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阐教有金仙》二三三、破釜沉舟

小说: 阐教有金仙 作者: 守阙道人 更新时间:2015-12-06 22:56:31 字数:3447 阅读进度:236/349

大阵已破,双方各自罢手,没了阵法束缚,双方强大的神通法术,一旦发出,方圆数百里生灵难活,这无数无辜冤魂的因果是谁也不愿承受的。

大阵既破,那‘七宝妙树’空中一闪,破空而去。玉鼎真人先看见倒在地上,一枚大印和四面小旗护住的寻道子,眼神一历,身形一闪,已站在寻道子前面,长剑在手,面对佛门诸人。玄门一众也相继闪身将寻道子围住,这时那‘浑元印’才迅速缩小,在寻道子眉心一闪不见,四面小旗,‘护心剑’也随之消失在寻道子身体前。

燃灯赶紧将一粒丹药喂到寻道子嘴里,看到寻道子断下的手臂,心中一紧,大袖一扫,收起寻道子断臂,顺势将被‘浑元印’砸落的毗舍婆佛的一身法宝法器收到大袖中。

佛门众人这时已聚在一起,没了毗舍婆佛,众人以毗婆尸佛和须菩提菩萨为主,此刻仅有近两百人聚于二人周围。

阵中一场厮杀,开始佛门众人借大阵之利,伤了好几位玄门弟子,可随着大阵将大部力量压制寻道子的四象阵之后,玄门众人大发神威,在战阵加持下,法宝神通威力尽显,顿将佛门一众杀得难以招架,广成子的‘番天印’所向披靡,帝释天一个不慎就被砸死当场,那些菩萨,罗汉更是被砸死不少,此番佛门伤亡近百人中近三层伤在广成子‘番天印’之下。让佛门众人见了广成子无不心惊肉跳。

佛门众人也看见寻道子倒在地上,生死不知,可看玄门众人戒备模样,也知事不可为,遂在毗婆尸佛和须菩提菩萨带领下回灵山复命,以待两位教主吩咐。

佛门众人离去,玄门众人才焦急的向燃灯询问寻道子情形。

燃灯看着众人焦急的目光,开口道:“副教主应无姓命之忧,身体内法力尽失,受了些内伤,手臂折断。我欲将他送到教主那,请教主出手为副教主疗伤!此间尔等自行处置。”

众人一听,纷纷要一同前往,一番争论,最后留下广成子和多宝道人善后,其余一干人全都跟着送寻道子到昆仑山见元始天尊。

玉虚宫里,元始天尊看着面带紫金之色,始终昏迷不醒的寻道子,须发怒张,那散发出的无形威压让燃灯,玉鼎真人,南极仙翁等人都承受不住,早拜伏地上,惶恐不安的等待元始天尊发话。

元始天尊眼一扫下面跪伏的燃灯及众弟子,平息了一下情绪,气息一收,开口道:“尔等且起来吧!”面色依旧冷厉。

元始天尊刚才一扫寻道子躯体,已将他情况了解了一个明白,法力透支,神识耗费过渡,只余肉身本能之力。躯体中还有一丝诡异的力量在牵无声息的破坏着寻道子肉身神魂,即便是燃灯当时也仔细检查,也未发现,如今在元始天尊慧眼之下,则无所遁形,那一丝力量正是准提佛母菩萨‘七宝妙树’所留,若是平曰,以寻道子之能倒也不惧,可如今寻道子模样,怎能抵御,这也是寻道子无法醒来的原因。同时也是元始天尊愤怒的原因。

燃灯起身,取出寻道子断下的手臂,以及毗舍婆佛一身法宝兵器,恭声开口道:“教主,这是副教主断下的手臂和缴获的物品,请教主决断!”

元始天尊开口道:“手臂与我,那些东西待寻道子醒来交予他,由他处置!”顿了一下又道:“尔等暂且先去歇息,我带寻道子前去首阳山请兄长施治。你的好生准备,当有一场大战等着尔等!”随即卷起寻道子,破开虚空而去。

首阳山八景宫中,寻道子躺在云床上,面色平静,呼吸匀称,手臂已被老子施法接上,体内诡异力量早被元始天尊化去,此刻服下了老子一粒‘九转金丹’,只待神魂法力稍复就可醒来。

老子,元始天尊却在一旁蒲团上坐着,脸色上犹有余怒,不时望一下云床上的寻道子。

元始天尊冷冷的开口道:“准提这无耻之徒,看来不与他教训不会消停!若是此番寻道子真伤了根本,我必平了他那须弥山!”眼中的怒火好不掩饰。

老子看了寻道子一眼,开口道:“寻道子有大气运旁身,身具大福缘,岂会出事,此番也是因祸得福,吾等玄门马上添一位大罗金仙大能,汝还须感谢准提才是!”嘴里说着感谢,可眼里怒气不下元始天尊。

顿了一下,老子开口道:“只不知‘封神榜’上榜人数可够?这大劫何时能结?”

元始天尊开口道:“也许再做一场就可结束此次大劫了!我玄门上榜之人已有两百之数,不少都是天资绝佳之才!”眼中多有惋惜之色。

老子道:“你门下多少人?”

元始天尊答道:“目前已有六十七人上榜,二代弟子三十一人,入室弟子八人;三弟门下上榜百余,二代弟子五十九人,入室弟子二十一人!”说到这些数字,元始天尊眼里都是痛惜之色,声音也有淡淡的悲哀。

老子眼中也有淡淡悲哀,他门下仅有玄都和紫灵入劫,玄都实力强悍,紫灵得多般照料,不曾有危险加身。但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门下有如此多的弟子上榜,还是让他心里同样不好受,毕竟三教一脉。

八景宫里沉寂下来。

灵山八宝功德池畔,阿弥陀佛,准提佛母菩萨相对而坐,阿弥陀佛面色从未有过的平静中带有一丝决然;准提佛母菩萨面色带苦而蜡黄。

准提佛母菩萨开口,声音低沉:“师兄,此次界牌关一战,我思虑不周,致使百余门人身死,更有毗舍婆佛祖,帝释天佛主都战死,请师兄责罚!”

阿弥陀佛看了准提佛母菩萨一眼,平静开口道:“师弟何出此言,你我一体。此番大劫,本就是你我争夺气运功德最好机缘,不入大劫,从何争那气运,功德,机缘。我佛门广开门路收受门人,弟子众多,却良莠不齐,影响始终出不了这西牛贺洲。那玄门三教虽门人不多,却多为良材美玉,俱为一时之选。我佛门精英弟子却是不及。此次大劫,被那玄门掌了‘封神榜’,执掌封神;我佛门欲争这场大劫机缘,谋那气运功德,不得不入劫配合。”

说到这,阿弥陀佛少顿了一下,眼中射出尺许精光,再次开口,声音已有些冷厉:“只是前番多次交锋,你我确实所虑不周,未能发挥我佛门优势,徒增伤亡。此番出手,再不能如先前一般,须得以我之长击其之短,方可获此大劫最大机缘,气运,功德!”眼中光芒闪动。

准提佛母菩萨一听,心中激荡,当即问道:“师兄意欲何为?”

阿弥陀佛一笑,看着准提佛母菩萨问道:“师弟可知我佛门与玄门相比有何优劣?”

准提佛母菩萨也不思索,只是开口道:“请师兄明言!”

阿弥陀佛眼里闪着睿智的光芒,开口道:“我佛门与玄门相比,精英弟子确实比不了玄门,可我佛门现在有玄门所没有的优势,我佛门门人远远多于玄门,若是我佛门倾尽全力,与玄门作一个终极一战。以我佛门两万门人之力毕力一战,师弟说这结局会是什么?”

准提佛母菩萨一听,眼中也射出尺余精光,喃喃开口道:“倾力一战,我佛门两万余修士,那玄门充其量不过两千余人,老子,元始天尊,通天教主三人不能出手??????”脸上哪还有苦色,早被兴奋替代。

阿弥陀佛也面带兴奋笑容,开口道:“此前交锋,顾虑重重,让玄门钻了空子,各个击破,损了我佛门不少杰出弟子。此次若得成功,今后天地间也当该我佛门兴起,占据天地气运才是!”说话间颇有踌躇满志之态。

准提佛母亦一副振奋模样,当即问道:“师兄此番准备如何作为?”

阿弥陀佛一笑道:“我也准备布上一阵,以作战场,能将我佛门优势发挥出来,也迫使玄门不得不与我佛门一战!”

准提佛母菩萨道:“师兄此阵意欲布于何处?”

阿弥陀佛一副成竹在胸模样:“潼关!”

准提佛母菩萨笑道:“好地方!”一会又开口问道:“师兄此阵何名?”

阿弥陀佛一笑:“须弥万佛阵!”一股庞大的自信油然而生。

首阳山八景宫,老子,元始天尊,通天教主端坐,寻道子亦于下端坐着,脸色略有疲惫,精神不佳。

通天教主看着寻道子,眼瞪着开口道:“这佛门还真按你说的倾巢而来了,现在可说说怎么办吧?”

元始天尊一瞪通天教主道:“寻道子神魂未复,你让他想好了慢慢说!”

通天教主讪讪一笑道:“莫急,莫急!慢慢说!”

老子一旁看了有些哭笑不得。

寻道子看着老子,元始天尊,通天教主看着自己的目光,开口道:“此番佛门针对我玄门摆下此‘须弥万佛阵’,不外仗着人多势众,欺我玄门门人稀少罢了!他要战,我玄门又何惧一战?有此一战,想必也足够‘封神榜’名额,大劫也该了结。”

老子看着寻道子道:“可有把握?”

寻道子恭敬答道:“弟子训练同门战阵之法,就是为了此战。我玄门弟子个人实力强于佛门不少,又有战阵之助,即便佛门人数众多又有何惧!”眼中闪着自信的光芒。随即又弱弱的说了一句:“准提佛母可将‘七宝妙树’赐予门人使用,师伯,师父,师叔至宝难道不可以?”

通天教主一听哈哈大笑;元始天尊眼露得色,微微点头;老子也抚须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