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集案件调查

小说: 被篡改的秦后500年 作者: 依文洁琳 更新时间:2018-03-03 21:08:18 字数:4412 阅读进度:37/416

“依妃娘娘么~我对她知之甚少,向大人可否给我详细说说依妃娘娘的情况~”潘杰明说道。

向日葵点了点头。

“10年前依妃娘娘作为宰相府的三小姐被皇帝就封为妃......”

向日葵缓缓到来,古月也是第一次如此详细的了解到了这些。

“原来如此,皇帝10年前就对依妃娘娘有所企图了么?可我很奇怪,那个时候的依妃娘娘只不过是个小女孩儿,皇帝企图她什么?”潘杰明不解的说道。

“红色喜鹊~”古月张口说道。

“红色喜鹊?”潘杰明又重复了一句,“隐草之森中看到的红色喜鹊?皇帝图的是那个?那跟依妃娘娘有什么关系?”

“依妃娘娘出生的时候,红色喜鹊从天而降,嘴上还吊着一个依字的纸卷,依妃娘娘才有了现在的名字~所有人都把那红色喜鹊当成是天降神鸟,依妃娘娘被天祝福,所以.....”向日葵补充道。

“还有这种事?”潘杰明惊讶道。

古月点了点头:“皇帝命令我外出寻找红色喜鹊,务必把它捉回来,也许红色喜鹊找不回来,他的目标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潘杰明沉思了一会儿:“好了,二位也别着急,皇帝既然早有这个心思,那就是说16年前就有这个打算了,如今反倒是时间过了那么久,不大可能连这一点儿的时间都等不了,总归再过几天依妃娘娘就要回京了,恐怕那个时候皇帝才会真正的动手吧~现在么.....也许是为了别的什么人而大动干戈~”

古月和向日葵二人听了潘杰明的分析,都送了一口气。

“呵呵~也对,我一时间太心急了~”向日葵说道。

潘杰明好奇的看了看二人,觉得二人似乎都对依妃娘娘的安危很是担忧,只不过就是不知道二人到底......不过潘杰明没有说出来,毕竟是他们之间的事情。

“既如此,向大人现在有何打算?”潘杰明又问道。

“以保护依妃娘娘为优先,调查的事情杰明兄第我二人就可以了~古月你先回到依妃娘娘那边去吧,记得让依妃娘娘把镜音琴盾带上,别再放在大雄宝殿里了。”向日葵说道。

古月点了点头:“也好,那么我先回去了。”

说着古月起身离开了。

房间里,向日葵和潘杰明二人开始详细分析案件。

古月骑上马儿首先回到了客栈中,看到清心和铁头已经回来了,二人都在清心的房间中。古月一上楼就运起功力,内力散发之下就感受到了二人在最里面的清心的房间中。

敲了敲门,立刻就传出了说话声:“谁?”

“是我~”古月说道。

里面立刻就传出了凳子摔倒的声音,古月皱了皱眉头,不明白里面发生了什么。

不一会儿,房门打开,铁头坐在一边,看起来如无其事,而清心也是面带笑容:“古月兄弟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

“出了一些事情,杰明兄现在在向大人那里,恐怕短时间内回不来了,我是希望,你们有空的话和杰明兄汇合一下,就在衙门里,我还需要回去保护依妃娘娘的安全~”古月说道,表情很严肃。

“什么?”清心也是瞬间呆了一下。

“出了什么事请?”铁头立刻从桌子上坐了起来,来到了门前。

古月走进了门,把门关上,二位后退了一下。

“发生了凶杀案,牵扯出了皇帝.....”古月大致说了一遍。

二人都沉默了一下。

“那么要我们二人做些什么?现在就去找杰明兄第么?”铁头说道。

“要不我们等等烈风和雷蕾回来再一起过去~”清心又说道。

“可是贾克老大和乐舞还没有来~”古月又说道。

三人相互看了看。

“算了,他们二人来了自然回去严廖城庙里面找我,你们都过去吧,我会一直在严廖城庙里。”

“也好,那么我们先等等烈风他们回来吧~”铁头说到。

三人说着坐在了座位上。

古月这个时候才想起来刚刚二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稀里哗啦的弄倒了凳子,瞬间好奇心就升了起来:“刚刚二位.....是在做些什么?”古月问了出来。

瞬间铁头和清心严肃的面容垮了,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铁头还好些,咳了两声,清心可是低下头,脸上泛红。

“嗯哼!那个其实,古月兄弟你也知道,我和清心都是得到的种子最多,清心已经可以运用琵琶控制种子,而我却是什么也不会,只有这一双拳头。我在这几天一直和清心在一起研究如何更加有效的利用这隐身草的种子,我发现,只要每一次我把隐身草种子握在手中,用巨力将种子捏碎,立刻就会有无数的草叶从手心中钻出来立刻包裹住我的整个拳头,甚至于半个胳膊,形成一个拳套。刚刚,我就是再一次实验这个拳套,打算弄出了一点儿新的拳套花样出来,其实没什么的,就只有这些。”铁头说了一大堆。

古月点了点头,眉毛挑了挑,就当是相信了。

可刚刚实际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清心将铁头的隐身草种子攥在手里,然后铁头在用自己的大手握住清心的小手,然后铁头小声说道:“捏~用力捏,你能捏碎的~”

可清心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有捏碎,反倒是种子自己在清心的手中发芽了,长出了长长的草叶直接把二人的手给包裹住了,二人的手分不开了。

这个时候古月突然敲门,清心被吓了一跳一个后退却是忘记了二人的手还被包裹着......

清心的后退带着铁头一个不查也挪了一步,踢到了脚边的凳子......

然后那包裹住二人两只手的隐身草叶就在这个时候又全部缩回去了,二人才得以分开。

房间中陷入了诡异的寂静气氛中。

过了一会儿,古月感受到了外面终于来了两个人。

“他们可能回来了,”古月说道,然后起身往外走。

铁头和清心微不可查的松了口气,相互看了看,清心的脸红了红,又低下了头。

铁头习惯性的搓了搓拳头,瞬间想起了刚刚的事情,脸上露出了傻笑,看着清心的小手儿。

古月推开房门来到门外,看到烈风和雷蕾果然回来了。

他们二人看到古月在清心房里出来,也是楞了一下。

“咦?古月兄弟在清心房里做什么?”

“铁头兄也在这里,商量一些事宜,先进来吧~”古月说道,示意二人跟进来,古月自顾自的走了进来。

烈风和雷蕾相互看了看,也走了过去。

“发生什么事了?”烈风问道。

古月再次把刚刚说过一遍的再说一遍。

烈风瞬间表情严肃。

“居然发生了这种事~”烈风说道。

“哼!看来我们不会无聊了~”雷蕾说道。

“好了,我该说的都说完了,我先回去了,你们也尽快去衙门那里搭把手吧,恐怕他们面对的敌人会很多~”

古月说着,起身先离开了。

“好吧,那我们也别闲着了,先过去衙门那里吧~”铁头这个时候说道,也起身往外走,众人干脆全部起身一块儿来到了外面。

古月牵着自己的马儿跟众人告了个别回去城庙离了。

向日葵和潘杰明那里,正在商量对策,突然间外面有人来报,说是来了几个人什么什么的,二人知道大概他们几个都过来,向日葵就吩咐来报的人让他们都进来吧。

“果然是你们!”潘杰明笑道说道。

“恩,我们得知了消息,等人到齐了就赶过来了~”铁头先说到,顺便找了个坐儿坐下了。

众人也不客气,各自坐下了。

“怎么样,接下来如何打算的~”烈风也是问到。

“目前我们还不知道他们到底要做些什么~他们的老巢在哪里?找不到他们的人,所以我觉得应该先下手为强,如今大家既然来了,那么我们先去那个死者死去的地方和他家里看看,是否和我们的推测一致。”潘杰明说道。

众人都点了点头。

死者死去的地方是一个平时无人去到的角落里,这里自然是非常的偏僻,荒草丛生,连石头路都没有,土地上一个大坑一个大坑的。

“这里是平时无人来到的死胡同里,人迹罕至,那个死者就是在这里被发现的,因为那一边就是一户人家,比较穷困,因此小院墙也垒的不高,基本上成年人都可以一眼看到外面,因此便发现了此人,”向日葵说道,“因为事发突然,再加上我更担心城庙中的事情,因此耽误了一些时间,还没来得及来此调查。”

潘杰明点了点说道:“既如此,大家都查查这里到底隐藏了什么?”

众人都点了点头,分散开来各自调查。

“那一户人家还在么?”潘杰明又问道,指了指发现尸体的那户人家。

“已经搬走了,而且要问的话我已经让手下人去问过了,他们什么都没有看到过,只是曾经半个月前,连续一周每个晚上都能听到大概会持续一个时辰的砍树声,可是这里明明就没有树,再加上死了个人,那一户人家以为闹鬼了,赶紧搬走了,呵呵~”向日葵无奈的摇了摇头。

“砍树声?”潘杰明思索着,手伸到背上握住自己的隐身草长枪,拔出来自己给长枪特制的长枪背套中,用手中的长枪到处刺击地面。

而在向日葵的眼中,潘杰明明明就是手伸到背后,然后手掌弯曲成像是握着什么东西,然后手往前一伸一伸的,地面上就会相应的出现一个像是被戳出来的洞,一个洞一个洞的。

潘杰明一边走,一边用长枪戳地面,思索着到底能发现什么东西。

就在这个时候潘杰明突然想起来点儿什么,回头就看到向日葵一脸怪异的目光,看着潘杰明。

“呵呵,向大人,这是从隐草之森里带出来的,看不见的武器,可不是闹鬼的东西,反而我倒是真的想见识见识鬼长什么样的~能不能逃得过我长枪的制裁~呵呵呵,”潘杰明笑道。

向日葵莫名的松了口气,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担心些什么。

“原来是曾经说过的那种隐身草武器么?居然就是这种的存在,还真是长见识了~~呵呵,难不成你们每个人的背上都背着一把吧?”向日葵又问了一句。

“哈哈哈向大人,我背上倒是有一把,雷蕾腰间也缠着一把,不过其他人可是没有了~”烈风哈哈笑道。

烈风说着也和潘杰明一样的动作,看起来很是怪异,同样的地面上也是凭空多出个大坑出来。

雷蕾也是一样的情况。

“神奇的物种~”向日葵由衷的说道。

这个时候,铁头看着他们的表演,自己也手痒了。

“我可是也有我的武器!”铁头说道,说着表演了一番自己的隐身草拳套,然后拳头用力向着地面一砸。

嘭!!!!

一声巨响,地面又出现了一个大坑。

“看吧!我平时需要用更多的内力才能做到这种效果,可是这拳套居然让我省去了几乎一半的内力消耗,哈哈哈!”铁头也是大笑道,然后看向了众人,发现众人的目光根本就没有注意在铁头自己的身上,而是看着铁头的脚下。

只见铁头的脚下出现了一个地洞,吓得铁头瞬间后跳了一步。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就说为什么这里这么多大坑,一个大坑连着一个大坑的,而且还有半个月前连续一周的砍树声。若我猜不错,这里应该是以前没有过这大坑才对。”

“以前就有,一直都存在着~”向日葵摇了摇头。

“什么?”潘杰明对于自己猜错了而感到诧异。

“其实我也和你一样的想法,但是我知道他们说过这些大坑一直都存在的,”向日葵指了指那一户人家,“因此我刚刚过来的时候才没有说我的猜测。”

潘杰明沉默了一下:“既如此,那这事情可就怪异了~”潘杰明低头沉思道,同时来到了地洞跟前,蹲下身自己往里看,却是什么也看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