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鹬蚌相争

小说: 超绝透视眼 作者: 月醉 更新时间:2018-01-01 20:56:43 字数:3413 阅读进度:151/730

樱田晴子总觉着邹浩宇身上有一种很危险的气息,她说不来那是什么。

这家伙明明就只是一个武功才刚刚踏入门槛的人,可那种危险的气息樱田晴子不认为自己感觉错了。

这个人不但危险,而且狡猾,只是,樱田晴子能感觉到邹浩宇的危险并不是特意冲自己来的,这只是一种戒备。

正如邹浩宇能感觉到来自樱田晴子的戒备一样。

这种感觉用一句话来描述就是,虽然我认为你很废柴,但真要跟你打起来,我还是要承担一些不好的结果的可能的,所以我不和你打,除非万不得已。

“我要休息了。”樱田晴子想让自己心如止水下来,她选择了休息。

邹浩宇也要休息,现在看来,要想靠近棒子的指挥部很困难,只有到了晚上借助夜幕的掩护,他才能在神眼的帮助下靠近指挥部去探听消息。

而且,小鬼子恐怕也很快要来了吧,既然棒子发现了天蟾,小鬼子的尿性,恐怕也是坐不住的,哪怕这或许就是他们挑拨棒子来这里的。

石洞外面的伪装很好,在满是落叶的小岛上,就算敌人从石洞外面走过,陷入深深的树叶层,他们也不至于立马怀疑这里有什么秘密。

但邹浩宇没敢大意,在石洞门口铺了一张睡袋,他总觉着还是亲自在这里守着比较好。

周世佳也知道现在两个有战斗力的人都需要好好休息,她在石洞里面,也很快睡着了。

既然邹浩宇不放心她一个人留下,周世佳自然乐得跟在爱人身边。

至于有什么危险,她可不管。

一觉醒来,天色已晚,海面上三艘炮艇上灯火通明,探照灯在海面上不时扫过,有神经质的人,过一会儿就用枪在海面上点射几下,好像海面上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是下一秒就会跳起来的敌人一样。

揉着干涩的眼睛,邹浩宇决定,回去之后,什么事情也不做,他就要好好睡两天觉。

樱田晴子手里提着软剑,就在外洞和内洞的交汇处坐着,看样子是在等邹浩宇醒来。

周世佳换上了一身邹浩宇从来没见她穿过的衣服,仔细一看,原来是樱田晴子的。

樱田晴子也是女人,来荒岛的时候,身上的小行囊里没装多少吃的,或许原本也是装着的,不过在海浪中丢掉了而已。

但衣服却有两套,除了她自己穿的那套,还有一套备用的。

大概女人走到哪里都少不了衣服,这已经成为一个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了吧。

从棒子穿上弄下来不少东西,三人随便吃了一点,在瞭望孔里看到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于是决定出去。

但就在此时,山顶上忽然有人冲山下喊了几声,周世佳翻译,原来上面的棒子在喊下面的棒子,问他们把人带到了没有。

山下有人喊了两声,听起来还比较长。

周世佳恨道:“真的是宇宙珠宝的人,金在炫来了。”

但棒子们没有把金在炫的身份暴露出来,说的还很隐晦,说是宇宙珠宝的少掌门来了,来自倭国的三个“朋友”正在和金在炫一起上山。

三个?

邹浩宇和樱田晴子对视一眼,樱田晴子低声道:“恐怕是棒子请的帮手吧,平野一郎他们不可能分开的,他们要应对我的袭击,毒武士如果不在,他们没有胆量到这里来。”

谁给你这么大的自信?

邹浩宇虽然心里也觉着樱田晴子说的不无道理,可他就是不想赞成。

没多久,山下的人到了半山腰,三人能听到他们的说话声了。

气喘吁吁的金在炫,正在给那三个倭人介绍这座小岛上的局面,棒子们和天蟾形成了强烈的对峙,天蟾忌惮棒子人多,棒子忌惮天蟾居然连枪都打不破皮的变态,在天蟾岛上的棒子们,已经被天蟾干掉了五六个厉害角色,但天蟾也没有办法把这些棒子一网打尽,只能在被这帮人拖着在山林立转悠了一天之后,悻悻地返回巢穴去了。

金在炫说完,有翻译把这番话翻成了日语。

叽里咕噜片刻,响起平野一郎他们的声音。

邹浩宇皱眉,还真是这帮家伙回来了,不过,为什么只剩下三个人?

平野一郎的声音出现了,另外三个则完全听不到任何声音,无法判断是谁没有出现。

樱田晴子淡淡道:“毒武士没有出现,可能在潜伏。”

她就这么笃定?

樱田晴子解释道:“毒武士以毒闻名,但藏匿之术,也在平野一郎这些人之上,若不然,他用毒一门,只怕早就被人吞并了。”

平野一郎的话翻译过来就是,没想到你们这帮棒子居然能发现那么大的蛤蟆,真是可喜可贺啊,不过,那东西可能没什么用,你们自己看着处理吧,我们来这里是为了找一个叛逃的忍者的,我们不打扰你们跟那么大的蛤蟆开战,你们也别给我们添麻烦,咱们大家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这绝对是包藏祸心的话了,他们想让棒子们跟天蟾打个你死我活,然后他们自己坐收渔翁之利。

那金在炫好歹也是跟人勾心斗角过的,要是小鬼子的言不由衷都看不出来,那可真白当了那么多年的宇宙集团的少东家了。

就听金在炫嘲笑道:“明人面前不说假话,难道你们真的没有听说过东海天蟾吗?”

平野一郎“吃惊”地失声叫道:“东海天蟾?我们昨天还在这里,可是没有看到那家伙的出现啊,金君,既然是东海天蟾,那么,咱们只好见者有份了。”

金在炫不知是信了平野一郎的话,还是有别的考虑,总之是避开了刚才的尴尬话题,哈哈大笑道:“虽说见者有份,但也需要按劳分配。”

几个人说说笑笑的,彼此都在心怀鬼胎,暗处却都在给地方磨着刀子,不片刻,上到山顶去了。

樱田晴子问邹浩宇要不要跟上,邹浩宇摇摇头,他必须要看到可能会是毒武士的第四个倭奴出现,要不然,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目前棒子跟鬼子可还是合作的。

樱田晴子没说错,藏匿起来的那个倭奴,就是毒武士。

三人在瞭望孔里看了没几分钟,山林中海风过去,树林飒飒作响,一道黑影极快地从瞭望孔前一闪而过,直奔山顶而去,正是毒武士。

这家伙猫着腰,速度很快,要不是距离很近,邹浩宇开启了神眼,还真未必能捕捉到他的影子。

“的确是毒武士!”邹浩宇低声道,“那咱们现在走吧。”

话音未落,头顶枪声如炒豆子一样响起,倭奴和棒子们厉声大骂着,只听金在炫骂道:“平野君,难道你们的忍者都是这样偷偷摸摸的人吗?”

平野一郎回敬道:“金君摆明了不相信我们,还在这里安排了红外线警戒装备,我们还谈什么合作?”

居然安装了红外线装置?

正要出去的三人顿时连忙退回,谁也不知道那红外线装置是有多大的探查范围的,一个不小心要是被捕捉到那可真就惨了。

金在炫喝道:“你口口声声要互信,难道偷偷摸摸跑到指挥部来的这个人,不正是你们的忍者吗?好,既然不是你们的人,那就一定是中华的人,不如开枪杀了他,我们再坐下来谈合作怎么样?”

平野一郎狡辩道:“他的确是我们的忍者,但我已经跟你说过了,我们的目标,是一个叛逃的忍者,作为最优秀的潜藏专家,我们的武士必须去找到这个可怕的对手才可以!”

金在炫嘲讽道:“什么最可怕的对手,恐怕是我们也在找的那两个华人吧?平野君,我希望你明白,这里是我们的地盘,希望你不要搞那些小动作。”

平野一郎稍微停顿了一下,问金在炫:“谁知道你们要干什么,就算能抓到你所谓的那两个华人,你打算怎么处理?”

金在炫狞笑道:“杀人灭口而已。”

这是威胁平野一郎四个人的话。

经过周世佳的翻译,邹浩宇也好,樱田晴子也好,还有周世佳本人,都明白了棒子们遭就安排好了防备指挥部被人偷袭的保障,这红外线装置就是其中的一个。

毒武士奉命在暗处准备伺机而动,没想到中了狡猾的棒子的阴招。要不是倭奴自古以来都很脸皮厚,加上二皮脸,他们还真得打起来。

金在炫的杀人灭口四个字激怒了邹浩宇,周世佳拉了他一下,低声道:“不要跟这个人过意不去,留着他,宇宙集团会更热闹。杀了姓金的,这是他的那些兄弟姐妹想做而做不成的事情,留下他的狗命,我们会有长远的收获。”

既然这样,那就先留着这个狗东西好了。

邹浩宇收起杀心,转眼看樱田晴子,她面沉如水,手提软剑,另一只手拉着石洞的门,一动不动地站在这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激烈的争吵,最终被海风吹的无影无踪,棒子和倭奴们好像已经达成协议握手言和了。

握手言和,有那么容易?

邹浩宇还真就不信,有天蟾和徐福宝藏这么大一个鱼饵,这帮龟孙会不上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