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集可怕的隐身草

小说: 被篡改的秦后500年 作者: 依文洁琳 更新时间:2018-03-03 21:07:31 字数:4454 阅读进度:9/416

皇宫暗室中。

皇帝又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看着这16年来所有的密报,突然间看到了一个密报,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想起了一件事。

~~~

“陛下,有要事禀报~”

“说~”

“虎牙口的人被人杀光了~”

“什么!什么人干的!”

“是~~~古月。”

“详细说来。”

“这个,只是根据虎牙口的现场残留痕迹分析得知,他们似乎抓了两个女人,但是那两个女人似乎逃脱了,还杀光了虎牙口的炼药师,隐卫们起初没有听到动静,等那两个女人离开了虎牙口的据点儿,隐卫们才反应过来出去追踪那两个女人,结果不仅仅没有追上,还在半路碰到了古月,古月不知抽了什么疯,一出手把那些隐卫全杀了。”

“恩~~朕知道了,一群废物罢了,连古月的身份都不知道就敢去招惹,哼!死了活该,那么那两个女人的身份呢~”皇帝明明没在现场,却是好像亲眼看到了似的。

“这个~~~属下没有查到~”

“什么!没有查到!”皇帝大怒。

~~~

“来人~”

“陛下,什么事?”

“朕突然间想起了16年前的一件事,”然后皇帝把那个密报扔给了过来的暗卫。

暗卫看到了这个密报说道:“回陛下,什么都没有查到,当初虎牙口的人全死光了~”

皇帝皱了皱眉头。

“你们可知,放跑了那两个不知来路的女人,很可能会给我们未来造成隐患~”

“属下知道,可是~~~~”

“哼!”皇帝冷哼了一声。

“属下这就去查~”

“不必了,过了16年了,查不到了~朕只想知道古月还没有消息么?”

“是~”这个暗卫的声音小了一点点,“也许...古月已经死了~”

“哼!朕不知道隐草之森是个死地吗!这么多年来派进去的人一个都没有出来的?”

“是~”

“算了,你下去吧~”

“是,属下告退。”

“古月啊古月,难道你真的就这么死在了隐草之森么?无心决剑法朕总算从明白了真正的内在,费尽心思才找到了下半部,作为朕身边最有天赋的人,朕把无心决给你用,你可千万别让朕失望啊~”皇帝似乎也知道了无心决剑法的秘密,无心并非无心无情,而是绝对的冷静。

........

古月这边。

古月和潘杰明此时正在昏睡中。

~~

当时两人一马点着火折子在那个黑漆漆的地方前进着,最终出来的时候却是又回到了隐草之森。

只不过这一次的隐草之森却是和上一次的不一样了。

两人一出来,就遇到了一个高个子男人。

他表示也是从那里面(倒扣石碗的山洞)出来的,不过他却是没有碰到什么红色大鸟。

“这个新的隐草之森和之前的那个不太一样,小木屋只有9个,不会多也不会少。我们这里最早过来的那个,一过来这里就有9个小木屋,就好像是正好给9个人预备的似的。我们这里在加上你们三个正好凑够了九个,我们也不知道凑够了九个会遇到什么,总之凑够了九个了,我们可以回去试试了。”高个子男人说道,他的右眼上有道十字疤。

古月潘杰明和马儿跟着这个十字刀疤高男回去。

“我们三个?马儿也算?”潘杰明怪异的说道。

“我不说了我也不知道么~”十字刀疤高男说道。

“好吧。还不知道阁下如何称呼~”潘杰明问了句,“我叫潘杰明,这位是古月。”

“哈哈,我叫烈风,20年前误入这里~”这个十字刀疤高男,烈风说道。

“20年前!”潘杰明惊了一下,“那你~~等等,古月兄弟,你看我老了没!”

“没有,这几年来样貌一直没变过~”

“果然如此,若不是刚刚烈风兄提到,我都忘了这一点了,这里似乎可以停止我们的成长~”

“这个么,我早就注意到了,不过没有什么意义就是了~不过里面有几个女人可是非常喜欢这里,说是不想要凑齐9个人,不想回去呢!哈哈哈!”烈风说道,又哈哈笑了两声。

三人一马慢慢的走着。

“对了,你们知道隐身草如何用么?”烈风突然问道。

“不是直接吃掉么?”潘杰明疑问。

古月也点了点头。

“看来你们还是一直停留在初级用法上,”烈风说道,“隐身草的用法实际上是一门很大的学问,我们也是在这里研究了无数年,才总结出来的十大用法。”

“隐身草呢,长在土里的,拔出土就必须快速吃掉,这只是第一用法。那么第二用法就是直接把隐身草周围一米的土地都挖出来,我是说包括一米深~”

“那还不如第一种用法呢~”潘杰明抽了抽嘴角。

“也许会有人这么做的,为了那传说中的隐身~”古月说了句。

“对,古月兄弟说的没错,我的确见过这样做的~不过最后那片土地中的隐身草也没有保存的了超过1个月。然后第三用法,把拔出来的隐身草立刻泡在水里,不过需要特别的泉水才行,而这特别的泉水就只有距离这里4公里远的一个山洞里有。”

“保存多久?”古月问道。

“很久,至少到现在我的小木屋里有一个保存了15年的,就泡在了那泉水里。”

“哦?真的?那泉水恐怕也不是普通泉水吧~”潘杰明说道。

“这你可错了,泉水没什么特别的,至少我们一直喝了这么久,也没有觉得哪里变得不一样了,除了样貌,不过看你们俩也没有变化过的样子,恐怕样貌不变并不是因为泉水。”

原来我的样貌一直没变么?古月心里也很是怪异,即使用上未来的知识也想不通为什么一直没变。

“那么第四点呢?”潘杰明又问道。

烈风在这个时候露出了一些不太好看的表情:“第四点...有些残忍,需要把隐身草种在人的身体里。”

“哦~”古月哦了一声。

而潘杰明却是震惊了一下,随即恢复了正常。

“种在身体里还真是~~你们是如何知道的?”潘杰明怪异的看了烈风一眼。

“哈哈哈,可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可做不出来那种事情,我不过是看到有人把隐身草埋在了自己的身体里,然后隐身了,我才知道的。”

“什么?把隐身草埋在自己身体里?居然有人如此疯狂!”潘杰明不敢置信。

“这有什么,隐身草这种东西,第一次见到它的若是心灵不够坚定,可是什么事请都做得出来。”

“也对~”潘杰明感叹道。

“那么那个人结果如何?”古月突然问道。

“哈哈,他的结果可是很惨的!浑身气血都被隐身草吸光了!原来隐身草埋在身体里,就会被草根吸收血肉,用来保证隐身草的成长,那么身体本身自然是被吸干了~”

“和只吃掉草叶完全不同。既然如此,那么只吃草根会有什么结果?死得更快?”潘杰明问了一句。

“没试过~也没人敢试~”烈风摇了摇手。

“哈哈哈~”潘杰明笑了笑。

“第五个用法,我们也是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碰出来的,那个时候我刚刚进入这个里面不久,”烈风指了指脚下,“那个时候我好不容易从里面那个黑漆漆的地方出来,终于重见天日的我大声叫喊了一声,然后引来的另一个女人攻击我,她说她本来要捕捉一只兔子,被我吓跑了。结果我俩的战斗把一片地形给破坏了,当时的那里正好有一片隐身草长着。那一片隐身草因为我俩的战斗也散落了一地,结果巧合的有十片隐身草的草根飘落在了一起,几乎重叠上了。奇迹发生了,10个草根合在了一起相互连接,当时我们那个大草根捡了回去,放在泉水里养着,你们猜发生了什么?”

“什么?”潘杰明实时的问道。

古月也歪了下头。

“你们知道吗!那十个合在了一起的草根如今已经变成了一把看不见的软剑,被另一个女人当做了随身武器!”裂缝不可思议道。

“真的!那种草做的剑也能用?”

“当然!”

古月也是有些觉得不可思议:“不会被斩断么?”

“哈哈,当然不会啦!而且非常有柔韧性,虽然不能用来砍,但是却可以轻易的刺入敌人的身体。当然,普通人是用不了的,必须有高深的内力!”

“原来如此,”古月说道。

“所以,接下来我们依照类似的方式方法,把隐身草分别不同数量组合在一起。最终大体上得到了,第六种50个隐身草草根组合成一把长枪,第七种200颗隐身草草根组合成一把重型大剑,以及第八种1000颗隐身草草根组合成了一把巨力弓箭。很惊讶是不是,我们那个时候也觉得很是不可思议,隐身草只有特定的数量才能组合,而且组合的之后放在泉水里养着,最终将会形成这四种不同的形状,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隐身草为什么会自己长成那副模样,我们只是把那四件武器分掉了而已~”

“那么第九种和第十种如何~”还是古月最后问了句。

“呵呵,看起来古月兄弟要比杰明兄弟你沉稳的多啊!第九种我实在是不想提,等回去你们再问他们吧~第十种......”烈风的话没说完,突然间从上面传来了女性的声音。

“哈哈哈!第九种他不想提我来说!”那个女人落在了地上,“第九种用法那是他有一次烤野兔的时候,把隐身草也放在了火上烤了烤,结果隐身草瞬间变成了一个火鞭,还把他的手给烧着了~哈哈哈哈~”

烈风也乖乖的露出了被烧伤的手。

之前烈风一直带着手套的。

“你们知道吗,隐身草被烧着以后是无法熄灭的,就连泉水都浇不灭,直到现在那片隐身草还在烧着,而且越烧越长,如今已经从当初的那么短短一截(20厘米),变成了如今的三米长的长鞭,只不过烧着的隐身草若是放在泉水里,却是可以被人握住当鞭子用的。”那个女人继续说道。

“水里?可是又有谁会水下鞭法的?”潘杰明又问道。

“所以说啊,我们为了能够使用那着火的隐身草长鞭,费尽心思做了一副水油手套~”那个女人又说。

“水油手套?把水变成油涂抹在手上么?”潘杰明问。

“大体上就是这么个意思,不过这个过程可是费劲了心思~”烈风这个时候说道。

“你们真厉害~”潘杰明感叹道。

水油手套?古月大体上理解水油手套,但是也为能够做出那种东西来的人而感到佩服。

“那么,第十种又是如何?”还是古月先沉稳了下来,问道。

“第十种啊,可是最不可思议的一种用法了~”烈风说道。

“是啊,你们根本无法想象到,小小的隐身草还能有那么巨大的变化。我们把隐身草直接种植在了树上,你们猜最终发生了什么么?”那个女人说道。

“树里?”潘杰明看了看旁边的树。

古月也歪了歪头,习惯性的握了握手中的剑。

“呵呵,没两天整棵大树都被隐身草给铺满了,最后整棵大树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隐身草,从树上能够直接结出蕴含隐身草籽的果实,如今我们已经收集了无数的隐身草籽了。”

两人都被这消息给震住了。

隐身草籽!能够带出去的真正的隐身草籽!

................

辛依这边。

琴课上完了,辛依觉得这个教琴的女先生非常不简单。

辛依家里请的琴师女先生都是宫中的大琴师,精通音律很久了。而这一次的这个教琴的女先生,辛依能够分辨的出来她的造诣在她家里请的宫中大琴师之上,而且讲解的深入浅出非常易懂,辛依感觉自己的琴艺又提升了一个台阶,以前不明白不会弹奏的地方如今有些头绪了。

辛依打算去找这位女先生谈谈,亲自问问。

辛依跟上了这位女先生。

辛依就默默地跟在女先生的身边,而这位琴师女先生却也是默默的走着,两人谁都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