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异心

小说: 超绝透视眼 作者: 月醉 更新时间:2018-01-01 20:56:13 字数:3663 阅读进度:60/656

对栾刚突然变得这么“懂事”,邹浩宇实际上很不习惯,只当是这家伙很爱命,他哪里知道,在栾刚的心里,早把他给归类到万秀门弟子中去了。

而且,这地位还不低。

周世阳气急败坏之下,不由分说拉着栾刚要去背后问个明白,栾刚很为难。

邹浩宇让他去搞点药片来,这要是不干,那岂不是要坏?

但他也想跟周世阳好好谈谈,万秀门的弟子,是你一个俗世大少爷能惹得起的?周家的死活栾刚不关心,但他在乎得罪了万秀门,自己该怎么办。

邹浩宇很无所谓地道:“有话去说就是了,没必要这么为难。记着,规定的时间内,我要的东西都给我拿来。”

白白胖胖的那个老板冷汗涔涔的,干笑道:“这个,有事好商量,有事好商量,大家能聚到一起来,那就是缘分,打打杀杀的,没必要,没必要。”

没必要?

邹浩宇冷笑,这些有钱人就是这种德性,他们能欺负得过的时候,那就是趾高气昂,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们有多厉害。一旦欺负不了,反而被对方欺负的时候,他们就换了另外的嘴脸。

不过,邹浩宇也没真打算跟船上这么多人过不去。

摆摆手,邹浩宇哼道:“该干嘛干嘛去,药片就算了吧,杀这么多人就活下我们三四个,回头难脱干系,麻烦。对了,记着带东西给我,没吃饱,就没力气也没心情,当然,你也可以在食物里下点毒什么的,或许能瞒得过我也说不准。”

栾刚心里话,你当我傻啊?

倒是周世阳眼珠子转动着,邹浩宇瞥了他一眼,他觉着,要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还得把这家伙干掉才行。

栾刚也看明白了周世阳的打算,又气又急,松开那两个服务员的领口,但他也算能看出来邹浩宇心里很不爽,顺带着手腕一拧,直接把那两个服务员的手腕拧断了,骨头都从皮下面翻了出来。

“这只是一个警告。”栾刚毫不客气地对周世阳批评道,“下次再玩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别怪我不看周家家主的面子。”

周世阳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他发誓,一定把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从周家赶出去。

当然,这只是心里想想,别说他现在还只是周家的大少爷,就算是周家的家主,想要把鹤鹰门的人赶出家门,那就得考虑到鹤鹰门找上门来,要拿周家上上下下几百口人的脑袋当利息的行动。

两人走后,不断哀嚎着的两个服务员,用乞求的眼睛看着餐厅里的几个人,很明显,他们在求助。

邹浩宇没有理睬,那两个大老板更不会为两个小小的服务员屈驾找医生去。

厨房那边,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喘,谁还会为了两个同事冒着得罪餐厅里这几个人的危险?

那白白胖胖的大老板邀请邹浩宇在旁边坐坐,邹浩宇直言拒绝:“抱歉,我从不给陌生人看病,你可以去找别人。”

栾刚不算,给栾刚治病,那是要从栾刚身上得到好东西。

这老板算什么?

给钱?

说实话,现在就算拿出几百万放在邹浩宇面前,他不想治,还真就不会去,卡里有上千万的保底,衣食无忧了,也就可以任性一把了。

那白胖的老板尴尬的要死,可他没有办法把邹浩宇怎么样。

这人既邪门,现在又跟周家的那个客卿一样的安全顾问好像关系很奇怪的样子,要在这茫茫大海上跟这么一个人当面杠起来,谁吃亏还说不准呢。

邹浩宇跨过在地上滚来滚去地哀嚎的两个服务员的身体,头也没回去自己房间去了。

把栾刚拉到没人的地方,周世阳很愤怒地质问道:“这到底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帮一个外人?你应该很清楚,他是我的敌人!”

栾刚似笑非笑地掐着手指头,不屑道:“大少爷,原谅我的直率,你还不配给人家当敌人。不要以为人家刚才说的就是假的,如果真想要你死,无声无息就能让你死无全尸。听我一句劝,别再跟这个人对着干了,别说是你,整个周家加起来,也抵不上人家的身份。”

周世阳气的哈哈一笑,威胁说:“我要求给你们掌门打个电话。”

栾刚根本没阻拦他的意思,还把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往周世阳手里塞:“来来来,请请请,我绝不拦着你,你请!”

周世阳直接就懵逼了,他怎么也没想到栾刚会用这种态度跟他说话。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周世阳很快缓和了态度,他知道,自己不能跟栾刚交恶,要不然,周家那些对自己的地位虎视眈眈的人,会很快把栾刚拉拢过去。

深深吸了口气,周世阳挤出一点笑容来,在口袋里摸出一包烟,自己点了一根,又给栾刚递了一根,点上火后,才苦笑道:“我有点着急了,你别见怪,但我不明白。”

栾刚没有和他废话,直截了当地问道:“老弟,你觉着我们鹤鹰门怎么样?”

周世阳考虑了半天,才犹豫不决地说:“我知道在我们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一种和我们不同的人群,我只知道,你们就是那群人里的一部分。说老实话,对鹤鹰门这三个字,我又敬又怕,太神秘莫测了。”

栾刚呵呵一笑,淡淡道:“我鹤鹰门在世俗中最差的就是经济实力,但我可以跟你这么说,如果我们鹤鹰门的产业要跟你周家闹翻,我们会两败俱伤,你们一蹶不振,而我们最多伤筋动骨。”

周世阳沉默了,他确信栾刚说的是真的。

“但这个姓邹的有什么关系?他又不是你们鹤鹰门的人。”周世阳很生气地质问道。

栾刚冷冷回答:“这个人,我有八分的把握,是和我属于同一个世界里的人。我这么跟你说,且不论他师门的背景,十个一百个鹤鹰门也望尘莫及,就这个人……你没听到他刚才说什么吗,只要几片普通的药片,就能制作出让这人搜游轮上的所有人都无声无息死亡的毒药,这你还不明白吗?老弟,你挑错对手了,收手吧,要不然,你们一旦闹起来,我是绝不会帮你的。你要威胁到这个人的安全,我如果在场,我不但不会像下午答应你的那样帮你干掉他,还会不惜一切地保护他,这个人要是出了问题,不但你周家,我鹤鹰门也完了,你明白了吗?”

周世阳大吃一惊,盯着栾刚的眼睛,他看到了郑重其事。

栾刚没有和他开玩笑。

周世阳失魂落魄了,他总觉着这不对劲,一个和自己同学四年的人,难道自己的眼力真的就差到这种地步,连他的真实身份都没有发现?

“可是,他的家庭……”周世阳张了好几次嘴,不甘心地叫着。

栾刚神色倏然冷厉,第二次拿出了他自己的手机,当着周世阳的面,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本里存在第一个,还标注了重点的号码。

电话第一时间拨通了,那边传来一声稍稍有点沙哑的声音,大概是个四五十岁的男人的嗓音:“小刚,周家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要在以前,栾刚必须要先问安,然后再恭恭敬敬把鹤鹰门中的长辈们一一问过之后才敢说正事,这一次他不打算磨磨蹭蹭了。

“师尊,我发现了疑似万秀门内门精英弟子,周家大少爷跟他有矛盾,想要我出手帮忙杀了对方。”栾刚说着,冷冷看着周世阳。

电话那边的男人大吃一惊,骇然问道:“内门精英弟子?”

“至少,”栾刚笃定地说,“用毒极其高明,医术,医术极其高明,弟子的内伤,他只看了一眼就完全说中了。因此,弟子判断,他恐怕至少是内门的精英弟子。”

电话里立马传来那人的怒叱:“胡闹!周家那个谁不懂这些,你能不懂?你……算了,隐门中人在江湖上行走,咱们鹤鹰门也不好贸然去打扰,说不定是万秀门派出人历练来着,这样,你要不惜一切代价,坚决阻止周家的那个谁向这个人下手,你要记着,只要你能笃定这人正是万秀门中的内门精英弟子,你可以便宜行事,只要能交好这个人,三天之后,我会让你九师弟送几分珍稀药材到周家,你先试探一下。”

栾刚稍稍有些为难,迟疑道:“师尊,这个人,年纪很轻,性格极其怪异,弟子只怕……”

那男人呵呵一笑,和声道:“小刚,对方是万秀门的内门精英弟子,你也是我鹤鹰门的最优秀的弟子啊,从身份上来说,你们是对等的。你要舍得花心思,要学会低头,只要能跟万秀门的一个内门精英弟子拉上关系,这对你,对你的前途,对整个鹤鹰门,那都是极其有用的,你明白吗?小刚啊,师父一直以来都是认可你,看好你的,师父相信,这一次你也能完成好这项任务,你要对你自己有信心——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师父不好亲自出面,更不能太大张旗鼓,一旦打乱了对方的历练,只怕要得不偿失啊。”

栾刚眼中的冷笑一闪而逝。

信任?

认可?

看好?

倘若信任,何必要派九师弟来,为什么不让师姐来?

心中的怨愤刹那间出现,又刹那间消失,栾刚很恭敬地说:“是,既然师尊交代了任务,弟子万死不辞!”

那人轻轻一笑,长舒口气,缓了缓又关切地问栾刚:“那么,你瞧对方的意思,是可以帮你治好身上的内伤吗?”

栾刚心中无限悲哀,都到这个时候了,这位师尊还在利用自己,要不是自己心甘情愿,这一次,只怕他会逼着自己用命去验证邹浩宇是不是真正的万秀门内门精英弟子了吧?!

悲愤之下,栾刚突然冒出了一个让他毛骨悚然的念头:“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一定要给他周晏子卖命?我,我也是活生生的一个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