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 西平府之战 上

小说: 北宋大表哥 作者: 北冥老鱼 更新时间:2019-02-10 12:21:49 字数:2194 阅读进度:482/505

“将军,请再给我们一次机会!”狄青抹了一把脸上的血和泥,嘶哑着嗓子向曹俣大声保证道,而在他们的身后,则是惨死的西平府城,无数宋军顶着雨点般的弓箭,将云梯搭到城墙上想要爬上城墙,而城头的党项人却不断的将云梯推倒,随后箭雨落下,地面到处都是死尸与鲜血。

“已经给你一次机会了,无数兄弟为了掩护你们倒在城下,浪费了那么多的火药,却仅仅炸掉了一层墙皮,刚才我已经被将军臭骂了一顿,你还想再让我被骂吗?”曹俣这时也脸色发黑的怒骂道。

西平府城墙坚固,党项人虽然不如宋军那么擅长守城,但是凭借着城墙,以及密集的箭雨,也让宋军难以靠近,于是曹俣就在赵振面前夸下海口,想要用火药炸开城墙,狄青就接下这个任务,却没想到城墙根本没有被炸开,只是炸掉了一层墙皮,这让他在赵振面前也十分的没面子。

“将军,刚才是属下太过大意,打的洞太浅了,这才没能把攻城筒的威力发挥出来,只要再给属下一次机会,属下必定把城墙炸开,否则提头来见!”狄青这时依然面色坚定的大声道,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来,这是武学中早就教过的道理。

听到狄青的保证,曹俣也不由得沉思了片刻,随后又扭头看了看西平城下惨烈的战事,虽然大宋的兵力占优,但坚固的城墙却抵消了这种优势,甚至借着城墙的掩护大量射杀宋军,这也让宋军死伤惨重,若是再没有进展,恐怕就要打成惨烈的消耗战了。

想到这里,曹俣终于点了点头道:“好,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若是炸不开城墙,军法从事!”

“诺!”狄青当即兴奋的行了一个军礼,随后大吼着跑去命手下的将士准备,不一会的功夫,一辆坚固的龟车被推了出来,所谓龟车,其实就是一种形似乌龟的战车,上面用硬木与牛皮做成龟甲,将士藏在下面推车前行,可以抵挡头上的箭雨。

这次又是狄青亲自带队,而在车下还藏着一枚巨大的攻城筒,所谓攻城筒,其实就是一种巨大的火药武器,里面填充着威力最强的火药,专门用来炸开城墙或坚固的据点,使用的时候一般需要在城墙上打洞,然后把攻城筒整个塞进去并引燃引线,原理其实和炮仗差不多。

城墙上的党项人已经吃过一次亏了,虽然之前的攻城筒没能炸开城墙,但也将城墙炸出几条裂缝,特别是那种如同山崩地裂般的巨响,更让党项人为之胆寒,所以当看到宋军再次出去龟车时,党项人也开始重点“照顾”龟车,眨眼间龟车上就被箭雨扎成了刺猬。

不过龟车本来就是为了对付头顶上的攻击而建造的,所以这些羽箭根本伤不到下面的将士,然而就在龟车靠近城墙时,头顶上的党项人开始往龟车上投掷滚木擂石。

“轰轰轰~”狄青被头顶滚木擂石砸在龟甲上的巨响震的脑子发晕,但这时却顾不得这些,因为他知道再坚固的龟车在这种攻击下也坚持不了多久,所以他这时也立刻高喊道:“挖!快给老子挖!”

狄青吼完之后自己也抓起一把铁镐就跑到城墙边,然后抡起来就开始在城墙上挖洞,他们选的还是之前的那个炸点,外面的厚重的墙砖都已经炸开了,剩下里面坚固的夯土层,全都是用粘土与米汤浇灌而成,一镐下去只能砸出一个杯口大的小坑,如果用这种办法,想要凿出一个可以放攻城筒的洞恐怕需要大半天的时间。

不过宋军对付这种坚固的城墙却十分有经验,只见这时有人抬着大桶跑过来,然后把桶里的醋泼到夯土上,结果坚固无比的夯土立刻变得像豆腐一般,很快被挖出一个大洞,攻城筒也被塞了进去,然后长长的引线被点燃,狄青等人也立刻倒推着龟车往后跑。

“轰隆~”随着一声巨响,正在向前狂奔的狄青等人只感觉后背猛然传来一股推力,笨重的龟车似乎也变得像纸一下轻便,只是他们整个人也被吹的向前飞扑,眼前也一阵阵发黑,有人甚至忍不住“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黑血,这是被爆炸的冲击波震伤了内脏。

狄青也被震的脑子发晕,不过这时他还强忍着坐起来,扭过头看向被烟尘弥漫的城墙,随着一阵风北风吹过,烟尘也随之消散,露出城墙上一个坍塌形成的缺口,破碎的土石中夹杂着不少党项人的手脚与内脏,而两侧城墙上也被清空了一段,到处都是倒在城墙上痛苦呻吟的党项人。

“杀,进城之后三日不封刀!”主将赵振看到这个机会,当即也是亲自大吼一声,随着这句话被传下去,整个宋军也随之沸腾起来,无数人举着盾牌冲向城墙上的缺口,而这时党项人也反应过来,立刻组织弓箭手反击。

不过这时再多的箭雨也挡不住宋军的脚步,很快就有宋军冲到缺口,随后与党项人发生了肉搏战,党项人都是天生的骑兵,如果让他们骑在马上,一人能单挑五个步兵,可若是没有了马匹,他们就成了半残废,根本挡不住宋军的精锐步卒,这也使得宋军很快占据了这个缺口,并且开始向两侧的城墙漫延。

“将军,若是三日不封刀,恐怕日后再攻打兴州时,党项人只会抵抗的更加激烈,到时恐怕就别想招降党项人了。”就在这时,只见一个身材魁梧的大将有些迟疑的向赵祯道,所谓不封刀,其实就是三日之内宋军可以随意在城中杀人、抢劫等等,可以说仅仅比屠城仁慈那么一点点。

“无妨,朝廷这次出兵党项,其实就是想要立威,所以这一仗必须要杀的敌人胆寒,让境外的人看到咱们大宋的强硬与残忍,这样等到他们想要再入侵咱们大宋时,也要掂量一下自己能否承担咱们大宋的怒火!”赵振这时却是十分淡定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