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夜话

小说: 超绝透视眼 作者: 月醉 更新时间:2018-01-01 20:56:20 字数:3808 阅读进度:81/657

邹浩宇笑的很傻,他现在心里就一个想法:钱,好多钱,卡里一下子多了好多钱!

不得不说,这些有钱人,在乎面子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比如说刚才。

姓宋的灰头土脸的,那些跟他别苗头的大老板,尤其那些跟风的家伙,那可是一个人都没有赖账的,加起来全部一个亿的赌资,在景世衡宣布邹浩宇获得了胜利之后,不到三分钟,自己就接到了短信通知,卡上多了整整一个亿,随后又打进来了七十万。

这七十万,是姓宋的随后加上来的,丫不是说么,给邹浩宇增加难度,自然就要提高赌约程度,再加七十万,其实已经是姓宋的丢人了。

不过,这对邹浩宇来说简直就是意外之财,几十万块钱呢,干什么不行啊。

这会儿,邹浩宇就乐呵呵地一手提着一个大箱子,里面是那两尊说好了要让他带走的玉佛。

本来说一旦验明真伪,就让栾刚一把捏碎得了,可这么好的艺术品,邹浩宇怎么可能败家到让栾刚捏碎,怎么说这都是值钱的物件儿啊。

更何况,他是真心喜欢玉,喜欢玉器。

国人几千年的传承中,玉一直就是好东西,君子如玉,而且,比起俗气的钻石什么的,玉更有品格,与其这么好的东西落到姓宋的那种人手里,不如他拿了。

而且,他可是答应过关妙彤,要送她一尊玉菩萨呢。

就明代的那尊,那尊是值钱,恐怕拿出去找懂行的人收藏,至少又是上百万的收入,可自从交往以来,邹浩宇觉着自己还没送过关妙彤礼物呢,这尊玉菩萨,是在关妙彤的面前赢得的,对两人而言都很有特殊的纪念意义。

一手一尊玉佛,口袋里还有一张存款一亿一千多万的卡,邹浩宇觉着,他心里都踏实了。

关妙彤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他身边,看着宋家的那尊契丹的玉佛被众人簇拥着,柔声笑道:“你呀,今天可是出了大风头咯,等回到汉口,恐怕成千上百的珠宝商就会来找你,到时候,看你烦恼不烦恼。”

邹浩宇笑嘻嘻地道:“找我?行啊,出场费最低一个亿,反正就当是挣外快了。对了,这尊你拿着,这是送你的礼物。”

关妙彤有点吃惊,这尊玉佛,她在关家耳濡目染自然懂得行情价值是多少,要是让关家收购,三百万都是占大便宜了。

“这个,不合适吧?”关妙彤把手放到背后,惊慌失措地拒绝着。

她当然不会在乎几百万的一件礼物,可现在的问题是,她明白邹浩宇这是在干什么,这是他第一次送她礼物,意义非凡。

邹浩宇不由分说,直接把那个箱子塞给了关妙彤,笑道:“什么合适不合适的,好啦,拿着吧,哎哟,这半天了,可真有点饿了,我去找点吃的,你要去吗?”

关妙彤接了过来,然后才递给跟在身边的随从,点点头,脸上带着羞涩的笑容,轻声道:“那,那谢谢你啊。对了,你要吃什么去?”

邹浩宇挠挠头,想了想把手里的箱子也递给关妙彤的随从,嘱咐道:“甲乙两个箱子记好编号,别弄混了啊,那尊要好一些。”

关妙彤瞥了一眼偷笑的随从,她很喜欢这样的话,把更好的给她,哪怕这只是下意识的行为,这也让关妙彤心里乐开了花。

随后,邹浩宇无所谓地道:“吃的嘛,随便什么都可以,两包泡面也好,一份火锅也好,都可以啊。不过,游轮上可能没有这些东西,随便找点什么,看有没有面条米饭之类的,你要去吗?”

关妙彤失笑道:“喂,请女孩子吃饭,就一份泡面吗?”

她也知道,邹浩宇不喜欢西餐这些东西,但对于邹浩宇随便找点什么,随便什么时候都想吃就吃的行为,她觉着不好。

最起码,对健康不利。

“好啦,我让人去准备点吧,你跟这艘船上的主人也好,客人也好,那可都是,嗯,都是有些误会的呢。”忍着笑,关妙彤叫来一个跟在她身边听用的中年妇人,低声吩咐几句,那中年女人也挺有意思,笑吟吟地转身去找厨房了。

对邹浩宇,现在关家的人只要出现在这里的,就没有人会觉着他配不上关妙彤。

关家的确高门大户,可人家也不是没有本事啊,关家大小姐再高贵,总不能一辈子不结婚吧?人家有逆天的能力,匹配关家,现在看起来的确是有点格调低了,可人家一晚上就能挣整一个亿,这种能力,有谁比得上?

恐怕用不了多久,人家的高度就能把绝大部分现在看起来配得上关妙彤的那些富家公子,豪门少爷全都被甩到后面去。

如果这样的一个人才,能和关家强强联手……

关家没有傻子,连这些帮关家做事的人,也没有傻子,比起大部分的人,关家的这些做事的,眼界能力都在之上。

比起曾经去过关家,带着某种目的的那些公子哥,这些在关妙彤身边做事的,其实更喜欢邹浩宇这样的男孩,一样的普通家庭,但有本事,还懂得尊重人,更重要的是,懂得关心关妙彤,这才是一个女人最看重的方面。

吃的东西看起来是解决了,但上哪吃去?

总不能回那狭窄的房间里吃饭吧?

关妙彤侧身往窗外看了一眼,窗外明月高悬,幽暗的海面上,皎洁的月光,如同玉般的光华在海面上沸腾着,打着转,美丽极了。

“要不,我们去甲板上吧,那里有桌子。”关妙彤建议道。

邹浩宇自然没有什么不答应的,但她很纳闷:“那,斗玉的事情,你不亲眼看着啊?”

关妙彤笑了笑,没说话,可邹浩宇心里明白了。

这艘游轮上,能跟关家掰手腕的,也就只有羊城宋家了,宋家的底,这次是被自己给抄了个干净,他们还拿什么和关家较量?

更何况,关家来的人,未必都是必须要关妙彤盯着才能放心的,至少,那个自始至终都在用一种不远不近的距离观察着自己的关仁阳,就绝非是自己听说过的那些传言中的那么没有能力的人。

人老成精,关仁阳不可能差到哪里去。

来到甲板上,居然还有别人,不过人不多,两人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坐下,没几分钟就有服务生送来了宵夜,虽然不是邹浩宇爱吃的面条米饭,但在大海上能有一万馄饨,那就已经很不错了。

先喝了两口热汤,邹浩宇舒服的直叹息,感慨道:“这才是生活啊!”

关妙彤小口抿着热汤,偶尔才吃一口馄饨,闻言笑道:“现在都是亿万富翁了,就这样就满足啦?那你这辈子都吃不完了,都不用省着,一天吃六顿,绝对管够。”

“也不是这么说的,天天吃馄饨,那也得烦。”邹浩宇放下碗筷,一看去帮两人去厨房的中年妇女还在一边站着,心里觉着很过意不去,连忙招呼道,“大姐,你也坐啊,站着我觉着都很不自在。”

他知道,那些大户人家的规矩很严,这些人家没有保姆,没有服务员,只有下人。

邹浩宇就很看不上这种所谓的规矩,下人?

我下你二大爷去!

看到邹浩宇眼神讥诮讽刺,关妙彤也意识到了不妙。

下人?

他就是普通家庭出身,这是当着人的面,侮辱谁呢?

倒是中年妇女,笑着婉拒道:“多谢你了,这几天啊,经常坐着,身子骨都僵硬了,站一站,吹吹风,挺好。”

然后,她意识到邹浩宇这是在对关妙彤表达不满了,几乎没有去想邹浩宇凭什么能对关妙彤表达不满,中年妇女连忙又解释道:“邹先生,其实你误会了,关家没有那么多的规矩,我啊,就是上了年纪了,骨头不比你们年轻人,想坐着就坐着,想站着就站着,人老不由人啊。”

邹浩宇还没来得及说话,关妙彤想起来了,连忙说:“小宇,对了,你不是能看病吗,你帮张妈看看,她呀,其实最近是太累着啦,儿子今年要高考,总是坐立难安的,以前还落下了风湿的病根,这几天在海上,空气太潮湿,肯定是发病了。”

这还像话!

想来这位张妈,应该是经常跟在关妙彤身边照顾她的,所以她才会不顾颜面地几乎是下意识地请邹浩宇帮她看病,但从这也能看得出来,关妙彤还没有被万恶的所谓上层生活所腐蚀。

要不然,邹浩宇只要想想把一个从小锦衣玉食,对别人呼来喝去的女孩矫正过来的工程量,顿时就头都大了。

什么?放弃?

那不扯淡呢么,难不成就因为玉有瑕疵,所以要把一块上好的羊脂白玉摔碎了吧?!

这时候开启神眼,那自然不合适,邹浩宇想了想,决定先把这件事答应下来,遂点头道:“好,这件事交给我了。不过,现在可能不行啊,要想把握准确,这种特殊天气情况下的特殊情况,显然是不能作为重要依据的,等回去吧。毕竟,咱们不可能一辈子生活在海面上,是吧?”

张妈连忙感谢,只是单纯的感谢,并没有诚惶诚恐,这就让邹浩宇心里好受多了。

抬起手腕看看时间,关妙彤道:“张妈,不早了,你们回去就先休息了吧,我一会儿自己回去就行啦。”

张妈倒也没有磨蹭,她可是明白,这两人这是要谈些私密的事情呢。再说了,人家小年轻孤男寡女地坐在一起,面对面的谈情说爱,她站在这里算怎么回事啊!

带着一点感慨和满足,张妈转身离开。

当年的小丫头,如今也已经要谈婚论嫁啦,时间啊,过的是真快!

张妈离开后,邹浩宇看着饭碗笑道:“张妈很用心呢,是个善良的大姐。”

关妙彤脱口笑道:“说什么呢,怎么这么乱呢,我父亲给人介绍张妈的时候,可是用同辈的角度去介绍呢,你称呼她大姐,那……”

邹浩宇忽然笑的贼眉鼠眼的,贼兮兮地道:“哎呀,是啊,是啊,那可真乱了套了,我还是称呼她阿姨吧。”

关妙彤脸红过耳,连忙拿起了小勺,装模作样地喝起了馄饨汤来。

邹浩宇笑的跟一只成功偷到小鸡仔的狐狸一样,很是心满意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