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我本就该死在那场战役

小说: 长夜似青山 作者: 陈俊屹 更新时间:2020-03-26 10:44:19 字数:2498 阅读进度:13/13

两名山匪嘴上坏笑逼近。刘老头咬牙吃力撑起。

“腿废了看你怎么躲!”

一名山匪言语嘲弄,手中长刀砍向刘老头脖子。刘老头眉头一锁,将柴刀举起,长刀砍在柴刀上。山匪力气极大,刀刃相互碰撞产生了火星子,刘老头吃力,虎口破裂,单手一软,已然快要撑不住了

李木青立马上前帮忙,另一名山匪挡在了他的面前。

“想救他?”山匪恶恶一笑,“不可能!”

李木青那想这么多,刘老头此刻命悬一线。李木青举着刀剑就对着山匪砍去,那知眼前的山匪儿一个侧身轻易躲过!

“弟弟我来助你!”李大郎也是上了气头,捡起地上的长刀便上前帮助。

于是远处站立着一直未动手的四个山匪将李木青和李大郎围了起来!

“哐当!”一声,一边传来惨叫,李木青瞥眼瞧去,与刘老头对峙的山匪已经倒在了地上肚子处流淌着一片血红。

刘老头咬着牙,他也没好到那去,之前他借助柔劲将山匪长刀倾斜,现在长刀斜砍在了自己肩膀上,该是陷到了骨头上,刘老头咬牙忍着剧痛站起,血液顺着肩膀上长刀锐利的刀锋流淌着。

此刻,刘老头头发上,脸上全是血迹,手里的刀可能是沾染鲜血较多的缘故也变成了血色。

“呵,就凭你!”

刘老头颤巍巍站起,踢了一脚地上的尸体。

另一边,李木青和李大郎相互帮助战斗。而山匪四个人则攻守有序,两边你来我往迟迟不分胜负。

李大郎躲过一个山匪的袭击,然后立马招架住另一个偷袭的山匪。一边的李木青亦是如此。

李大郎被偷袭的山匪一脚踹中,重心不稳一个踉跄朝前摔去,在他前面,是另一名山匪白熠熠的弯刀。李大郎嘴上大呼一声“糟糕”,却是收不住那惯性,朝着那弯刀顶去。

一边与山匪缠斗的李木青听见哥哥呼叫,转眼便看见自己哥哥快要撞上刀口,危急关头李木青来不及思索,直接将手中长刀扔出。

李木青常年在山野中自然不只只做樵夫,平日还会下个套索或丢用绳石来猎杀野味。

李木青掷出的长刀在空中呼呼的旋转几圈准确无比的插在了那山匪脑门上。脱离危险的李大郎擦拭掉额头上的冷汗,感激的看着自己的弟弟。

“小心!”

李大郎突然朝着李木青惊呼一声。李木青随即感觉后背一阵快风。原来是一山匪趁李木青没了武器偷袭过来,李木青本能的想躲,但是似乎已经来不及了,“啊!”只听见一声轻叫,李木青感觉有什么东西很温和,温暖的撒了自己后背上。

转身,山匪已经死了。和自己之前一样远处的刘老头也丢出刀刃救了李木青。

但之后刘老头浑身一颤,被暴怒的山匪一刀砍在了后背上,晃悠悠的倒下去。刘老头虽然与李木青非亲非故但是却是李木青认为生命中重要的人,但此刻刘老头中刀倒地生死不明。

还未来及,李木青又听见一声惨叫,转头看去,自己的哥哥手臂鲜血横流,两个山匪正在步步紧逼。

李木青顿时怒火中烧,额头青筋暴跳,单手紧握长刀。

他似乎失去了点儿理智。

但,依旧要面临选择!

先救谁?与自己血脉相连的哥哥还是无亲无故对自己如同亲人的刘老头?

“啊!”李木青大吼一声,朝着靠近自己哥哥的山匪冲去。“刷!”狗头军师对着李木青射出一箭,箭从李木青脚后跟掠过打在不远处一块石头上断裂成了两半。

李木青一个抱摔将一个山匪摔倒。那山匪还未站起便被李木青骑住用石块猛敲脑门绝了气息。

另一个山匪见同伴下场一时呆住,纵使自己见过许多血腥场面但是面对自己眼前的这个人儿他却感觉到极度的危险,这个人,给他的感觉是致命的,恐怖的!

一道残影接近,呆住的山匪还未回神,回神后便看见了拿着刀的李木青已经站在自己面前,山匪刚想举起手中的武器,又感到喉咙一阵剧痛,面部表情痛苦不堪,双手猛的捂住自己脖子,但任凭他怎么捂都无法堵住那从十指缝隙间渗透出的鲜血。

李木青一脚将他踹倒,一把拉起自己哥哥,李大郎紧咬着嘴唇,血液流失太快,不过他没有慌张立马将衣布撕下一节缠在受伤处。

村里的后生早已被吓破了胆子,任凭之前如何的淡定自若,此刻已然是失去了战斗力,一些个已经逃跑,留下的几人那个不是腿肚子打抖。

“啧啧。”狗头军师再次慢慢的抬起弓弩对准了李木青。躲得过一次,躲得过第二次?

“咻!”弩箭再一次的射出,从李木青左肩贯穿而过。李木青像是坠线的风筝被巨大冲击力猛的卷入在地。

等李木青再站起来的时候,他已经被山匪用刀架住了脖子。一旁他的哥哥也是如此。

不远处,刘老头再次被一山匪袭击。之前刘老头已经耗费了自己仅存的体力,没有反抗的力量。刘老头肩膀再中一刀,颤巍巍的步伐终究是站不住了,倒在了地上,一山匪将刀架在了他脖子上拖了起来。

“刚刚不是很傲气吗?”

刀疤脸一个耳光打在李木青脸上,这一耳光力气很大,将李木青原本捆着的头发都抽散了,李木青嘴角溢出丝丝鲜血却依然坚韧不屈。

“呵呵呵。有意思!”

刀疤脸看着李木青的眼睛,那眼睛中有怒火,不屈,愤懑。

他很不开心!一把抓过刘老头将他踩在地上大刀架在刘老头脖子上,凶狠的看着李木青。

“跪下!磕头!我不杀他!”

李木青看了眼地上的刘老头,眼中有一丝波动。刘老头虽与自己并无血缘关系,但是他的生死却在自己一瞬的决断间,而且关系匪浅。

无论如何,这一次,选择救人是李木青头脑中唯一的想法。

“我跪!”

李木青面无表情的说。

刀疤脸听后发出一阵得意大笑!

李大郎则是将眼瞥向一边,他的弟弟他知道,所以他不忍去看接下来的场面!

叫你跟我斗,叫你傲气!叫你不屈!这下还不是得乖乖的认命!

刀疤脸决定要好好羞辱一番李木青再将他杀死。毕竟,杀自己这么多兄弟的人是不可能活着离开这里的。

刘老头看着李木青微微的摇摇头,他希望李木青保持自己的本性,骨气,不娇不艳,但不能被人这番侮辱!

刘老头发出一阵大笑!

“哈哈哈。”

刘老头眼睛清澈无比的看着李木青。

“你的路注定是不同的,本性难得,我本就该死在那场战役的!”

“是时候去见兄弟们了!”。

“活了这么久也够了!”

说着刘老头露出一丝微笑,甚是洒脱,脖颈猛的撞向刀疤脸刀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