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六章 权力手段

小说: 崩坏纪元 作者: 墨香双鱼 更新时间:2018-06-13 17:00:36 字数:2235 阅读进度:505/564

(五百零五章有点敏感,归作神秘章节放群里)

...

张公博和文华在走廊尽头已经等候了许久,文华竖起大拇指,赞叹道:“小少爷的身体真好,曼曼的功夫可是出了名的,好多吃了药的老爷都坚持不了二十分钟。”

张公博呵呵一笑:“年轻人,又是第一次碰女人,火力旺很正常。”

“半个小时前,我还听见他们从床上干到了门上,哈哈哈,年轻真好,到我这把年纪,那是玩也玩不动了。”文华自嘲地拍了拍自己的大腿,似乎是有些遗憾。

就在两人闲聊时,那边的房门终于开了,只见欧丞穿着一身新衣服走了出来,头发也湿漉漉的。

张公博走了上去,恭敬地问道:“小少爷,您这是?”

“啊,身上有点脏,我就洗了个澡。”欧丞笑得很开心,他跳起来拍了一下张公博的肩,满意地说,“鹰钩鼻叔叔,今天玩得很开心!真是谢谢你!以后啊,只要你常带我来,等我接替了爷爷的位置,封你做上将!”

张公博诚惶诚恐,单膝跪地亲吻了一下欧丞的手背,谦卑地说:“下属愿为您出生入死,小少爷!不,小元帅!”

听到小元帅这个称呼,欧丞开心得拍起了肚皮,但他还是竖了一根手指在嘴前,小心地说:“这些话不能让爷爷听到哦,他还没死呢,会生气的!”

“当然!走出这个公馆,今天的一切就当没发生过!”张公博从地上站了起来,看了看虚掩的房门,问道,“对了,那个女人呢?”

“在里面呀,刚玩完,哦对了,房间里有点乱,要麻烦你们收拾一下。”欧丞说完,蹦蹦跳跳地向公馆出口走去,说,“鹰钩鼻叔叔,我在外面等你,不早了,要赶紧回家了。”

“好的。”张公博说完看了虚掩的房门一眼,心里泛起了嘀咕,这曼曼是被干晕了还是怎么着?这么一个贵客,居然不出来送一下,说点甜言蜜语什么的。

要知道,像曼曼这种职业的女人很需要回头客,更别说是欧丞这种人物。

文华似乎也觉得有些奇怪,两人就推开了虚掩的房门看了一眼。

然而,当房门打开,刺鼻的血腥味扑鼻而来时,两人同时僵在了原地,全身血液似乎都在这一刻冻结。

幽闭的房间中此时已经变成了地狱,地上洒着成片成片的鲜血与碎肉,从豁口来看,有些是被利器割下,有些是用牙齿指甲剥下,还有一些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器官。

在那张本应软玉温香的床上,曼曼残缺不全的尸体被挂在了床头,一条黑丝长腿已经折断了,伤口里还混有破烂的黑丝袜碎片,她的肚子被剖开,里面的零件都被掏空,扭曲的脖颈被皮绳割入皮肉,美艳的脸已经被蹂躏得不成人形。

而在曼曼的身上,有一根铁棍从下面位置捅入,贯穿全身,直接从喉咙穿出,这具尸体因重力的影响仍顺着铁棍一点一点下滑,在灰暗的金属表面留下猩红的痕迹。

张公博和文华像雕像般凝固在原地,寒风吹过,浑身上下的汗毛都立了起来,就在这时,欧丞有些不耐烦的呼唤传来:“鹰钩鼻叔叔,你们好没有啊,慢死了!”

“好了,马上就来。”张公博回应完欧丞,眼中满是阴沉的神色,脸色一变数变,他看了一眼旁边六神无主的文华,声音中透露着极寒的杀意,“这间屋子发生的事,不能让我们三人以外的人知道,否则,想想你在咸阳的儿子,还有在上小学的孙女。”

文华浑身一激灵,不知所措地跪了下来,一边磕头一边说:“中将!我向您保证,不会有任何人知道这件事!今晚我就把这间屋子烧得一干二净!”

张公博也是混迹政坛已久之人,深知恩威并施的道理,他将文华扶了起来,拍了拍他衣服上的灰尘,又替他整理了一下领带,声音缓和了一些:“你是我的老友,你的儿子也为国效力这么多年,是时候给你们父子一些回报了,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你的儿子就是中央戍卫军的人。”

文华此时心中百感交集,他的儿子本来在长安周边城市的城防建设军服役,突然被调任到长安的中央戍卫军,这可是一大步跃进,但同时也意味着,他的一举一动,乃至那条命都处在了张公博的掌控下。

这既是前途的提升,也在同时将他当做了人质。

文华心中明白这个道理,但自然不敢说出口,只能假装感激地说:“永远效忠您,张公博中将。”

张公博拍了拍文华的肩膀,走向了公馆出口,假装什么也没发生,微笑道:“抱歉小少爷,久等了,这就带您回去。”

待两人走后,文华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血淋淋的房间,此事不能泄露,善后工作无法交给其他人,他只好自己拿来两桶汽油,捏着鼻子走了进去,先关闭了防火系统,随即将其点燃。

...

张公博此时正载着欧丞离开公馆,当从后视镜看到照亮夜空的火焰时,他的嘴角扬起了冷酷的弧度。

“啊...我困了,睡一会,到了叫我。”后座的欧丞打了个哈欠,拿过毯子一盖,开始呼呼大睡,不到十秒就发出了微微的鼾声。

眼看欧丞已经睡着,张公博拿出了安装了加密系统的手机,当号码拨通后,他压低了声音,低沉地说:“你们有新任务,明天去和民政系统对接,专门寻找一些姿色美貌,但没有亲属朋友的女人,就是那种死了也没人在乎的人。各年龄段都要,最好不是长安本地,把她们的名单列出来,我有用。”

张公博说完,看向了道路前方的黑暗天幕,今天的天气很糟糕,但心情却很好,他取出了入耳式耳机,插到了车载音响上。

前两首歌,一首《秋海棠》,一首《雨中画》都让张公博眉头紧皱,厌烦不已。

当最终切换到《权力》这首歌时,张公博露出了满意的微笑,一边开车,一边轻声跟着曲调哼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