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上忍组

小说: 超绝透视眼 作者: 月醉 更新时间:2018-01-01 20:56:35 字数:3405 阅读进度:129/657

想到上次周世佳说要给周家一个亿的事情,邹浩宇不禁奇道:“怎么还有周家的一个亿,这笔钱是怎么算的?”

周世佳知道他不是舍不得那点钱,他需要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想了想,周世佳道:“其实,那笔钱完全可以不给他们,我只是觉着,当我出现的时候,他们或许会让我拿这笔钱去换取一些东西吧。对于他们来说,可能最近一段时间最重要的就是创收了吧,谁能给家族带来一笔收入,谁就能成为功臣。”

小心翼翼看了邹浩宇一眼,周世佳没敢告诉他周家现在面临的资金上的困境,她清楚邹浩宇对周家的那种厌恶,既然主动了他和周家不能共存,他一定还会趁着周家的资金链出了问题对周家进行绞杀,如今有了天蟾毒液,他完全有能力在应付一系列的难题的同时,顺手把周家打个落花流水。

今后自己将全心全意为自己的男人谋划,让周家多生存一段时间,也算是自己对周家做出的最后的了断了吧。

这么想着,周世佳道:“阿阳毕竟是我亲弟弟,这笔钱我会给他,他跟你过招没法占到便宜,但要说跟家族里的那些人争权夺利,阿阳不是一个不聪明的人,他知道我想要什么,也会给我送过来的,我,我就算是最后帮他一把了吧,能让他暂时成为最有竞争力的族长候选人,这也算是我能帮他的最大的事情了。”

说到这里,周世佳主动出击,问邹浩宇:“我还没问你呢,你跟曾静怎么回事哦?我看曾静后来对你可还余情未了呢,你该不会……”

邹浩宇脸色一冷,淡淡道:“余情?曾静什么时候对我有过情了?无非就是我能养活一个人过的不错了,又不像周世阳竟还会对一个女人动粗,所以她才会觉着,我可能还算是一个潜力股吧。”

周世佳哼道:“在这件事情上,阿阳的确过分的很,不管怎么说,曾静没有对不住他,可他,哎,算了,不提他们了,他们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去吧。”

邹浩宇倒是很好奇,曾静到底是怎么嫁入周家的,就他所知,曾静可没匹配得上周家的家世啊。

周世佳红着脸啐道:“两个都不要脸,还能是怎么回事……对了,对曾静这个女人,你可要狠心些才好,她就是沾上就别想脱身的那种人,而且,跟关大小姐比起来,她算什么?你可别分不清轻重!”

邹浩宇笑道:“是啊,跟你和师姐比起来,她算什么,不过只是一种怀念罢了。”

周世佳骤然吃吃地笑了起来,低声道:“老公,我发现你一个秘密!”

秘密?

什么秘密?

周世佳嬉笑道:“我发现你是有轻微恋姐癖的坏家伙,嘻嘻,我比你大,关大小姐也是你师姐,还有那两位女明星,我们可都比你大哦,说,你是不是中学的时候喜欢师妹,没得手。大学喜欢同学,也没得手,最后才发现,还是御姐好呢?”

邹浩宇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被周世佳这么一说,他记起来了,这狐狸精曾经就这样调侃过自己。

不会吧?

我真喜欢御姐型的?

试着想了下,邹浩宇摇摇头放弃了,主要问题是他就没从自己的脑海中想到有深刻印象的比自己小的女孩,连一点影子都没有,还何谈喜欢?

周世佳低笑道:“御姐也有三好呢,老公,你知道么?”

萝莉三好我倒是听过,御姐三好?

那是什么?

周世佳拉着他的手,引领着在幽谷地带轻轻一拨,这御姐顿时面色潮红,眼如含波,吁吁喘着,吃吃笑道:“御姐三好,那可是要自己亲身体验的哟,说给你听,只怕你也觉察不到到底有多么好,不如……”

邹浩宇火起,正要趁兴就此遂了好事,周世佳却又哼道:“贪吃的坏蛋,人家的意思是,不如先吃烤鱼,漫漫长夜呢,不用着急的。”

不着急?

邹浩宇直接用行动表示着急就是着急,半晌雨住风停,趴在他身上的狐狸精笑吟吟凑来柔唇,轻轻问道:“老公,这三好你体会到了么?”

御姐三好,邹浩宇还真没总结出来,只是,这狐狸精现在是越来越妩媚了,就算她羞涩时难免生涩,身体却无处不展露风情,稍稍举手投足,便如一潭春水般,绕指柔般的将人笼罩进去。

相信这风情再妩媚的少女是做不来的,只属于这个年纪的轻熟狐狸精。

周世佳笑嘻嘻道:“哎呀,看来小坏蛋还是需要好好开发才行呢,居然连姐姐的三好都总结不出来,要多想想哦。”

邹浩宇翻身将她压住,添了一句道:“好姐姐好忘了说,要多做做才最重要。”

狐狸精一双笔直玉腿一锁,将邹浩宇埋进了自己的火热胴体中,低笑道:“哎呀,做自然是要的,只是小坏蛋还有余力吗?偷偷告诉你哦,姐姐的体力经过一天的休息,可恢复的厉害呢。”

这挑衅,不行也得行啊!

邹浩宇埋首波涛之中,登时又是一片灿烂春光。

次日清晨,外头狂风还在继续,整整一晚上的海风,还没有把暴雨带过来,邹浩宇起身时,周世佳还在沉沉睡着,石洞中温度有点低,但绝不至于会冷,揭起半边油布掩在周世佳美的让人惊心动魄的胴体上,邹浩宇不舍地穿上衣服,将系在手腕上的鱼线取下来,轻手轻脚到外面一看,虽然不知道外面怎么样,三道门从里面看倒没出任何问题。

正当他准备出去看看的时候,轰的一下,一道巨大的闪电之后,雷声如战鼓般在海浪间滚荡起来,这一声雷震的邹浩宇耳膜发疼,忙靠近观察孔往外一看,天地是黑的,海面是黑的,连整座小岛都变成了黑色。

这次的暴风,比上一次要猛烈一倍不止,雷声中,邹浩宇听到天蟾昂昂的叫声,似乎是从海边正在往山林里乱窜,也不知这家伙是下去找食物去了,还是过来这边找他报仇来的,顺便去海边找吃的。

周世佳也醒了,跑出来一看邹浩宇在,顿时放下心来,在自己的爱人面前,她"chiluo"着峰峦起伏的胴体也不羞涩,只是慵懒的很。

往邹浩宇背上一爬,将胸前"shuangfeng"挤压着,喃喃的道:“老公,还早的很,多睡会儿吧,外面风那么大,还要下雨了呢。”

反手将这大美人儿拉到身前紧紧抱住,在她秀发中深深吸了口气,虽然没有洗发水,可每天晚上云雨停息后她都要洗澡,清爽的发间味道,邹浩宇百闻不厌。

周世佳咕哝道:“好困呢,要抱着睡。”

她越来越有风情,也越来越爱撒娇了,有时候娇憨的宛如花季雨季时的小女孩儿,邹浩宇怎么舍得拒绝她的痴缠,双手托住"qiaotun",周世佳便如八爪鱼般缠住他,眼睛都不睁开,任他抱着往石洞里面而去,却猛然两人都听到外头有人声在叫嚷,两人以为出了错觉,忙惊醒仔细一听,果然有人。

不过,风雨中来人的声音尽管很大,却没法听仔细了,邹浩宇只听到断断续续的仿佛是有人在咬着舌头说拼音音节一样,十分晦涩难懂。

周世佳变了脸色,低声道:“是倭奴,他们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倭奴?

邹浩宇十分羞涩,除了有限的几个倭语,他对这些是一窍不通啊。

“听起来好像人很多?”邹浩宇有内力,听了片刻,听出有人从东边海滩上来,正在向山顶快速跑来,树叶层上的脚步声很清晰,至少有三个人在快速奔跑。

周世佳凝神听了几句,低声道:“至少三个人,是忍者,领头的是个上忍,叫平田三郎,另外一个说话的叫德川一夫,还有一个本间和父,他们都是上忍,他们说,在这种天气情况下,东海天蟾不敢离开老巢,是杀死这只怪物最好的机会。”

邹浩宇吃了一惊,倭奴奔着东海天蟾来了?

他心里突然升起荒唐的感觉,前两天还跟天蟾打的你死我活,这次看来要帮这家伙一把才行。

天蟾是敌人,可倭奴更是敌人,倭奴想要抓住或者杀死天蟾,邹浩宇就绝不让他们得手。

有人叽里呱啦说了一串话,邹浩宇听不懂。

“这群狗日的在说什么呢?”邹浩宇问周世佳。

周世佳皱眉想了想才摇摇头说:“杂音太多,没听全,但那个叫平田三郎的在命令其他人保护好包里的炸药,他们想用炸药对付天蟾!”

邹浩宇挠挠头,这有点不好办啊,上忍这种东西他听说过,不是说这玩意儿就只用冷兵器吗,怎么连炸药都带来了?

周世佳撇撇嘴:“怕死呗,倭奴也是人,不过……嘘,他们在说来杀死天蟾的目的……哎呀,没听清,似乎他们也在想办法配一种什么材料,需要天蟾的……皮?不,不是,应该是皮下,皮下……哎呀没听清,完全判断不出来他们想要什么。”

骤然,有个忍者大叫了一声,周世佳看了一眼邹浩宇,示意对方第四个人出现了,但随后告诉邹浩宇,百里楼的遗骸也被这几个倭奴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