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忧郁的少年

小说: 九重至尊天 作者: 无情风 更新时间:2017-08-16 17:42:44 字数:3406 阅读进度:261/1296

“小兄弟不要乱说话,这机缘不是任何人都能得到的,你知道当初那两大势力,为了得到那两部功法付出了多少人命,据说都险些断绝传承。”

“快走吧,那里还有之前我们驻足的痕迹,想来不会有人为难我们。”

商会中,凡是有修为的人,和那些护卫一个个都忧心忡忡,不自觉地再度加快了脚步,甚至连周围的山路都不敢去看。

“吆喝,来的还挺早,不给个合理的说法,恐怕你们今天,是没有办法活着回去了。”

就在一行人刚刚走出交阳涧的时候,前面突然传来了一道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王强听到这道声音感觉有些耳熟,抬头看去,发现虚空右使正挡在众人的面前。

只是由于王强被人围在商队中间,所以虚空右使并未第一时间发现王强,可是那些人看到虚空右使的时候,整个商会的人都不淡定了。

“右使大人,像我们这种,您一根手指头都能捻死的商会,我们怎么敢骗您,我们今天一早就从山那边赶来,一路马不停蹄,否则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离开交阳涧,还望右使大人能网开一面。”

事到如今,商会的会长不得硬着头皮出面对虚空右使说到,看到对方的样子,右使不禁沉默下来,要知道,妄造杀孽,可是虚空圣殿的一大忌,而且这些人若是昨晚上在交阳涧的话,恐怕早已尸骨无存。

就在这时,右使突然感觉到,一道带着若有若无笑意的目光注视着自己,抬头看去的时候,他发现了一脸玩味的王强。

“他留下,你们走……”

右使伸手指向了王强,而商会中人看到右使指名要留下王强后,一个个脸上更是出现一抹惊讶。

他们很不明白,右使怎么知道,昨夜王强曾独自离去,要知道,商会中人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从未分散过。

“大人,这位小兄弟在交阳涧中,从未离开过我们商会,老朽可以拿自己的性命作证。”

商会的会长刚刚说完这句话,右使的身上突然腾起了一股森冷的杀意。

“滚……”

看到右使心情不悦,商会中所有的人脸色变得煞白,而这时,王强却缓步走向了右使。

“你们先走吧,他找的是我,没事,我们之前见过。”

王强走到右使的面前,那些人发现右使果然并未对王强出手,而商会中的人此刻早已慌乱的向着前方赶去,只有商会的会长,看到王强无恙之后,才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喂,我们两个不熟,你留下我干什么?”

王强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的右使,而右使听到王强的话之后,不满的看了王强一眼。

“还不是玉华那个丫头,让我们看到你之后,多帮衬着你一点,还有,我知道昨天晚上你去过交阳涧,上面到底怎么回事?”

昨天晚上交阳涧发生异状的时候,右使刚巧就在这附近,而他远远的看到了王强身影,但是当时交阳涧实在是太过于恐怖,所以他并不敢前去探查。

“既然你看到了,难道你还不知道吗?”

“我是看到了,看到了你在那黑色的火焰面前自言自语,你到底在跟谁说话,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听到他的话之后,王强不由的多看了对方一眼,难道,他并没有看到那些黑色血液中的人影。

“面对那种景象,心中有些惊讶,也是必然的,若是右使大人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了,回见。”

王强说完,心中突然出现了一股让他毛骨悚然的感觉,面前的右使明明站在面前,可是为何王强却感觉不到对方的存在,他感觉到此刻的右使,完全不像一个人类。

这股感觉一出现,王强第一时间向着远处遁去,而当他离开这里十几分钟后,依旧感觉到右使的目光死死地锁定在自己的身上,扭头看去,发现对方并未跟来。

仿佛感受到了王强的不安,随着他的转身,那两道目光缓缓的消失。

“奇怪,刚刚他给我的感觉,怎么比南宫洪熙还要恐怖,他到底是什么来历?昨天晚上他竟然发现了我,可是为什么我却没有发现他。”

王强见过真正的虚空右使,可是面前这个右使给他的感觉,却是那样的陌生,就好像突然换了一个人一般。

压下心中的疑惑,王强再度向着前方赶去,游历大陆,对于他来说,也算是一种修炼。

十天之后,王强来到了虚空圣殿附属的一座城池,云烟城。

至于交阳涧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王强并不关心,必定若是得到那里面留下的东西,肯定要付出一些常人所无法接受的代价。

甚至王强都有些怀疑,这个“虚空右使”就付出了一些代价,只是不知道,南宫洪熙知不知道这件事情。

云烟城,也算是虚空圣殿附属的一座中等城市,在这座城中,有着圣殿内三名宙境后期的人镇守,平常也算是安稳,也没有什么不长眼的人在这里面惹事。

因为惹怒了虚空圣殿,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可是今日的云烟城,却显得有些不平静,并非是有谁在这里面捣乱,而是因为,云烟城中一个商会。

当然,现在的王强不知道云烟城中发生的事情,此刻正走在云烟城的马路上,感受着这里的繁华。

“好香啊……”

就在这时,一股清香传到了王强的鼻中,王强轻轻地耸了耸鼻子,酒肉的香味,传到了他的鼻子中,随即引起了他五脏庙的一阵抗议,这几天来,他一直以山林野果果腹,早已忘了酒肉是什么滋味。

酒楼。

在王强的左前方不远处,正是一座酒楼,此刻酒楼中人影绰绰,可以看的出来,酒楼的生意非常的好,其中还不断的加杂的小二的吆喝声,和客人的催促声。

“吆,爷您是几位?”

王强刚刚走进那座酒楼,便有一个小二招呼上来,看到王强的穿着之后,小二的眼中闪过一抹轻微的不屑之色。

“一位,有没有靠窗的位置?”

王强并未和小二做过多的纠缠,毕竟人靠衣装佛靠金装,此刻王强的穿着,看起来的确有些寒掺。

“这位爷,对不起,靠窗的位置已经满了,您一个人的话,就请随便座,到时候您招呼我一声就行,哎,爷,几位里面请。”

就在这时,又走来几个衣着华贵的人,小二一看对方的样子,迅速招呼了上去,将王强晾在了一旁,而王强却懒得和对方一般见识,举目看向了周围。

而就在靠窗的位置,有一名身穿白衣的青年正独自坐在那里喝着闷酒,当王强的目光落在对方的时候,对方好像也发现了王强。

扭头的瞬间,王强看到了那名青年双目中深深的颓废和无力,一张白皙的瓜子脸,高挺的鼻梁,嘴角还有的一丝与自己神情不符的冷笑。

但是任凭对方如何掩饰,也难以掩饰眼神深处那一抹愤怒,很明显,对方肯定经历了一些十分不开心,甚至让自己感觉到无力的事情。

“这位兄台,不知我可否坐在这里?”

王强走过去不禁皱了皱眉,因为这名青年的身上,散发着一股浓郁的酒气,看样子他已经在这里喝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不知为何,王强却闻到了另外一股与酒气不符的气味,就像是胭脂的气息。

“坐吧!”

对方很有礼貌,但是声音却异常的柔弱,王强仔细看去,发现对方并未生有喉结,心中一动,不知是那位大家闺秀,竟然女扮男装跑出来喝酒。

“小二,照这些菜式再给我来一份儿,另外再给我加三壶上好的美酒。”

王强的语气并未有多么的友善,必定刚刚那个小二狗眼看人低,听到王强的招呼,小二的眼神落在对面的青年身上的时候,不禁闪过一模厌恶。

“这些菜式可是我们这里最贵的,而且您的这位朋友,刚刚并未结账,不知……”

小二满脸不悦的走了过来,看那个喝闷酒的青年,根本无力支付这些酒菜的银两,而他更是不管王强和对方认不认识。

总之若是对方若来吃霸王餐,到时候他也要付出一些代价,甚至要白干数月。

“蓬……本小……本少爷会差你这点儿钱,狗眼看人低的东西。”

对面那名女扮男装的食客,听到小二的话后,脸上闪过一抹浓重的愤怒之色,一拍桌子激动的站起来,对小二大吼道。

酒楼中,整个一层的人得不由得向这里看了过来,看那名青年的样子,很有可能会把这小二拖过来暴打一顿。

“这位爷,你已经在这坐了一上午了,而且您吃的这些东西,也是我们酒楼中最贵的东西,既然如此,不如你就先把酒菜钱先付了再说。”

小二并未被对方的样子吓到,毕竟在酒楼中工作数年,面对各式各色各样的食客,他早已经应对自如。

“我……”

那名青年愤怒中一掏怀中,脸色突然变得煞白,出门带钱这种事,以前他怎么会做,都是由下人去做,而今天急匆匆的出来,也忘了带钱。

“且……没钱竟然还敢出来装大爷,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呀!怎么,难道你想吃霸王餐吗?”

“你……”

听到小二不怀好意的话,那名青年脸上再度闪过一抹浓重的愤怒之色。

当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