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中国爷们,要带种!

小说: 超绝透视眼 作者: 月醉 更新时间:2018-01-01 20:56:29 字数:3777 阅读进度:103/660

周世佳心里也是很没底的,周家跟棒子的那些恩恩怨怨,注定了这一次只要遇上就不可能善罢甘休,她只是个女人,没有处理这样的事情的经验,而且,这艘游轮上有那么多的亿万富翁,还有景世衡这样的国家级别的大工匠师傅,但凡有一个出一点意外,周家要面临多大的压力,她都无法想象。

她觉着,为今之计,只有先拖住棒子海警等到我国海警和海军的救援,实在没有办法了,她虽是个女人,但也有赴汤蹈火来保证周家的名誉不受伤害的觉悟和胆量。

靠周世阳?

周世佳心里不无悲哀地想,要是这个弟弟能靠得住,那才好了。

就算她明明知道,周世阳如果这时候能挺身而出的话,她也会为了这个弟弟抛弃自己,从而保留这个唯一的弟弟不受伤害。

安排完船里的事情,周世佳向邹浩宇柔声道:“邹先生,那,那就有劳你了。”

邹浩宇瞥了周世阳一眼,畏畏缩缩的,忽然使他很想大笑一场。

和这么一个怂货斗来斗去的,那是多没意思的事情啊。

倒是对周世佳,邹浩宇心里有了好感,不管怎么说,这是个敢于去承担责任的女人。

至于他自己,当然他明白了周家跟棒子是有很深的怨恨之后,自己跟周世佳一起出现,危险肯定要大的多,可就算跟周家不睦,他也绝不会做出眼睁睁看着一个女人扛起那么重的担子,自己却躲藏在女人身后的事情。

并且,这艘船上有关妙彤,他必须要冲上去保护自己的女孩。

“别担心,没事的。”出门之前,邹浩宇对关妙彤轻声安慰。

关妙彤眼眶有些红,她更清楚周家跟棒子的恩恩怨怨,也明白邹浩宇为什么会站出来,也正是因为邹浩宇的站出来,关妙彤觉着,把自己交给他,很值得。

男人,哪怕很多事情明明可以事不关己,那也要站出去。

她隐约明白,当一个男人自私到连面对危险的勇气都没有的时候,这个男人再优秀,取得的成绩再好,那也是不值得托付的人。

关妙彤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轻轻在邹浩宇脸上吻了一下,低声道:“你也要小心,我在这里等你。”

邹浩宇忽然觉着,让他去顶住快要塌下来的天,他也有那个力气。

关仁阳神色郑重,紧紧盯着邹浩宇问道:“小邹,你真决定要出去面对棒子海警?”

邹浩宇认真地道:“二伯,我无法说服自己看着一个女人站在前面挡住危险,哪怕我明明可以心安理得地享受因此而来的红利。”

关仁阳盯着邹浩宇看了很久,最后咧着嘴笑了笑,拍拍邹浩宇的肩膀:“好小子,是个带种的。去吧,等你回来,我领你去见小彤的父亲。”

很多人总是在臆测达官显贵们的骨气,而实际上,很多达官贵人的骨气,要比只会在键盘上硬气的键盘侠们硬百倍。

关仁阳老了,但他知道,他这样的老头,有身份有背景的老头,是这艘游轮上的妇孺们最后一道安全屏障,他不可能冲到最前头去,但他绝不会躲起来当缩头乌龟。

关家的尊严,决不允许他做出那样的事情。

关智厚往怀里揣了一把切刀,也要跟着出去。

邹浩宇摆摆手道:“你就留下吧,不是小瞧你,真出去干擒贼先擒王的事情,你还真会拖累我们。周大小姐是主人,不能不出面,我呢,好歹还会那么一点手段,我们应该有自保的实力。”

随后,邹浩宇当面指着姓宋的说:“这些人我不相信,他们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智厚大哥,这里还要你多操心呢。”

关智厚想了想,这才作罢。

当邹浩宇和周世佳快步走出展厅的时候,展厅的门咣当一声锁上了。

周世佳脚下一软,打了个趔趄。

邹浩宇忙扶住她,周世佳柔软的胸口紧紧贴在邹浩宇的胳膊上,邹浩宇心里一荡,只听周世佳柔弱地低声道:“邹先生,这也是我第一次面对这样的事情,谢谢你,麻烦你,借肩膀我靠靠,我,我心里也在害怕。”

还没反应过来时,邹浩宇就觉到胸口一热,一双柔弱无骨的藕臂,带着清香的轻熟女人的体香钻进了怀里。

周世佳的这个拥抱,不带任何旖旎的色彩,她是真的怕了,在别人面前,她必须强打精神,保持自己不能慌乱,但此时的甲板上没有第三个人,她的柔弱,终于一起体现了出来。

周世阳,你小子真是个怂蛋!

邹浩宇心里骂了一句,犹豫了一下,伸出手搂住周世佳的腰肢,妙曼而温热,犹如风中柳枝。

拍拍周世佳的肩头,邹浩宇轻笑道:“我这也算是享受了一点艳福了,放心吧,虽然你是主人,但你是女人啊,有突发情况,我会站在前头的。”

半晌没等到周世佳说话,邹浩宇却感觉到胸口在迅速湿润着。

周世佳居然哭了。

这个第一次见面就对自己态度极其恶劣的女人,周家的大小姐,居然哭了。

她哽咽着,蓦然幽幽地轻叹道:“原来,有个男人依靠着,感觉是这么好。”

邹浩宇能理解她的这句感慨,或许,她从懂事开始,就从没依靠过谁。

忽然,脸颊一热,面前周世佳桃花带雨般的羞红的面容,吐气如兰,她正亲在关妙彤刚才亲过的地方上。

邹浩宇一愣,周世佳咯咯地笑着,后退半步跳出了邹浩宇的怀抱,笑吟吟地道:“看在你是第一个给我肩膀依靠的份上,让你再享受一点艳福吧。小弟弟,可不要想多哦,姐姐可不是随随便便的女人。”

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周世佳又轻轻叹道:“可惜姐姐早生了几年,要不然,关大小姐可要面对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啦。”

邹浩宇下意识地道:“我可没那么大的魅力,要是没一点本事,你还不一定看我一眼呢。”

周世佳微微错愕,紧接着嘻嘻地笑着,端详着邹浩宇,曼声道:“小弟弟,你这句话是要向关妙彤说的吗?哎哟,那姐姐可受了无妄之灾咯!”

随后,她挽着邹浩宇的胳膊,慢步往甲板尽头走去,轻轻地道:“小弟——我就这么称呼你吧,你可不要不愿意,姐姐本来就比你大哟——你要知道,这世上虽说男女之间讲究的是情投意合,可如果两个人的生活根本就在两条并列的平行线上,你们连认识都不可能,又怎么会相爱呢?你的本事,那是保证你生活在什么层次的基础,你不要不爱听这些话,本来就是这样的道理。你想想看,如果你没有那样神鬼莫测的本事,就算关妙彤站在你面前,你会主动去追求她吗?看得出来,你可是个很懂分寸的人呢。”

邹浩宇没有说话,他很惊讶,才认识这么点时间,周世佳居然就比较了解自己了吗?

但他不得不承认,周世佳说的的确有道理。

甲板侧后方,一左一右两艘海警船飞驰而来,比起我国的海警船,这两艘简直可以用非常小来形容,但比起游轮,人家带着武器。

海警船上,大喇叭声嘶力竭地在用韩语和普通话轮流播放着喊话,棒子海警声称,这艘游轮在棒子国海域有过违法行为,要求停船接受检查。

邹浩宇双眼厉芒闪闪,是国人,就不能忘倭寇当年在北平的“进入搜查”,小小的棒子,竟然也嚣张到这个程度了吗?

邹浩宇发誓,他一定去棒子国,不坑狗日的三五百亿,他就绝不回国。

周世佳淡淡道:“他们是冲我们周家来的。”

然后,周世佳偏过头,似笑非笑地对邹浩宇道:“你要是现在回去还来得及,我想,只要他们抓住了我,足够威胁周家,或许会放别的人离开,他们一定知道这艘游轮上有什么人,这些下作的棒子,偷鸡摸狗倒是经常干,但真要惹怒我们,他们还没那个胆量。”

邹浩宇笑道:“世上怎么会有让一个女人去冒险,自己却享受女人带来的红利的邹浩宇,这种话别说了,说吧,你打算怎么干。”

周世佳用下巴指了指两艘海警船说:“他们有武器,而我们的海警船开过来至少也需要六七个小时的时间,我过去做人质。”

邹浩宇冷笑:“恐怕周家是不可能答应棒子的狮子大开口的,你就这么有信心周家会为了你,做出对棒子让步的事情?不要忘了,这帮孙子可是贪得无厌的,尤其在这个时候,这个民族就是一群妄自尊大的傻逼,他们或许会对你用各种折磨的方法,周家一天不低头,他们就对你用一天的方法,我想你应该能知道这帮孙子会干出什么事情的。”

周世佳苦笑着摇摇头:“那又能有什么办法呢,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这艘游轮上的人被伤害到。如果是那样的结果,我就算能安然无恙地回到汉口,回到周家,也不会有人放过我。”

邹浩宇很想说,这件事情就应该让周世阳站出来处理。

周世佳知道邹浩宇要说什么,叹了口气,她轻轻道:“如果这是我为阿阳做的最后一件事,那就做到底吧。我全权负责起来,至少他可以少受很多指责和非议,毕竟,我是姐姐啊。”

邹浩宇沉默了一下,看着越来越近,甚至都可以看到黑洞洞的机枪枪口的棒子海警船,咬了一下腮帮子问:“一定会是这样的结果吗?”

周世佳有十几秒没有回答,她不是在沉默,而是在用沉默给邹浩宇肯定的回答。

邹浩宇重重呼吸了一口潮湿的海风,既然如此,要陪着这个交情并不深的女人,一起去面对那群无耻贪婪的棒子吗?

他无法说服自己缩回去,不仅因为周世佳是个女人,还因为,他是个中国人,中国男人!

中国爷们,怎么可以眼睁睁看着自己家的女人被贼寇欺辱呢?

和亲的汉唐已经过去前年了,近代屈辱的战争也已经结束一个甲子了,中国爷们,每一代都要有那么几个哪怕可以不用逞强,但也要站在自己家的女人前头的带种的。

邹浩宇觉着,自己就是个带种的中国爷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