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沉沦吧,有情的人们

小说: 超绝透视眼 作者: 月醉 更新时间:2018-01-01 20:56:30 字数:3696 阅读进度:108/730

就在邹浩宇把衣服披在周世佳身上的时候,门被推开了,是推开,而不是打开,可见金在炫的确没有把铁门锁上。

邹浩宇当然知道,他还知道,在门外昨晚换了三次岗,每次两个斜挎着枪的保镖在严加看守。

周世佳慵懒地眯起了好看的杏眼,看到外面还站着两个保镖,顿时就明白金在炫的故作大方了。

她冷笑道:“多年不见,金先生还是这么猥琐。本来就不安心,又何必故作大方,你不如把门锁上,让你的保镖去休息,那也好过让他们冒着那么大的海雾,大晚上的还要保护我们的安全。”

金在炫十分尴尬,他不跟周世佳说话,看着邹浩宇,嘴里嘲讽地道:“这几天出尽了风头的邹先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嘿嘿,我可听说,邹先生跟京城关家的大小姐,那可是正在蜜恋当中呢,没想到,邹先生也是个喜好熟女的同道中人啊。”

这话说的很下流,几乎就是在当着周世佳的面骂她了。

周世佳是早就做好了被人嘲讽的心理准备的,但事到临头了她还是心里发紧。

衣服下,邹浩宇一只手在她光滑细腻的玉背上轻轻抚摸着,显得十分喜爱。

“我与你这位什么姓金的小棒子,可绝不是什么同道之人。我和囡囡,勾心斗角着,日渐心爱,我的确算不上什么正人君子,做不到坐怀不乱,但对于我的女人,我必然心爱,然后才会喜爱迷恋。”邹浩宇淡淡地直视着金在炫这小棒子,然后低下头,在周世佳的额头一吻,笑吟吟地道,“而且,我很想看这样一个美丽的狐狸精,最后会把我诱惑到什么地方去。”

周世佳心里欢喜,凑上柔唇,在邹浩宇嘴上重重啾啾两口,笑道;“我是狐狸精吗?哎呀,我有那么美,有那么有诱惑力吗?那你就是小书生咯?嘻嘻,我这只狐狸精背后,那可是要比黑山老妖还凶恶好多的反对势力呢,你可能要面对好多考验哦。”

邹浩宇发狠道:“管他谁是反对势力呢,最坏就是把你抢上山,从此当个压寨夫人啊。”

周世佳双颊通红,腻声道:“那我再给你生几个小狐狸,你说好不好?”

说到这里,周世佳目光中带着愧疚,她想起她的女儿了。

邹浩宇在她滑嫩的脸颊上抚摸着,低下头看着她的眼睛,柔声道:“我很喜欢小孩子,如果你愿意,我想见见你的女儿,她一定是一个特别可爱的孩子,就像你小的时候一样,是不是?”

周世佳双目中惊喜连连,欢喜地将邹浩宇停留在她平坦细腻温热的小腹上的那只手按住,努力挺着饱满坚挺的胸脯,气喘吁吁地道:“真的吗?你,你不会嫌弃她……”

邹浩宇心中更加温柔,一个女人,把自己最牵挂的人都愿意带给你,让你照顾着他们,这说明,这个女人是死心塌地愿意跟着你,把她自己彻底托付给你了。

亲吻着周世佳的唇角,邹浩宇柔声道:“可我担心的是,孩子会不喜欢我,她可能更喜欢她的父亲,可能我会做不好,要是到时候把孩子能接过来了,你可要多费点心思,教我怎么和孩子相处呢。”

周世佳眼角淌出了泪花,她心里最后一块石头终于完全放下了。

或许,关大小姐也会很喜欢小家伙呢,要是那样的话……看了一眼温柔地亲吻着自己的男人,周世佳心里窃喜地想:“那样的话,他,他可会少被人家关大小姐刁难呢。”

狗粮撒的太多,金在炫受不了了。

他很愤怒地拂袖而去,到了门口还重重地呵斥他的手下:“没听见人家不喜欢你们么?还站在这儿,给人家当看门狗吗?走,都散了,这里不需要人看着了。”

有个人低声道:“可是,如果他们趁机逃跑怎么办?”

棒国居然有那么多会说普通话的小棒子吗?

金在炫冷冷道:“要是发现他们试图跳海,你们就开枪。哼,这里已经是深海区域了,就算子弹打不死,他们也没法活。”

门外的人,一下子撤的一干二净,邹浩宇本想亲自去试验一下,看这群小棒子最大的忍耐限度在哪里,可他还没来得及起身,周世佳藕臂一展,紧紧搂住了他的脖子,温热滑腻带着诱人体香的美人鱼,拼了命一样钻进他怀里,狠狠的,雨点般的香吻铺天盖地地献了上来。

只听她哽咽着,却笑嘻嘻地用丰嫩的"qiaotun"在邹浩宇最冲动的地方摩擦着,细细的声音呢喃着说:“好弟弟,好人,我心爱的小男人,姐姐知道,你是要做大事的人,明媒正娶的只能是关大小姐,姐姐不在乎,可这一次逮住你了啊,姐姐要让你,让你完成从男孩到男人的转变。”

笑着笑着,她泪如雨下,哽咽着,哭的好几次差点昏迷过去,只听她抽咽着说:“我听说,男人总会对自己的第一个女人很在意,姐姐就算最后被你厌烦了,抛弃了,只要……”

还没说完,周世佳便觉大脑中缺氧般一阵阵的眩晕,邹浩宇将她死死地搂着,亲吻从额头开始,直到迷人的白皙性感的锁骨。

“你是我的女人,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不要分开。”邹浩宇喃喃地说。

周世佳吃痒,当火热的嘴唇在她"shuangfeng"之间喷着炽热的欲望的时候,她破涕为笑,双手抱着邹浩宇的后脑勺,将他完全埋进自己的胸脯,抽搭着笑道:“好,我会永远记住这句话,记住我的男人说,我要一辈子都不离开他。以后不管发生什么,就算我的男人打我,驱赶我,我也绝不会离开我的心爱的男人。”

“哪个会打你,驱赶你?狐狸精,你要负责狠狠地迷住我,一辈子都迷住!”邹浩宇大声说。

周世佳没有说任何话,她跨坐在邹浩宇身上,把自己揉进了他的怀抱,但当邹浩宇情急地把手伸进幽幽深谷的时候,她却坚决地制止了。

“老公,等半天,等半天,我,我就是你的,好吗?”她使劲按着他的手,并不坚决,只是哀求道,“从今往后,我只给你一个人宽衣解带,我的身体,只给你一个人展现,好吗?”

情yu之巅的邹浩宇迅速冷静下来,他喘着气,都已经红了的眼睛从起伏的峰峦上移开,严肃地改正道:“准确地说,是从今晚开始,你就永远属于我,亲亲囡囡,永远属于你的男人了。”

周世佳狠狠点头,将柔唇紧紧贴在邹浩宇的嘴角,迷恋地亲吻着,不断亲吻着,忽然吃吃地低声笑道:“老公,以后,我可是要好好调教你了哟,争取等你把关大小姐哄上床的时候,不用来真的,你就能让她欲仙欲死了哦。”

我靠,这狐狸精,成了最亲密的人之后,她的大胆和挑逗,简直是千倍万倍地增长啊。

“哼,怎么说我也是被那么多老师教导过的现代青年,到时候咱俩谁调教谁,那可还说不准呢。”说到事关男人尊严的问题,哪怕是什么都不懂,销魂滋味儿根本都没尝到过的邹浩宇也没法淡定了,他两手在心爱的女人两瓣"qiaotun"上抓着揉着,嘴里强行发狠道,“什么老树盘根,什么隔山打牛,我都很拿手哦,到时候可别苦苦哀求着哥哥放你一马!”

“给谁当哥哥呢,讨厌的老公!”周世佳不依地扭动起妖娆的娇躯,一时媚如春水,一下子咬住邹浩宇的耳垂,吃吃地悄然娇声道,“老公,囡囡还看到过一些新奇的花招呢,比如什么玉女心经里的十八式,什么洞玄子三十六手,还有什么背附,什么鲸吞……哎呀,羞死人了,人家还没有试过呢,现在还不知道人家的老公愿不愿意跟人家试一试呢……”

这里要是没有外人,天王老子都挡不住自己立刻把这只狐狸精脱成大白羊一口吃掉,邹浩宇敢发誓。

邹浩宇的反应,周世佳自然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她很得意她的诱惑力。

“好啦好啦,乖,等晚上的时候,你要是能带着你的狐狸精大"qingren"儿跑到没有人打扰的地方,你想怎样对待你的大"qingren"儿,她都会心甘情愿的任你为所欲为呢。”拍拍邹浩宇的后背,周世佳一只玉手从衣服下探进去,在邹浩宇的背上抚摸着,她哄小孩子一样地哄着,哄完了,最后又娇笑着,亲吻着邹浩宇的嘴角,轻声说道,“老公,人家还带着几套从未穿过的内衣呢,原打算是一个人在荒岛度过余生的几十年里,就自己一个人,好好释放一下压抑的感情呢,现在有了你,我每一件都穿给你,就让你一个人看,还不好?有镂空的,有蕾丝的,还有丁字……哎呀,羞死人啦!”

邹浩宇觉着自己的鼻子里有热乎乎的东西在横冲直撞,全身的情yu,让他感觉到自己快要爆炸了。

要不是那一股细细的内功能在最关键的关头一下子止住他的欲望,他真的会立刻把这个成熟的女人压在地上,立马狠狠地宠爱她,哪怕是从此只能一辈子迷恋在这具火热的,细腻的,仿佛就是整个世界的成熟玉体之中。

周世佳在最关键的时候制止了他,邹浩宇明白,她正是因为喜欢自己,甚至爱自己,所以她总是在诱惑甚至魅惑着自己,但在最要紧的关头,她就会制止自己。

“佳佳,姐姐,囡囡……”邹浩宇一声一声地呼唤着,他到底还是情动至极,把那两个字叫了出来,“亲亲老婆,好老婆。”

这两个字仿佛有莫大的魔力,一听之下,周世佳惊喜地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有一个声音在心里轰轰烈烈的轰鸣着:“他,他到底还是对我有了感情的,从此以后,为这两个字,我,我什么都可以为他去做,我会很快真的爱上他的,或许,就在今夜了。”

邹浩宇也没有说一个字,他觉着,自己一定会在很短的时间里,彻底沦陷在这个美丽的,神秘的,但对自己必然也充满了情意的女人的玉体和灵魂当中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