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不得不战

小说: 超绝透视眼 作者: 月醉 更新时间:2018-01-01 20:56:34 字数:3702 阅读进度:124/656

一天的忙碌,加上一晚上的疯狂缠绵,邹浩宇睁开眼的时候,几乎不用算时间,他都觉着天已经亮了。

习惯性地伸手往旁边一搂,这一次却搂了个空,邹浩宇转过脸一看,身边没了周世佳的身影,她还当她是在外面去方便了,不由笑道:“你可够轻快的,我都没感觉到。”

外面没有传来意料中的笑嗔,只有无尽的安静。

邹浩宇忽然打了个激灵,骇然爬起来一看,周世佳的那身泳衣叠放的整整齐齐就放在旁边,那把黝黑的龙舌刀,也放在泳衣上面。

这是周世佳整理过的,邹浩宇记着,昨晚睡觉的时候,他可是顺手把突击抢和龙舌刀都放在触手可及的旁边的,为的就是防备天蟾突然袭击。

可这会儿,枪在旁边,枪口冲洞口,刀则放在洞口附近,医药箱打开了,里面少了一点点东西,有药品,也有绷带。

邹浩宇一下子慌了,他没找到周世佳的那件晚礼服,但她的那个小包却放在自己的身边。

昨晚两人睡觉的地方,是周世佳用外面最上面的干燥的落叶铺了一层,又用干树枝铺了,上面再铺上干树叶,最后把那张两人带来的油布铺在上面的,距离地面足足有半米高,周世佳爱美,还用一些树枝给自己在岩缝下面不远处搭了一个小小的梳妆台,她带来的一面小镜子,一个小化妆盒,此刻就安安静静在那里放着呢,可邹浩宇明明记得,昨晚的时候小包是跟镜子放在一起的。

连忙打开小包,里面什么也没有。

他忽然明白周世佳昨晚特别异常的原因,以及她当时好像很无心地问自己是不是想学高深武功的话。

这个傻姐姐,她居然胆大的跑去自己找天蟾去了。

邹浩宇后悔的差点给自己一巴掌,难怪她昨晚跟自己抵死缠绵,怎么都不够,最后都快虚脱了,还不止一次流了眼泪,可恨自己怎么就没想过她会这么傻呢。

身边的油布上,周世佳的体香尤在,可温度却早已没了,她悄然离开自己,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邹浩宇一跺脚,事已至此,那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这个傻姐姐,她肯情深义重,自己就不能舍命相陪吗?

抄起龙舌刀插在背后,打开弹药箱,里面竟只剩下一小半子弹。

她是怕自己随后也会跟上去找她,所以把大部分子弹都带走了啊!

邹浩宇忽然哭了起来,没声音,就只是眼泪吧嗒吧嗒地往手背上滴。

口袋里装了及时发子弹,邹浩宇咬咬牙,低声哼道:“你就以为你会勇敢,我就那么怕死吗?哼,不给我一颗子弹,我也会出去找你,你,你等着,你等我找到你,我一定,我一定跟你没完……”

说着说着,邹浩宇心里酸疼,她此刻在哪?

他不愿去想周世佳现在情况怎么样,无论是什么情况,他都一定要找到她。

如果,如果万一真的……

臭蛤蟆,老子宰了你!

站起来,邹浩宇用手背抹掉脸上的眼泪,他嗓子里堵的厉害,想要嚎叫几声,可怎么都发不出声音来。

背着刀,提着枪,刚冲到洞外,邹浩宇对着天空就开了几枪,他知道,周世佳这会儿很有可能还没跟天蟾碰面,要不然,她开枪自己一定会听到,睡的再沉也会醒来。

既然还有时间,那么,与其自己到处乱撞去找她,倒不如把那只臭蛤蟆引过来,他就不信了,那只臭蛤蟆听到枪声不过来瞧瞧怎么回事。

小岛上回荡着清脆的枪声,此时,朝阳刚刚从海面上升起,红彤彤的霞光,把整座小岛染成了玫瑰色,森林犹如沐浴在紫红色的神光中。

枪声惊动了林中的海鸟,刹那间,整片天空似乎都被海鸟占据了,它们聒噪着,仿佛在责问邹浩宇,为什么要当打扰它们清梦的搅局者。

天蟾果然被枪声惊动了,在山的那边,也就是对着西边的那边,昂昂的几声怒吼,随后,那边的海鸟们也冲上了天空,就连海鸥也在盘旋着不敢落下来。

看来,这只臭蛤蟆平时不但吃鱼,连海鸟也没少祸害,真是个讨厌的家伙。

邹浩宇就站在洞口,他决定哪都不去,越跑越乱,反正枪声已经惊动了天蟾,它应该会很快冲过来的,没必要浪费体力。

而且,在这里等周世佳自己回来,比自己满山遍野去找她更好。

对洞口这边,邹浩宇已经很熟悉了,在一个自己熟悉的地方跟那只臭蛤蟆展开决战,总比去自己不熟悉的地方要好的。

自己绝非这只天蟾的对手,这一点邹浩宇很清楚,哪怕现在他心里又怕又爱又生气复杂至极,可也明白,战斗未必一定就要硬碰硬,种花家千百年来的战争艺术,他也还算了解不少呢。

利用地形,尽量减弱敌人的优势,增加自己的实力,这是邹浩宇毫不犹豫地把决战的地方放在洞口的原因。

跟天蟾,首战即决战,不能跟它缠斗,等那家伙熟悉了自己的路数之后,恐怕它就会把最强的战斗力全部发挥出来——有百里楼这个前车之鉴,邹浩宇绝不会小看这只臭蛤蟆的智慧,那家伙的奸诈狡猾,只怕不比一个普通人差。

而且,百年的时间,那家伙恐怕都快成精了,在和天地斗,和岛上的飞禽走兽斗,甚至可能和来过岛上的人斗,那家伙的战斗经验,加上动物天生的战斗本能,邹浩宇都觉着或许应该把那家伙看成是一个化境宗师巅峰的高手,尽管他自己根本就不明白一个化境宗师巅峰的高手到底是个什么概念。

天蟾怒吼之后,过了半分钟,竟没有看到劈波斩浪般冲过来的迹象,邹浩宇心里越发焦急,周世佳这傻姐姐,她该不会已经跑到山那边去了吧?

接着再开几枪,停顿了一下,又开了几枪,把弹夹里的子弹都打光了,邹浩宇马上重新装好子弹,他知道,自己这种在军训的时候才算是开过几枪的新手,用枪反而是减弱自己的实力,索性把突击抢放在一边,拔出了背上的龙舌刀。

天蟾终于有了动静,它发出了三声巨大的吼声,很快的,山顶上的树瑟瑟发抖着,天空中的海鸟,靠近山顶的全部往别的地方飞去。

邹浩宇手心里有点出汗,他无法不承认自己的确害怕了。

紧张,让邹浩宇闻到了大战爆发前肾上腺迅速升高的那种刺激,接下来一场你死我活的战争即将爆发,他不知道周世佳在哪里,他只知道,只有解决了这只癞蛤蟆,他才能去找她,她也会比较平安。

可邹浩宇没想到的是,眼看着那道黑色的线直扑这边而来,山脚下却也响起了枪声,敏锐的听觉告诉邹浩宇,那傻姑娘在昨天两人放好添加了点料的鱼的小池那里。

要是带点毒药什么的就好了,一定可以引诱天蟾池下带“料”的东西。

不过,那家伙一身都是毒,或许,毒药对它来说完全是没作用的呢。

心里这么想着,一看天蟾直扑洞口而来的轨迹猛然停顿了一下,邹浩宇连忙又抄起枪,冲天空打了一梭子子弹,犹豫着似乎不知道该下山还是先冲这边来的天蟾终于又开始动了。

它的目的地还是石洞这里,邹浩宇放心了。

但天蟾这次移动的速度特别慢,它似乎闻到了什么特别的味道,愤怒地怒吼着,听这声音,就算是种类不同,邹浩宇还是察觉道这家伙特别的愤怒了。

难道是这把龙舌刀?

想想当年百里楼手持龙舌刀跟天蟾生死搏斗的往事,邹浩宇心里想,恐怕那臭蛤蟆还记着百里楼的仇,而自己拔出了龙舌刀,刀上的味道,恐怕让这只臭蛤蟆捕捉到了,而且也想起了很不愉快的曾经。

这时,周世佳急的在山下喊了起来:“你,你是要气死我啦,你这个坏蛋!”

她气喘吁吁的,已经没在小池那边,显然是在手脚并用往石洞这里跑来。

不过,她可没邹浩宇的内力,要想跑回来,没一个小时也要五十分钟了。

天蟾又停下了,人的声音,它还是能清楚地记起来了。

更加愤怒的大吼,接二连三地响起,似乎它有冲周世佳而去的想法。

想到百里楼的名字,邹浩宇心想,当年的百里楼,留给这只臭蛤蟆的印象应该很深刻,它还记着龙舌刀的味道,就应该记着,给它造成一些麻烦的人类,那是个男人。

男人和女人的声音,当然是不同的了。

于是,邹浩宇扬声大吼起来,他有内力,这次又是刻意要引这只臭蛤蟆过来,自然而然加上了内功,这一下,那只臭蛤蟆终于不再有任何的犹豫,直奔邹浩宇这边而来。

盯着一株大树看了十五秒,神眼开启,邹浩宇忽然有了一点从天蟾的毒液和舌头下逃生的信心了。

百里楼的确是化境宗师巅峰的高手,可他有神眼可以帮助吗?

天蟾的速度无疑是特别快的,可它再快,能比得上闪电的速度?

神眼可是连闪电的轨迹都能捕捉到的,邹浩宇完全相信,要是自己身体的速度可以跟得上,面对闪电他都能在神眼对轨迹的预判下顺利避开。

只不过,神眼是可以预判天蟾的运动轨迹,可自己能不能跟得上神眼预判下自己躲避的轨迹,邹浩宇完全没有一点把握。

他的手心里渐渐热了起来,脸上鬓角也出现了汗珠,邹浩宇甚至听到自己心跳的砰砰的声音,他口干舌燥,心里却对周世佳没有半点抱怨。

她那么好,就算做了错事,又怎么能人心抱怨呢?

邹浩宇觉着,当这个让自己爱的牙根痒痒的傻姐姐回到身边的时候,他一定会不舍得说她一句,哪怕她的自作主张才让自己不得不面对强大的天蟾。

如果能顺利逃脱,他只想抱着这个傻乎乎的女人,用一辈子的好,去宠着她,把自己爱的生气的感情都铺天盖地地还在她的柔唇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