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 醋味翻腾

小说: 哎呦!天生王妃命 作者: 君知君不知 更新时间:2019-05-01 02:23:21 字数:2291 阅读进度:307/697

“沫儿,我送你回寝宫。”

在秦沫儿承受不住宇文拓热切目光,准备率先离去时,宇文拓出手拉住秦沫儿,制止她的离开。

“不用,我自己回去便好,你还有正事要忙,可别耽误了,免得慕容,呃,免得被流言蜚语了去。”

一说起慕容,秦沫儿马上改口,她倒是忘了,这后宫之内,别说隔墙有耳,就是这一块地儿,不知道多少眼睛看着,不知道多少顺风耳听着,她怎么能轻视呢。

秦沫儿被宇文拓搂进怀里,压低了脑袋,就是旁人看了也仅仅认为他们太过于相爱罢了,宇文拓温柔地给秦沫儿顺背。

秦沫儿担忧宇文拓被慕容一族非议,今儿是柔儿回来的日子,虽然宫里瞒着柔儿外出的事实,但是什么事情瞒得住慕容皇后啊,慕容皇后一知道,慕容一族怎么可能不知道。

先前柔儿没有回来,他们不能说什么,现在不仅回来了,还带回了君皓然这个东墨王爷,恐怕明日的早朝,定然会发难。

秦沫儿担忧着,在后宫,她什么都做不了,不能给宇文拓解忧,也不能给她的安儿助力,时常她都觉得有心无力。

说起慕容一族,宇文拓的脸色变了变,秦沫儿的担忧他心里有数,可这些他并不希望影响秦沫儿的心情,只希望她日日简简单单地守着他和孩子们便好。

“沫儿,莫担忧,一切有我在,慕容家就是胆子再大,再有恃无恐,也要步入衰败了,莫担忧,你啊,只要担忧不让人省心的柔儿便好,我送你回去,此处不宜多说。”

宇文拓的眼睛扫过后边排着队似的侍卫们,天子威严下,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地杵着,宇文拓难保他们中没有探子,还是先去秦沫儿的寝宫再说。

匆匆忙忙地赶回了秦沫儿的锦绣未央宫后,秦沫儿本以为宇文拓不做停留就会离开,所以秦沫儿也没做挽留,自顾自地走进了内室。

刚准备坐在榻上,一转身,眼前就是宇文拓本人,秦沫儿疑惑着:“皇上,你怎么进来了?不去政宫吗?”

刚才在顾念念的殿外就他们二人,秦沫儿可以亲密地喊宇文拓“拓哥哥”,但是现在虽然在她的寝殿里,这还有一群伺候的侍女,她可羞于喊出拓哥哥来。

“进来自然有进来的理由。”

宇文拓深沉的声音,不较往日的洪亮,秦沫儿的双手不由自主地移向胸口,拽着胸前的扣子,不安着。

“都给我下去,没有朕的召唤,不许进来。”

宇文拓扫了一眼室内的侍女们,幽怨着,声音跟着变了变,心里嫌弃着:都是一群不识相的,他来了,这些人就不知道回避吗,每次都要出言说了才能赶他们走,真是不机灵。

侍女们可冤了,承载着宇文拓的怨气,一个个像鱼儿一样往外涌去,他们哪里知道大白天的宇文拓还想跟秦沫儿聊些私密的话呢。

“拓哥哥,这是何意?”

四下无人了,秦沫儿又将对宇文拓的称呼变了下,起身往宇文拓的方向走去,该说的,一路上不都说了吗,怎么还有什么必谈之事吗?

“何意?柔儿的事情是谈完了,可是杜幕生的事情,我的事情还没有完,沫儿我们该谈谈了。”

宇文拓在只有两个人的房间里,去除所有的伪装,他是皇帝,平时得装,只有在秦沫儿的面前,才能放心大胆地做着自己,做他宇文拓本人,而不是西墨皇帝宇文拓。

宇文拓见秦沫儿还是不懂的单纯样儿,越发想要欺负秦沫儿一下,这些日子以来,他们光顾着担忧柔儿了,如今柔儿回宫了,其他的事情等稍后再议。

眼看着宇文拓四散着气息,一步步地紧逼而来,秦沫儿后怕地往后退去,今儿的拓哥哥特别不一样,好像回到了十几年前,那肆无忌惮的青年模样,她似乎知道了宇文拓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退什么?这里这么大,就我跟你,你还想逃去哪里?”

猫抓老鼠的乐趣就是逗着玩,而不是为了满足口腹之欲,宇文拓步步紧逼,秦沫儿退而再退,很快退至床角,实在无处可退了。

“拓,拓哥哥,你在说什么呀,我和你怎么了,又关杜哥哥什么事情。”

杜哥哥?

好啊,又一句杜哥哥。

宇文拓彻底打翻了醋缸子,剑眉一横,鹰一般的眼神紧盯着柔弱的秦沫儿,像是看着到嘴,却还在苦苦挣扎的猎物,不满道:“看来你很是想念你的杜哥哥,怪不得他也很想念你,沫儿,我问你,若是当初我们没有婚约,若是当初杜幕生先对你表明爱意,你是不是就从了他,跟他回绝尘峰去?”

宇文拓的话让秦沫儿心生不满,什么叫当初没有婚约,什么叫杜哥哥先表明心迹,他宇文拓今儿是不是被柔儿骂傻了。

“你在胡说什么呢?我们的安儿和柔儿都快成家了,你尽然还问这些话,你要是累了就躺出来小憩一会儿,若是不累,早些去处理公务,这晚膳必当要宴请东墨君王爷的,保不齐还有其他人来横插一脚,你还有这个闲心来吃这等莫名的酸醋,真不知道害臊。”

许是被顾念念的性子传染了,秦沫儿严肃不起来,就是训宇文拓的话也变成了俏皮的语气。

说完,便转身,她可真的累坏了,得好好休息一番,得养足精神再好好想想晚上的对策,慕容皇后一定还会出幺蛾子怎么对她都好,柔儿的名誉一定不容忽视。

“怎么还不与我说话了?沫儿,我今儿就是不走了。”

宇文拓见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措,气的他自己动手脱起衣服来,他要用实际行动来告诉秦沫儿,无论何时,无论何地都不许忽视他。

“喂,你干嘛呢?宇文拓,现在是大白天呢,你想干什么?”

秦沫儿惊慌失措地大喊大叫着,只有那些侍女们不敢进来,再则他们都是秦沫儿的人,谁敢说出去。

这一声“宇文拓”,好像回到了他们相恋的时候,秦沫儿也是直言宇文拓的姓名,到了宫里才收敛起来,渐渐地让秦沫儿变成了后宫女人一样步步为营,小心翼翼。

宇文拓感动得很,没想到仅仅一句“宇文拓”,就让他感动着,喜悦着,所有的解释都变得苍白,这一句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