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有分期的吗?

小说: 超绝透视眼 作者: 月醉 更新时间:2018-01-01 20:56:26 字数:3991 阅读进度:92/730

作为周家的大小姐,周世佳其实也没有过那种锦衣玉食的生活。

在周家家主的敌情,周世阳理所当然是要继承未来的周家家主之位的,但周世阳为人轻浮,但又自以为是,周世佳不得不经常给他解决一些问题,就周世佳手里攥的那点钱,可以说大部分都是给周世阳花了。

周世佳夫妻感情不好,这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

以她的身份和地位,要拥有一件极品帝王绿的挂饰,那不是很难的事情,可她既不能,又不敢。手里没那么多钱,更不敢因为一件挂饰,很可能让周世阳的地位岌岌可危,也只有在今天,周世佳才有那么一点心情,竟在邹浩宇这个按说应该是他们姐弟两人的敌人赌玉的时候切出一块并不是极品的帝王绿的时候,才急切地几乎央求着要买下来。

三百万,这是她几乎所有的家当了,她也想给自己奢侈一次。

倒是陈蒙,这分期的说法,让周世佳都哭笑不得。

这可是帝王绿啊妹妹,有分期的吗?

不是陈蒙没见过世面,这世上,有的女人喜欢金银,有的女人喜欢钻石,陈蒙就喜欢于是。

她觉着,中国人,只有玉才最贴合气质。

一钻石往手指头上一戴就珠光宝气了?

太俗了!

更何况,只有真正的面对帝王绿的时候,人的心神才会被这种多天地制造化的宝贝完全吸引住了。

那是怎样的一种可爱啊,艳而不俗,香而不媚,当你触碰到它的时候,彷佛一种你会和它心神相同的奇妙感觉油然而生,那是一种不需要表现,就能和你的气质完全融合贯通的感觉。

邹浩宇很为难,他看得出来,陈蒙是不懂玉,但就是喜欢。

周世佳则是懂玉,而且喜欢玉,尤其帝王绿。

沉吟了一下,神眼再次扫描过这一堆石头,邹浩宇忽然眼睛一亮,顿时有了主意。

没想到的是,孙曦云竟猛然转过头来,直勾勾地看着邹浩宇,虽然赧然,但也很坚定地说道:“邹先生,我也特别喜欢这帝王绿,我想求你转让给我,我一直想给奶奶送一件珍贵的玉饰,这块帝王绿正好,您能割爱吗?”

好嘛,一块玉,三个女人都想要。

偏偏邹浩宇就是这么个人,他不怕别人来抢,有的是拳头教对方怎么做人。可他就怕对方笑脸相迎地求着他,这种感觉很让他无措。

还好,关妙彤是自己第一个送玉的人,要不然,今晚上肯定要得罪三个女人了——关大小姐喜欢他的一件宝贝,他能不赶紧送上?

开玩笑!

“孙小姐,不知你打算做成什么样的饰品?”邹浩宇想了想,觉着今天晚上他估计只能赚点小钱了,要么就要等那个噱头帝王绿的出现了,一转眼心里有了安排,他问孙曦云。

孙曦云想了想说:“玉佛吧,奶奶很信这个。”

邹浩宇就说:“那这样吧,今晚也麻烦三位陪我兜圈子了,周大小姐,这块帝王绿呢,我也不说转让你,就送给你把,或许,以后要麻烦周大小姐的地方还会很多呢。”

周世佳一愣,白嫩的手指指着自己,愕然的几乎震惊,吃吃艾艾地反问道:“邹先生,您,您确定是要,要转送给我吗?”

好像他们之间,还没那么亲近的关系吧?

邹浩宇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以后麻烦你的地方还多着呢,这也算是我提前送礼行贿,希望周大小姐能吃我的嘴短,哈哈。”

周世佳欢呼一声,此刻她明白了邹浩宇的用意。

眼睛死死盯着小心翼翼地削着帝王绿的那位师傅的手指,看样子要不是她实在不会,恐怕就要自己上手了。

“邹先生,谢谢你,真心谢谢你,我想,不管怎么样,我们,我们以后还是可以做朋友地。”周世佳盯了两眼,转过头来看着邹浩宇的眼睛,很认真地说。

邹浩宇不置可否,只是肋下疼地厉害。

孙曦云还好,一听邹浩宇要把这块帝王绿送给周世佳,失望自然是失望的,但她也知道,她跟邹浩宇的关系太疏远了,人家没有必要一定就要把这块帝王绿转让给自己。

陈蒙就不一样了,她也不是自忖跟邹浩宇的关系有多亲密,就是心理不爽,立马就下手了。

女人都会的掐肉神功,陈蒙无师自通,已经练到了炉火纯青地地步了。

邹浩宇连忙赔笑:“陈姐,陈姐,你别着急啊,我保证不让你失望就是了,行不行?咱先松手,这个,小心回头传绯闻,我可受不了啊!”

陈蒙哼道:“帝王绿那么少见,你还能再找出第二块来啊?”

一转眼,她立马又加了一句:“我不管,我那可珠子被你拿走了,看样子我是收不回来了,那你要送我一份厚礼才行,要不然,我天天上你家吃饭去。警告你啊,我饭量很大的!”

摇摇头,邹浩宇亲自动手,一块一块翻开上头覆盖着的那些石料,从最里面摸出一块拳头大的,表面很是粗糙的石头。

“还是十万?”抬头问林家的人,邹浩宇显得很是关注。

在场的不少人心生鄙夷:“妈的,真是个穷惯了的土包子,都是亿万富翁了,区区十万块钱还要这么仔细地确定,丢人啊!”

这么一想,许多人顿时心平气和了。

有本事又能咋滴?

土包子一个,终究是上不了席面的泥腿子。

林家的人很有素质,心理素质也特别好,价值数百万的东西,卖了十万块钱,也没有人表现出心疼的样子。

“是的,邹先生,还是十万。”那个接待的年轻人微笑道。

邹浩宇把石料递给另外一位师傅:“好,切。”

妈的,糟践了一身本事啊,这会又跟个暴发户一样了,就不能用行话术语吗?

姓宋的撇撇嘴,用极其看不上地眼睛余光在邹浩宇身上掠过,满脸都是嘲弄。

林家的师傅不敢大意,这小子果然有门道啊。

于是,那师傅恭恭敬敬地双手捧着那块石头,请教道:“那么还请邹先生指教,这块要怎么切?”

邹浩宇大概比划了一下才说:“就从这里开始切片,分寸掌握在两厘米以内,见了玉,您是行家,当然也就知道该怎么切了。”

那师傅二话不说,稳如泰山地收掌握着那块石头,另一只手掌握着切刀,稳稳地一刀下去,果然见到了隐约的金黄。

姓宋的嗤笑道:“看起来,好像跟那块帝王绿比起来,还是差了很多的。”

邹浩宇哈哈一笑,冷冷道:“赌玉的事情,你懂几个问题?岫玉内胆黄要是也不算上品的话,宋家的绝大部分玉器,我看都应该当垃圾扔掉了。”

岫玉内胆黄?

大部分人都激动了起来,岫玉产自东北,极品很少见,就连上品也很少见,而金黄色的内胆黄,则属于岫玉中的上品,如果今天见了帝王绿,还能看到内胆黄,那对于许多人来说,都已经算是不枉此行了。

姓宋的大怒,尚未发作,只听林圃和声问道:“小邹,哦,我可以这样称呼你吗?”

邹浩宇笑道:“当然没问题,我本来就是小邹,不是小王小李,林总您好。”

林圃笑了笑,点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指着那块已经现出金黄色气韵的石头,不确定地问道:“那么好,小邹,你能确定这的确就是内胆黄吗?”

神眼发的信息,当然不可能错了。

这林圃明显是在考较啊。

邹浩宇很肯定地道:“不错,正是内胆黄,如果林总要和我打赌,那我是百分之百地笃定,这就是内胆黄的。”

林圃严肃的脸上露出一点好笑的模样,揶揄道:“看来,小邹这是赚钱赚上瘾了,可惜啊,我并不好赌博,自然就不会给小邹你赢我一个亿的机会了。”

这是在火上浇油吗?

邹浩宇耸耸肩,笑道:“那的确太可惜了——出了,各位都是行家,是不是岫玉内胆黄,一看就知。”

绝品的岫玉这里自然难见,内胆黄,自然而然就成了能和那块不是绝品地帝王绿的并驾齐驱者。

石头剥落,两块相映成辉的玉,竟几乎同时完美地呈现在众人的面前。

一块金黄,灯光下彷佛是充满了温馨与富贵,象征高贵和平安的内胆黄;一块碧绿如同一汪寒潭湖水,绿莹莹的,煞是喜人。

两者交相辉映,虽然不是绝品,却已经让大多数人惊叹了。

在陈蒙惊喜的注视下,邹浩宇笑道:“陈姐,我看你喜欢金黄色的颜色,也和你的气质匹配,这块内胆黄,可不比那块帝王绿逊色,你可别再掐我了。”

陈蒙自然喜欢至极,没有内胆黄,她当然想要那块帝王绿,有了她喜欢地颜色,品质也不比帝王绿差的内胆黄,选择自然就移到了后者这里。

伸手接过那块鹅卵石大小的内胆黄,陈蒙笑吟吟喜滋滋地道:“这二十万就算我的了,别跟我争啊。周小姐,这下好了,我也不用拼了命的u和你睁那块帝王绿了。”

周世佳如梦初醒,连忙道:“哎呀,你不提醒我都忘了,帝王绿这二十万,我自己出,邹先生,多谢你了啊。”

能少花四十万,邹浩宇这个财迷当然高兴,摇摇手笑道:“可别光顾着谢我,好好琢磨一下,你们要雕刻成什么形状的饰品吧。”

陈蒙却一把抓住拍拍手装模作样要到别的地方去的邹浩宇,显得有些得寸进尺般道:“哎呀,一事不烦二主,小曦也喜欢玉啊,你也帮她选一件呗。你放心,等你的生意坐起来了,请小曦帮你代言一下,那你可就全赚回来了啊。”

邹浩宇心里一动,是啊,陈蒙这是在帮他呢。

这个机敏的女人,早在他成了亿万富翁的那一刻恐怕就知道他将来必定是要做生意的,把准天后孙曦云提前预定为他的产品代言人,那对他来说,可真的是大赚特赚了啊。

孙曦云白了陈蒙一眼,这个傻妞儿,就这么把好朋友给卖了。

姐姐好歹是一线的女星,一个代言,没个上千万连经纪人都见不到,这可好,数百万就这么给邹浩宇省下了。

不过,邹浩宇可是答应会帮她看腰里的伤的,这对于孙曦云来说可是无价之宝。

看着邹浩宇,孙曦云痛痛快快地答应了:“能为邹先生效劳,也是我的福分。而且,能让奶奶高兴,还能有露脸的机会和舞台,应该是我要感谢邹先生才是。”

林家的服务小哥终于有点变脸色了,大哥,别紧着我们一家赚钱啊,你跟宋家不对付,上他们家那堆石头里赚钱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