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沔郡水太深

小说: 爆宠!绿茶小夫郎夜夜磨人 作者: 糖炒板栗子 更新时间:2022-08-06 字数:2394 阅读进度:199/221

然知人之道有七焉:一曰问之以是非而观其志,二曰穷之以辞辩而观其变,三曰咨之以计谋而观其识,四曰告之以祸难而观其勇,五曰醉之以酒而观其性,六曰临之以利而观其廉,七曰期之以事而观其信。

顾岚衣并不能完全保证她离开后朝廷不会出问题,但她并不在意。

“如果真乱了,等我们处理完事情再打回来就好了。”

她既然能打下一次,就有信心打下第二次,第三次……

顾岚衣只带了二十个亲信就上路了,身边并没有温子昱和女儿的身影。

全朝的人都以为君后被遗弃了,在圣和宫内闭门落泪。

顾岚衣勾了勾唇,利用系统给自己开的显示屏,可以看到在系统空间内好好的两个人。

系统空间内几乎复刻了圣和宫的景象,卧榻桌椅甚至连顾珞的小摇篮都在。

温子昱察觉到顾岚衣又在看他,脸颊一红。

“你不要老是看我,万一我在洗澡怎么办?”

顾岚衣不怀好意地笑了,“那不是正好嘛。”

温子昱恼羞成怒,“小七,把她的视线关掉!”

0071爽快道:【好嘞!】

顾岚衣眼前的显示屏蓦然一黑,她没好气道:

【到底我是宿主还是他是宿主?】

0071哼哼几声,狐假虎威道:【反正我现在有爹爹撑腰。】

说完就在系统空间里化成了一个四岁左右大的小女孩,张开双手往温子昱怀里扑去。

“爹爹,娘亲凶我呜呜呜……”

顾岚衣咬牙,手痒,想打统。

温子昱眼睛一亮,抱着小七捏她的脸。

顾岚衣气愤地无能狂怒,“小昱!她早都成年了,你别被她骗了!”

系统早不知道活了多少年了,说不定比她还大!

怎么能钻进她夫郎怀里呢。

顾岚衣吃醋了,而且是陈年老醋。

装嫩的0071忽闪着大眼睛,一下就看得温子昱心都化了。

“没事,小七就算成年了也是我们女儿。”

温子昱抱着顾珞,“珞儿,叫姐姐。”

小顾珞伸着手:“咿呀!”

她们家的小姑娘似乎天生就有无穷的好奇心,看到什么都要伸着手抓。

此时遭到她毒手的俨然就是刚幻化成人的0071了。

温子昱笑着看两人闹。

“妻主,小七有名字吗?”

0071吃力地抱着胖乎乎的顾珞,闻言也立马转头看向屏幕中正在搭帐篷的宿主。

天色已经暗了,顾岚衣让人找了个空旷的地方扎营。

她擦了擦额头的汗,听到夫郎的问话后笑了一下。

“当然有啊。”

0071号睁大了眼睛。

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

自她有记忆以来,她就是0071号了。

这个名字的来源也很简单,夫郎守则系统在名册里的序号是00,而她是全部夫郎守则系统中的第七十一个。

毕竟身为系统,他并不需要有自己的名字。

只需要有编号,方便记录任务完成度就够了。

听到宿主说自己有名字,0071很明显地激动起来。

“是什么是什么?”

温子昱愣了一下,像是没想到小七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顾岚衣笑了一声,钻进帐篷。

在离开其他人视线后的下一瞬间就进入了系统空间。

顾岚衣揉了揉0071的脑袋,“顾绮一,怎么样?”

系统睁大了眼睛,“顾绮一!我喜欢这个名字!”

她很开心地念了两声,然后冲到温子昱面前。

“爹爹,我有名字啦!”

温子昱笑了,“很好听的名字。”

顾绮一欢呼一声,“耶!宿……娘亲万岁!”

顾岚衣好笑地看她撒欢,像只小狗似的。

温子昱忽然想到一件事,“那这样的话,是不是要叫小绮了?”

顾绮一第一个不同意。

“不行,就叫小七,小七也好听。”

她一朝有了名字,特别贪心地想每个都要。

温子昱:“好,就叫小七。”

顾岚衣抱着人在舒服的床上睡了一夜,第二天又要起来赶路。

她坐在马背上,叹了口气,“这不公平,为什么只有我需要赶路。”

温子昱笑了一声,“妻主加油哦!”

沔郡是在群山中的一个小郡县,名义上说是郡,实际上到了以后,看起来更像是小村落。

顾岚衣用十两银子租了一个砖瓦房的院落,有些简陋,不过也还算过得去。

青葱的山峦此起彼伏的映入眼帘,在高大的水杉下,间或有蝉鸣和鸟叫声交相奏乐。

【小七,查不到具体的人吗?】

顾绮一摇摇头,【查不到,主神那边传过来的消息只能定位到沔郡。】

顾岚衣叹了口气。

只能一点点找了,沔郡既然只有这么大,那当地居民想来对看起来比较奇怪的人会有印象吧?

……

“婶子,咱们这儿最近有没有来过看起来比较奇怪的人?”

那位背着柴火的女人点了点头。

顾岚衣眼睛一亮,“是谁?你知道她在哪儿吗?”

女人伸手一指,正对着顾岚衣的下巴。

【噗嗤,哈哈哈哈哈——】

一阵嘲笑声从系统空间内传出,顾岚衣咬牙黑了脸。

……

“喂,小姑娘,告诉姐姐,最近有没有见过比较奇怪的人啊?你跟姐姐说的话以后就可以吃这块糖咯。”

坐在草垛上的小姑娘好奇地看她一眼。

顾岚衣连忙补充道:“除了我!”

小姑娘点点头,“那是不是,看起来凶巴巴的啊?”

凶巴巴的?

顾岚衣眼睛一亮,能干出想要扰乱世界法则这种事的人,一定不是什么好人。

所以如果在小孩子眼里是个凶巴巴的人的话,那应该就八九不离十了!

顾岚衣连忙点点头,“对,你见过吗?”

小姑娘的眼睛直勾勾盯着顾岚衣手里的酥糖,“见过啊,我还知道她在哪儿。”

顾岚衣激动道:“在哪儿?”

小姑娘却并没有回答她,而是指着她手里的酥糖道:“我可以尝一口这个吗?”

顾岚衣慷慨地递给她,“当然,它是你的了。”

小姑娘开心地一口将酥糖塞进了嘴里,眼睛都眯起来了。

顾岚衣耐心等她开口。

小姑娘手一指,“哝,就在那里。”

顾岚衣扭头一看,正对上一脸无辜的卫兵。

“她不是……”

顾岚衣话说到一半,就对着空无一人的草垛哑然无语。

可恶!

沔郡水太深,她要回京城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