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判六年

小说: 五爷又想静静了 作者: 初景 更新时间:2020-08-01 17:45:51 字数:2297 阅读进度:54/79

中午,钟凡到医院看妈。

他身高182,确实有点小帅,白衬衣加西裤也是一副精英打扮。

他和媳妇都算本地的,虽然有点负担,生活还算平淡。

至于男人那点想法,想想就好,想多了就是问题。

病房,只要不是重症,这中午到下午最热闹。

一群吃瓜群众,这回把瓜吃的够够的,又甜又起沙。

陪护关注的:“sf女团的尹思琪是炒作惯了,谁都敢炒作。哟都被屏蔽了。”

钟妈妈状态挺好:“这不是很容易的事?有人以为网上能作,网上更好控制吧?断网断电。”

几人都被她逗乐。

断网断电确实黑。

青年关注的:“畅音已经跌停。”

钟凡接话:“这几天肯定有的跌,就算挽救,市值也得蒸发一半。”

老大爷说:“收益伴随着风险,作恶的时候都以为没成本。该好好长记性。”

钟凡接话:“不长记性的。畅音让几个主播全力的播,观众都是百万以上。数据作假又被掀出来。二百万的观众,实际不到两万。说明也是有这么多人在看。”

陪护撇嘴:“正常,再给自己找一堆借口。赚钱的找借口、托儿找借口,有的稀里糊涂拿借口安慰自己。”

不管怎么说,吃瓜群众是吃到瓜了。

钟妈妈和媳妇说:“我差不多了,你不用一天在这儿,你们中午晚上轮着来一会儿。”

钟凡点头。媳妇不是无缘无故休假的。

拿了钱就得去干活。妈的情况也确实可以。

李婕让到一边。

钟凡熟练的伺候他妈。

老大爷戴着眼镜:“这儿子儿媳妇真孝顺。”

李婕笑道:“我妈对我奶才孝顺。”

一个大姐复杂:“你们家家风好。”

李婕说道:“就是普普通通的人,过着平平常常的日子。”

办公室,索静苓吃了午饭,肚子里都是汤汤水水。

姜黼看她小脸特有的表情,并不是知足常乐,是有着一点点想法。

好比曹后,骂是要骂,日子还得过。

伏后想法多了点,能力小了点,搞事没搞成的不少,所以有的就不搞了。

姜黼不搞事,但可以搞人。

索静苓看他,还不能回去?

温稷说:“门修好了,再给你加道保险。你习惯早上出门是吧?也不用太担心。”

索静苓觉得他说了更担心。

温稷好奇:“你不想搬家?”

静妃娘娘不爱挪窝,像丹馨殿就能住一辈子,像龟偶尔爬出来晒晒就好。

其实丹馨殿占了好位置,有人想抢的,抢不动。

温稷一想:“你想自己买房子?”

索静苓眨眼睛。

丹馨殿不是用钱买的,买的并不是房子。

结论是:“没钱。”索静苓问医生,“要多少医药费?”

不是付过了?姜黼看她先说没钱。

索静苓眨眼睛,没钱能欠,之前付的是住院。

姜黼看着她眼睛,金黄、比外边的阳光灿烂,或许阳光是表象,有着更神秘的内涵:“一千万。”

静妃娘娘略无奈,要努力赚钱。技能她还是有的。

姜黼很想摸她脸,这表情很动人。

或许,她脸没好,可以呼呼?

温稷看五哥,又想把姑娘酱酱酿酿?好像,桂馥院后院就空着。

为何会觉得特适合她住?简直疯了。但桂馥院的复古,一般人撑不起来。

姜家是家教,三春市围绕古城、古风也可以。

大家不是单纯的搬,而是融合,让现在过的舒适就对,而不是单纯的丢掉过去拾人牙慧将别人奉为圭臬。

索静苓有点困,只能到休息室休息。

办公室安静下来。

小保镖搬来的躺椅,五爷躺着,好像睡着了。

神奇不神奇?哪怕他能安静一会儿。

温稷心想,把医费药费分开,索小姐能让五哥歇会儿,抵医费就够。再付个药费。

姜黼歇了二十分钟,感觉还不错。身上白大褂,也帅炸。

姜潜和五哥讲:“数罪并罚,杨美好判六年。她可能会上诉。姐夫已经起诉鲍义,他今天还敢到庭,直接控制了。”

那三个流氓不用说,尹家则不直接算索静苓。

姜黼点头:“为上诉准备一些证人证物。”

姜潜明白,上诉还能让她栽个跟头:“董音主动要作证。”

杨美好虐待索静苓,已经不是关着门,而是公开的。

有人愿站出来,杨美好就别想美好。

索静苓从休息室出来。

姜潜和她说:“杨美好当庭、没认罪,而是各种花样,又哭又闹又要见你。”

索静苓说:“她需要睡一觉。”

温稷乐:“她不是一直活在梦里?”

索静苓眨眼睛:“醉没醉全在心里。”

李婕过来,陪索静苓一块回去。

依旧坐温稷的车,停车场好像有人看见,那又如何?

李婕坐在车上,看视频,杨美好在法庭上闹的很精彩,演戏似得。

杨美好的律师、还想挑衅大律师,现在他大概不敢当律师了。

大律师气场全开,这叫厉害。

杨美好的无理取闹,非常low。

论无知村妇,她确实农村的,虽然很多农村的懂的挺多。

吃瓜群众热烈。

三号线:杨美好靠长得好,路太顺了,开始嫁个好男人(不知道索建库后悔否),后来轻松卷走了钱人生滋润了,后来又嫁个大学生(乔家这么认的),这就是走上人生巅峰了。就算看到更高的山,她可以卖女儿。没想到还有法,杨公主不认罪!

废宅:总觉得杨美好不作、不会判六年,或许就判三年。

蓝山:那不行,坚持自己的信念,作到底,且看我杨美好回不回头?

一生何求:遇上这样的妈,真是悲剧。

爱:杨美好要见女儿有错吗?

路人甲:你的逻辑在哪儿?

转运符:杨公主想怎么样就得怎么样,比女儿还想不开。

莎比:将女儿重伤,不送医院,这女人该判死刑。

夺命快递:当时没有医院鉴定。

无知: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从受害者当时的情况就可以推断。

我是龙:需要一些证人。

走吧:会有的。

蓝蓝的天空:可惜我离得远,否则一定出庭作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