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决战

小说: 穿越五胡乱华 作者: 一眼云烟 更新时间:2015-01-11 07:51:44 字数:2557 阅读进度:105/1036

同样是清晨,随着第一缕阳光洒散落在小院内,刚刚做完了三体式收尾动作的刘月茹眉头一皱道:“不知怎的,今rì总是心神不定,无法静下心来练功,似乎要有什么事情发生一样,可心里却没有不安之感,着实令人费解。”

在云峰目前的四位娇妻中,尽管他一视同仁,对谁也没少了半分关爱,可他自已也不得不承认,与他最为心心相印的当非刘月茹莫属,往往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明白对方所想,无论相隔千山万水,彼此在心灵上总会有些玄妙的感应,这是包括靳月华在内的其他三女所做不到的,也令她们羡慕不已。究根结底,这俩人之间完全是最为纯结的相互爱恋关系,而靳月华诸女来到云峰身边则掺杂了其他因素。

在刘月茹心生某种预感的同时,其他三女也陆续收了功,张梦蝶不禁笑道:“哦?二姊在思念云郎了吧?所以才会心神不定,妹猜的可对?”

靳月华却微笑着接过了口:“月茹妹妹的预感一向很灵验,既然没有感到不安,那就是将有好事要发生了。”

刘月茹想了想,迟疑道:“或许吧,妹总觉得今rì对于云郎甚为重要,也许过了今rì,很快就可以回来了。”

张清菊心有所感,幽幽叹道:“云郎这一去有一个多月了,也不知如今情形怎样?”

靳月华劝道:“妹妹放心吧,羊公时常捎来前线的信息,看的出氐人处境不佳,依姐姐看呀,或许今rì就有大战发生,所以月茹妹妹才会静不下心来,不如,咱们姊妹一起为云郎祈祷吧?”

“恩~!”众女纷纷点头同意,在小院内并排跪了下来,向着各自信奉的神灵虔诚的低声喃喃着。

同一时间,榆中城外的平原上,氐军在战鼓擂响了之后,两万骑兵,左中右三路同时策马前行,随着鼓声越来越密集,骑兵奔驰的迅速也越来越快。转眼间,马蹄声就混成了一片闷雷,带着漫天尘土,如三支锋矢形的利箭,shè向了凉州军的左中右三翼!

决战终于爆发,张灵首先吩咐了传令兵速去山谷召羌人前来助战,然后就冷冷的注视着前方的战场。

就在这个时候,云峰部却突然动了,整队人马列成两行纵队,斜掠向了右翼正在急速奔来的五千骑兵,一细一粗两道烟尘迅速接近。张灵芸的心里微微有些紧张,顾不得去观察正面冲来的氐人中军大队,转为注视着云峰部的动向。

眼见还差一百来步两道烟尘就将混在一起的时候,云峰部却诡异的一变方向,由斜插转为与对方平行,向着氐军队尾驰去。

被云峰部缠上的氐人骑兵均是心叫不妙,他们早已品尝过了这支部队的滋味,可战马正在向前疾弛中,如果强行转向迎战,那么首先自已队形就会变得混乱,所以,只能带着不安继续向前奔去。

很快的,云峰就奔到了与对方腰部平行的位置,暗暗计算了下时间,当即一声爆喝:“放!”将士们快速抽出背上短矛,转身就向着敌军全力投掷,三轮攻击,毫不停歇,“刷刷刷~!”天空中爆出漫天矛影,三片黑云先后扑向了疾速奔驰中的氐军。顿时,一阵人仰马翻,一千多骑倒在了地上,氐军右翼外侧就象被一把巨斧劈中一般,被削去了一大片,整个三角形的锋矢阵在三轮打击之下竟然瘦了一圈。

“好!”张灵芸双掌猛的一拍,立刻就下令左右两路骑兵出动,分别敌住对方两翼。整个战局被云峰的提前出击搅动起来,四路骑兵迎头撞上,片刻功夫就陷入了混战,而云峰,一击之后,迅速远扬,丝毫不与敌军作任何纠缠,绕了个小圈子,又奔向了敌军左翼骑兵,再去捅他一棍子!

与此同时,氐人的一万主力骑兵已将速度催至了最快,如同一枚呼啸而至的巨箭,向着步兵方阵直刺而来。

“发shè~!”驽手指挥官一声大喝,第一排诸葛弩开始连续不断的向敌人shè击,“嗖嗖嗖~!”密密麻麻的乌光,狠狠的shè向了正对面疾冲而来的敌骑,被shè中的氐军,很多人都是一头栽倒在地上,被狠狠的摔了出去,即使不被shè死也要被摔死。倒地的战马及骑士尸体,将后面的同伴一绊就是一大片,就好象滚雪球一般,高高的堆在了一起。

不少倒地的氐军骑士,被马蹄当场踩碎,尸骨无存,变成了一滩肉酱,还有没死透的,挣扎着向前爬行,或是被继续奔驰的马匹拽着向前滑动,身后留下了长长的痕迹与痛苦的惨叫声。

第一排弩手shè完,迅速转回后方,第二排接着shè击,再下面又是第三排。在连续三波的弩箭打击下,冲来的骑兵成排倒下,阻挡着后面同伴的道路,氐军原本整齐的队列变得有些混乱,有的不得不向两旁绕道,有的被迫放慢了冲击的速度,以免被前方倒地的尸体绊倒。这样一来,整个骑兵的冲击力就有了小小的下降。

最后一排弩手刚刚撤回了已阵,高速奔来的氐军骑兵就冲到了枪盾兵面前,“轰!”的一阵惊天巨响,双方重重的碰撞在了一起!整个大地都为之剧震,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气浪随着一层层撞击迅速向四周扩散,气浪与气浪交汇处竟产生了明显的波纹!包括战马,碎裂的墙盾,折断的铁枪,敌我双方军士的尸体,又或是残肢断臂以及一些细小物件都被掀飞到了半空中。然后又下雨般的重重砸落在地面!

在后方指挥的张灵芸心里猛的一揪,原本密集的枪盾兵队列,最前方的四排全部被卷入了高速冲来的氐军铁蹄之下,一下子就全部消失了,她明白,就在这短短的一瞬间,前排布防的军士已全部战死!同样的,冲在最前的氐军前锋也无一幸存,不是被高速撞死,就是被铁枪刺中身亡。

看着眼前如此惨烈的景象,张灵芸心中不禁升起了一丝骇然,士气低落的氐军骑兵就已如此凶猛,如果士气高涨呢?她有些不敢想了。同时又想到了云峰,只有云峰部才能克制住这种高速行进的骑兵,而且自身还不造成多大的伤亡。但受限于兵力太少,无法歼灭敌军大部队,否则,例如今天这种情况,氐人两万骑兵,交给他自已就能解决了。

‘恩~!看来至少得让这人掌握两军才行,给他六千人,可以抵住对方至少三万的骑兵,待战后就向阿翁提出请求。’张灵芸暗暗想着,脸上却传来了一阵痒痒,立刻就把她拉回了现实。原来,尽管她与前方相隔着上百步的距离,但强烈碰撞所造成的冲击波,依然高高拂起了她零落在头盔外的长长秀发。

张灵芸的目光又重新回到了前方的战场,尽管心里在惊骇的同时还带着一丝不忍,可是她知道,作为全军的最高统帅,她必须要泯灭掉任何情绪,不论眼前的场景是多么的惨烈,她都必须要保持住冷静,如果被漫天的血肉横飞震慑住了心神,那么将会给全军带来灭顶之灾!她深深吸了口气,伸手捋了捋被狂风吹散的秀发,一瞬间,心灵就晋入了古井不波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