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4章

小说: 穿越之极品色女(女强文) 作者: 马涵 更新时间:2015-01-27 01:07:13 字数:6278 阅读进度:42/192

帅帅的嫩草

苞靖王这株帅气小嫩草的缠绵是激烈而又狂猛的,处男就是处男,他好几回兴奋到失控,一个晚上我们爱爱的次数大概有六七回,具体是六次还是七次,我爽昏头,记不清了。

靖王小弟弟虽是处男,却让我异常地满意,呵呵,果然,‘吃’新鲜苹果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哈。

靖王那两个搞过无数女人的哥哥给我的感觉是技巧老练,爱爱功夫又超棒的。

而生嫩的靖王小仔不同,他会为我失控,为我着迷,为我疯狂…相比之下,我更喜欢‘啃’新鲜苹果,当然了,被人‘用过的’肯定没有‘崭新的’好。

呃,貌似俺有点变态了,怎么会拿他们比较起来?脸红个先。

天蒙蒙亮时,靖王睡着了,俺也累到虚脱了,不知道靖王这帅小子被俺‘掏空’了没有?

呵呵他一闭上眼睛就睡着了,肯定是被我‘掏空空’了。他虽然睡着了,但他的双手依然霸道地搂着我的纤腰。

我看了一眼靖王帅小伙那傻呼呼的可爱睡相,我心里竟然产生了种错觉,他可真像俺的乖儿子哈。

汗!镑位大大不要打我,俺只是说实话。

也许他比我小,我又是他的第一个女人,俺很自然地就发挥了女人本能的母爱光辉吧。

就像我在现代贵为张氏企业的董事长千金,内心却满口‘俺’字或者别的某些粗话,这还不是因为电视看多了,上网上多了,很自然地就学会了,喜欢这样的用语,就用了。

我刚闭上眼眯了会,因为内心不安,就醒了,我轻手轻脚地掀开被子,缓缓移开靖王搂着我腰的手臂,还没坐起身,靖王那帅小子就惊醒了。

“萱,你要去哪?”靖王睁着他那双漂亮的眸子,有些不高兴地看着我。

他的眸子很漆黑,很明亮,比天上的繁星更耀眼,真的很美。

从在扬子湖畔,我第一眼见到他清俊的背影,我就由预感他是位帅哥,初见他的脸,我没想到他竟然美得不食人间烟火,让萱萱我发下不‘吃’掉他就不叫张颖萱的重誓。

要知道萱萱我可是超级孝顺张家祖宗的乖乖女,死也不会改名换姓的(貌似说得夸张了点,还是小命比较重要哈)。

还好,俺现在总算得偿所愿,把他拆吃下肚,吃干干,抹净浄,不用改名换姓了。嘿嘿,那感觉,只有两个字…超爽!

(小声地建议各位美女们多‘啃’处男哈,包准感觉不一样,前提是一定要挑又帅又极品的哦)。

我看着他刚转醒,睡眼朦胧的可爱样,不着痕迹的吞了吞口水,唉,可惜萱萱我也被他搞趴下了,不然,嘿嘿,俺不介意再来一回。

“清,听说处男都会记得他的第一个女人,是这样么?”我的小手在他美丽的脸庞上轻抚着,我的动作很轻,就像在疼个小孩。

“别人我不太清楚,应该是吧。”他思索了下,继续道:“我只知道我自己,永远会记得你,永远不想再碰别的女人。”

这小帅哥以‘我’自称了,想必昨夜对俺满意得很,把‘本王’那尊贵的自称给扔了。

我淡笑,“永远?永远有多远?可以是一转瞬间,也可以是永恒。你的话,说得太早,人是会变的。”

“萱萱,你是如此的美好,我怎么舍得变心?”他又像个宝宝般的抱着我,性感的薄唇突然一口咬住我饱满玉峰上的樱红小点。

我猝不及防,惊呼一声,“君御清!你在干嘛?”

“我在咬你的咪咪。”他咕哝着,灵活的舌头开始轻轻**着我玉峰是敏感的小樱点。

那舒畅的快感让我倒抽口气,无奈地道:“你这臭小子,别吸了,再吸也吸吧出奶好吧。”

“哼!”他闷哼一声,从我胸前抬起头,“谁让你不说,这么早你要偷偷上哪?”

“清,现在天色已经大亮,我昨夜彻底没回皇宫,皇上会着急的,他一着急,必然会派人到处找,介时,肯定会闹得满城风雨。”我解释道。

行云真的会为我着急么?如果帅尸大哥知道我不见了,不晓得他会不会担心我?

“我不管。你是我的!”他任性地道:“我要你陪我三天,不,是一辈子陪着我。”

“老大,不,小弟,你也十九岁了,别再小孩子心性了好不好?虽然这样很可爱,”我翻了个白眼,“可是,三天时间足够你的皇兄把整个汴京城给翻过来了,你别忘了,我是你嫂子,我们之间没有一辈子,只有一夜的露水情缘。今天过后,你就应该忘了我。”

貌似萱萱我比啃完小红帽的大灰狼还下流啊,居然把人家小弟弟吃干抹净就想开溜,似乎太不道德了。

其实,我也是为了他好,为了不伤他更深,先不说萱萱我有可能哪天突然就穿回现代,消失在这个时空了,在这祥龙国,我确实是他的嫂子。5555还称不上嫂子,俺只是皇帝的其中一位妃子,只能说是他的第N位‘小’嫂嫂。

唉!昨夜俺色迷心窍,做了件人神共愤的事,居然‘上’了小叔。大家也知道,是他先‘奸’俺的哈(虽然俺愿意被他奸),可是,就算我不愿意,也由不得我,我也是身不由己,所以哪位老大看不顺眼叔嫂通奸这种事,要算账就去找靖王小帅哥吧,千万别来找我,俺超怕打滴说。

“萱萱,我们私奔吧。”靖王小帅哥突然认真地看着我。

“你…”我望着他真诚的眼眸,我的心被他深深感动了,“你说真的?御清,你的身份尊贵无比,贵为当今的靖王爷,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那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玩不光的淫贱美女,你舍得抛弃?”

“我…”他的眸光里闪过一丝犹豫,一咬牙,点头道:“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

“呵…”我的嘴角露出一抹苦笑,“你犹豫了,连现在你都会犹豫,将来就一定会后悔。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错。”

他的心既然对我有所保留,那么,萱萱我,要不起,也不能要。

对一个色女来说,只要‘啃’了他完美的身体就够了。

“萱,你听我说,我真的愿意的…”他急着辩白。

“好了,御清,你听我说,我相信你的诚意,可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我们能私奔到哪?王爷与皇帝的宠妃私奔,就算皇帝对外隐瞒下实情,依皇帝的聪明睿智,必然查得到我俩私奔了,你以为你的皇兄会忍下这顶惊天‘绿帽’,好心放过我们么?我轻声反问着他。

俺表面上说得振振有辞,骨子里还不是不想跟他私奔,要真跟他私奔了,俺还咋泡帅哥哦?还不如当皇帝的妃子爽,起码可以暗暗给皇帝戴‘绿帽’。

“不!我不管!你就是我的!”他双拳紧握,俊脸有些泛白。

我看着他气白的小脸,靖王这个小帅哥,在人前,他是深沉的,在我面前,却又如此孩子气,我知道,我对他而言是特别的,或许,他爱我,只是他的爱,没有到毫不保留的地步。

“再者,私奔就要过躲躲藏藏的日子,其日子艰辛可想而知。身娇肉贵的你,怎么受得起?”

最重要的是萱萱我也是从小饼惯了好日子的董事长千金,俺喜欢日子多彩多姿,帅哥多多,可不喜欢凄凄艾艾滴说。

“萱,我承受得起的,”他的大掌温热地包裹住我的小手,“可我不忍你受苦,不忍你因为我永远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你是我的女人,我就要你幸福!”

我被他感动了,原来靖王这小子真的爱我,只是他的爱方式不同,他的爱仍有所保留。原来俺‘上’了六七次的处男小弟弟是个有担当的大丈夫!

我看他认真帅气的脸庞,两行清泪缓缓自眶中流下,我居然被个毛刚长齐的嫩小伙感动到哭,真他妈丢脸哦。

呼呼眼泪一抹,咱不哭,我刚想太守拭泪,他却先我一步心疼地为我拭去脸上的泪珠,一把将我搂入怀。

此时,裸男裸女又毫无缝隙地贴在一起,我饱满的双峰挤压着他平坦结实的胸脯,他舒服地闭上眼享受。

若不是气氛不对,我想吧淫他都很难,而他呢,没再‘搞’俺,十成昨晚搞多了暂时没精力再搞。

“萱,你知道吗?我身为三皇子,又非太后亲生的,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抢皇位,我的上面有太后亲生的两位哥哥,他们又异常优秀,皇位轮都轮不到我,我起初不明白为何二哥为了帝王之位居然残忍地迫害大哥,可是到今天我才明白,九五至尊,天下主宰!,最重要的是可以凭权力拥有你。如果早知道你会被皇兄抢走,三年前,大皇兄跟二皇兄斗得你死我活时,我就该坐收渔翁之利,趁机将他们踩下去。”靖王收紧双臂,恨恨地道。

5555他这样,俺的咪咪都被他的平胸挤压得变形了撒。

“我就知道你清楚当今的帝王是假皇帝。只是,你千万别为了我而兄弟相残,不然萱萱我岂不成了祸水了。”搞不好比电视上那个商朝的灭国妖姬妲己还祸得凶。俺抹把冷汗先。

“二皇兄先是夺权篡位在先,后又将我心爱的你抢去,你说他可顾念兄弟情?”他反问我。

“最是无情帝王家。原来生在帝王家也不见得是好事,一个不小心,小命都没了。”我叹道。

不过,如果让萱萱俺来挑选,我可是要当皇帝的,这样才能建个皇宫,收遍天下美男嘛。

说到当皇帝,萱萱我怎么没穿到女尊的国家啊,5555那样我就能正大光明地抱美男,‘啃’帅哥,就不用老是跟美男偷着来了55555555,为俺这倒霉的运气哀悼一秒钟。

我的咪咪被他的胸挤压得难受,我稍稍推离他,平躺着身体,纤纤玉指无聊地在被子上画着圈圈,他体贴地由着我,只是他的大手吧安份的摸着俺的咪咪。

这个刚刚被我‘吃’掉的小处男,不,现在已经是非处男了,怎么变得这么騒了滴说?

“萱,要知道,光华的背后,总少不了暗箭。”靖王感慨道。

我默认他的话,轻颔首,“那,你大哥跟二哥,你究竟帮谁?”

“我谁也不帮,只想办法明哲保身。”

“呵呵,原来我猜对了。难怪你二哥在风满楼时,在我面前敢说真名‘行云’。而你去祁王府接我那次,你大哥见你也没异样。原来你明哲保身到当睁眼瞎了。”高人。

“若非如此,我知道的事情太多,又岂有命活到今日?”

“确实。”我淡笑着转移话题,“对了,御清,这是哪?”

“这是我在汴京城郊的别苑,环境很优美,萱萱若喜欢,我便将这座宅院送给你。”

“呵呵,好啊。”我很不客气地收下,“回头你就将房产地契给我吧。”

虽然一直跟靖王小帅哥关在房里爱爱,没有四处观赏过靖王的别苑,可是王爷的别苑能差到哪去?光看这个房间精美华丽的装饰就知道这座别苑肯定很贵,能卖很多钱了,嘿嘿,就是不卖钱,用来养养小白脸也是满不错的。

他点点头,“我回头就将房产地契给你。”

“谢谢。”收人东西总要道个谢。

“你我还需如此见外么?”他轻点了下我的俏彼,我抚着鼻子,问道:“男人都爱点女人的鼻子么?”

貌似花无痕也点过俺的俏鼻。

“我喜欢碰你身上的任何地方。”他说得暧昧。

他的话让我心猿意马,可惜俺昨晚跟他‘搞’了六七次,暂时‘搞’不动他了。

汗!说起花无痕,俺居然被靖王这帅小伙迷昏了头,把人家花大帅哥给忘到脑壳背后了,“御清,那个…花无痕你到底把他怎么样了?”

“他死了。”靖王眼神一黯,冷冷地道,“本王把他杀了!”

“你!”那可是位超级大帅哥啊,俺还没‘上’过他,你怎么可以这么快就把他给干掉了555555好说你也等我把他;‘上’了再杀嘛。

我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看着靖王醋意横生的帅脸,我计上心头,装作不在乎地道:“无所谓,杀了就杀了,我又不在乎他。反正我也只是故意接近他,想偷他身上的秘笈而已。”

看着我毫不在乎的态度,靖王有些不相信地盯着我,“什么秘笈?你难道不是看上他了?”

当然是看上他喽,秘笈是我瞎掰的。我解释道,“他说他身上有本武功秘籍,我不会武功,而我又想学武,就使美人计想偷他的秘笈喽。”

俺真的不会武功,也想学武,这半真半假的话最容易让人信服了。

“原来是这样。”他恍然大悟地点点头,“萱萱,你想学武,我有空教你就是了。”

“你武功好不好?”不好我可不学。

“排的上高手吧。”

“好,那谢谢你了,我学!”

“说了不要跟我见外,你是我的女人,教你武功防身是应该的。”他不悦地凝起眉。

他笑开眉,尔后有些不好意思地道,“萱,你可知,我以为你看上他了,害我在暗处吃了一大缸子干醋,差点没被你气死。”

被我气死是应该的,我可是差点没被你奸死啊。

“呵呵,谁让你这么小心眼了,还把我绑了奸了,自作自受。最不可原谅的是你居然杀害了条无辜的生命。”我貌似很惋惜。

“萱,其实花无痕没死,那小子轻功太好,逃跑了。我以为你喜欢他,我才…”靖王突然道。

乎…我心底松了口气。

身为采花贼的花无痕‘采花’时肯定要常用迷香一类的,我只是赌一把,花无痕可能对迷香有比正常人强的抵抗力,或者说他一下没被迷倒逃跑了,靖王是迟迟,为了气我才撒谎的。想不到,我赌对了。

呵呵,俺聪明吧。

“你刚才撒谎骗我?”我不高兴了。

“不是。如果你真喜欢他,就算他此刻没死,以我靖王手中的实权,他很快就是个死人。”

靖王这小子还真狠呐。55555貌似萱萱我看上的男人都好霸道,都想独占我,而我要的可是尝遍天下草啊,才不要在一个树上吊死。

要知道一大片帅哥怎么着也能把一个帅哥比下去啊。

“哦!”我很明白地点点头。“你是王爷你有种。”

“萱萱…”靖王语塞不知说啥米好。

“御清,我真的得走了。再不走,等你哥哥掀起汴京,可就要天下大乱了。”我无奈地叹道。

“萱,你别走…”靖王那张帅气的俊脸满是不舍。

“我也舍不得你啊,你要是真为我好,就让我走,好吗?”我摸着他嫩嫩的脸蛋,指下的触感好舒服,贵族品种就是贵族品种啊,非一般货色能比。

“好,但你相信我,总有一天,我会想办法将你夺回。在这之前只有委屈你跟我暗渡陈仓了。”他心疼的道。

太好了!正合我意。

我心里高兴得差点没跳起来,可我表面上却状似难过得点点头,“嗯。”

本想劝劝他,别跟他哥哥抢我了,想想还是算了,搞不好等他想出办法的那天,我都想出办法跑回现代了,还是轻松点,别让自己过得太累得好。

镑自穿戴整齐后,靖王小心地护送我到皇宫附近,四下无人的一隐蔽处,他关心的看着我,“萱,你想好回宫时怎么说明去处了么?”

“没有。”俺根本还没想过。

“反正你是外地人初到汴京,回皇宫后你就说,你只是在城中游逛迷路了,干脆找了一家客栈小歇了一宿。依皇兄对你的宠爱,他抓不到什么证据,你能混过关的。”靖王漂亮的眸子里闪着痛楚。

我知道他是因为无力护我而难过,因为我要再回他哥哥身边而伤痛,我可不能害他丢了王爷头衔。

我不再看他美得过火的帅脸,我怕我舍不得走,我点个头,道:“知道了。”

一狠心,我转身朝皇宫大门迈开步伐。

虽然没有回身,我却能深深感受到靖王一直在不舍而又深情地凝视着我,我的心里亦酝酿着微微的酸涩。

不可否认,靖王那美丽的帅小伙,我也好舍不得他。

连转了好几个弯,也离靖王站的位置比较远了,我靠在皇宫的围墙边,看着高耸气派的宫墙,轻轻的叹口气,“唉,萱萱我都快变成只笼中鸟了,要不是里头有超级大帅哥,俺还真不想飞进去。”

一队巡逻的侍卫发现了我,朝我走来,其中有人认出我的身份,侍卫队立即单膝跪地,恭敬地朝我行礼,“参见萱妃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平身。”我淡淡道。

“谢娘娘!”

“本公正要回宫,你们领我进去吧。”我命令道。

“遵命。”

我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在前头,侍卫队跟在我后头,突然,领头的侍卫长趁我不备,在我是后颈处重下一记手刀,我就像只腿软的蛤蟆,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这下可好,皇宫没回成,不晓得又给哪位老大弄哪去了!这小小的侍卫长居然敢打昏我这个正一品皇妃,肯定有够硬的后台。

昏迷前,我在心里狂吼出声:我靠啊!俺怎么老给人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