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6章

小说: 穿越之极品色女(女强文) 作者: 马涵 更新时间:2015-01-27 01:07:15 字数:5848 阅读进度:44/192

某某合欢散

走了好远,早已经看不到帅尸大哥了,一路上的风景真的很美。

山明水秀,美伦美幻,晚霞的余辉化不开云雾缭绕的群峰,清风迎面拂来,给人一种御风而去的缥渺感觉,好似云霄宝殿就在云雾环绕处。

流水潺潺,水质清彻见底,水中卵石光滑圆润,各色的鱼儿自在畅游,好不惬意!万缕霞光撒落在水面上,微波粼粼,青光潋滟,更衬托出山水明净,好比人间仙境!

潺潺流水,自旁而过,我与穆佐扬一前一后走在曲径通幽的小道上,这么美的环境中,我的身后跟着一枚超级大帅哥,大家说说,俺不在帅哥身上揩点油,是不是太对不起自己了?

心动不如行动,我倏然脚下一个趔趄,身体惨惨向后倒去…

很顺利地,我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穆佐扬的大手托着我的腰背,我的目光很自然地往上斜看,穆佐扬正好低首看着我,他的眸子黑亮迷人,俊容帅气多姿。

此刻,清风徐徐,景物美美,帅哥美女现在的POSS,真是浪漫又迷人哈。

哇咔咔咔!这种POSS俺以前可是只在电视上见过,想不到实践起来满容易嘛。(不过哪位MM要是想学我吃人家帅哥的豆腐,可一定要确定人家帅哥接得住你才行,不然跌个狗吃屎可就不好玩了)

我的大眼眨呀眨,朝穆大帅哥放去N道强电,尔后眼帘微垂,状似害羞,看俺不电死你!

几万瓦的强电放去,穆大帅哥表情微愣,他的眸光痴迷地盯着我绝色的娇颜,果然被俺电到了撒。

时间在此刻浪漫地停留了N秒,穆佐扬回过神,轻轻放开我,关心地道:“娘娘请小心。”

小心个毛,你姐姐我刚刚故意的!

我笑眯眯地道:“穆太医放开本宫,是不是因为手酸,抱不动本宫了?”

“不是。”他俊脸酡红,“您是皇上心爱的女子,佐扬不敢越矩。”

“皇上?你说的是真皇帝还是假皇帝?”

“依佐扬看来,他们都爱上了娘娘您。”

“是么?帝王的爱,是沉重的,爱上帝王,是悲惨的,他们的爱,本宫承受得起,却不想要。”我淡然。被真假帝王两个帅哥爱上,俺可熊了。

“娘娘此话何解?”

“呵,”我苦笑,并不直接回答,“你认为慕飞是个怎样的人?”

“他是天生的帝王!”穆佐扬想也没想,直接脱口说道。

“好个天生的帝王,王者,居高处而思远,怀天下而舍情义!”我无奈地道,“爱上帝王,要跟无数女人分享一个男人,被帝王爱上,也是一样。帝王能给女人的爱,是少之又少的,本宫不屑。”

“好个居高处而思远,怀天下而舍情义!”穆佐扬讶异,“自古多少女子为了无上的荣华,为一争圣宠而耍尽心机,娘娘您却不屑,你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女子?”

“本宫是个色女,喜欢超级大帅哥的极品色女!”我很坦白。

“呃…”穆佐扬语塞,“那娘娘您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很简单,脸蛋极品,身材极品,气质极品。”我好心地提点他,“你,就是其中一个。”

“娘娘谬赞。”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别叫我娘娘,你我也算投缘,结个朋友,在私下里,你就叫我颖萱吧。”俺美丽的大眼盯着他帅气的脸蛋,“这可是只有帅哥才有的待遇哦。”

他的额角流了一滴冷汗,“恭敬不如从命,颖萱…”

他胆怯地,试探性地,语气温柔地叫了我一声,帅哥就是帅哥啊,嗓音好听,气质迷人,萱萱我好喜欢哦。

“恩。”我点点头,问道:“佐扬,慕飞他怎么回去?”

穆大帅哥当前,我又想起了另一个帅哥。汗!貌似俺这人很博爱,心中想念的帅哥多多啊。

“娘娘…颖萱不必担心,自有人会护送皇上回祁王府。”

“恐怕他不久就会回宫掌权了吧。”我淡笑,笑得有点惨。

“颖萱何意?”

“凭你那句‘他是天生的帝王’,就可以证明,你对他,绝对忠心不二。上次在永和宫时,我问你关于他的事,你说是因为被我迷住才出卖他,这必定是假,你会这么轻易说出来,是他授意的吧?”我的语气是肯定的。

穆佐扬眸子里闪过一丝诧异,他那一闪而逝的眼神,足以证明我猜对了。

“关于你那天说的话,本宫已经暗查过了,经过多方资料证实,确有‘喋血虫蛊’一毒,你那天说的基本上是真话,因为高高在上的他,受蛊毒之苦,不能生育,这种有伤他英明的事若不是真的,岂能乱说。你那天说的唯一的假话就是,最后的结果,他没有失败,他成功了。”

换句话来说,就是帅尸大哥的腿好了,也可以开口说话了。

穆佐扬震惊地望着我,“你是如何知道的?”

“我在古墓里跟他缠绵的事,你知道吧?你是医生…不,该说你是大夫,慕飞是病人,病人离奇复生的事,自然要跟大夫说的。”

“我确实知道。”

“他因为我纯洁的处子之血,温热的体温而离奇地死而复生,可他活过来,跟我缠绵过后,他又回复了死人状态,我摸过人的骨骼,全身僵硬无比,那是因为他的断骨正在重合。让我更确定这一点的是因为你。”我的目光定定地看着穆佐扬。

“佐扬自认为没有露出过半点破绽。”亿很肯定。

“不用你露出破绽。他本来又残又哑,却依然有生育能力,如果他真失败了,惨到要受蛊毒折磨一生不说,连后续香火也传不下去,那么,你认为,他会放过你么?失败,你只有死路一条,你如今依然站在这里,这只能说明他成功了。”我解释道。

“不错,可惜,他虽然可以再度行走能言,却依然要被蛊毒折磨一生,香火尽断。”穆佐扬语带惋惜,深深的看着我,“你究竟是谁?一个普通人跟本不可能有如此高深的心机才智。”

“我是谁?”我的眸光转看向远方,叹道:“我来自一个很遥远的地方,在那个地方,我即将成为一方领导,却不知什么原因,莫名其妙地来到了这里。”

“颖萱是来自传说中的‘女儿国’吧?想必你是‘女儿国’的皇位继承人。”穆大帅哥很聪明地接口。

汗死!俺是说俺很快就要在现代接管张氏集团,成为公司领导总裁了好吧?他怎么把俺想成皇帝了?

恩恩,貌似萱萱我有当执政党的潜质。

“是啊,所以我只当个皇帝的正一品妃子真的是大材小用,太可惜了!要你们这里是女儿国多好…”不然俺就可以毫无顾忌地大泡帅仔,不用顶着别人的异样眼光了。我顿了下,继续道:“对了,真的有女儿国吗?”

有的话,俺马上动身,跑去泡仔。俺就意思意思娶个三千美男回家玩玩好了。(美男嘛,有道是没本事‘用光’,放在家摆着好看,也不要便宜别人撒)

“我只是小时候听长辈讲故事时听说过,相信整个祥龙国都没人知道‘女儿国’在哪。”他笑望着我,“颖萱你是女儿国来的,不是应该比我更清楚吗?”

切!你去死!原来他也只是听人讲童话,5555555吊俺胃口,我的女尊收仔计划泡汤了。哭死。

“我是莫明其妙,一觉醒来就在祥龙国了,我连回家的路都找不到!”我郁闷地道:“我现在可惨了,那个死慕飞阴我!”

“恩,找不到回家的路是惨,只是佐扬不解,皇上他怎么阴你了?”

“你先说,慕飞他现在是已经能言能走了,还是暂时没有,正在康复中?”

“目前还没有,但四个时辰后,他就能正常行走说话了。”穆佐扬眼里有着高兴。

听到帅尸大哥四个时辰后就能走能言的消息,我是为他高兴的。那样的他就更极品了嘛。嘿嘿。

“难怪,他曾跟我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那股东风,就是…我。”我苦笑道。

“颖萱,为什么这么说?”他不解。

“刚才在温泉,他在我体内下了葯,他下葯时,我体内那种痛是异样的,相信不是他体质的关系。”我若有报思地道:“我想,他是想让我回宫后跟假皇帝行云缠绵,让行云中毒,利用我,将行云推下龙椅。”

“既然你知道,为什么不当场揭穿他?”穆佐扬定定地望着我,他的眼里盈满心疼,这足以证明,我猜对了。

“呵!慕飞他在我心里的位置是不同的,我竟然还想帮他一把。”我的语气苦涩无尽。

我转过身,眼神目无焦距地遥望着远处的青山,微风轻轻吹动着我的衣摆,衣袂飘飘,此刻的我就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让穆佐扬心生怜悯,他一把从背后抱着我,安慰我,“颖萱,不要哀伤,你这样,让我好心疼…”

两行清泪自我洁白的面颊缓缓流下,我哽咽地道:“我刚刚才明白自己对他动了真情,愿意真心伴他一生,却又悲惨地发现,他竟然利用我,我怎么能不伤心?”

妈的!色女也有真情,色女也是人。5555555惨啊惨,哭死我了,为了帅尸大哥那个极品贱男人哭,我靠!

哭毛,天下帅草何其多,不止帅尸那一棵,眼前就有帅的棵!

我回过身,梨花带泪的小脸微仰,可怜兮兮地看着穆佐扬,“佐扬,我有没有说过,你好帅?”

我梨花带泪的娇颜让穆佐扬心头一紧,他低首,含住了我鲜艳欲滴的唇瓣,但很快地,他便像烫着了般放开了我。

“对不起,佐扬情不自禁,失态了。”他懊悔地道。

“没关系,你长得这么帅,我也不吃亏。”我盯着他俊俊的帅脸,“佐扬,我体内的毒怎么解?”

“无葯可解。”

“啊?不是吧,慕飞个死没良心的,他想害死我啊。”我花容失色,惨绝人寰地娇呼。5555555我要留着小命玩帅哥的5555,绝对不能英年早逝的5555。

“颖萱不必担心,你体内的毒名叫‘淫淫合欢散’,对女人的身体没有任何伤害的,而且此淫毒只要跟男人交欢一次,就自动解除了。”他安慰道。

“那跟我交欢的男人的下场会怎么样?不会直接挂了…死了吧?”

“不会,只会全身瘫痪,武功尽失,大小便失禁而已。”他纠正。

“啊?那不是生不如死嘛。”汗,那慕飞也真他妈够歹毒,就想阴死行云哈。

“一定要害死一个男人吗?没加紧的办法了吗?”我皱起眉头,要知道我只跟自己看得上眼的极品帅哥上床,非极品的,我又看不上眼的,我才不‘搞’,这不是注定要害死个漂漂大帅哥吗?俺舍不得啊。

“还有一个方法,找个处男交欢,双方都会没事,此毒只会对非处男有害。”他俊脸通红,很不好意思地告诉我。

“恩。”我兴奋地点点头。一说到处男,我就想起风挽尘那个弱质纤纤的帅哥,看来,我注定要吃了他哈。

我盯着穆佐扬帅气的面孔,问道,“你是处男吗?”

“呃…这个…”穆佐扬的脸更红了,他摇摇头,“不是了。”

切,原来这穆大帅哥也早给别的妞‘玩’过了。遗憾…

“哦。”我对穆佐扬坦白道:“其实,我只是怀疑慕飞对我下毒,想不到却是真的,谢谢你告诉我。上次是慕飞授的意,你假装出卖他。这下,你可是真的出卖他了。哈哈!”

俺得意地奸笑,穆佐扬则气白了俊脸,不可置信地瞪着我,“你…”

“你什么你?是你自己笨!随便被我套个话就全招了。”我突然想起件事,眼睛瞪得比穆佐扬更大,“姓穆的!你别说这个‘淫淫合欢散’不是你给慕飞的?”

“额…我身为下属,只能听从命令,别无选择。”他乖乖承认。

“妈的!般了半天你跟他合起来阴我!”我气得双拳紧握,直想把穆佐扬奸个十遍八遍再扔去妓院让几百名妓女‘干’!

“颖萱,对不起…”他欲言又止。

“我呸!不准叫我颖萱!不准以‘我’自称,你是‘下官’,比我‘下’,等级比我低!你懂不懂?”气得糊涂了,俺翻脸不认帅哥呀。

“是。颖…萱妃娘娘。”他失望地道。

“哼!”我迈开脚步,刚想朝前走,却双腿一软,差点没跌坐下地,还好穆佐扬及时扶住了我。

“颖萱,你怎么了?”他一把按上我的脉门,涩涩道:“你体弱气虚,中气不足,双腿无力,四肢发软…”

“够了!”我叱呵。你直接说我被帅尸大哥‘干’得双腿发软不就得了?靠,用得着转弯抹角吗。

不过,他关心的眼神,让我没有纠正他又叫我颖萱了。

“我背你吧。”你说着就在我跟前蹲了下来。

我毫不客气地叭到他背上,双腿颊紧他的腰,玉臂环住他的脖子。

穆佐扬背着我走在这美丽的小道上,四周景致怡人,俺又被帅哥背,好不惬意啊。

我诗兴大发,吟道:石径逶迤通幽径,茂林深处鸟鸣清。

登高远望四方景,一道峰峦一道青。

“颖萱好雅兴!佐扬这首诗刚好对出下阙。”他清了清嗓子,背着我一边走,一边吟道:枫香乌血两相依,红叶随风伤别离。

群鸭岸边勤对镜,旧装渐褪换新衣。

“不错嘛小伙,想不到你还满有学识的,不过我可不让你拆我台,再来。”我嗔道:“中断丹岩水自流,竹筏轻荡乐悠悠。鸳鸯引向涟漪起,疑是晴空梦里游。”

“寺入山崖石做瓦,佛观殿外嶂连崖。碧空崖上水滴泄,胜似阳春雨打葩。”穆佐扬再道。

靠,又给他对上了。我眼珠子转,“十口心思,思钱思权思爱妾!你不许对‘十口心思,思君思国思社稷’,也不谁对‘八目共赏,赏花赏月赏萱萱’。你可以接下阙了。”

这可是俺在‘鸭’院时出的对子,难倒了众嫖客,包括行云跟靖王那两位大帅哥在内呢。

丙然,穆佐扬背着我走了好长一段路都没有再出声了,我心里的那个得意啊,就像吃了蜜一样甜,谁让我就喜欢看帅哥吃鳖呢?

我将小脑袋靠在穆佐扬宽阔的背上,舒服地享受着帅哥背我的感觉,说实在的,俺还是第一次给帅哥背哦,想不到,穆佐扬给我的感觉是这么的温暖,这么的让我安心。

一路上我们都没有再说话,穆佐扬到皇宫门口的转角处将我放了下来,唉,离开帅哥宽阔舒适的背,俺还真舍不得啊。

“颖萱,我就送你到这,不方便送你进去了。”他轻声说道。

我点个头,“你要保证我不会又给哪位高人在背后敲晕了。”

“我保证不会。”他淡笑,那笑容帅气迷人,炫着了我的眼。

我不舍地看了他一眼,缓缓朝宫门走去,他看着我窈窕动人的背影,眼里闪着留恋。

我的心,很舍不得穆佐扬,就像靖王那帅小子送我时,我也舍不得一样。

“颖萱…”穆佐扬突然叫住我。

我止住步伐,嘴角不自觉地上扬。嘿嘿,看样子,穆大帅哥要向我表白喽。乐一个先。

“那个…下半阙对子是什么?”他嗫嚅着问。

我靠!穆大帅哥居然不是要向俺真情告白,失望…伤心中…

“八目共赏,赏金赏银赏耳光!”我丢出一句,没再理他,郁闷地走进皇宫大门。

穆大帅哥不跟我这个大美女告白,就该赏他耳光!

守门的侍卫见到俺的大驾回宫,皆像兔子般乖乖行礼,自动让开一条宽敞大道。当皇妃威风的派头还是让俺满过瘾滴说。

我低头想着该怎么帮帅尸大哥,又如何不伤害到行云,一时没看路,在永和宫门口时,砰!一声,将某人撞翻了。

“哪位老兄这么不长眼呐?”我还暴有理的先以夺人,等我看清了地上被俺撞翻的‘倒霉鬼’时,俺眼珠子差点没给睁得突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