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小说: 穿越之极品色女(女强文) 作者: 马涵 更新时间:2015-01-27 01:07:21 字数:5084 阅读进度:51/192

汗死!君御邪怎么来了!他什么时候来的?

我心头一惊,强装镇定,缓缓走到君御邪面前,施上一礼,“臣妄参见皇上,皇上万福”

君御邪一身金色龙袍,脸色铁青的站在我的房间内,见到我,他怒火中烧,“你昨晚去哪了?”

妈的!居然不叫我平身,要知道我昨夜被两个帅哥干得腿软,现在又要维持这么喝高难度的半蹲姿势,很辛苦的。

你不叫我起身,我自己起。

我禁自站起身,淡淡回道:“臣妄一时闷的慌,出去散步了。”

“张婕妤好雅兴,散步竟然散了一个晚上。”君御邪没在意我禁自起身,他幽黑的明眸邪气十足,微眯着眼,单手挑起我的下巴,“腾昨夜亥时就来了,你到现在才回来,说,你到底去了哪里?”

我出宫给你戴超大号的绿帽子去了,他居然等了我一整夜,我的心里划过一丝异流,貌似心里的某个角落被角动了。

我捉住他的大手,将他的大手手开,“臣妄一直在冷宫里,哪也没去。”死也狡辩。

“你撒谎!腾昨夜派人把整个皇宫都翻了过来,根本没你的足迹”

君御邪的眼中怒火更炽,他邪气的眼眸由黑转红,更添几分诡异

他突然一把捏住我的颈项,大掌收紧力道,我立即呼吸急促,妈的,这个贱男人想活活捏死我。

我心头一火,提起他的手臂一个过肩摔,君御邪便被我甩飞出去,原本以为他会被我摔的骨头散架,再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但是他没有,他俊郎的身形翩然落地,那动作潇洒利落,风度翩翩,暴帅滴说。

“你会武功?”君御邪火红的眸子闪过一丝讶异。

他浑身散发的三分诡异,七分邪气,异常地吸引我,他帅气绝色的五官更是让我想好好咬上一口。

“谈不上武功,一点防身技七罢了。”俺突然谦虚起来。

要知道,我再能打,在君御邪的面前也是班门弄斧,我又何必自取其辱呢,萱萱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

“一个美丽又可爱的女人。”俺很臭屁地回道。

“萱,告诉朕,你昨晚上哪去了,你可知,朕等了你一个晚上,朕好担心你。”君御邪突然软下语气,一把将我拥入怀中。

靠!看到了吧,这就是男人,变脸变得比翻书还快。

“回皇上,臣妾昨夜哪也没去,一直呆在冷宫一角的一株大树上安睡了一夜。我睡在树上,你派来的人自然找不到我。”俺这超高的智商总算是想到蒙混过关的说词了。

“真的?”君御邪深情的眼光定定的看着我。

当然是假的,我淡笑:“皇上若是不相信臣妾,又何必多此一举的问我呢,你尽避自己去查就是了。”

“萱,朕以为你出皇宫了,朕害怕失去你。”他突然变得好温柔。

这是个什么样的男人,情绪变化如此之快,让人半点捉摸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我仰望着他火红的眸子,虽然他此刻红眸中有着温柔,却让我看不出,这抹温柔,代表着什么,连他是不是真心的怜悯,我都看不出来,真是诡异莫测的男人啊。

“既然这么关心我,为什么还要降我的职,让我住冷宫?”我讽笑。

“你犯了错,就该承担相应的惩罚”君御邪冷冷的道:“这惩罚已经是最轻的了。”

好!你有种,我郁闷的翻个白眼,绕开他,禁自走到大床上,往床上一躺,准备呼呼大睡。

昨夜还真把我累惨了,相信我耳边若没有蚊子嗡嗡叫,很快就会睡着了。

君御邪不可置信的看着我,貌似不敢想念我竟然会这么对他。

“张婕妤,你这是什么态度?”

“没什么,我累了,我要睡觉。”我说着,已经摆了个舒服的睡姿。

“你…。”君御邪大步走到床沿,“朕是九五至尊…”

“所以,我该巴结你?又没好处,我巴结你什么。”我不耐烦的道:“皇上请回吧。臣妾要睡觉了。”我爱困的打了个呵欠。

君御邪被我气得说不出话来,眸中却隐含着一丝关心,“你怎么会这么累?”

俺昨晚被两个帅哥搞惨了,你说累不累?怕姓君的起疑心,我可怜兮兮的道:“回皇上,自从皇上降了臣妾的职,臣妾就没机会时时见到皇上了,是以,臣妾对您日思夜想,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所以这么累。”

好借口吧,哈哈!

“萱,你私自放走了君御祁那个反贼,按律当斩,若不对你加以惩罚,朕难以服众。”君御邪顿了一下,继续道:“朕答应你,等此事风头一过,朕谅接你出冷宫,复你的职。”

“你不骗我?”

“君无戏言。”

很好,看来君御邪这个男人,尽避他再诡异莫测,他,对我仍然是有情的。

“臣妾谢皇上恩典。”我强打起精神想谢恩,却被他一翻身,压在了身下。

“皇上?”我不解的看着他近在咫尺的帅气脸孔。”

他该不会是想把我吃了吧?

他邪气的眼眸变得更加的诡异,我知道,他的欲火正在飞速提升。

他性感的薄唇吻上我红红的嘴唇,重重的吸吮着,那强硬的力道,几乎将我吻伤,我欲推开他,他沉重的身体却不动如山。

“嗯。”这声低呼是君御邪发出的,唇舌相交的快感让他舒展了眉字。

君御邪的吻技很成熟,口齿清新,跟他接吻异常的舒服,他的吻带着致命的诱惑力,让我无法自拔。

看得出,他亦深深沉浸在我的甜美的柔吻里。

我本来不想反抗他的,但是,昨晚风挽尘跟花无痕那两个小子太过激烈,在我雪嫩的身躯上咬了N个痕迹,要是被君御邪看到。。俺死都没地方死。

“皇上,臣妾体内淫毒未解,不能害了皇上。”不得已,我只得再次撒谎。

“萱,其实朕没有对你下淫淫合欢散之毒,淫淫合欢散不在指定的时辰内解毒,就会死,朕怎么会舍得你死呢?”君御邪揉摸着我白嫩的娇颜,腾只是对你下了媚香,此淫毒在毒繁的状况跟淫淫合欢散类似,只不过媚香葯性一过,不会对交欢的男女造成任何伤害,反倒是在毒发之时,有人为你运功解毒的话,会跟淫淫合欢散一样反被毒侵蚀。

原来我中的是媚香,除了会发浪,根本不会死人,也不会害了跟我交欢的男人,怪不得他三天没来看我,不怕我什么时候淫毒发作,就隔屁了。

好个心机深沉的男人!

我心头一惊,“这么说,你就是纯心利用我让行云中计的?”

“不错,朕说过,朕会取回一切属于朕的东西。”

“可是你竟然无耻的利用女人!”我坐起身,朝他怒吼,“你完全可以用别的方法夺回山河,为什么要利用我?”

“这是最快的方式,也是最简单的,最适合的方式。自古成王败寇,行云就是败。”君御邪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狐度,“三年前,行云就是利用女人夺了朕的山河,朕不过是以眼还眼罢了。”

“原来,我只不过是你手中的一颗棋子。”我脸色惨白,无助的闭上眼睛,心在痛。

“不错,在朕的眼里,只有山河,女人,对朕而言不过是玩物。”

我虽然注意他眼底一闪而逝的痛苦情绪,却仍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

我的心,无法言喻地在痛,我再次被这个绝情的男人伤到了,受了伤的猫咪也会咬人的。

我讽道:“男人,在我眼里,只不过是泄欲的工具,包括你在内。”

“你!”君御邪暴怒,他再次一翻身,将我压在身下,他的大掌迅速解着我衣服上的扣子,我想挣扎,双腕却被他以单掌固定在头顶动弹不得。

在这一时刻,我才明白,男女的力道相差的悬殊,更何况,他是个武功深不可测的男人,我的反搞,只是以卵击石。

可是,我身上被风挽尘跟花无痕那两帅小子咬的吻痕遍布娇躯,若让君御邪看到,我好直接撞墙自杀。

如果说成是行云弄的,现在都四天过去了,行云弄的痕迹早***没了。呜…呜。。呜。。我该咋办。

自救,麻烦可就大了。

有了!我脑中浮上一计,我娇呼一声。:“皇上…。”

我的声音轻轻柔柔的,仿佛雪花绚烂的飘落,落在地上化作一团团柔软的棉花一般柔媚怡人。

“萱…。”我娇润甜美的嗓音让君御邪一阵消魂,他原本暴怒的眼光后缓柔和下来。

“之前臣妾对皇上出言不逊。实因皇上多日来未来看臣妾,臣妾只是故意气气皇上的。”我水润的眼眸朝他眨呀眨,“皇上,其实臣妾很想你。”

最后这句话倒是真的,不管是在棺材里**他,还是在皇宫里跟他tou情,又或者说在温泉湖的猛烈缠绵,君御邪这个男人,都是男人中的极品,让我无法忘记。谁让他又帅又猛呢!

“萱萱,朕也好想你。”他动情的呢喃。

“皇上,我们玩过的花样太老套了,今天玩点新鲜的,好吗?”我深情而又期待的盯着他火红的邪眸。

君御邪对我的提议兴起了莫大的兴趣,他在我的唇上轻轻落下一吻,“好,都听你的。”

我唇角含水量笑,笑容美如一汪秋水,无痕无澜,嗓音带着十足的妖媚,“皇上请闭上眼睛。”

君御邪兴味十足的看了我一眼,缓缓闭上那双通红的邪眸。

我迅速脱下粉红色的肚兜,折叠成细长的巾条,将之轻轻系在君御邪的头上,蒙住他那双邪气凛然的眼睛。

君御邪的视线被挡住了,虽然看不见,肚兜带着的那股我身体的清香,却让他欲火更浓,他扬起一脸邪恶的的笑,迫不及待地将我扑倒在床上。

湿湿润湿,冰冰凉凉的唇吻上我的酥胸,毫不客气的吸吮着那两点娇嫩。

“嗯…。。啊…。”我媚叫出声。“邪…”

说实在的,我现在一点都不想跟他做,幽径昨晚被风挽尘跟花无痕那小子轮翻上阵,正泛着阵阵的酸痛,现在我双躺在君御邪强壮修筑的身躯下,以他勇猛,我不是自寻死路吗?

可是现在我根本没有能力推却他,更加没有拒绝的理由,硬着头皮上阵吧。

“萱,你的滋味真甜!”君御邪疯狂的吻着我的脸,疯狂的啃咬着我那饱满可人的酥胸。

君御邪很粗暴,我雪嫩的娇躯上除了昨夜留下的爱退,更凭添了数不清的痕迹。

我无奈的配合着君御邪疯狂的强取豪夺。

二人的衣物早已在不知不觉间退尽,经验老道的君御邪毫不费力的就找到那条紧窒的幽密的通道,他劲腰一个猛挺,巨大的坚硬将我深深的贯穿。

好痛!幽径昨夜过多的摧残,现在双被超级猛男的巨大肆虐,娇弱的我根本就随不住。

“呼…”君御邪浓浊的呼吸喷在我的脸上,他低声的粗喘:“萱…。你好紧!。。你太媚…。。你就是个惑世的妖精。”

狂猛的律动无情的在我的身上狂抽,君御邪在我身上仿佛如机器般的不停冲刺…。。

我的幽径真的好痛,那种被**过度,火辣辣的痛!

我咬着牙却忍不住那难耐又舒服的娇喘吟“嗯…邪…。唔…。”

“萱萱!萱萱!”君御邪的律动更勇猛,“我要你死在我身下。”

“唔…”晶莹的泪珠从我眼眶里缓缓的流落,我被君御邪干到痛哭了。“你轻点…你太猛了,我真的受…。。不了。。

“你是我的妇人,受不了…也得承受我的一切。”

随着君御邪不容置疑的声音,他更勇猛,几乎要将我活活干死。”

两具赤裸的身躯暴露在空气中,激烈缠绵,急促阴靡的呻吟整整响了一上午。

**退去,我痛倒在床上,君御邪揭开条状蒙胧着他眼睛的肚兜,感觉有些头晕眼花,连视线也不清晰起来。

他将肚兜轻放在鼻间,嗅着肚兜那淡淡的清香味,他沉醉了,“萱,你的身体好香,连肚兜都是香的。”

我一动不动,甚至连眼皮都懒得抬,只是庸懒的道:“皇上喜欢就好。”

“喜欢,朕何止喜欢。”君御邪唇角勾起一抹邪气的笑容。

又来了,这个贱男人,他本来就是帅得过火,为什么连他的笑容都是这么邪气迷人?好事都给他占尽了,真是没天理。

俺一时忘了,眼前这个男人是只不会下蛋的公鸡,呵呵,有天理,有天理。

“不止喜欢,那是什么?”爱吗?我的眼神多了丝期待。

“萱。”君御邪看着我雪嫩娇躯上遍布的红痕,貌似认为自己太粗鲁了,一丝自责浮上他邪恶气的眸子。

我没忽略他那愧疚的眼神,一抹淡笑袭上我的嘴角,我身上的痕迹并不是全是他弄的,这点要是让他知道,他会不会气得砍了我?不管会不会,他永远都不会知道。

“皇上想说什么?”我淡淡的问着他。

“没什么。”他将我紧紧拥入怀里,轻轻抚着我的肩头,性感的薄唇启了启,终究什么也没说。

他没有说他爱我,亦没有向我道歉。

我失望的抬头看了一眼他俊得过火的帅脸,欲望退却,他火红的眸子又转变成了黑色,他的眼睛好漂亮,不管是红色的还是黑色的。都那么灿如繁星,深遂迷人。

我,张颖萱是他无法掌握的女人,但他君御邪照样不是我能控制的男人,这个男人外表绝色,诡异莫测,是专门生来祸害女人的,众姐妹们可要小心了。

我微眯着眼,舒服的靠在他的胸膛,休息了没到半个小时,门口传来一阵騒动。

一阵脚步声由远而近。

“太后驾到!”

太监一声细长尖锐的通报让我跟君御邪对视了一眼,不得不起身。

好的!麻烦精灭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