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第七十九章

小说: 穿成男主他小叔 作者: 云有尘 更新时间:2020-05-23 06:29:11 字数:3277 阅读进度:78/79

年三十时候, 栾明黎家里只剩下了三个人。

温鹤珺,付清, 和作为主人栾明黎。

王叔本来是打算留在这里, 但他年纪实在不小了, 栾明黎并不想他大过年还要这么劳累, 于是态度强硬让王叔儿子将他接走了。

反正温鹤珺也会做饭,剩下两个也不是什么生活不能自理大少爷,过一个节而已绰绰有余。

最多也只是这偌大别墅无人打扫, 而积了一些灰,等到年后假期结束, 简单收拾一下就可以了。

吃午餐时候,温鹤珺提起这个便有些想笑:“听说我原本居住那栋房子, 已经被有些小孩子当作鬼屋了。”

栾明黎:“啊?”

“前些日子路过公园时候, 听到那群孩子说,大概是因为我有段时间没有住缘故吧, 也没怎么打扫, 有一些蜘蛛网和灰尘都透出来了, 然后他们就把我原来屋子当做鬼屋, 还打算去探险……”

栾明黎沉默了两秒。

他想了想,选择性地跳过了这个话题。

“付清呢?怎么没看到他?没有跟他说已经可以吃午饭了吗?”

这孩子还挺有不当电灯泡,自觉明明是住着三个人屋子,他却老是消失在不知道哪个角落里面, 给了栾明黎一种二人世界错觉。

一种微妙……亲密……属于两个人世界错觉。

温鹤珺深深看了他一眼, 说:“刚刚好像有看到他接了什么电话, 大概是出去打电话了吧。”

说曹操曹操到,这句话尾音还没有落下,付清便有些激动从门口走进来了。

开口就是充斥着喜悦一句话:“秦青合被抓住了。”

栾明黎惊喜挑眉:“我还以为就要这样抓不住了。”

付清又惊又喜摇头:“不不不,还是成功抓住了那家伙……”

之前抓住阮浩时候,阮浩出于种种原因将秦青合一起供了出来,但苦于只有这么一个人证口供,没有其他证据,查案时候有些陷入僵局。

秦青合那个时候还稳坐钓鱼台,即使风波缠身依旧稳定上下班和工作,生活作息看起来与以往没有任何不同,让许多人都以为这只不过是托人下水流言而已。

就算是原本心里有些把握警察,都险些被他虎骗住。

但后来,有一位警察拿出了一份证据。

他有一个儿子曾经是秦青合公司里员工,是被洗脑那种类似于叫什么做什么狗腿子那种,警察对此相当不满,于是暗地里也在收集着种种证据。

而这些证据当中就有证实阮浩供词内容。

互联网是最好进行篡改和欺骗东西,互联网也是最难以撒谎东西。在经过仔细数据对比确认没有误差之后,这一份证据就可以说是把秦青合捶死了。

曾经功成名就青年一夜之间成为过街老鼠,但还是得到了信号和提醒,连夜收拾东西跑路了。

警方反应也很快,立刻就封锁了各个运输方式抓人,终于在不久之后将他抓捕归案。

“都已经大年三十了还在努力查看警察们,真是太辛苦了。”栾明黎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以后遇见事情我一定尝试自己解决,解决不了就立刻报警,不给警察多添麻烦。”

“……”温鹤珺觉得哪里不对,一时间又说不出来。

他琢磨了一会儿,伸出带着水气手,按在了栾明黎在双眼上。

“嗯?”眼前忽然陷入了一片黑暗,栾明黎下意识眨眼,略长睫毛轻轻煽动着,刮温鹤珺掌心发痒。

有一股热意与略微潮湿感在掌心蔓延开来,迅速地掠过了指缝,深入了四肢百骸。

温鹤珺手轻轻抖了一下,在栾明黎察觉到不对之前便更加用力,彻底捂住了栾明黎眼。

“嗯?阿鹤,你是要做什么?”

温鹤珺没有立刻说话,只是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坐在一旁付清。

付清立刻用一种奇妙回路get到了他意思,拿起手里手机就往外走:“那小叔叔,我估计待会儿还有什么事情要找我谈一谈,我先回房间准备了,午餐话把剩菜放到桌上,我饿了会自己下来吃。”

栾明黎略微皱眉,这种一片漆黑方向浸湿感觉让人并不怎么好受,尤其是付清手摸起来越来越灼热时候。

“你记得要下来吃晚饭,年夜饭还是要一起吃。”栾明黎没忍住提醒了一句,然后开始伸手抓温鹤珺袖子。

“做什么呢?”栾明黎问。

温鹤珺不动声色回答:“只是觉得你似乎在多想什么事情,所以干脆就杜绝你想象而已。”

栾明黎沉默了两秒:“……我觉得你不是这样人。”

这人设似乎哪里出了问题。

温鹤珺笑着回答了一句绕口令:“你要是能找到一个比我更像我存在话话,倒可以猜猜我是被什么东西取代了。”

栾明黎:这还能怎么找啊!!这不是一道死题吗?!

他忍不住摇了摇头,双手轻轻向上,按在了温鹤珺手上:“……想二人世界话,你可以直说,阿清他绝对不是会占地方那种人。”

温鹤珺尾指反扣,两只修长小橙子解酒缠在一起,灼热感觉从指尖开始蔓延,迅速地侵略了身体每一个角落。

瞳孔中闪烁过一丝暗色,温鹤珺不动声色地说:“我以为你没看出来。”

栾明黎笑:“我以为你会直接跟我说,可你一直没有开口,那么我也就只能在这等着了。”

温鹤珺沉默了一会儿,忽松开手,将脸贴近了栾明黎。

水汽在两人呼吸间交错吞吐,热意如同沸腾水,迅速在肌肤上每一个角落里蔓延开来。

温鹤珺声音低压,轻轻咬住栾明黎耳朵:“还真是难得恶趣味啊,栾明黎先生。”

栾明黎想要否认,只是感受着耳垂上那潮湿温热感,快到嘴边话却卡在了喉咙口,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半响,栾明黎眸光微闪,将自己唇附上了温鹤珺。

一个灼热而呼吸交错吻。

偌大空间里只剩下了两个人,隐约含有饭菜香气飘散过来,但两个人此时都没有了任何食欲。

或者说,最想吃掉都是面前这个家伙。

栾明黎忽然反手按住了温鹤珺肩膀,双脚微微向上跳起,两人瞬间失去了重心,一前一后地扑倒在了地毯上。

栾明黎压在上方,张开嘴,在温鹤珺肩膀上留下一个牙印。

“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会有下一步冲动。”感受到了按在腰侧甚至逐渐往下那只手,眉眼好看青年微微挑眉,神色中透露出一份故作矜持冷,接着又化为似水温情。

“阿清那个家伙都说我们俩是提前进入了老夫老妻模式了……”

栾明黎又在另一侧肩膀上留下一口对应牙印。

“我都不好意思说我们其实还没有……”

空气里泛起了有些危险气息,没有说完话,再一次纠缠在了唇齿当中,只留下几段破碎气音,以及有些轻飘黏腻声线。

半响,两人跌跌撞撞地出了餐厅,在1楼随便找了个客房,便冲了进去。

考虑到节日期间主人家可能会有客人缘故,佣人们在离开之前将几个客房都打扫干净了,另外在床上套上了防尘布。

温鹤珺有些不耐烦而急切地将这光滑布料从床上掀开,随手丢弃在一边,又有零散衣物掉落下来时候,这一张客房大床上声音忽然停息了下来。

栾明黎忍不住发出几声闷笑,而后用极为沙哑声线开口:“我有让他们准备东西……在每个客房。”

温鹤珺僵硬了一会儿,指尖按住床头柜抽屉,在里面摸索,同时低下了头:“你这算是别有心机准备吗?”

栾明黎抬手遮住了自己双眼,短促吸了一口冷气,嘴硬:“只不过是觉得应该要让客人享受到不比酒店差优秀体验而已。”

温鹤珺轻笑:“然后是我们先体验到了。”

再没有人说话,细细酥酥声音逐渐响起,而后与其他破碎又模糊声音一起,构成了一道有些奇异乐曲。

以及中途忽然冒出来一段话。

“我忽然想起……呼……呼……我们三个是不是,嗯,都没吃午饭来着?”

“……你还有精力关心这个吗?”

餐厅里,隐约觉得已经度过危险时段付清小心翼翼地摸过来,还没有进门就闻到了一股清晰焦味。

“……”他急促地冲进去,一眼扫过餐桌上根本没人动过午餐,然后落在了厨房里。

温鹤珺之前放在锅里蒸糯米饭,水已经烧干了,竹子制成蒸笼在高温下逐渐发黑变焦,散发出了这一股难闻味道。

“……”

他小叔叔和叔父呢?付清一边抢救焦黑蒸笼,一边有所猜测小声在心里嘀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