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云夏扮秦王,智斗皇上

小说: 暴君强宠:萌妃拽翻天 作者: 梓翎 更新时间:2019-06-27 02:35:40 字数:2149 阅读进度:149/856

第149章云夏扮秦王,智斗皇上

瞑雪殿内,秦王郁猝的望着侵犯自己领地的“男人”。

她不仅穿他的衣裳,手持他的折扇,还特么胆大包天的将他踢到床角,缝制了一层帷幔将他的存在感彻底消除。

然后她鸠占鹊巢,坐在床上一手拿着铜镜,一手拿着青黛描眉

他想她大概不知道,他这身病还没有严重到彻底失去知觉的程度。

当瞑雪殿的大门处钻进来一抹明黄色身影时,她几乎是以眨眼的速度将手里的铜镜青黛全部塞进被褥里,然后拿起一旁的折扇,遮住自己半张脸。

速度快如闪电

“皇上驾到”公公尖细的声音刚响起来,皇上已经大踏步闯入了瞑雪殿。

“皇叔”明朗的声音,带着几分少年的青涩和稚气。话音刚落,人已经绕过屏风来到床前。

本来是想一鼓作气掀开床前的轻纱帏帐的,然而却被坐在床上,翘着二郎腿,手持折扇的男人吓得脚步凝滞。

元宝和庄先生紧随而至。看到床上的人儿时,两个人暗惊不小。二人目光交汇,彼此心照不宣,眼底却都流露出极大的担心。

秦王妃竟然伪装成秦王的样子,她遮住半张脸后,虽然通过化装技术,让她看起来和秦王却是十分相似,可是秦王独有的神态韵致,君临天下的威严和肃杀之气,还有他那与生俱来的冰寒疏离,清高不易亲近的声调,她断然是学不来的,该不会她以为凭巧妙的化装技术能够成功唬住秦王吧

“咳”床上的“男人”咳了几声,这才慢悠悠的出口,“皇上,恕臣破关心急,脚上的经脉堵塞,血液逆行,暂时不能行走站立,就不给皇上行礼了。”

可能是强行破关,说话声带着一丝虚弱的气息混音,不过中气十足。一听就是无伤大雅的小创伤。

元宝震惊不小,秦王妃模仿爷的声音,通过气息声掩饰了一部分失真。然而爷的傲慢,狂妄自大,不可一世的倨傲,却被她演绎得惟妙惟肖。

皇上的目光锐利的锁在“秦王”的脸上,云夏虽然用折扇挡住自己下半张脸,可是她露出来的半张脸却如风刀霜剑雕刻了般冰寒,一双勾魂摄魄的眼睛更是透出杀伤力巨大的冷气。那眼神让皇上见了一眼就畏惧得移开目光,心里不禁打着寒战。

“皇叔不必客气,朕今日来,只是因为边境来了加急情报,朕一时没了主意,这才来找皇叔商量对策”皇上虽然心里惶恐,然而好在是有备而来。

他总觉得今日的皇叔十分不对劲,可是具体哪里不对劲,好像又说不上来。

他的声音不对劲,可是他破关出来,内力受损,筋脉堵塞,声带有些异常也是合情合理的。更何况,勉强能听出是皇叔的声音。

他用折扇遮住自己半张脸,这行为很怪异。可是他露出来的半张脸却明明就是皇叔的脸,他的目光如此森寒如阎王修罗般可怖,除了他还能有谁如他这般带着毁天暗地的气场

皇上稳了稳心神,强作镇静。幸好来之前太后和他的心腹大臣给他出了一个妙计,让他考考皇叔的军事才能。

秦王府卧虎藏龙,秦王皇叔病重,必然有鸡鸣狗盗之徒能够扮成他的模样,但是能够扮成他的外在,却装扮不了一个人的内心。只要他考一考他,便知秦王皇叔的真假。

“哦,说来听听”“秦王”好整以暇道。

皇上道。“前两年,安国与大夏签订了止戈共处的协议,可是最近,南疆却屡屡遭到蛮子的侵犯。朕特来请示皇叔,该如何处理这些蛮子”

皇上的目光再次爬上“秦王”那张阴鸷的脸庞。

此刻侯在一边的元宝和庄先生,心提到了嗓子眼。

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可涉及到两国的外交政策,便变得十分复杂。王妃是女流之辈,焉能懂得国家相交的策略

锦床上帷幕后面的男人,一双鹰瞳此刻也缓缓睁开,静待着云夏的答案。

她今日冒充他,虽然他看不到她的脸,但是仅仅听到她模仿他的惟妙惟肖的声音,带着一丝倨傲,一丝娟狂,还有邪肆的嗜杀之气,就已经足够惊到他了。

她竟然如此了解他

帷幔前的“男人”眼底漫出一抹鄙夷不屑的轻嗤之色,“哼,传令驻守边疆的纳兰大人,查蛮子身份。若是游民,押送至安国大帐,交由对方处理,务必给我大夏一个交代。若是蛮兵”

云夏的手握着折扇,用力,忽然折扇化为尘灰,从指缝里流出来。

皇上吓得脸色一白,双脚发软。

秦王皇叔最恨挑起纷争的蛮兵,世人皆知。今日一见,果不其然。

而且他的内力,强大到能够将折扇的銮金把柄捏碎,可想而知他的身体并无大碍。

云夏一字一句,从齿缝里挤出几个字,“本王奉陪到底”

原本紧张到大气不敢出的元宝和庄先生忽然松了口气,云夏这藐视苍生万物的霸道口吻,简直和他家爷如出一辙。

他们本以为是云夏模仿得惟妙惟肖,殊不知,这个柔弱的躯壳内,本就住着能够与秦王匹敌的另一个掌握别人生死的罗刹王。

皇上得到了“满意”的答复,灰溜溜的离去。“皇叔所言极是,朕受益匪浅。皇叔好生安养,朕改日再来探望皇叔。”

只是心里却想着,皇叔太可怕了,下次他打死也不来王府了。

“恭送皇上。”元宝和庄先生跪在门口,毕恭毕敬的送皇上。

待皇上离开瞑雪殿后,元宝立刻走到床前,惶惶然的检查那把被秦王当做命根子的折扇。

云夏将銮金把柄漏出来,元宝拍着胸口如释重负。然后对云夏竖起大拇指,“王妃好手段”原来适才的銮金沙粉是云夏早就握在手心里预备好的。

云夏目光落到元宝脚边,皇上故意落下来的玉佩,眼光一凝,提醒元宝道,“游戏还没有结束,皇上马上就会折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