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

小说: 穿越之极品色女(女强文) 作者: 马涵 更新时间:2015-01-27 01:07:23 字数:4648 阅读进度:53/192

“这是‘百花凝香露’。”君御清俊脸微红,“欢爱过后,擦在女人肌肤上能缓解疲劳,消除酸痛,亦能保养肌肤。”

“恩,这倒是满适合我用的,劳驾靖王亲自送来,还真是我这个小婕妤的殊荣。”我笑着收下,“御清,谢谢你。”

“萱,我们之间不要这么见外,好吗?”君御清叹息着将我拥入怀。

“好。”我轻轻靠在他怀里,嗅着他身上好闻的味道。如果行云没有下旨让我入宫,或许,我真的会是靖王妃…

做这么美丽的男人的老婆,我想,每个女人都愿意吧?何况我为他破身前,他是个处男。

“唉…”我不知不觉轻叹一声,想再多,又有什么用呢。

“萱,怎么了?别叹气,你这样,让我好心疼。”靖王低下头,美丽的眸子关心地看着我。

“没什么,御清,你帮我擦‘百花凝香露’,好么?”我轻轻开口要求着。

“好。”君御清颔首。

衣衫尽退,我趴在床上,雪嫩的娇躯半嵌进柔软的被单里。

君御清将百花凝香露倒了些许于掌心,他白皙修长的大掌缓缓游走于我的肌肤之上,那感觉,凉凉的,滑滑的,异常舒服。

我懒懒地享受着人的服侍,他细心地为我擦完背面,让我翻个身,再擦前面,我看着他漆黑如玛瑙的眸子,他那双漂亮的眸子里早已再次盈满了欲望。

“又想要了?”我娇笑。

“如此绝美的身子,我怎么要得够?”君御清的大掌沾着百花凝香露轻轻**着我的酥胸,我难耐地娇喘一声,“嗯…别这样…”

“萱萱说怎样?”他温柔地笑着。

那笑容,真的好美!绝色的他,真的好迷人,我的心流进一股暖流,极品帅哥,光是看看,都是那么养眼。

君御清半挑逗性地帮我擦着葯,待全身擦得差不多了,他半脆于我的玉腿间,大掌强硬地掰开我的玉腿,我柔嫩的私处便赤裸裸地暴露在他眼前。

“御清,别看…好羞人…”我脸色潮红,想夹紧玉腿,他却硬是不让。

“萱,你好美!我要好好品尝你最柔嫩,最迷人的地方,就像你侍候我一般。”

他伸出舌头,舌尖沾上些许百花凝香露,漂亮的簿唇印上我粉嫩的私处。

他唇上冰凉柔嫩的触感让我**一声,“嗯…”

他的舌尖在我紧窒的幽径内轻轻**,他舌头上的百花凝香露也尽数送入我窄小的幽径内,百花凝香露是凉凉的,他的舌头却是湿热的,那种又冷又热,又麻又痒的感觉让我全身忍不住地轻颤着,“清…好舒服…”

他吮弄得更卖力,私处极致的快感让我幽径密液狂流,他的舌头沾着些许密液抬起头,“萱,你的味道好甜美!”

他眼中的欲火已然极致,而我,被他挑逗得差点没疯狂!

“御清…给我吧…我想要你…”我娇喘呢喃着。

“萱,我也好想要你,不管你受不受得了,我都要你!再不要你,我会疯的…”他说着,掏出坚硬硕大的昂扬对准我的幽径,刚想插入,门外却倏然响起一阵脚步声。

我跟他同时一个激灵,对看一眼,他迅速理好裤头,不舍地看了我一眼,轻功一展,从后边的窗子跃出,消失得无影无踪。

郁闷!谁这个时候来了?还真会挑时候!存心让老娘欲求不满。

叩!叩!叩!

敲门声响起,我穿好衣服,不耐烦地应声,“谁啊?”

“是奴婢青青。”

“哦,青青啊?有什么事吗?”

“回婕妤,柔妃宫里的小太监来传话,说让你去柔妃的柔仪宫一趟。”

我起身打开门,对着青青说道:“你去告诉那个来传话的小太监,本婕妤不去!”

傻瓜才会去呢,去了还不晓得柔妃那贱人准备了多少酷刑要招呼我。

“是,婕妤。”

饼了一会,又有几名小太监来到冷宫,其中领头的太监小三子道:“传太后懿旨,宣张婕妤到祥和宫觐见。”

“臣妾遵旨。”我无奈地跟着太监小三子前往太后住的祥和宫。

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柔妃请不动我,就搬出太后请我,她们是一条船上的贼,可惜,太后的懿旨,我不能公然违抗,不然,就变成了造反,搞不好会被乱刀砍死。

在去祥和宫前,我向宫女青青使了个眼色,我的意思是让她去找皇帝求助,她转身跑开了,不知道她去找皇帝了没有?

一路上七拐八绕地,终于来到了祥和宫。

祥和宫内金碧辉煌,雕梁画栋,气派十足,不狼太后住的地方,样样装饰品都异常的精美华贵,十分的考究。

太后坐在主位上,端着茶杯,悠然地品着茗,柔妃在一旁矫揉造作地对太后虚寒问暖,轻轻帮太后那老妖婆按摩着肩膀。

我迈步向前,对看太后恭敬地施上一礼,“臣妾参见太后,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太后继续品着茗,跟柔妃说说笑笑,当没听到我说的话,柔妃凤眼一转,得意地睥了我一眼,她那眼神的含义是,我死定了。

饼了好一会,我见太后仍旧没有让我免礼的动静,我禁自起身。

我这一站直身体,柔妃立即叫嚣,“张婕妤,你好大胆,太后没叫你起身,你竟敢自己起来,你这分明是藐视太后,来人啊!傍我掌嘴!”

我靠!这柔贱妃还真会借题发挥啊,还有太后那老妖婆,看她们两人狼狈为奸的神情,摆明了就是不让萱萱我有命走出祥和宫大门

既然这样,我还跟这两个老小贱人客气什么?

我一把推工走到我面前,欲掌我嘴的一个老嬷嬷,太后拍案而起,大怒:“大胆婕妤,你敢造反?来人啊,给我将张婕妤乱棍打死Q!”

“是,太后。”

柔妃幸灾乐祸地瞥了我一眼,我眼神一冷,狠狠给她瞪回去。我的眼神异常凌厉,让柔妃害怕地吞了吞口水。

好几名太监拿着棍棒冲到我面前,长棍横空朝我当头砸下,我身形技巧性一移,快速闪到他们身后,长腿一扫,连攻几名太监下盘,只听“哎哟”几声,几名太监全部倒地。

太后跟柔妃皆不可置信地看着我,貌似很惊讶我这么能打。

“太后,你这人太不识抬举!有道是忍无可忍,我张颖萱无需再忍!”

我大步走到柔妃跟太后身旁,柔妃刚想向边上逃开,动作却没我快,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对着柔妃娇嫩的脸蛋甩手就是啪啪两巴掌。

“啊!”柔妃痛得尖叫,我听了嫌烦,又在她肚子上狠踹一脚,柔妃娇弱的身体像断了线的风筝被我踹飞出十几米,再砰!一声,柔妃五体投地,摔得骨头差点散架。

柔妃挣扎着想起身,却爬不起来,动作像足了只赖蛤蟆!

“哈哈!”我娇笑出声,“踹贱人的感觉就是爽啊!”

“反了!反了!”太后大怒:“小三子,给我拿下张婕妤!”

“是,太后。”

我本来还想先揍一顿太后那老妖婆,可是那名叫小三子的太监当胸一拳向我袭来,我反手抵挡,他又攻我下盘,我闪身躲开,朝他挥出一记重拳,霎时,我跟他就过了十来招。

妈的!想不到太后这老妖婆身边一名不起眼的小太监竟然是高手。

在我跟小三子过招之时,我没有发现太后那双冷利的眼中闪过一抹欣赏。

这小三子武功高强,虽然我不会轻功,但是近身搏击,我张颖萱也是个高手,转眼过了三十余招还未分胜败。

柔妃急道:“来人啊!快帮小三子拿下张婕妤!“

“慢着!“

一道清冷温怒的男声响起,皇帝君御邪一身龙袍,威风凛凛地走进祥和宫。

“参见皇上!“柔妃跟从太监宫女们行礼。

只有我跟小三子还在打斗。

见此阵仗,君御邪怒道:“还不给联住手!”

小三子恭敬地退到一边,君御邪直接走到我面前,关心地问道:“萱萱,你没事吧?”

“皇上,我没事。”我仰首看着君御邪担扰的眸子,心里浮上一股怪异。

君御邪浑身散发着尊贵的帝王霸气,他明眸漆黑,深邃如无边无际的幽黑星空,可我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对,是那股邪气!

他不是君御邪,他是行云。行云怎么会在这?为什么他会穿着龙袍冒充皇帝?难道他一直没离开皇宫吗?

先不管这些了,既然是行云,行云一定会不留遗力地帮我,那我就先整死柔贱妃。

行云小心翼翼地检查着我全身,深怕我受伤了,他的关心让我心底氲起一股感动,我朝他轻轻一笑,“谢谢你,你来的真是时候。”

我的眼神,让行云明白,我已经认出了他。

行云漆黑的眸子有丝欣喜地看着我,“你知道了?”

“我的男人,我又怎么会不知道。”我深情地道。

“萱…”行云眸中泛起阵阵感动。

“皇上,”我突然语气一嗲,难过地道:“柔妃她无原无故要掌臣妾的嘴,太后她老人家毫无理由地要将臣妾乱棍打死,臣妾虽然只是小小的婕妤…”

“婕妤?”行云的眼神中闪着愤怒,貌似行云不不知道我被降职了,他下令道:“将柔妃即刻凌迟处死。”

“是,皇上!”

“皇上饶命啊!皇上,臣妾不敢了…皇上饶命…太后救命!太后姑妈命我…”柔妃脸色惨白,大声嚎叫。她被两名太监一左一右拖着走向祥和宫外。

柔妃失态的样子让太后很是不悦,貌似太后看到俺这好身手,跟临危不惧的态度,早把柔妃给比了下去。

但柔妃终究是太后的亲侄女,太后出声阻止,“慢着!皇上,哀家不知柔儿犯了何错,需动凌迟处死这等酷刑?”

“母后,儿臣不知颖萱犯了何错,竟然让母后下令将她乱棍打死?”行云冷冷地反问。

“皇儿,她害你失去了一切,不是吗?”太后定定地看着行云,她已然走去的面容上带着深深的哀伤。

她短短的一句话,让行云身子一震,我则心头一惊。

太后这老妖婆看出眼前的皇帝是行云假冒的,她却没有拆穿。也对,行云跟君御邪都是她的亲生儿子,她又怎么会分不出真假,这么说,行云当假皇帝这三年,她也是清楚的。

只是行云当皇帝的这段时间,她以为君御邪已经残废,无力回天,就睁只眼,闭只眼了,反正两个都是她儿子,哪个当皇帝对她来说不都一样。

差别还是有的,行云当皇帝,对她敬意三分,爱七分,可是君御邪当皇帝,眼里有没有她都是个未知数。

“母后,儿臣心慈手软,就已然注定了败局,只是早晚的问题,一切与颖萱无关。颖萱是儿臣心爱的女子,儿臣只希望母后能看在儿臣的面子上,多多关照颖萱,”君行云深情地看了我一眼,“颖萱在儿臣心目中,是世上最好的女子。”

行云此言一出,柔妃气得浑身发抖,太后拿着茶杯的手也一个不稳,茶杯啪!一声,摔碎在了地上。

我动容地看了眼行云绝美的侧脸,这个男人,失去了山河,都没有怪我,如此深情,我张颖萱该怎么回报?

“母后小心别划着。”行云使个眼色,立即有小太监上前清理茶杯的碎片。

行云走到太后跟前,说道,“母后应当知,儿臣不管何时都挂怀着母后的身子,儿臣不孝,只望母后身体安康,万寿无疆。”

“皇儿!”太后动容地看着行云,她伸手轻抚着行云俊逸的脸庞,“哀家答应你,一定替你好好照顾张婕妤。你就放心吧。”

“儿臣多谢母后。”

“别谢哀家,这是哀家唯一能为你做的事情。”太后感慨道。

“好啊!打了半天哑迷,原来你跟本不是皇上!你是行云!”柔妃突然尖叫,“来人啊!反贼祁王冒充皇上啦…”

柔妃一句话还没叫完,太后朝太监小三子使了一个眼色,小三子立即在柔妃颈后劈了一掌,柔妃软软晕倒。

柔妃这个贱货,跟君御邪与行云这两兄弟都睡过,迟钝到现在才发现皇帝是假的不要紧,太后都没拆穿行云,她居然傻得去拆穿行云,摆明了就是拆太后的台。

要知道,行云也是太后的儿子,当娘的,手心手背都是肉,看来,这老太后也满为难的。

“皇儿,你瘦了。这几天,你都上哪去了?怎么会穿着龙袍出现在袢和宫,莫非皇儿一直没离开皇宫?”太后焦心地问。

行云看了看四周的宫女太监,太后明白地屏退下人,“除了小三子跟张婕妤,其余的人都退下吧。”

“是,太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