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章 祁王君御祁

小说: 穿越之极品色女(女强文) 作者: 马涵 更新时间:2015-01-27 01:06:59 字数:3154 阅读进度:22/192

察觉到我的靠近,站在一旁的下人推动轮椅,让祁王正对着我。

他的五官跟帅尸大哥是一模一样的,只是眼神很柔和,没有那种尊贵的气势,连那张帅脸也是少了些许韵味,不能给我极品的那种味道。

他不是帅尸大哥,我失望地垂下眼睑,却发现他震惊地盯着我,那惊奇的目光里有着惊艳,有些呆愣愣地盯着我。

我知道我自己长得很漂亮,现在穿男装也超级迷人,但祁王也犯不着一副傻瓜眼神吧。

堂堂一个祁王,怎么这么没气势,外界均知祁王虽然身痪残疾,却依然权倾朝野,其气势锐不可挡,但眼前这个懦弱的男人怎么跟当今皇帝抗衡?突然,我脑中灵光一闪,莫非?

“见到祁王,还不下跪?”祁王是个哑巴,一旁的下人开口呵斥道。

靠!我张颖萱一没跪过天,二没拜过地,连我爸妈都没跪过,现在居然要我跪这么个没用的孬种瘪三,笑死人了,王爷又如何,老娘就是不跪,俺当作没听见。

“放肆,叫你下跪,没听见吗?”那下人又发标了。

“你们王爷都没出声,”他是哑巴出不了声,我睨了那下人一眼,“你这只狗乱吠什么!你家王爷还没转身的时候,我已经行过礼了。”俺睁着眼睛说瞎话。

“你…”那下人还想说什么,却被祁王一个手势打住,转而扬了扬我让侍卫通传时写的信笺,代替祁王问道:“张公子在信中写明,有皇帝的密事禀告王爷,十个字,不知是何密事?”

依目前的朝庭形势,皇帝是祁王的死对头,我不这么写,凭我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陌生人,祁王他怎么肯见我,当然是瞎写蒙人的喽,俺哪有啥皇帝的密事,俺这不是找古墓里的帅尸情哥哥来了嘛。

我以为祁王一定是我的情哥哥,哪知马有失脚,人有失蹄,俺这么聪明的脑袋瓜子居然猜错了。这下我要说不出皇帝的密事,怕是祁王不会放过我,俺脑袋不保。

不过,没关系,俺怀疑眼前的孬种是冒牌货。俺还可以赌一把,把真的给逼出来。

我没有回话,只是目无焦距地望着园中别雅的景致,凄凄惨惨地吟道: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

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

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这是一首很幽怨的诗,而此时,我的脸上也是一副十足的怨妇表情,就差没流下泪来,装得超可怜啊,我停顿了下,继续道:“你可知,我日也想你,夜也想你,时时刻刻都在念着你,你这样躲着我,让我好难受,你真的不愿意见我吗?”

俺假意抽噎了一下,可惜没眼泪,算了,这样子也够像怨妇了。我的目光定定地望着园中的某一处,俺作戏作得这么认真,他该被俺感动,滚出来了吧?

丙然,我猜对了,那个一脸懦弱的祁王是假的,是被真正的祁王临时抓来滥竽充数的,怪不得俺觉得他暴假。

瞧,正主儿出现了。

一名下人推着檀木制的豪华轮椅,轮椅上坐了个锦衣玉袍的绝色男人,慢慢从一株枝叶繁茂的矮树后走了出来。

轮椅上的这个绝色男人才是真正的祁王君御祁。

我望着祁王那张熟悉的绝色的面容,心跳顿时漏了一拍,我一眼便认出,他是古墓里的那具超极大帅尸,那个有着一双火红双眸的神秘尸体。

也许是因为在‘鸭’院风满楼时见过他的双胞胎兄弟,尽避不是他,却也是跟他一个样貌活生生的,所以我现在并不觉得害怕了。

再说了,现在是白天,就算真有鬼神之说一类的,那些‘脏’东西也出不来,因此,眼前的帅尸祁王是活生生的人。

只是此时,他的眼眸不是跟我爱爱时的火红色,而是清明透亮的黑色,他的眼神锐不可挡,霸气袭人,犀利得几乎将人看穿,那眸里子的幽幽的深邃散发出强烈的邪恶之气,让一向强悍的我,几乎不敢直视他的双眼。

但,咱输人不输阵,俺不能给咱现代人丢脸,俺就是拼起小命也要瞪死他!

我瞳孔放大,直直瞪着他帅得不能再帅的俊脸,靠!极品就是极品,俺的口水不知不觉又从嘴角流了出来。

我粗鲁地执起衣袖一抹嘴角的口水,口水刚擦干净了又继续流,俺再擦,又流。

汗!这不争气的口水,干啥老淌捏?不管了,俺强忍着伸出色爪的冲动,继续看,实在太养眼了,极品帅哥看起来真他妈赏心悦目,‘吃’起来可就欲仙欲死,暴好‘吃’啊。

看我不停地对着他直流口水,帅尸大哥邪气的眸子里湛进些许笑意,他漂亮性感的薄唇轻启,无声地说了两个字,“萱萱!”

他是哑巴,我虽然听不见他的声音,却清晰的看清了他说话时的唇形,他刚刚叫我萱萱!我在古墓里时,老是在他棺材内对着他自称萱萱,他叫我萱萱了!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我的心跳顿时像在打鼓一样,狂跳不止。

原来,帅尸大哥一直记得我,现在的我一身男装,他也能一眼认出我,是否,我在他的心里是特别的?

“你刚才的诗作得真好。萱萱,你真的想我吗?”帅尸大哥…祁王君御祁又开口了,只是依然是无声的。

他说得比较慢,一直死死盯着他的我自然看得很清楚了。

真他妈废话,那首诗当然作得好了,那可是千古流传的名诗,俺只是镖窃人家的诗而已。我嫣然一笑,谦虚道:“颖萱才疏学浅,所做的也只不过是拙诗。我确实很想你,不想你想谁啊。”想别的帅哥也可以。

俺那美丽可爱的笑容,俺想他的话语,让他漂亮的薄唇微微扬起,那好看的弧度眩着了我的眼,我好想冲过去把他的衣服扒光‘干’死他哦。

但,我必需忍,俺除了生理上跟他有一腿,貌似心理上也没啥感情,谁知道我要是太过放肆,他会不会砍了我?

“见到祁王殿下,还不行礼?”真祁王身后的侍卫开口了。

又是行礼这一套,我不耐烦地皱起眉,“你可知我跟你家王爷早就好到不分彼此了,根本用不着行礼。”是啊,跟他爱爱的时候融为一体,哪里分得出来哦。

不过这名侍卫的态度不卑不亢,我不禁多看了他一眼,他马马虎虎还算个中等偏上的帅哥,但是有极品的祁王在跟前,我是怎么着也不会舍好求差的。

帅尸大哥微点个头,算是默认了我的话。所谓一夜夫妻百夜恩,他还算是记着俺的情。恩,我对此相当满意。

他又指了指旁边之前冒充他的那个人,不解地望着我,我笑道:“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会知道他是假的?”

帅尸大哥点了点头。

“你我是啥关系?”男人跟女人的关系。我停顿了下又继续道:“依咱俩的关系,依我想你念你的程度,依我对你的这颗心,你觉得一个假冒你的男人,我会看不出来吗?我是用我的真心在感受着你,自然,我知道,他不是你,只是易容成你而已。”我声情并貌,含情默默地看着帅尸祁王。

帅尸大哥幽黑的眸子中又凭添了几许感动,他那双明亮的眸子,不管是黑色还是红色,都是那么邪气十足,深邃得让人无法捉摸,这样邪气漠测的男人,对女人来说简直就是一种致命的吸引力,萱萱我也不例外。

我得考虑一下,要不要把他长期收入我的羽翼下,想‘用’时,随时可以‘用’一下。

帅尸大哥一挥手,原本冒充他的那个人将脸上的人皮面具撕了下来,从轮椅上站起身,行了个礼就退下了。

迸代的易容术,我本来是瞎猜的,没想到还真有戴着人皮面具易容这种比现代科技还高明的事。

我多想帅尸大哥也能像冒充他的那个手下一样从轮椅上站起来,可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我在古墓里摸过他的腿骨,他的残疾是真的。

温暖的阳光沐浴着庭院,缕缕金光照在帅尸大哥白色的锦衣上,他虽然坐在轮椅上,却难掩那迷人的风华,他太帅,帅得不像个人。

“我有话跟你说。”我定定地望着他。我心中藏着太多疑问,能帮我一一解开的,就只有他了。

他会意,知道我要说的事情不方便外人听,他一挥手,身后的下人立即退下。

“我知道,现在的你,是个有血有肉的人。可是,在古墓里时,你确实是具断了气的尸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本书由潇湘书院到看小说,看的更爽,还有Q币赢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