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集女孩们的聊天会

小说: 被篡改的秦后500年 作者: 依文洁琳 更新时间:2018-03-03 21:07:49 字数:4524 阅读进度:13/416

辛依昨晚和爹爹谈过话之后,知道今天无论如何要和师傅商谈一下了。

虽然辛依很聪明,但是有些事情她并不知道,宰相大人见辛依师傅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照例的学堂上上课,辛依努力的认真听讲,但依旧免不了心里正在开小差。

无聊~~无聊死了~~~~~~果然和小孩子上课就是最让人痛苦的事情了,明明早就会了还要在学一遍,真不知道某个姓柯的男孩儿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辛依无聊的吐槽着。

“辛依,刚刚我念的这篇论语,你知道它的含义么?”这个时候,学堂之上的先生突然问道。

“学了又时常温?习?和练习?,不是很愉快吗?有志同道合的人从远方来,不是很令人高兴的吗?人家不了解我,我也不怨恨、恼怒,不也是一个有德的君子吗?先生,我说的可对?”辛依很有礼貌的回答。

“恩,说得很好~”先生夸奖道。

辛依虽然开小差,但同样也在听着先生正在说些什么,怎么可能会被先生问倒了。

不知不觉间,这一趟课上完了。

下一堂课是要在另一个学堂房间里,教授一些孩子们兵器的基本用法。

当然这里的兵器都是用木头做的,甚至以连个尖、刃都没有,图有个形状罢了。使用特殊的轻木制成,重量非常轻,正适合小孩子拿来玩耍。

这一趟课无论男孩儿女孩儿都要学,目的就是让孩子们知道兵器都有什么,大体会用这些兵器罢了。

这里大体上就是一个演武场,周围摆放着各种木质的兵器模型。而且尺寸上也是特别制成了适合孩子们的造型。

“为什么要让我也学习什么兵器啊~人家可是公主,金枝玉叶!哼!”一个小女孩儿说道。

“佳儿,好了,我不也要学么~”另一个小女孩儿也说道。

一群女孩儿们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大体上就是抱怨自己为什么非要学什么认识兵器~

而男孩儿们却是跃跃欲试,很显然对于兵器课早就盼望了很久了。

辛依无聊的撇了撇嘴。

我注定要修炼琴技,兵器什么的与我无缘,我去认识它们做什么~

“辛依~你是不是也不喜欢什么兵器课啊~”一个小女孩儿来到辛依身边。

“恩,没兴趣~”辛依说道。

“辛依果然和我一样,也对兵器没兴趣~”这个小女孩搂着辛依的胳膊。

孩子们都来到了演武场后面,那里有座位。

学堂上的先生,自然不可能让这一群金贵的孩子们站着上课。

“好了,今天的兵器课由我给孩子们来讲述~”一个高大的壮汉来到了这里,开口就说到,“我叫冼任,孩子们叫我仙人大叔就可以了~哈哈哈~”

这个仙人大叔哈哈大笑了两声。

“冼任?仙人,这名字真有趣~”辛依扭头对旁边的小女孩儿说道。

“我知道各位公主千金们肯定不喜欢兵器课,但是这一趟课不是为了让你们喜欢上兵器,而是让各位公主千金们认识一下这些兵器,以免未来什么时候在一些大场面上出丑~”

“言归正传,我呢不过就是一介武夫,有幸被邀请到京桂学堂来教孩子们兵器课,以后有什么不会用的兵器,看得上眼的兵器,都可以来找我~”

“废话不多说~”仙人大叔首先拿出了一把大刀,“孩子们大概都听说过十八般兵器,但是那不过是一种兵器的统称,就比如我手上的这把刀,它叫马刀,是刀的一种~”

......

仙人大叔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述各种兵器,时而让某些男孩儿上来一试。

“那么接下来我要说道的这个武器,名叫干~”仙人大叔拿起了一块木头盾牌。

干?那不是盾么?辛依疑惑了一下。难不成古代的盾被称作干?

仙人大叔举起了手中的盾。

“其实它就是个盾~古人才会叫它干~~~哈哈哈~”这个仙人大叔哈哈笑了两声。

“盾呢~就是用来防御的,不过实际上若是盾用好了,同样也能用来攻击~”

接下来仙人大叔把这个木头盾放在一边,又拿起了一个木头做的钩......

......

“记住了!既然喜欢什么武器,就要一直使用下去,不要妄想着同时去习练多种武器的用法,除非天才,否则普通人最多也就能精通的了两种武器罢了~”

“好了,下课~”

女孩们立刻成群结队的离开了,丝毫又不带犹豫的,而辛依却是对盾很感兴趣。

自己以后是要修炼琴技的,那么琴的话不也能当成盾来用么~不过以后就是得找个厉害结实的琴才行。

辛依想了想,直接去找他问问?还是算了吧~不如回去找爹爹问问。

想罢,辛依也转身离开了,留下很多男孩子们跑上前去拿起各种武器刷吧着玩儿~

中午时分,辛依来到了学堂的饭堂。

这里可是给皇子公主世家臣子的公子千金们开的学堂,饭堂自然也不能糊弄。

这里的饭堂非常巨大,自然也是为了容下所有的孩子们来这里吃饭。

而饭堂是有一间一间的小房间隔开的,每一个小房间都刻意布置的或典雅或高贵或奢华等等。

京桂学堂在饭堂方面的花费可是巨大的,为了让各个皇子世家公子、公主世家千金们都能喜欢,可是请来了很多全国各地的名厨、大厨。

也因此这个饭堂基本上全学堂各个年龄段的孩子都有。

最大的大概就是十二岁,因为到了十三岁就开始准备找合适的对象了,因此十二岁那一年的年底最后来一次统一的学堂学问测试,拿到了成绩就可以离开了。

十三岁的时候,各个世家大臣的公子千金,皇子公主们找对象的时候,这个成绩可是一个重要的标准。

其中先生们给予的人品评价是非常重要的标准,其余的各个项目的分成绩都要次之。

所以先生们在这个时候往往都是非常的重视。

因为以往就出现过先生对某个人的人品评价出现错误,以至于最终葬送了某某人的幸福等等。

辛依和昨天刚认识的几个女孩子一起来到了饭堂。

其中就有这一集前面出过场那三个女孩子。

一个被称为佳儿,自称公主金枝玉叶的女孩儿。

一个是称公主为佳儿的女孩儿。

一个是搂住辛依胳膊的女孩儿。

另外还有四个看起来年龄大点儿的女孩儿。

八个女孩正在一个装饰的很可爱的房间里,等着饭菜被端上来,之前已经点过菜了。

“羽佳公主,有没有觉得感兴趣的武器呢?”一个看起来年龄大一点儿的女孩问道。

“切!蓉蓉姐~别开玩笑了!我才对那些武器不感兴趣呢!那是男孩子们的玩意儿!”佳儿,也就是羽佳公主说道。

“呵呵,佳儿别这么说,有的时候女孩子也要学会一种武器的用法,用来防身,可能你不知道,有些武器可是专为女孩子而设计的呢~”又是一个看起来年龄大一点儿的女孩子说道。

“哦?真的么?”之前搂着辛依胳膊的女孩儿好奇的问道。

“那当然了,伊莲,就比如我也是在练习鞭法~”

“哎?艾琳姐姐不是喜欢水袖舞么?”被称作伊莲的女孩儿,就是喜欢搂着辛依胳膊的女孩儿。

“水袖舞,和鞭法不是很像么?同样都是软软的、长长的。”

“艾琳姐姐说的是那种软鞭啊~我还以为是那个仙人大叔说的那叫什么鞭来着?”伊莲没有记住。

“噗嗤~我说伊莲我看你好是算了吧,你也就刺个绣,做个衣服什么的算了~”一个年龄大一点儿的女孩儿。

“苛姐姐说的人家好像什么都不会似的~哼!我刺绣可是比你们强多了!”伊莲撅了噘嘴。

“伊莲的刺绣很好么?”和辛依一个学堂、同年龄,称呼羽佳公主为佳儿的那个女孩说道。

“是哦,如佳,伊莲的刺绣是我们之中最好的,”苛姐姐说道。

“哎呀苛姐姐别说了,人家也不过就是喜欢刺绣罢了,哪里有那么厉害了~伊莉姐姐的刺绣才是我们之中最厉害的~”伊莲有些不好意思。

“伊莉?你也会刺绣?”蓉蓉有些不可思议。

“就是!伊莉你会刺绣居然不都不告诉我们!”艾琳也说道。

“就是一个刺绣而已啦~苛儿不也会刺绣么~”伊莉不好意思的说道。

“哎呀,我也就会缝缝补补而已。不过话说回来,我倒是知道伊莲的刺绣是你教的,不过这么多年了我从没见过你刺绣,也没见过你的刺绣成品,我都快忘了你也会刺绣了~快说!你是不是偷偷的给什么人做衣服呢?”苛儿对伊莉说道。

“我哪有~~净乱说~”伊莉有些不好意思。

“哦~~~?”×3

蓉蓉、艾琳、苛儿一起用奇异的语气对着伊莉。

伊莲也是立刻问道:“伊莉姐姐有意中人了!快点儿如实招来!那人到底是谁!”

辛依、羽佳公主还有如佳也是好奇的看着伊莉。

就在这个时候。

咚咚咚~

“菜来了~”门外响起了女性的声音。

“进来吧~”羽佳公主说道。

这里羽佳公主的身份最高,自然由羽佳公主说话了。

门外,一个侍女拎着一个巨大的食盒推门而入,身后还跟着另一个侍女同样拎着一个巨大的食盒。

两个侍女把食盒放在桌上,打开食盒从里面端出菜放在桌子上,最后关上空了的食盒走人了。

同时,伊莉也处于松了一口气的状态。

“伊莉!你别想逃!快点说!你看上谁了?”艾琳问道。

伊莉瞬间又脸红了。

“那个~~~那个~~~~~我可以不说么~~~~”

“不行!”艾琳。

“快说快说!”蓉蓉。

“就是快说!”苛儿。

“那个~~~就是~~~燕公子.....”伊莉总算是说了出来,“呼~~~”之后伊莉出了口气。

“哦?燕世家的长子么?”艾琳促狭的笑着。

“燕家的公子么?听说名声很好~伊莉眼光不错嘛~~”蓉蓉笑道。

“呵呵呵,我看我们还是先吃饭吧~”还是苛儿提伊莉解了围。

女孩们一边吃饭,一边聊着天,没有长辈在自然没人理会食不言这句话了。

“在家里吃饭,都不许说话的,要谈事情必须饭前说完,或者饭后再说,”苛儿说了一句。

“哎?我家里可没那么严重的规矩,不过每一次我要说话都会被爹爹堵回去罢了~”蓉蓉说到。

“依儿你呢?”这个时候伊莲问到了辛依。

“呵呵~我家里比较宽松啦~没有那么多严肃的规矩,姨娘和哥哥姐姐们都对我很好,有的时候大家一起吃饭,有的时候就在自己的房间开个小灶了~”辛依很随便的说了一句。

“哎?我听爹爹说宰相大人在朝堂上是个很严肃的人,经常用眼睛瞪人,我还以为在家中也严肃呢~”伊莲说道。

“呵呵,爹爹在家中又不是在朝堂上,干嘛还用那么严肃啊~”辛依不是很在意的挥了挥手。

“可我爹爹在家中可是很严肃的,听哥哥说,爹爹在朝堂上就很严肃,”苛儿说道,“真羡慕你家中,可以那么的宽松,我平时都很怕爹爹的。”

“对了~依儿昨天下午你去干嘛了?我本来还想做你家的马车呢~结果没有等到你出来,我就做我的马车自己回去了~”伊莲突然间说道。

“没什么啦,我不过是单独留下来练习琴技罢了~”辛依说道。

“哦?早就听说依儿你的神童之名,从很小的时候宰相大人就请来了很多名家名人去你家里教你启蒙,不是说宰相大人本人博学多才么,由他教你不是更好么?”这个时候羽佳公主也说道。

“爹爹既然是宰相,自然是很忙了~哪有时间整天都跑来教我啊,偶尔有空的时候才会来考考我的,”辛依笑道。

“我爹爹也是平时忙于国事,都很少理我的~”蓉蓉说到。

“你们都已经很不错了~我身为公主,却是只能住在宫外,根本不敢回宫,甚至于连父皇母妃都见不到,宫中实在是太可怕了~前几天我才回了次宫和母妃说说话,结果遇见了颐和公主那个坏心眼儿,居然故意推到我还眼睁睁的说是我摔倒的,真是气死我了!”羽佳公主越说越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