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章

小说: 穿越之极品色女(女强文) 作者: 马涵 更新时间:2015-01-27 01:07:14 字数:5002 阅读进度:43/192

温泉湖缠绵

嘤咛一声,我悠悠转醒,后颈处的疼痛让我低咒一声,“那该死的侍卫长,不晓得老娘身娇肉贵吗?打是老娘好痛!妈的!回皇宫第一件事我就调他去厕所刷马桶!”

我抬眼看了下四周的景致,只风湖光山色,青山如黛,碧波荡漾,绿水潺流,好一副绝美的天然景色!

波光粼粼的湖水中,一块天然的巨石半露出水中央,而我正赤身裸体地趴在平润的巨石上,我的胸腹以下,皆浸泡在水里。

水,是温的,一缕缕热气迎面扑来,氤氲着我细如凝脂般的雪嫩肌肤,薄雾袅袅,热气朦朦,我竟然裸着身体置身于一处天然的温泉之中。

哇塞!被人打晕绑票还有这么好的待遇,不错不错!

温泉湖的水最适合滑洗凝脂,蒸氲美柔润的肌肤,我很想好好享受地在泉水里放松一下,或惜,我没忘记,我是被人打晕后弄到这来的,而且不晓得哪位老兄还把俺扒光了浸泡在这温泉里,当然,他有好心地让俺摆着舒服的POSS,没让俺给泉水淹死,算是有良心了。

及目望去,四周无人,再看我身上的肌肤,滑若凝脂。

看来我刚下水,不然别说浸泡温泉过久,就算在河水里泡久了,人的肌肤上也会起自然的水皱。

我的手很自然地想摸摸后颈处被那死侍卫长打疼的地方,一双大手却快我一步,温柔地抚上我的后颈处,轻轻按摩着,力道不轻不重,让我异常地舒服。

本来平常的我反应是很快的,但也许是被打晕刚转醒的原故,我的反应变得有些迟钝,我居然现在才发现我的背后有人。汗死!

“谁!”我刚想转身,我身后的人却快我一步,一巨大的硬物从背后准确无比地插入我窒嫩的幽径内。

“啊!”被强硬侵犯的生疼感,让我惊呼出声,我的玉臂只能紧紧地攀附着半露出水面的巨石。

显然,在我身后的人是个男人,他就是命令侍卫长将我打晕绑来的主谋。这个男人此刻亦是赤身裸体,他的男性巨物侵入了我体内,他没等我反应过来,也没等我看清他是谁,就开始狂猛地律动起来。

我只能无助地攀附着巨石不让自己沉下水底,水平线淹没到我的乳峰处,身后那个男人的猿臂一手撑着大石,一手在我饱满的玉峰上重重**。

男人的狂猛律动,激得泉水荡起阵阵的水波,不停地拍打着我跟他的身体,初次在水中激烈欢爱的快感让我无法克制地娇喘吟哦。

“噢…嗯…啊…”

身后的男人是强势而又勇猛的,如机器般的猛冲给我的感觉是熟悉的。

我欲眼迷蒙,低首看着他越过我胸产撑着巨石的大手,无疑,连他的手臂都是这么完美。

他的粗喘声不断,我却始终没有听他吼出声,有能力命令大内皇宫的侍卫长,欢爱又给我如此熟悉感觉的男人,除了他,为有谁?

随着身后的男人越来越猛力的狂冲,水波荡漾拍打着肌肤更猛烈,我渐渐支撑不住:“啊!轻点…我受不了了…你…轻点…”

身后的男人不但没轻点,反而更疯狂了,我的私处火辣辣地作疼,我无法承受地一边娇喘,一边惨叫出声:“我不要了!嗯…我真的受不了了…慕飞…别…这么对我…”

昨夜与靖王那小帅哥缠绵了一个晚上,我哪里还经得起他这么猛烈的爱爱!

听到我叫慕飞,身后的男人终于停了下来,我全身颤抖,虽然是泡在水里的,却不停地流着汗,不知是冒热汗还不流冷汗。

他将巨大的硬挺从我体内抽出,我感觉一阵空虚,内心微微地失望,他有力的猿臂抱着我的娇躯,让我正面对着他,果然,我猜对了,真的是他…帅尸大哥御邪。(字:慕飞)

妈的!这个帅尸大哥十足的贱男人一枚,他这样跟**我有什么区别?难道君家的男人都喜欢**少女吗?我靠!

“萱萱,你知道是我?”帅尸大哥薄唇轻启,那双通红邪气的火眸定定地盯着我。

“废话!我当然知道是你。”我刚想白他一眼,却发现自己收不回眸光。

此刻的他漆黑如缎的长发由上而下湿淋淋地搭在肩后,水珠顺着湿发一滴一滴缓缓流落,性感十足,令我遐想无限…

袅袅的水蒸气氲润着他光洁无暇的肌肤,他完美得不可挑剔的裸体散发出让我无法抵挡的魅力,再加上他那一双邪气又诡异的通红火眸,简直帅毖了!

我十二万分地肯定,这个男人天生就是生来蛊惑女人的祸水!

我口水狂流,控制不住地从嘴角溢出,妈的!极品帅哥就是极品帅哥,让我连半点免疫力都没有。

帅尸大哥通红的眸光除了诡异的邪气,更燃烧着熊熊的欲火之光,那狂烧的欲火让我害怕地吞了吞口水,他的勇猛强悍,我又不是没见识过,那可是会活活将人‘搞死’滴啊。5555555我惨了。

“萱萱,你真是个妖精!不连妖精都没你美!”他的眸光一瞬不瞬地盯着我玲珑有致的娇躯,邪气的眸子里有着深深的惊艳。

虽然他说的话是无声的,但我还是很轻易地看明白了。

晕!他弟弟说俺是妖精,怎么他也说俺是妖精,貌似俺真的太美了。

我的脸蛋跟身材本来都是一流的,我一身雪嫩如凝脂般的肌肤因温泉水的浸润,显得更加晶莹剔透,不断引人遐思,诱人想入非非…

他邪眸中的欲火烧得更炽,无声地狂吼一声,“萱,我忍不住了!”

他强劲有力的大手一个使力,让我仰面平躺在巨大的圆石上,他沉重的身体随即压上我雪嫩的娇躯,他腰间再一个力挺,那冲血的火热巨大又深深插入我体内,激烈的律动再次开始劲猛的狂冲…

他的粗喘,我的**久久不息…

尽避我娇嫩的身子已经承受不了他过猛的欢爱,可是他太帅,帅得太极品,让我飞蛾扑火,将自己毫无保留地交给他。

苞他爱爱时,我体会到的不止是那颠峰的强力快感,更让我深深体会到了那种灵与肉结合的完美震撼,我的心在颤抖着。

我知道帅尸大哥,也就是真正的帝五君御邪在我的心里的位置是不同寻常的。

疯狂的欢爱过后,我跟帅尸大哥两人皆无力地瘫睡在巨石上,这巨石真好,表面平润,又大又宽敞,就像一张天然的床,躺起来真的很舒适。

我手撑着脑袋,侧看着四周绮丽多姿的绝美景像,赞道:“这里的风景真美!就像人间仙境,不染尘埃”我再瞥了眼帅尸大哥那极帅的容颜,又道:“好山好水,美男相伴,我张颖萱真是快活似神仙!慕飞,你知道这是哪么?”

“萱,这里是朕五年前发现的天然温泉池,朕喜之,下令将此泉封为御用温泉,朕曾给它赐名…‘一品泉’。”他盯着我美丽的脸庞,感慨道:“山河如此多娇,引得无数英雄尽折腰。美人如此多情,一颦一笑牵朕心情…”

他话语未完眸光渐黯,欲火消退,虚火下降,他眸子的颜色已从通红转成漆黑。

我看着他深邃的眸子,道出他未完的话,“如今,山河依然,美人犹在,君已非君。君主给他弟弟一脚踹下台了。

“我君御邪一定会取回原本就属于我的东西。他俊颜森冷,看得我心底发麻,我干笑两声,“呵呵,请便,请便!

你君家兄弟斗死斗活,关俺鸟事?反正他们三个都被俺吃干抹净了,要他们都隔屁了,我正好换换‘新鲜口味’。

话虽这么说,君家的三位帅哥要真挂了,俺要心痛死,谁让他们都是极品帅哥嘛。

“萱…”他突然又翻身压在我身上,修长的手手指毫无预警地挤入我体内。

“啊!”我惊喘一声,皱起秀眉。

我紧窒的幽径经过连翻欢爱,早已疼痛不堪,起码几天内再经不起半点折腾。

突然,他的手指重重地在我窒小的体内戳动,他的指尖竟然让我感觉冰冰凉凉的,幽径内异常疼痛,“好痛!慕飞…不要!不要这么做!”

他的薄唇吻上我的朱唇,阻止我痛叫出口,他温热的舌轻轻添吮着我的香唇。

他的吻固然让我舒服,可是幽径内的疼痛将这份舒适硬生生比了下去,我盯着他近在咫尺的黑眸,他深沉的眸子中有着绝情,也有着不忍。

我再也忍不住体内的疼痛,铡想一把推开他,他却先抽出了手指,放开了我。

很奇怪地,在他抽出手指的一瞬间,我的幽径内竟然不疼了。

“你对我做了什么?你的指甲怎么这么凉?”我总觉得他指尖上沾了什么,我执起他的大手仔细瞧,他的指上除了湿湿的爱液却并无异样。

“没什么,”他淡然的解释,“我体质特殊,偶尔指尖冰凉,你刚刚感觉疼,是因为适才激烈的欢爱弄伤你了吧。”

“真的?”我狐疑地望着他,“事情没这么简单吧?”

“不然你以为呢?”他俊眉一挑,反问我。

可能是吧。我看着他清俊帅气的脸孔选择相信他,不是因为他帅我就信,因为我暂时找不出不信他的理由。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问:“既然你不打算再爱我一次,为什么要再碰我…‘那里’?”

“本来是打算再爱你一回的,可惜,朕发现你无法承受更多,是以,朕先放过你,下次再让你一并补回。”

他一把抱紧我,将头埋在我的颈项间,他邪气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挣扎,一抹愧疚,可惜我没看到。

“恩。”我娇羞地轻颔首,“慕飞,你为什么让那个侍了长打昏我,绑我来?”

我挣离他的怀抱,盯着他的帅脸,免得看不到他说话。

他是哑巴,我要是不细细盯着他的唇形,可就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了。

“你一夜未回皇宫,失去了你的消息,朕心急如梵,辰时早过,你明明跟朕约好的,却忘了与朕的约会,是以,朕下令让那侍卫长若见到你,便将你‘请’来,你却下令让他护你进宫,他不能公然违抗你的命令,只得把你打晕,绑来。”

“我就知道那家伙是你的人。下手好毒,我回宫就让他去刷马桶!”我嗔怒。

帅尸大哥但笑不语,意思是随俺高兴喽。

此时夕阳西下,红霞满天,霞光万丈,耀眼绮丽,晚霞的余辉永远都是那么绚烂夺目,可惜美得昙花一现。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我看着帅尸大哥绝俊的面孔,“不知不觉间,我就跟你呆了一下午,时间过得好快,真希望可以这样开心地跟你过一辈子。”

呃~我说了什么?一辈子!我居然很自然地就说了这种期盼的话,汗死,俺该不会爱上他了吧?

“萱!”他欣喜地盯着我,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我竟然有些期待他能给我承诺。

他闭上眼又睁开,终理摇了摇头,“没什么。”

“哦。”我失望地垂下眼帘。

“天色将暗,朕送你回宫吧。”他再次开口。

“好。”我点点头。估计行云急翻天了。

我跟帅尸大哥呆的这巨石是在水中央,我泳技极佳,看看巨石离最近的岸也还有大约三十米远,对我来说游上岸是小CASS,但帅尸大哥腿残了,他应该游不过去吧?

“慕飞?你怎么过石头这来的?要我带着你游过去么?”我好奇地问道。

“萱,不劳你费心,你把衣服穿好就行了。”他淡笑。

“好。”

我跟帅尸大哥的衣物都放在巨石一角的凹陷处,我们各自穿戴整齐后,他突然一把将我打横抱起,我盯着他帅得过火的俊脸,“你不是要带着我‘飞’到岸上去吧?”

他点点头,邪气的眸子中闪过自信的光氲,内力轻运,抱着我,潇洒地飞跃过若大的温泉湖面,轻风拂面而来,过耳呼啸,那种‘飞’的感觉,真的好刺激!

哇~!被帅哥抱在怀里飞过江面真的太爽了!

我转眼盯着帅尸大哥俊逸迷人的帅脸,口水流了一长串,他好帅好有气质哦!

帅尸大哥施展轻功抱着我‘飞跃’到岸,身形潇洒利落地一晃,他的人已然坐在岸边早已备好的豪华轮椅上。

他将我轻轻放下地,我盯着他帅气的脸庞叹道:“老大,你好COOL(酷),我崇拜你!”

残疾人居然可以COOL成这样,真的是没天理啊!

“什么是酷?”他不解。

“就是很潇洒很迷人的意思。”俺好心告诉他。

“多谢萱萱赞赏!”

他嘴铁勾起一抹性感迷人的笑容,帅毙了!5555555俺又流口水了5555555…~

“不必客气,我说的是实话。”俺一把抹掉狂流的口水。

他笑笑,尔后凭空三击掌(那响声与平时的掌声微微不同,估计他混了内力击掌),掌声落罢,穆佐扬从林子里大步走到他跟前,对着他恭敬地行礼,“参见皇上!”

他一挥手,示意穆佐扬起身。

“谢皇上。”

“萱,朕行动不便,让穆太医送你回宫吧。”帅尸大哥再度‘无声’地对着我说道。

好啊好啊!穆佐扬可是个超极大帅哥啊,哦呵呵~帅哥送俺,真是俺的荣幸哦。

“恩。”我点点头,看着穆佐扬,“那就有劳穆太医了。”

“萱妃娘娘不必客气。”穆佐扬比了个请的手势,“娘娘这边请。”

“我不舍地看了帅尸大哥一眼,转头跨出步伐。”

我不知道的是,帅尸大哥望着我窈窕的背影,邪气的眸子中盈满深深的痛楚,他薄唇轻启,无声地说道:萱萱,为了抢回原本属于我的龙椅,我不得不利用你,别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