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 灰我都认得

小说: 穿越之极品色女(女强文) 作者: 马涵 更新时间:2015-01-27 01:06:53 字数:2980 阅读进度:13/192

我轻摇着折扇,风度翩翩地走进风满楼。

风满楼里雕梁画栋,地毯艳红,灯火通明,各个角落整齐地摆放着一些漂亮的装饰花瓶,并不像其它普通妓院一样热闹,反而给人一种清淡尔雅的感觉,就像回家了一般舒适自然。

好个风满楼,品味不俗,果然没让萱萱我失望哈。看来这风满楼的主人还挺有涵养,估计收费也满贵的,不过,不要紧,萱萱我有的是钱。

大厅两侧一间间雅致的包房里,从半掩的房门,虚掩的窗户看去,隐约可见一个个长相清秀的年轻男人,脂粉淡施,陪着不同的嫖客饮酒作乐,谈笑风生。

呃,都是相貌清俊,又超騒的帅哥呢,俺喜欢。

“哟,好俊的公子哥哟!”

一道好听清脆的嗓音响起,一个一身火红,艳光四射,大约三十多岁的成熟女人慢慢走到我身边,对着我凝眸轻笑。

美女就是美女啊,连笑容都是这么赏心悦目。我一米六六的身高,穿着男装,在身高上虽然不显眼,但以我清丽绝俗的五官,穿起男装就是个招蜂引蝶的帅小伙,穿起女装来嘛,自然就是倾国倾城一佳人喽。

瞧,我这不就得到了这位美女的赞赏惊艳的目光。真是感谢爸妈赐给我的这副好皮相啊。

我立即朝她漾开一抹笑,“姑娘好。”

“我已经人老珠黄,不敢当姑娘这称谓了。我是风满楼的主事,公子叫我凤娘即可。不知公子贵姓?”美女的语气中有丝岁月不饶人的感慨。

“免贵姓张。凤娘,你这可有上等‘佳品’?。”我摇扇轻笑,丢给她两锭黄澄澄的金子,直接切入正题。

找‘鸭’嘛,要找,就找最贵最好的,要么就不找。反正古墓里那位尸体大帅哥有的是陪葬钱,他又用不着了,萱萱我为了不暴珍天物,只好勉为其难帮他花花喽。

再说了,那些钱也是我应得的呀,我都跟他有一腿了,照理来说,我也免免强强算得上是他的财产继承人吧?

本来看这凤娘感怀,我应该好心安慰她几句的,但是,我今天是来花钱当大爷享受的,马屁要拍也得拍在马屁股上才称头啊。

凤娘拿着金子笑逐颜开,“有!咱们这的红牌风挽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容颜绝世,今夜开苞。公子您真是来对时候了。”

“哦?风挽尘这名字倒是不错,他真有你说得这么好?”我挑起眉。一听到有帅哥,而且还是个处男,俺就超级兴奋。

不知道有没有古墓里的帅尸大哥这么帅哦?想到那具超级大帅尸,俺的口水又快滴下来了,不行,口水绝对不能流,俺现在是男装打扮,一个男人流口水,这像话吗?

“有,绝对是过之而无不及。”凤娘一脸的肯定。

“真这么好,抢着要他的人肯定很多吧。说说,怎么样才能得到他?”我一脸的饶富兴味。

“公子真是聪颖过人,只要赢了三场比试即可。”凤娘淡笑。

“好,我誓在必得。”处男帅哥嘛,俺最爱了,就算使出看家本领,俺也要把他抢到手。

凤娘将我带到二楼一间宽敞雅致的厅堂内,厅中已然摆满了品茶的案椅,形形色色,想‘上’风挽尘的嫖客们也都就位,等待着风挽尘的出场。

凤娘安排我座在最前排的位置后,就招呼其它客人去了。

凤娘说的三场比试是文斗,武斗,财斗。前两样嘛,俺这个二十一世纪来的新新人类,免强可以搬门弄斧,后面一样嘛,有古墓中的帅尸当冤大头,俺最多了。

呵呵。挽尘帅哥,你已经属于俺了。

风挽尘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上的三流货色,瞧瞧,现在,在座的都是经济雄厚,又有点才华的年轻才俊,(当然,估计除了萱萱我外,其它全是男同性恋了。)他们都是从一般垃圾嫖客里挑选出来的精品,我很荣幸被例入这堆精品里。

‘鸭’还挑选彼客,真是新奇哈。

我一边优雅地品着茗,一边左顾右盼,等着风挽尘出场。但是俺这太过俊秀的皮相,还是有其它嫖客朝我不停抛来可误的媚眼。

俺甚至听到有人窃窃私语些啥,俺太俊了,把俺拥在怀里,快活一翻也不错之类的话。

我翻个白眼,这些性趣有问题的男人,要是知道我是个女人,不知道他们还有兴致不?

白色的帘幕后,突然多了一抹清瘦的身影,那若隐若现的清俊身姿,让人遐想无限。他端坐在琴案前,纤长的十指抚上琴弦。

悠扬的琴声响起,原本嘈杂的大厅瞬间安静了下来,琴声如同平湖上的凉风缓缓拂过每个人的心湖,带着丝丝沁凉,淡淡的哀伤,让人怜悯之心犹然而生,那动人的韵律宛如天籁,一曲已罢,让人回味无穷。

啪啪啪!…热烈的叫好声,鼓掌声随之响起。

白色的帘幕半掀,身穿白衣的风挽尘缓缓走出,他那出色绝俊的五官,那修长的身形,引起众人一片哗然,让人恨不得狠狠爱死他。

风挽尘这漂亮的男妓,长相帅得过火,身上有股我见犹怜的气质,身材又是一流的,果真像凤娘所说的,没让萱萱我失望哈。

我眼珠子一转,很自然地背出一首诗:美男卷珠帘,

深坐蹙娥眉。

但见泪痕湿,

不知心恨谁?

在我背完诗的一刹那,众多肯定又惊愕的目光投向我。泡仔第一条:先声夺人,引起帅哥的注意。

“好诗,真是好诗!”惹人怜爱的风挽尘帅哥一愣,看着我的眼光多了丝韵味,随即柔声开口称赞,“公子文采过人,出口成章,挽尘敬您一杯。”

风挽尘执起酒杯一饮而尽,帅哥就是帅哥啊,不但说话嗓音好听,连喝酒的动作都是那么优雅。

挽尘敬我酒,四周的男人都投来嫉妒地目光,我内心得意极了,朝挽尘笑笑,“拙诗而已,拙诗而已。”

大家都认为这首诗是俺写的,可这首诗是唐代李白的大作啊,俺这三脚猫水准,偷‘诗’还行,自个儿哪里写作得出来哦。

要是李白晓得俺不但镖窃他的诗,还把他写的‘美人’改成了‘美男’,作为泡仔之用,不晓得他会不会气得托梦砍了我?

“公子谦虚了。”风挽尘腼腆地看了我一眼,对着众人道:“挽尘这有一阙词,不知哪位公子能对出下半阙?劲车直逼,势破竹,强马力炮循环。楚河汉界,满沧桑,将士两相望。身陷囫囵,解数千招,人生,一盘棋。”

风挽尘的目光是期待地看着我说的。看来俺凭着刚才那首诗,已经成功获得美男的注意了哈。恩,挽尘帅哥,你就放心吧,凭你这么柔弱的外表,俺会好好保护你的,谁让你是帅哥呢。

不过,现在他出的这阙词,这么复杂,确实满难对上的,瞧,其他人不是在苦思冥想,就是在摇头叹气呢。

我迅速在脑袋里搜索着古代哪位高人的诗词可以借来一用,反正这里是历史上没有记载的祥龙国,管我镖窃哪位高人的诗,只要我不说,谁知道啊?通通算是萱萱俺写的。

有了!我勾起唇角,嚷声道:“残阳斜落,意阑珊,染山峦霞乱醉。白昼分明,尽辉煌,日月依互恋。体藏宇宙,气象万千,岁月,四季情。”

哗!众人一片哗然,羡慕赞赏十足地目光投向我,我一脸骄傲地抬起下巴,被人崇拜的滋味真好!

“将相迎合,洪水退,铁丹士卒江岸。城池联地,遍野骨,飞鸦去无声。雄立疆场,随败不乱,岁月,豪情在。”

暴好听,又略带着磁性的嗓音响起,俺就是死也记得这声音的主人啊,谁让他是位超级大帅哥呢。

我微转过头,果然看到一侧的雅座内,那位美丽得过火的珍品帅哥…靖王,正风度翩翩地朝我走来。

只是,靖王的身边,还有一个人,一个化成灰我都认得的人,我不敢置信地揉了揉眼睛,再细看,依然没有看错。

真的是他!

“鬼啊!”我眼眸暴睁,惊恐地发出近乎八十分贝的刺耳噪音。

本书由潇湘书院到看小说,看的更爽,还有Q币赢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