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集相府巨变

小说: 被篡改的秦后500年 作者: 依文洁琳 更新时间:2018-03-03 21:08:23 字数:4471 阅读进度:42/416

“孔明大人,这是馨儿托我给你的信,你仔细看看后面的计划都在这里,”这个老头极小声说道,同时,“今天我可是特意来你家吃饭的!”

孔明接过信,仔细看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孔明抬起头来同样小声郑重的说道:“我明白了,放心吧~”

这个时候,月英刚刚从外面进来,手上端着饭菜。

“哈哈,时间正好,我们也要吃饭了!来来,尝尝月英的手艺”孔明又大声说道。

“这个味道,闻起来就香啊~”老头哈哈大笑道。

不远处,有人一直监视着这里,不过却是不敢轻举妄动,虽然听到了里面的说话声,但也不确定自己听到了是不是故意喊出来的。

过了一阵子,这个人看到老头离开了孔明家,这个人也离开了孔明家暗中附近跟着老头。

老头回到了京桂学堂,来到了京桂学堂院长房间。

没错,这个老头就是这一届的京桂学堂院长。

这个人看着老头进了屋,于是乎守在了老头的屋外。

而老头回到屋中坐在书桌上看了一会儿书,来到了床边脱下鞋子上床,拉上床边的床帘......

这个人就这么一直在屋外守着......守着......

紫馨师傅的房间里。16年过去了,紫馨师傅看起来依旧年轻美貌。

这个时候紫馨师傅听到了暗室中有咚咚的响声,知道是有人来传递消息了。

紫馨师傅扭动了一下位于某处的暗门开关,暗门打开,站在紫馨师傅面前的赫然就是刚刚那个老头,京桂学堂院长。

“院长大人~”紫馨师傅说道,“消息传过去了?”

“恩,放心吧,还有记得要叫我辛叔叔,别院长大人院长大人的~”

“额...辛叔叔~”

“呵呵呵,好了,该说的也说了,我先走了,那边还有人监视着呢~”老头说道。

紫馨师傅点了点头。

咸城里,辛依、古月众人住进了咸城专门准备出来的豪华大宅院里,随行的官兵们在城外驻扎,而文官们却是松了一口气,终于可以有住的地方了。

众人刚刚停下歇息没多久,外面突然出来了紧急消息。

“依妃娘娘,依妃娘娘快开门啊,大事不好了!”

外面一个卫兵骑马一路赶过来,来到大宅院的门前喊道。

宅院大门被打开了,里面铁头和烈风走了出来。

“何事大声喧哗!”铁头叫到。

“这个...”这个卫兵被铁头和烈风的气势给镇住了。

“说吧~”烈风说道。

“那个,宰相大人......归天了~”卫兵的声音小的可怜。

“什么?没听清~”铁头皱了皱眉头。

“宰相大人归天了啊!依妃娘娘别磨蹭了!快点儿启程回去吧!”这个卫兵鼓起勇气大喊道。

辛依跌跌撞撞的从里面跑出来,来到这个卫兵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喊道:“你说什么!”

“我....那个......”这个卫兵又不敢说话了。

只见辛依的脸上渐渐的露出了悲伤的神色,辛依松开了这个卫兵,找到一匹马就要跳上去,跟着出来的古月、潘杰明、雷蕾、杨媛洋等一众人看到了辛依的举动,立刻跑过去。

而杨媛洋更是直接飞身跳上马抱住了辛依。

“依儿!依儿!冷静啊!这个时候你更加要冷静!”杨媛洋也喊道,“古月!还不快去把马车赶过来!”

古月点了点头。

众人立刻忙活了起来。

“我们先一步赶回去,让大部队休息够了随后赶过来就行了~”杨媛洋冲着那个卫兵道。

杨媛洋抱着稍稍冷静的辛依下了马,来到了被古月赶过来的马车上,古月的马儿刚刚已经拴在了马车上。

清心、乐舞和雷蕾一起上了马车,其余人骑上马,10人先一步离开了这里。

而剩下的车队的一群人们却是傻了眼,都不知道该干些什么了。

文官们都凑在了一起,叽叽歪歪叽叽歪歪的商量不出个办法来,反而是城外的士兵们急忙进城来说了一句还不快出发赶路,我们是依妃娘娘的随行者,依妃娘娘去哪我们就得去哪,否则你们想要掉脑袋么!

吓得这一群文官们立刻收起了小心思,赶紧和士兵们一起赶路。

马车里,辛依紧咬着嘴唇,满脸的担心神色。

辛依自己也知道这只不过是计划中的一环,但是辛依依旧免不了担心。

马车飞快的前进着,马车周围,马蹄声啪嗒啪嗒的响着,车轱辘快速转动压过地面的声音回荡在大道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10人谁都没有说话,马车里杨媛洋抱着辛依,其他三女一直紧张的看着辛依。

路过路边茶馆儿的时候,茶馆里的老板也是好奇的看着快速奔过的马车和骑在马上的人们。

马车距离京城越来越近了。

京城大门前,已经有人在焦急的等候了。

古月不知道来人是何人,看到这个人直接拦在了马车前面,立刻停下了马车。

“何人拦路~”古月低声喊到。

“是依妃娘娘吗!快点跟我去在宰相府吧!”这个人说着就要上马车,而古月却是毫不客气了一声冷哼,内力运转外放把这个人给吓退了。

这个人噔噔噔的连续后退了好几步。

古月重新一声‘驾’,马车再次跑起来。

而那个人却是看着绝尘而去的众人,脸上露出了阴狠的神色。

众人很快回到了宰相府,而相府门前已经挂起了白稠、白灯笼等等。

辛依不等马车彻底停下,急急忙忙的就跳下了马车,依旧藏在辛依胸口的小小红色喜鹊被颠了一下,嘴尖戳在了辛依的胸口上,瞬间的疼痛让辛依回了回神,捂了捂胸口,护住小鸟,深呼吸了一口气。

辛依尽量平复心情,毕竟这是假的,但是看着这个架势,辛依依旧不免浑身颤抖。

辛依‘镇定的’来到了厅堂,看到摆放在厅堂中的棺材,棺材里面的正是宰相,已经毫无气息,面色惨白。

辛依瞬间昏厥了一下,幸亏身边的杨媛洋一直跟着,及时扶住了辛依。

辛依的娘亲来到了辛依的身边,默默的把辛依和杨媛洋都抱在了怀里。

“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去换上衣服,见见你们爹爹....最后一面吧...”辛依娘亲,宰相夫人尽量让自己不哭出来,可说到最后还是捂住了嘴,身子一颤一颤的。

辛依搂着娘亲,眼泪也止不住的掉落下来,只不过辛依知道自己不能哭,真正的难关才刚刚开始,自己必须坚强的走下去。

辛依抹了抹眼泪:“娘亲,放心吧,我们不会有事的~”说着笑了笑,和杨媛洋一起回去换衣服了。

古月众人毕竟是外人,如今以侍卫/侍女的身份来到了宰相府,自然也不好意思穿着这些衣服,跟在辛依后面来到了后院儿。

辛依走回后院儿,精神渐渐的恢复了正常。

深呼吸一口气:“好了,先把衣服换了吧,古月你们去那个房间换吧,清心你们跟我来吧~”

辛依指了指内院儿的一个房间,古月看了看,点了点头,领着其余的几人往那个房间走去。

而辛依五个女人自然是回到了辛依的闺房。

古月这边。

这里是一个下人房,似乎是空着的,房间里床上已经放着几件孝服了。

“似乎早就准备好了?”铁头张口说道。

潘杰明摇了摇头:“不是给我们准备的,而是给被分配到这个房间的人准备的。”

众人换上孝服。

“目前看起来,都在向大人说的计划中进行着,只不过依妃娘娘似乎信以为真了?”贾克有些莫名。

潘杰明摇了摇头:“并不是信以为真,只不过是害怕这一切都是真的罢了。”

众人换好衣服,来到了辛依的房间门前,古月没有说话守在门前静静的等着。

没一会儿的时间,辛依几人也是披麻戴孝的出来了。

当辛依穿着孝服出来跪在宰相爹爹的灵前,外面突然间就喊道:“皇上驾到!”

辛依一惊,其余人也是一惊。

没想到皇帝来的这么快。

不过好在准备工作早已做好。

只可惜,众人的算盘似乎是落空了。

因为皇帝的身边突然之间多出来很多武功高强的高手,这些人作为皇帝的贴身侍卫护佑在皇帝的身周。

暗中伺机而动的人们瞬间都缩了回去。

就连潘杰明众人也是停下了动作。

古月此时已经悄悄的退到了后面,避免和皇帝正面撞上。刚刚古月感受到了皇帝的身上从不曾感受过的可怕,这让古月瞬间开始深深的忌惮了起来,全力收敛起来自身的气息,不让自己被发现。

“依妃啊,朕刚刚听闻你一回来就回到了宰相府,朕就急急忙忙的赶了回来,依妃啊,宰相虽然去了,但是你还有我....我们,别太伤心了~”皇帝说道。

“谢皇上关心,依儿无事。”

“好好好~无事就好~”说着皇帝招了招手,“这几个侍卫我给你留下,听闻你在严廖城庙里受到了邪教余孽的攻击,我已经下旨彻查此事,那个严廖城县令也脱不了干系,放心,他们几人武功高强,绝对能保护你的安全!”

“谢皇上关心,依儿感激不尽~”辛依依旧面不改色的说道,却是没有开口拒绝。

“既如此,那朕就先回去了~”皇帝又抬起头来,“你们几个好好保护朕的依妃,依妃有一点点儿闪失朕要了你们的狗头!”

“是!”几个人一同喊道。

皇帝离开了,留下了几个人,让众人的计划彻底失败了。

没人知道皇帝身边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多出这么多高手,虽然皇宫中的大内侍卫多次大换血,但是那些大内侍卫的武功可没有如此的高强。

这些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就是非常的可怕,而这些人一站在辛依旁边,就连杨媛洋都被赶出了辛依身边。

杨媛洋并没有大喊大叫,只是乖乖的待在附近看着。

众人这一回彻底不敢动手了,因为此时的辛依等于是被当成了人质,而且镜音琴盾也不在这里,而在马车上没有拿下来呢。

皇帝那边只留下了最擅长隐匿追踪到人暗中远远的跟着,甚至于连气息都不敢泄露出来,要不是这个人天生的双目精明,否则如此远的距离恐怕都看不清人影儿。

古月更加不敢露头了,甚至于自己一个人悄悄的离开了宰相府。

古月知道自己的存在肯定早就被他们知道了,那么自己就不能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自己必须躲藏起来。

相府中,潘杰明几人迟迟没见到古月,也是开始担心了。

只不过有这几个人看着,尽管担心也没办法。

古月隐藏在暗中,就在宰相府的附近,突然之间古月感受到了有人靠近他,古月立刻拔出手中剑,全神戒备,内力全面运转起来,瞬间自己进入了无心的绝对冷静状态。

“别动手,我是依儿的师傅,也许你应该从依儿口中听说过我了~”

古月自然是不认识紫馨师傅,只不过古月却是没有从来人身上感受到敌意,因此古月也渐渐的放下了敌意,不过当然是再戒备着来人。

来人很漂亮,看起来很年轻,可古月知道她是辛依的师傅,那么年龄实际上已经不小了。

“跟我来吧~”紫馨师傅说道,随即转身离开。

古月皱了皱眉头。

“放心,跟上,我不会害你的,你在这里才是真正的危险,”紫馨师傅又说道。

古月眉头松开,手中剑插回剑鞘,只不过内力却是运转到了极致,彻底进入了无心无情的绝对理智状态。

此时古月只要一发现前面的人有什么异状,或是感觉到周围有什么不对劲儿的,立刻就会出手攻击。

古月跟着紫馨师傅走在这个暗巷中。

“我们得快点儿走,我不能在这里被发现,我可是偷偷的出来的,我屋外可是还有监视者监视者我的一举一动呢~”紫馨师傅又说道。

古月什么话都没说,步伐却是走快了一点儿,跟着紫馨师傅进入了地底的一个空洞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