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 谁被谁利用

小说: 一夜成母:正太萝莉双宝贝 作者: 亦叶 更新时间:2016-09-11 16:41:59 字数:3322 阅读进度:350/572

兰天鼎问道:“陆律师,这两份文件的法律效力是如何的?”

他算是知道兰娜娜惺惺作态是为那般了,起初以为她是站在我方这边的,而后又以为她是兰岚那头的,妈蛋,结果是在这里等着他们呢!

这个女人,真是!嗷呜,不得不说,这么一来,兰娜娜在兰天立和兰天鼎这里是彻底没有丝毫的好感了。

兰天立显然想得更深更远。

宣告死亡的那件事,其实并不是他们自己想出来的,而是江老。放眼整个兰家,跟江老也是认识了大半辈子了,其中江老和兰天一的恩恩怨怨,没有有比兰天立和兰天鼎兄弟更为清楚。

两人当年的决裂,兰天立和兰天鼎功不可没。

不过,随着江老和兰天一的矛盾日益恶化,兰天立等人跟江老的距离反而越走越近,倒是成了可以笑着闲聊的关系。

兰天立这才想起,好似宣告死亡的点子,就是在江老的“不经意”的提醒之下,才想到的。

现在想来,那个老头子分明就是别有所图。

江老不可能帮着兰岚得到兰氏企业,就冲着兰岚背后有一个路氏集团,他绝不会让兰岚当这个家,不好操控啊!

反观是兰娜娜,身份不高,智商不够,眼界有限,背后也没什么人,无疑是兰家最容易被操控的那一个。

宣告死亡,再加上这份股权当度书,其中的猫腻,还用得着说么?

他们两兄弟,这是被人给利用了呢!

兰天立附在兰天鼎耳边嘀咕了几句,兰天鼎再抬眸时,恶狠狠的怒视兰娜娜,那凶残的样子,恨不得分分钟咬死她!

大家族的老人们都有一个特性,好比路劲松路老太太,自尊心尤为的强,容不得被任何人利用,尤其是一个小辈。

当然,他们利用别的人倒是相当的顺手。

兰娜娜,居然连联合外面的人耍着他们玩儿!

兰娜娜被兰天鼎这么一瞪,心脏都快跳出来的,她做错什么了?怎么会引起两位叔公的不喜呢?

然而,兰娜娜并没有思考的时间。

只因为,陆律师接下来的话,让她大惊失色,自顾不暇。

“法律效力目前还不确定。”陆一鸣一本正经道,“股权转让协议只是复印件,它的法律效力,需要原件。你们看,因为是复印件的关系,老爷子的签名很模糊,其中的几项条款也并不清楚,更为重要的是,签署时间。”

说起这个,陆一鸣眉头一皱,签署时间怎么会是空白的呢?

没有签署时间,就没办法判断两份文件先后问题,进而哪一份才是有法律效力就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判定了。

然而,陆一鸣对于这份股权当度书充满了怀疑,兰氏企业召开董事会,寄出这份文件的人好像笃定一定会请他出场,特定借他的手,将这份文件给拿了出来。

文件送在他手上的时间也太过于巧妙,这个兰娜娜,着实有些问题。

之前便说了,陆一鸣是兰天一亲信的律师,跟在老爷子身边也有好几年了。

从平时的言谈之中,陆一鸣还是感觉的出来,对于兰岚和兰娜娜这两个孙女,老爷子更为看重谁。

想当初最后一次修改遗嘱的时候,兰天一老爷子拉着陆一鸣絮絮叨叨说了很多,老爷子是如何想的,陆一鸣是了解的。

就是因为太过于了解,陆一鸣觉得那份股权当度书疑点太多太多了。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老爷子曾经专门找他就是为了和兰娜娜断绝关系的事情,虽然后面不知道为什么又歇了心思,但突然之间就将自己名下的股份转给兰娜娜,陆一鸣总觉得这其中必然是有蹊跷的。

所以,陆律师的意思是,需要原件吗?

众人齐齐的看向兰娜娜,有冷漠的,有讽刺的,还有看好戏的。

似乎,所有的董事都已经看穿了这个坐在轮椅上企图博得同情的兰娜娜小姐,那份原件,必然是在她身上的。

她要是现在拿出来,才真的是神作了。

兰娜娜在众目睽睽之下,不敢露出半点戾气,直到这一刻,她才惊觉这么人看着她的眼神是那么的让人不舒服。

好像她所做的一切,都被他们给看穿了。

也是在这一刻,兰娜娜才明白,自己失策了!她只想着股权转让协议不能由自己拿出来,却不想,再这个时间点,将复印件快递给陆律师,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么?

现在,到底要不要承认?

其实,根本不用多想,兰娜娜要是将藏在包包里的原件拿了出来,那就真的是一生黑,一辈子都洗不白了。

“娜娜,陆律师说了,上面没有签署日期,这份文件到底是怎么签署的?什么时候签署的?原件在哪里啊?”

兰岚一脸无辜的问道,兰娜娜恨不得掐死她!她不是说了么,她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别咄咄逼人的问了行不行!

兰娜娜坚决认为兰岚是故意的,非要逼着她将那些个事情说出来是不是?

她明明知道那份协议是如何签下来的,是什么时候签下来的,还问出那些话,不就是故意的么?

兰岚那云淡风轻的笑在兰娜娜眼中是那么的狰狞,她告诉自己,要镇定,一定要镇定,不能被这个女人三言两语给打败了,绝对不能!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也许是真的太着急了,真的忍得太辛苦,硬生生的憋出了眼泪。

两行清泪,就这么流了下来,可是委屈了。

“那找不到原件怎么办?”老唐眨巴着眼睛,忽然眼前一亮,“要不,就按照老爷子的遗嘱来呗。又方便又快捷又省事!”

方便快捷又省事?

以兰天立为首的一干人等看着老唐的眼神绝对是瞻仰烈士的那种,无论生死,而是那种仰望的角度,嗯,的确是瞻仰烈士没错,横竖都是跟普通的人不一样。

多少人都想不通,就老唐的脑瓜子,到底是怎么走到现在这种高度的?怎么没在年轻打拼的时候被人给坑死呢?

搞得现在,他们被老唐坑。

明明最是严肃的事儿,怎么到了他这里就好似“今天天气不错,是个踏青的好日子。”

愉快,这是有多愉快?

兰天立和兰天鼎的脸色说有多臭就有多臭,不说话,会死吗?会死吗!

老唐好似浑然没有察觉到这些人的小心思,努力睁圆了眼睛,粗声粗气的吼道:“怎么样,我老唐的建议如何?你们倒是说话呀!”

说个毛线啊,你把话都说死了,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by各位董事。

兰岚看着这一个个的人面部神经不停的抽搐,清晰的听到那些个磨牙的声音,忽然对老唐这个人有了别样的看法。

这个人,还挺好玩儿的。

“唐爷爷,这事不是我们说了算的,法律上怎么规定就怎么来。”兰娜娜还是没忍住的插了一句嘴。

兰天立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口气不觉重了几分:“娜娜丫头,你若是知道原件在哪里,就趁早拿出来。就凭着一张复印纸,哼,就算是有法律效力,我们这些个老头子也绝对不会承认的。”

被兰天立这么一打岔,兰娜娜的脸色刷的一下全白了。

就好像,兰天立已经知道,原件就在她的包包里一样。

兰天立的不承认,代表者三分之一董事的意见,这于她成为兰氏企业的董事长很是不利。

“大叔公……”兰娜娜红着眼睛,委委屈屈看着众人,“爷爷当初真的没跟我提过,或许,原件被他放在某个安全的地方了也不一定啊,不是吗?”

看来今天是没办法善了了,兰娜娜暗暗咬着下唇,只有先争取一些时间,再将原件谁不知鬼不觉的放进老头子的保险柜里面。

兰娜娜下意识的看向兰岚,而后者,始终没有任何恼怒之意,全程倒是淡淡的笑着。

“妹妹,你别逼我了成不成?”鬼使神差的,指向兰岚的话脱口而出,兰娜娜就是看不惯她风轻云淡,好像什么都不在乎的鬼样子。

面对兰娜娜指名道姓的指责,兰岚沉默了几秒,淡淡的反驳:“娜娜你这是糊涂了吗,我一个字都没说呢,怎么就变成是我在逼你了呢?你这样说,这不是在指责叔公吗?哎,也罢,就当是我在逼你吧。”

多么伟大的节操,简直就是舍己为人,大度而又委曲求全。

但,前提是,表说出那番话呀!

兰娜娜觉得自己的脸都被打肿了,啪啪啪的,清脆又响亮。而这一屋子的人,无一不是用着“我懂的”、“大家都懂的”、“乃已经被我们看穿了”的表情揶揄着兰娜娜。

啊,不对,有两个人是例外。

一个是兰天立,一个是兰天鼎。

虽然被针对的只是兰天立,但是谁不知道这两兄弟是一个鼻孔出气的。

兰天鼎怒视兰娜娜:“外室女就是外室女,终究是个上不了台面的东西!有什么话尽管说出来,作甚么指桑骂槐,哼!”

“三爷爷,我不是那个意思,大爷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