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鲛姣

小说: 超绝透视眼 作者: 月醉 更新时间:2018-01-04 17:43:38 字数:2481 阅读进度:258/730

邹浩宇他们各怀着不同的心思坐到了用餐桌前,娇儿也坐到了用餐桌前。微笑着看着邹浩宇他们,似乎在因为自己的画拍出那么高的价钱而高兴。

“嗯,这些菜都是皇都酒店五星级的菜色,可以说是招牌菜吧。我也是第一次吃不知道好不好吃,你们觉得呢?”

娇儿看着满桌的菜,率先打破了沉默的气氛。娇儿很纳闷为什么邹浩宇和冷月一进来的时候看她的眼神那么奇怪,就连平时开朗爱说的蓝晨在看见她后似乎也开始沉默了。娇儿有些受不了这沉寂的气氛,试图找话题活跃一下气氛。

蓝晨看着娇儿感觉心里怪怪的,娇儿率先打破了沉寂。蓝晨也开始活跃起来,毕竟就这么闷闷的不说话直接吃这些美食,也太对不起这一桌子的美食了,蓝晨在心里想着。

“额,我也是第一次吃,要知道好不好吃?试试不就知道了。我们开动吧,不然光看着他们。太对不起它们了,你说对吧浩宇,对吧冷月?”

蓝晨说着拿起了筷子,冲着邹浩宇和冷月眨了眨眼睛。邹浩宇和冷月立马会意,赶紧和蓝晨打起了哈哈。

“额,对对对,我们开动。”

“嗯嗯,开动吧。”

“开动喽!娇儿我可不客气了。浩宇冷月你们随意啊。”

蓝晨说着拿起了筷子就往碗里夹着菜,埋头吃了起来。蓝晨一直在纠结着怎么对娇儿开口说关于玉极阁玉鲛人的事情。

娇儿看着蓝晨越发觉得奇怪,不过也只是笑了笑。也准备动筷子,这时正好对上了邹浩宇的眼神。娇儿心中不免一震,这双眼睛跟她无数次在梦里见到的那个男人的眼睛一模一样。

娇儿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要一对上那双眼睛,她就像被悲伤包围了一般。娇儿想撤开自己的眼睛,可是发现对上了这双似曾相识的眸子怎么也挪不开了。

邹浩宇看着娇儿的眼睛,似乎能够感受到从娇儿身上感受到的悲伤一模一样。邹浩宇不禁有些奇怪,明明是不同的两个人为什么会这么相似。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巧的事情么?

邹浩宇在心里打着盘算,不知道到底应该如何与娇儿说起关于玉极阁玉鲛人的事情。正想着眼睛忽然瞟向了今天他们所拍下来的娇儿的画作,不由得计由心生。

“娇儿小姐?可以这样称呼你么?”

邹浩宇和娇儿对视良久,终于率先打破了沉默开口了。娇儿被邹浩宇的一声呼唤,从愣神中醒了过来。

“额,当然可以,邹先生随意。”

“我可以问你一些问题吗?”

邹浩宇话一出,正在埋头吃着东西的冷月和蓝晨,都猛得抬起了头看向了邹浩宇。难道邹浩宇要问娇儿关于鲛人的事么,冷月不禁吃惊到。吃着东西的两人随即放下了筷子,眼睛紧盯着邹浩宇和娇儿。

娇儿看冷月和蓝晨的反应那么剧烈,也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等着邹浩宇的后话,她也很好奇到底邹浩宇要问她什么问题。

“可以,邹先生问吧,娇儿洗耳恭听。其实娇儿也很好奇邹先生会问娇儿什么问题,不知道为什么娇儿对邹先生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是我们又似乎没有见过,你说奇怪不奇怪?好了我就不打岔了,邹先生你问吧。”

“好,其实我就想问问娇儿小姐,关于娇儿小姐所作的那副鲛人画作的灵感来自于哪里?我看那鲛人画作的原形似乎就是娇儿小姐。”

“灵感来自于娇儿自己的梦里,娇儿无数个夜晚做梦都会梦到她。所以就决定把她画下来,画下来后才发现原来在画我自己。连我自己都觉得好笑,还以为我出了什么问题呢?还去看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心理医生。你说好笑不好笑。”

“梦里?!”

“梦里?!”

“梦里?!”

邹浩宇和蓝晨冷月三人几乎异口同声,娇儿手里拿着的红酒在三人齐吼声中吓得晃了一下。在娇儿看起来似乎只是在说一件关于自己遇到的奇事,说出来笑笑而已。却并不知道自己随意说出来的话,却震惊了对面的三个人。

“怎……怎么了?你们是觉得我的说法很荒唐么?我也觉得很荒唐,所以才去看了心理医生嘛。”

“不是觉得荒唐,而是觉得很神奇。”

冷月看着娇儿淡定的说出了这句话,直直的看着娇儿。虽然觉得很离奇也很不可置信,但是冷月一直觉得娇儿跟玉极阁中的那位鲛人一定有着某种联系。

“神奇,冷月小姐是什么意思?”

娇儿有些不明白冷月所说的话,也对冷月三人的反应觉得很奇怪。早在他们进门的时候她就有所察觉了,她一直觉得他们三个人看自己的眼神,仿佛是在透过自己看另一个人。而这个人可能跟自己有着某种联系,娇儿直直的对上冷月的眼睛。

“确实神奇,娇儿,我蓝晨从小到大从来都没有碰到过那么神奇的事。这是第一次你知道吗……”

“不知道可不可以听一听关于娇儿小姐的那个梦。”

邹浩宇直接打断了蓝晨的话说到,蓝晨看着邹浩宇的架势只好乖乖的闭上了嘴巴。冷月看着邹浩宇又看了看娇儿,点了点头。

娇儿看着他们三个人的神情,感觉这三个人今天来到这里。似乎并不是冲着画展来的,似乎早就预谋好了要拍下自己的画作。他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他们是冲着自己来的么?为什么要问自己的梦这其中有什么重要联系么?

一连串的疑问在娇儿的脑海中乱蹿着,娇儿也不知道到底要从哪里想起。不禁开始觉得有些头疼,拿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邹浩宇看着娇儿的动作,不禁开始有些担心。娇儿的状况似乎不是很好,是不是他们逼得太紧了。他们一来就透露着明确的意图,如果娇儿不愿与他们过多交谈。那么他们之前拍下画,现在又和娇儿共进晚餐就等于前功尽弃了。

“娇儿,你不用担心,我们只是想知道关于这幅画的背后的一些故事。如果你现在不想说出来,我可以等你……”

“我没事,只是感觉这段时间我自己有点乱。既然你们买下了我的画,就有资格知道关于这幅画的由来和背后的故事。没关系,我也正好没有地方吐露我的心声呢!跟你们说一下也无妨,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跟你们交个朋友我在华夏国没有什么认识的人。”

“当然可以,这是我们的荣欣。”

“对,娇儿小姐,我们都很乐意和你成为朋友。”

“娇儿,我蓝晨已经是你的朋友了哦,有什么就尽管跟我们说吧!”

“好,这要从我的梦境开始说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