柔嫩红肿的私处。

抹葯后清凉舒适的感觉袭来,我舒服地叹息着。

替我擦完葯,花无痕紧紧地将我抱在怀里,“萱萱,别担心,百花凝香露葯效很好,见效很快,最多十二个时辰,你身上的痕迹就看不出来了。”

“无痕,谢谢你。”我将头轻轻枕靠在他宽阔的怀里,感觉自己被一阵温暖包围着。

“别谢我,本来,我是想来好好爱你一次,可是你却被他弄得太惨,承受不了我的爱抚,我只能忍着了。”他在我额头上轻轻印下一吻,“原来,我就算不跟你那个,只是单纯地抱着你,我都觉得好幸福?”

花无痕的话,让我感动,被男人疼爱怜惜的感觉真好。

我看了眼花无痕极品帅气的俊容,缓缓闭上眼安睡。

“萱萱,你很累,睡吧,睡吧?”花无痕静静地抱着我,他的大手轻轻拍抚着我的后背,仿佛像在疼惜一个孩子,一个宝贝,一个他至爱的女人。

在他漆黑漂亮的眼眸中,闪着深情,闪着挣扎,他似乎有很多话要对我说,却又因为某些原因压抑下。可惜,我已经在他温暖的怀抱中睡着了,没有看到他无奈的眼神。

不轻不重的敲门将我吵醒,我睁开惺忪的睡眼,摸了摸身旁,空空如也,花无痕已经走了,我的心,顿时一阵空荡荡。

“谁啊?”我问道。

“回皇后娘娘,是老奴桂嬷嬷,已经午时了,老奴来侍候娘娘您更衣用午膳。”桂嬷嬷在门外应声。

“进来吧。”我说道。

睡了一觉,我感觉全身的酸疼好多了,连身上原本刺目的青紫痕迹也淡去了不少,看来那百花凝香露还蛮管用的。

我的手触摸到床头一个冰凉的小东西,我低头一看,是花无痕的那瓶百花凝香露,他把这么贵的葯给了我。

连上次靖王送我的没用完的那瓶,我就有两瓶百花凝香露了,看来,以后要是再被哪位帅哥操惨了,起码,这个葯可以让我事后舒服些。

吃过午饭后,我带着桂嬷嬷去皇帝住的承乾宫,我想看看君御邪。

君御邪昨晚被我打成重伤,我想知道他怎么样了。

我的步伐刚刚走入承乾宫内,守门的太监立即长长地通报一声,“皇后驾到!”

我跟桂嬷嬷走进华丽巍峨的承乾宫,说实在的,承乾宫我还是第一次来,承乾宫内的摆设跟电视上看到的皇帝寝宫很像,不过承乾宫内更豪华,更奢侈。

走过宽敞奢华的大厅,跟着领路太监七拐八绕,总算到了皇帝的卧室。

还没走进门,我就听到了君御邪剧烈的咳嗽声,我的心一阵疼痛,或许,昨天,我真的下手太重了。

罢跨入君御邪的卧房,君御邪见到一袭白衣的我,他的眼中露出思念欣喜的神情。

明黄色的床账内,君御邪正背靠在床沿上,太医穆佐扬站在床边。

我走到床前,向君御邪施下一礼,“臣妾参见皇上,皇上万福!”

“咳?咳?皇后免礼。”君御邪说着再次咳嗽起来。

我看着君御邪苍白的脸色,心底泛起一股无法言喻的疼痛,同时升起一股罪恶感,君御邪本来就蛊毒缠身,又被我打伤,我昨晚却在御花园的假山内跟齐剑轲tou情,貌似太不人道了

可是,谁让他杀了惹人怜爱的绝色帅哥风挽尘呢。

君御邪的武功深不可测,脸色却这么苍白,还老是轻咳,他是不是伤得很严重?

我复杂地看了眼君御邪绝色帅气的脸孔,转言问着站在一旁的穆佐扬,“穆太医,皇上的伤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