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五章 魏家提亲

小说: 重生之九尾落 作者: 九尾落 更新时间:2019-04-27 13:14:39 字数:3346 阅读进度:685/729

四周,那是如同死亡一般的寂静。

牛子城的死,带给他们太多的震撼,那个站在众人顶端的神,竟被一击格杀。而且看上去,那个出手的男人似乎只是不经意的一道攻击罢了,并未施展出多少实力。

这是一种怎样的差距?他们不敢想象,对于那片未知的世界,也终是有了一番新的猜测。

远方的牛虎,早已恢复清醒,而后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亲死在眼前。心底虽是愤恨,但他却没有妄动,只是慢慢的向后方移动着身躯,没有发出过多的声响。

论及实力,比他强上太多的牛子城尚且都被一击秒杀,他又算的了什么?

身为牛家大少爷,虽不说什么天资过人,却也并不蠢,他很清楚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正所谓好死不如赖活着,如果丢了性命,就真的什么都没了,唯有或者才有资格谈别的。

什么仇恨也好、颜面也罢,在绝对的实力碾压面前,他什么都改变不了。

所以他选择了活着,唯有不引起半空之中那个人的注意,他才能逃过这一场浩劫。而以他神的实力而言,就算是永远的留在这洪荒大陆,只怕也是一世的风流快活。

但他想不引起旁人的关注,就真的可以如愿以偿吗?答案是否定的。

却只看到月兆海猛地跳了出来,直指半空之中的魏学孤,颤抖的喝道,“你...你是什么人?竟敢杀害我师父...你好大的胆子...师兄,你倒是说句话啊!”

“......”

牛虎的心头,却已然是对着月兆海暗骂起来,这还真是猪一般的队友。

此情此景之下,出头鸟必然是没有好下场的,所以他才想低调下去。结果呢?谁能想到自己昔日这个乖巧伶俐的师弟,竟然如此白痴,一点眼力劲也没有,直接和半空之中的高手对峙起来。

更加重要的是,月兆海最后的那句话,也意味着牛虎的身份已经暴露出来,他再想隐藏,却已然来不及了。

其实,这倒也怪不得月兆海,他可是从出生的时候,就被送到牛家养育。可以说,月遣虽是他的父亲,但其实就只剩下些血脉关系,真正在情感之上的父亲,就非牛子城莫属。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同时,牛子城也是他未来唯一可以依靠之人。

但现在呢?魏学孤的出现,直接秒杀牛子城。这也就意味着,原本计划里的大好前程,统统付诸东流。

就算昔日再怎么聪明伶俐,但面对这般打击,还是不免乱了分寸。特别是看着牛子城倒下的刹那,他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该做什么,最后的最后,却是鬼使神差的跳了出来。

在骂完那番话之后,他就后悔了,和如此强大的高手对峙,这不是在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嘛?只是覆水难收,再怎么后悔却也无济于事。

......

果不其然,在听到月兆海的话之后,魏学孤终是将目光移到他的身上。

而后看着月兆海和牛虎两人,厉声说道,“看样子,我差点就忘掉了你们两人...一个是牛家的独子,一个是寄养在牛家的记名弟子,同样属于那一方世界。既然今日之事和你们脱不了关系,那就应该接受我的裁决!”

高高在上的语气,就宛如制裁者和执法者一般,并未给人任何反驳的余地。

“我...我们...”牛虎对着月兆海一个白眼,而后就准备解释起来。

只是很可惜,面对魏学孤那犀利的逼问,任何反驳都是无济于事的。一旁的月兆海也同样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连忙大概原本的咄咄逼人,低垂着脑袋,不敢再多说一句。

只是正如魏学孤所言,今日之事,皆是因他们两人而起,身为罪魁祸首,又如何能够安然无恙呢?

手掌一扬,恐怖的力量从魏学孤的手掌直接传来,覆盖在牛虎和月兆海身上。霎时,光华大盛,恐怖的气息瞬间将众人的感官吞没。再看去,这两人却已然失却了踪影。

“刚才那是,空间元素?”对着空中的男人,魏玖突然问道。

魏学孤转过头来,和魏玖对视一眼,瞬间又是心神一颤。良久之后,他才回答道,“不错,高级空间法则,可以随意打开空间的通道,调整、控制和改变空间元素!”

话音落下,魏学孤身上再度闪过一丝空间之力,而后,整个人消失在原地。

再出现,已然是在魏玖面前,这一次,两人并排站在一起,更是有了几分熟悉的感觉。同样的容颜、不变的俊朗,除了发色以外,两人竟再无其他的区别。

“本座乃是诸天混沌界中的魏孤帝,掌管律法和裁决,大家无需惊慌,刚才只是在制裁三个罪徒罢了!”魏学孤开口说道,“今日比武招亲,既是喜事,自然不能因为本座而扰了雅兴...罪徒已除,比赛继续,且让我看看,这小小的洪荒大陆可有人能够胜过我魏家子嗣!”

魏学孤的这番话虽然说得正义秉然,一副“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的意蕴,但实则,却是以公济私,在帮助魏玖罢了。

经过刚才的一场闹剧,他更是直接除了牛家父子,现在的场上,又有谁能胜过魏玖?而他这番话,很显然是在告诉众人,魏玖刚才的比赛结果保留,想要继续挑战,就必须先打赢他。

想要战胜魏玖,战胜一个神,至少在这洪荒大陆,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而另一方面,魏学孤的弦外之音也是在说,魏玖是他的子嗣。洪荒大陆的人公平挑战也就算了,而若是依旧有诸天混沌界的高手掺杂其中,那他必然也会毫不客气的出手,将其诛杀。

故此,这场原本暗潮涌动的比武招亲,也是彻底的以魏玖胜出而落下帷幕。

......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高台之上,蓝家的裁判敲响了钟鼓。

“时间到,无人挑战,比武招亲结束!赢家是魏家公子,魏玖!”裁判连连说道。

听着这声判决的言语,众人这才终于松了口气,尤其是蓝言和月遣,悬着的心才终是放了下来。若是仔细看去,必然会发现,两人无论是脑袋还是后辈,都被不少的冷汗浸湿。

开玩笑,这可是一尊可以随意灭杀神的强者,又岂是他们惹得起的?

特别是月遣的心中,那才叫一个有苦难言。为了培养月兆海,他牺牲了多少?送到牛家寄养修行的代价,是无数资源的输送,他月家付出了这么多,最后竟然如此功亏一篑,白白费了心血。

月兆海的师傅被杀,师兄和他一起被关押,想来结局必然也不会太好,而月家也终是失去了引以为傲的依仗。

魏学孤慢慢的扬起手,一股温和的气息直接托着魏玖,随他一道向高台飞去。随即,两人一起落在蓝言,不过魏玖的目光,从落到蓝倪身上以后,就再未移开过。

曾几何时,他们都以为故事就这样结束了,谁能想到,最后两人竟然真的能够走到这一步?

“小玖,跪下!”魏学孤笑着说道。

魏玖先是一愣,但随即也是明白过来,连忙单膝跪倒在地。如此强者,是绝不可能双漆跪地的,但面对未来的老丈人,单膝跪一跪、拜一拜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小婿魏玖,拜见岳父大人!您且放心的将倪儿交给我,若是让她受半分伤害,尽可唯我是问!”魏玖恭敬的说道。

“好...好...记得你今天说过的话,若是有违此誓,不管你有怎样的背景,我都不会放过你!”魏学孤坚定地说道,“好啦,不用跪着,快起来吧...一个月内,你们就速速完婚吧!”

对于他语气里的威胁,魏玖和魏学孤却连丝毫脾气都提不起来,如此这般,也只能证明他还是很爱惜蓝倪的。

今天的这场比武招亲,原本是想将他嫁给月兆海,这看似卖女儿的举动,其实也是无奈之举。不过现在好了,魏玖的出现,也算是彻底了却了他的心结。

能够让她嫁给自己所爱之人,这不就是最好的结局吗?更何况,还是这么强大、可以托付一生的男人。

“老亲家,你就放心吧,我这儿子若是敢负你丫头,我第一个饶不了他!”魏学孤却是突然笑道,“只是不知道,这场婚事你可满意呢?我魏家虽不说有多厉害,但比我不入流的牛家,还是要高上一个档次的!”

无论是蓝言还是月遣,都难免在心底给魏学孤一个白眼,这厮说话还真是骗死人不偿命。

这叫不厉害?开玩笑的吧!在那个所谓的诸天混沌界,牛家厉不厉害,他们说不清楚。但至少放在洪荒界,断然是没有人敢招惹的存在,也正是因为如此,昔日月家才付出那么多的资源,将月兆海送到牛家学习。

但这个在他们眼里很强大的牛家,却如此的不堪一击,魏家势力可见一斑。

“好啦,小玖,我该离开了!”突然,只听魏学孤说道,“你既已洞悉了规则的力量,应该可以找到前往诸天混沌界的方法...我们所有人都在等你回去,等你了结了前尘恩怨之后,就快些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