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集辛依的新生

小说: 被篡改的秦后500年 作者: 依文洁琳 更新时间:2018-03-04 10:34:19 字数:4515 阅读进度:56/416

辛依这边。

辛依昏迷之后的第二天,皇帝突然到访了。

皇帝的举动让一众人突然感到了一股威胁,因为这一次的皇帝带着军队来的。

皇帝让千人军队停留在宰相府不远处,皇帝本人带着几个侍卫进入了宰相府。

皇帝对于相府中的众人一概不理,直直的进入了辛依的房间中。

侍卫们留在了房门之外,皇帝本人来到了辛依的床前,杨媛洋和那几个原本的‘废物高手’都被赶走的远远的。

只有辛依的那个暗卫隐藏的更深了。

这个时候,皇帝伸手想要去摸辛依......

而辛依却是突然之间睁开了眼睛,双眼毫无神采,目无焦距只是扭头看着皇帝。

而皇帝却是一个趔趄,仿佛大脑被什么东西重重的撞击了一下,蹬蹬蹬的后退了好几步才停下。

“陛下!发生何事了?”门外,皇帝的侍卫立刻问道。

“无事!没有朕的吩咐不许进来~”皇帝挥了挥手,重新站稳,面带狰狞。

同时皇帝的头上一只蚊子也是看着辛依。

“依妃啊依妃,到底让朕如何处置你呢~~~”皇帝狰狞的说着。

而辛依只是面无表情,双目无神的看着皇帝。

皇帝慢慢的靠近辛依,却是发现每走近一步,就会承受着莫大的压力。

而皇帝却是更加兴奋了。

“依妃啊,你可能不知道,你的鲜血,对于朕,可是有莫大的吸引力啊~~~~”皇帝低沉的嘶吼着,“赐依之血,赐依之血,天赐依名的鲜血,要在依名之人习练魂影琴并且被魂影琴五层功法重伤反噬昏迷之后,才可取得的鲜血,每天昏迷之中取一次,直到7天之后苏醒,完全取完全身的鲜血。呵呵呵呵啊哈哈哈哈,”皇帝继续低声的嘶吼着,“原本我还以为是淋珏那丫头,毕竟她的闺名中也有一个依字,她习练的也是三大琴技之二,而直到后来我明白了,原来你才是那赐依之人,哈哈呵呵呵,我让淋珏丫头进来,我让那几个废物来到你身边,就是为了有一天刺激你让你功法达到第五层走火入魔~~~”皇帝依旧低声嘶吼,“至于其他的丫头不过是掩护罢了~~~哈哈哈哈,如今朕终于要得到了,终于要得到了~~~”皇帝继续艰难的往前走着,一步一步,一步又一步,终于皇帝来到了辛依的身边,急速伸出手捏住了辛依的脑袋,辛依瞬间又闭上了双眼,再次毫无反应了。

“哈哈哈哈!”皇帝突然之间仰头大笑,“哈哈哈哈哈!这就是那里记载的会被剧烈的抵抗么?哈哈哈哈!”

皇帝掏出了一把小刀,又从怀中掏出了数个小瓷瓶放在旁边。

皇帝拿起辛依的胳膊,刀子划下辛依的胳膊瞬间一个巨大的口子,皇帝赶紧拿起瓷瓶接住辛依的鲜血。

一个瓶子接着一个瓶子,直到所有的瓶子鲜血都装满,皇帝又从怀中掏出了一包药米分撒在了辛依胳膊的大口子上,大口子瞬间凝固了。

皇帝把这些小瓶子都盖上盖子,严密的封好。

“明天,朕还会再来的~”皇帝露出了邪笑。

藏在不远处的暗卫因为辛依的房间窗子都被关上了,因此看不见房间里的情景,只能听到房间里传出来的说话声。

要不是他内力深厚,全力倾听,恐怕根本就听不清楚。

也亏了他专业的隐匿,居然在皇帝的眼皮子底下混了过去,而皇帝和其侍卫甚至于都没有发现他这个暗卫的存在。

这个暗卫无数次想要冲出去,但是却有担心坏了计划,因此只能暗中祈求老天保佑了。

皇帝离开了,杨媛洋立刻冲了进来,一眼就看到了辛依胳膊上的大口子。

杨媛洋咬牙切齿,恨不得立刻把狗皇帝宰了喂猪。

杨媛洋守在辛依身边不敢离开,潘杰明不方便过来,让雷蕾、清心、乐舞三人过来看看。

众人自然是第一眼就看到了辛依胳膊上的大口子。

暗卫这个时候依旧不敢出来,因为暗卫发现了皇帝又派了隐匿者前来监视。

暗卫的武功超高,只要隐匿不动除了辛依运用魂影琴第五重功法以外,谁也发现不了。

甚至于暗卫还把自己的功力完全收敛,控制体温降低,心跳缓慢等等,作为隐匿监视者的基本功力全都运用的淋漓尽致。

“狗皇帝到底干了什么~”雷蕾罕见的愤怒道。

“身体有没有什么...”清心也是问道,只不过没有问完。

“有没有被下过毒?”乐舞也是很担心。

杨媛洋摇了摇头。

“我不清楚,我只知道依儿没有被碰过,除了手上的大口子以外,皇帝似乎只是为了给依儿放血。”

这个时候,外面又传来了通报。

“宰相夫人和老夫人还有大公子大小姐前来探望~”守在门前的‘废物高手’喊道。

“怎么办?”杨媛洋有些拿不定注意,“依儿说过不能把家人牵扯进来。”

“那就让她们回去,别让她们进来~”雷蕾说了一句。

“那好,我和乐舞出去给老夫人说清楚,不让她们进来。”清心也是说了一句,然后看了看乐舞示意一起出去。

门外,清心和乐舞出来,来到院子口。

“老夫人,夫人,大公子,大小姐,外人不能进去,娘娘说过你们已经和她再无关联,请回吧,”清心面无表情的说道。

“请回吧~”乐舞也是尽量的做到面无表情。

清心说完转身离开了,乐舞也是跟着清心回去房间里。

老夫人再想说些什么,而夫人却是瞬间眼泪就流了出来,大公子拉住老夫人摇了摇头,老夫人无奈的叹了口气,和大小姐一起安慰夫人。

4人一起离开了。

当时皇帝突然驾到,4个人前来跪拜迎接,就被皇帝完全忽略了,甚至于四个人自己起身来都没有人前来问询。

皇帝走的时候,同样是没有理睬宰相府中的任何一个人。

这让这些人们心中都是七上八下的。

孔明家中,京桂学堂院长老辛再次前来。

“怎么办?皇帝突然去了宰相府,而且听说是直奔辛依那丫头房里去的,孔明啊,辛依丫头真的平安无事吗?”老辛心里非常的不安。

“放心吧,计划不会出错的~”孔明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

月英坐在孔明的身边,一脸的微笑着。

之前月英又盯着一个地方看了一会儿。

“你....我....好吧,我再怎么问恐怕也没用,你就告诉我,你的计划到底是不是真的?你是不是还有一个暗中的计划?”

“呵呵呵呵~不愧是老辛。”

“果然有?”

“当然,不过是为了混淆视听罢了。”

“这里还有我发现不了的监视者?”老辛也是一脸的不信。

孔明无奈的摊了摊手,看着月英。

月英会意的一笑,说道:“请看那里,内力凝聚用心观察那个死角墙壁内部。”

老辛扭头,面露严肃,郑重的看着目标。

突然间老辛惊讶的说道:“居然真的有!居然进入了墙壁里!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皇帝那边的机关之术已经到达了如此高深的地步了么?我们又该如何应付!”

“呵呵呵~这不是又月英在么~皇帝再高深莫测,不也是被月英看穿了,不也是被我玩耍在手心儿里么~”孔明微微的笑着,一脸完全的自信。

老辛看着孔明的脸,莫名的一脸放松,随后又看了看月英疑惑道:“月英?”

“恩~”月英点了点头。

“没有月英,我的大部分计划可是都泡汤了~”孔明说道。

老辛看着月英,却是满脸的好奇。

“孔明还真是好福气啊~”老辛回过头来看了看孔明,说道。

“那么,如今我们该怎么办?”

“静等吧,等辛依醒了~”孔明说道。

“可是,紫馨丫头可是说皇帝会在这几天每天去一次的,我还是担心辛依丫头。”老辛摇了摇头。

房间中陷入了沉默。

次日,皇帝果然来了。

看着辛依一天一天惨白下去的脸色,杨媛洋觉得自己也要疯了。

终于第七天,皇帝走后,杨媛洋颤抖着身子进入了辛依的房中。

杨媛洋颤抖着手摸了摸辛依的额头,完全冰凉。

杨媛洋瞬间崩溃了,立刻站起身来就要冲出去,就在这个时候,辛依胸口突然之间亮起了红光,红光立刻大盛瞬间包裹住了辛依的全身。

杨媛洋停下的身形,转身紧张的看着辛依。

红光之中,辛依的身形逐渐的被淹没,知道完全看不见床上只剩下了一团红色的光团。

然后下一瞬间,红色光团完全化作了一只红色喜鹊,站在辛依的胸口,叽叽喳喳的叫了两声又钻进了辛依的身体里。

辛依的身体迅速的恢复了血色。

杨媛洋看着这一幕,瞬间崩溃的捂住了嘴巴.....不让自己的哭声传出去,紧接着扑倒了辛依的怀里......

辛依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就感觉自己身上压着一个人,低头一看就知道是杨媛洋,尽管只能看到一个头顶。

辛依听着杨媛洋低低的抽噎声,虽然不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也知道自己肯定是发生过什么大事。

“好了羊儿,我没事了,快别哭了,压在我身上很重啊~~~”辛依故意调笑道。

杨媛洋爬起身来:“依儿,依儿你没事了么?依儿你好了么?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胸口有什么感觉~”杨媛洋抹了抹眼泪,轻声问道。

辛依坐起身来,杨媛洋也随着辛依起身坐在了一边。

辛依摸了摸胸口,拉开衣领露出了不少春光。

然而此时辛依的胸口那只红色喜鹊的颜色却是变淡了不少。

辛依摸了摸这个红色喜鹊的‘纹身’,大体上似乎是明白了些什么。

“我之前是不是死了?”辛依问道。

杨媛洋低下头,眼泪又差点儿掉出来。

辛依双手抬起了杨媛洋的头,认真的问道:“我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杨媛洋无奈的看着辛依的双眼,眼泪被重新逼退会了眼睛里。

“之前......那个狗皇帝来过。”杨媛洋瞬间咬牙切齿。

辛依眉毛一挑,放下了抬着杨媛洋头的双手,手指间随意的晃动着,瞬间辛依的内力运转,魂影琴功法发动,辛依‘看到’了相府中目前的状况。

相府中的下人们少了很多,很多熟悉的人都离开了,老夫人、娘亲、两个姨娘和哥哥姐姐们都是心思沉重。

辛依注意到姐姐们如今都是妇人发髻,显然都是嫁出去之后这段时间又回来祭拜父亲的。

而大哥那里的几个妻子,除了那位独自在房里的淋珏公主以外,其他的几个妻子都是一脸的愁眉苦脸。

辛依起身,来到镜音琴盾前,双手扶在琴上,琴声立刻悠扬而出,目标淋珏公主。

而淋珏公主那里却是瞬间精神一惊,被辛依的琴声打了个措手不及,捂着脑袋艰难的来到了自己的古琴边,想要双手立刻开始抚琴,却是最终不支的倒在了琴上,发出了¥%¥……&&*乱七八槽的琴声。

“哼!”辛依冷哼了一声。

“依儿!你刚刚才好,别乱来!”杨媛洋立刻跑到辛依旁边,坐下拉过辛依的双手。

“噗嗤,”辛依立刻笑了出来,“好了好了,我没事了,放心吧~”辛依嘴角上扬,显得颇为高兴,双手从杨媛洋的双手中挣脱出来,再一次扶在琴上。

而这一次,辛依的目的就是那个第三个隐匿的监视者了。

几声琴声之后,辛依的暗卫肩上扛着一个浑身漆黑的人,以非常迅速的身法嗖嗖嗖的消失掉了。

“好了!解决了!”辛依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恩~~~~睡了一觉舒服多了!”

杨媛洋也站起身来,拉过来辛依的双手,认真的看着辛依,然后把自己额头贴在辛依的额头上。

过了一会儿,杨媛洋重新抬起头来,也是露出了衷心的笑容。

“好了,我们出去吧~”辛依拉着杨媛洋两人一起走出房间。

房门外,‘废物高手’依旧忠心的守着。

“你们做的不错,本宫赏你们带薪休假~”辛依张口就来。

“噗嗤!”杨媛洋瞬间笑出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