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比风暴更可怕的人

小说: 超绝透视眼 作者: 月醉 更新时间:2018-01-01 20:56:31 字数:3902 阅读进度:111/730

什么叫你不会体谅我?

邹浩宇感觉自己身为男人的尊严受到了挑衅,他很严肃地向周世佳下了战书:“大美人儿,到时候可千万别哭着喊着求饶,那是没用的,你知道!”

周世佳呸的一口,白他一眼,羞道:“光天化日的,说什么流氓话呢,风暴快来啦,还傻站着干嘛?快点,带姐姐到安全的地方去,不然,罚你,嗯,罚你三分钟不准抱我!”

我去,好严重的惩罚啊!

邹浩宇哈哈一笑,抱着软绵绵的这会儿就已经没有骨头了的周世佳转身就往那间小储物间里走,他记着,那里面堆放着不少杂物,像什么雨布,还有一个不小的帐篷,甚至在里面还有钢管,也不知道这些东西放在海警船上是干嘛的。

不过,棒子嘛,干出什么出乎预料的事情那都是能理解的,脑子是个好东西,可不是每一个民族都有。

至于流氓话一说……

姐姐,您好像是先提起这个的吧?

周世佳一路吃吃的笑着,跟只偷到了小鸡仔的狐狸一样。

到了储物间里,邹浩宇没去关门,那样反而会更引起这帮小棒子的警惕。

他跟周世佳还是如同昨晚那样抱在一起靠在墙上,这时,船体已经轻微颠簸起来。

周世佳这时才发现不对劲,在已经颠簸的海警船上,就连金在炫的保镖都已经开始喝醉酒一样东倒西歪了,可邹浩宇抱着她,刚才那一路走来连晃动一下都没有。

他说的是真的,他真的会鹤鹰门的神功!

周世佳呵呵地笑出声来,邹浩宇好不奇怪:“好好的,笑什么哪?”

“没什么啊,就是觉着有些人真的特别恶心,猥琐的让人倒胃呢。”周世佳把脸蛋儿埋在他怀里,笑嘻嘻地大声道,“老公,你说世上怎么会有那么恶心的人呢。”

门外立马跳进几个人,为首的自然是金在炫。

“说什么呢?”金在炫手里提着一把手枪,气势汹汹地一指说笑的两人大声喝道,“暴风来了,可能谁都活不下去,信不信我先送你们上天?”

邹浩宇一翻身,把周世佳护在自己的身后,金鹰心法催动控鹤功,一丝玄机锁定了金在炫,冷冷地道:“小棒子,吓唬谁呢?有种你开枪试试!”

金在炫脸上的肌肉一抽,到底他是没有底气敢对邹浩宇怎样的,气急败坏之下,他使劲把枪砸在船上,指着邹浩宇叫道:“小子,别想逃跑,给我任何打死你的机会,我都不会手软!”

邹浩宇奇道:“现在我没给你机会吗?你把枪扔下干嘛?”

周世佳心里感动,将丰满的胸脯紧贴在邹浩宇的后背上,藕臂绕过他的脖子抱在他胸前,哼道:“还能干什么,不过就是想给我们一把枪,让我们觉着有了枪就有了逃生的把握,赶紧从这艘船上跳海罢了。”

金在炫面红耳赤,厉声怒喝:“你胡说,我,我什么时候有那个想法了?哼,跟你们说什么,你们可是我让周家低头的筹码呢。”

刚说完,周世佳讥讽道:“想多了,今天跟周家联系过了吧?我猜,周家肯定给了你一个很让你生气,然后让你不知所措的决定,对不对?”

金在炫一愣,哑口无言,张口结舌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周世佳淡淡道:“通过内鬼,你已经肯定周家宁可让我这个被周家除名,哦,原因大概是我私自吞了周家很多钱,应该有上亿多了吧?然后,周家就开始‘清理门户’把我除名,这个消息应该是真的了。但这次劫持我,让周家给你宇宙珠宝低头的事情是你一手策划的,你家那老头儿虽然知情,但也装出毫不知情的样子任你胡闹,现在事情闹大了,我反而成了你金家手里的一颗炸弹,所以你想尽早把我们打发掉,好给你们狡辩的借口,对不对?”

她说的有些凌乱,但邹浩宇还是听明白了。

周家,真的把周世佳除名了?

凭什么?

他觉着,自己的怒火成功地燃起了。

金在炫也没有成功点燃他的怒火,远在万里之外的周家做到了。

不为别的,就因为,周世佳是他的女人。

另外,周世佳仿佛是云淡风轻的表现,他相信这是这个聪慧无比的女人早就预料到的事情,可从她嘴里这样说出来,他相信在周世佳的心里,肯定也是痛苦至极的。

周世佳又淡淡地道:“宇宙珠宝家族中,你父亲有七个儿子,三个女婿,每个人都想成为下一任的宇宙珠宝掌舵人,你只不过是十分之一,这一次,你要是能顺利让周家低头,对你金在炫来说,以后接替你父亲成为宇宙珠宝的掌门人,那自然是更近了一步。可是,你没有想到,我周世佳对周家,原本就没那么重要,何况今天。”

说到这里,她才流露出一点悲凉。

邹浩宇拍拍她的手背,周世佳一笑,娇俏地道:“其实,我特感谢你们,要不是这次出海,我不可能遇到我的男人,要是周家不因为那点龌龊把事情做觉,我也不可能有这次出海的打算,这样一来,或许我被他们踢出周家,解决他们的阻碍的提起会推后很久,可我或许会永远错过对我好,余生将会和我一起面对一切风雨的男人。因为仇恨,我得到了爱情,我谢谢你们了。”

这太出乎金在炫的预料了,他不禁脱口叫道:“周大小姐,你大可不必灰心丧气,要是你愿意……”

“我不愿意,拿什么来换,我都不愿意!”周世佳根本不给金在炫把话说完的机会,她高声说道,“我们有可能会在这次海啸中丢了生命,可我是一个自私的人,我刚刚得到的爱,就算死了我也绝不会放手。哪怕是被海啸杀死,我也不会放手,连累爱人,那也在所不辞。”

她的情绪中加上了一点疯狂,话说的很森冷无情,可邹浩宇听到的却是满满的多情。

“老公,你愿意吗?会后悔,会抱怨我吗?”周世佳在他耳边问道。

邹浩宇笑道:“为什么不愿意呢?遇到一点危险,但能收获这么好的一个大美人儿,我乐还来不及呢。放心,我们都会好好的!”

金在炫倒退一步,神色一片狰狞,恶狠狠地道:“好,很好,极其好,姓周的,这是你逼我的,你宁愿跟一个小瘪三一起死,都不愿意跟我走对不对?”

周世佳在邹浩宇耳边笑嘻嘻地抱怨道:“好讨厌啊,明明普通话才刚学会,就想说魔都方言,怎么这么讨厌呢。”

邹浩宇冲金在炫拱拱手,认真严肃地请求道:“金胖……不是,金棒子,把舌头捋直了再说话好吗?求你了!我家大美人儿犯恶心,可能是有喜了,上天有好生之德,你就别再多造孽了,行吗?”

金在炫扭头就走,好像是忘了一样,他和他的保镖们没有一个人去在意地上那把手枪。

邹浩宇有点好奇,枪啊,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机车,美人儿,枪,那是绝对的诱惑。

“别拿这个,”周世佳拦住了他想要去捡的动作,轻声道,“里面的子弹是假的不说,还装着定位系统,金家的目的,就是要我们带着这把枪消失,好给他们推卸责任的借口。”

邹浩宇笑道:“我当然知道这小子故意留下的枪肯定有古怪啊,这不是我这属于第一次看到真强,心里有些好奇么。对了,亲爱的,你咋这么厉害呢?跟诸葛亮似的,什么都算到前头了啊。”

周世佳笑道:“这算厉害吗?我才不觉着呢,能勾引小弟弟跟我私奔,这才是我最厉害的地方。”

“别闹,认真跟你说呢。”邹浩宇沉吟道,“亲爱的,我有一个想法,这次回去之后,我想先开一个小点的珠宝店,你知道,我可没多少钱,出了药品给你还账之外,也就几百万了,大的生意那是做不来的。但我又不懂做生意,亲爱的,你来当老板好不好?”

这句话太出乎周世佳的预料了,她呆了好一会儿,才重新有把娇躯贴在邹浩宇的背上,闷闷地道:“老公,周家把我除名的理由,根本就是莫须有的事情,至少要yigey7i呢,咱们以后还要生活,何必……”

邹浩宇正色道:“我当然知道,有周世阳那么一个弟弟,你手里能存得住钱才怪。可是,哪怕他们是污蔑你的,我也不想让你承担这个污点,我要你清清白白的,不欠周家任何情分地和我再一起。我们的日子还长着呢,一个亿算什么?相信我,我可以很快就重新赚回来,但咱们家的生意,真的要你费心打点啦,让我做生意,咱们以后可有地麻烦喽。你知道吗,小时候,我的理想就是在我们那开一个小小的商店。”

周世佳抽噎这,却破涕为笑,奇道:“开商店?为什么哦?”

邹浩宇怀着憧憬,向往地添了下嘴唇说:“那时候的商店里有好多小吃,果丹皮啊,泡泡糖啊,好多好多好吃的,我就在想,要是我自己开商店,我想吃多少,那就吃多少,多过瘾啊!”

周世佳吃吃大笑,嗔道:“原来我老公贪嘴的小毛病,那是从小就有的,根深蒂固的呢。不过,有阿阳在,以他的性格,你要做生意,还是在珠宝行业里做生意,他肯定会千方百计和你为敌,以后,你跟周家免不了要交恶,要战斗,我……”

“你姓周,是周家的大小姐。”邹浩宇将她搬了过来,放在自己的腿上,亲吻着,咕哝道,“可你更是我好老婆啊,我相信你一定能处理好那些事情,好姐姐,为了咱们以后能过好日子,为了咱们能不被别人欺负,这个家,你可要当起来呢。”

周世佳没有回答,她现在也不回答这个问题,点头容易是很容易的事情,可她自己知道,太了解珠宝行,太了解周家,甚至太了解珠宝行业里的所有有分量的珠宝商,乃至太了解整个珠宝行里的规矩的自己,一旦和邹浩宇联手闯进这个行业,那将会对这个行业造成多大的震动。

周世佳知道,当自己和邹浩宇联手的消息传到那些珠宝商人的耳朵里,那些人一定会用比对付别的任何一个人更凶恶,也更歹毒百倍千倍的办法来对付他们。

不是周世佳自负,而是有太多人形成了一种共识,周世佳的作用,在珠宝行业里的作用,能产生的能量和随之而来的反应,比一场海上风暴更加恐怖,她就是一个对于珠宝商,尤其中小型的珠宝商而言如同飓风一样的威慑。

而两人刚刚起步的小生意,实在承受不住太大的风浪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