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酒店会面不见不散

小说: 一夜成母:正太萝莉双宝贝 作者: 亦叶 更新时间:2016-09-11 16:41:16 字数:3342 阅读进度:260/572

在那衣衫之下,男人的背脊后,三三五五全是嫣红的爪痕。

经过这一夜,路羽鸢已然是他的囊中之物,命定之人了……不,即便没有昨夜,炎烈也从没想到要放手。

路羽鸢是他的,只会是他的!

炎烈甩了甩头,眉眼间流露着藏也藏不住的心满意足!

架着敞篷车飞驰而去的路羽鸢,生生地打了一个寒颤,各种毛骨悚然不解释!

“羽羽,你很冷啊?”兰岚也抖了抖,车速很快,两人的发型那都是“狂风卷着乌云”,眼睛前方全是头发丝儿。

路羽鸢还好,为了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案发现场”,头发早早的就盘上了。

这“二人”之中,当然不算她。

路羽鸢怎么会冷,她都快热得爆炸了好么!啊啊啊,不要去想,昨天晚上特么的绝对不可能是她主动的,绝对!

路大小姐好一阵心理建设AA自我催眠,透过后视镜,炮火直接对着后座的女人。“她为什么会在我车上?”

后座的凌若仪态万千地笑了笑,摆明将解释的机会留给兰岚。

兰岚缩了缩脖子,结结巴巴的解释道:“我们认识……”

其实,妹纸指的是,她们曾经认识,只不过她不记得了而已!

正如凌若所计划的,因为那个赌约,以兰岚现在的智商,还真的就认为她跟着她是顺理成章的了。

而路羽鸢理解的则是,那日在宴会上的一面之缘,而且还是由兰娜娜引荐的。

路羽鸢不是兰岚,即便没有在第一时间记起来,也不代表她会永久性的遗忘。她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以你的标准,整个圈子里的人你都‘认识’了!不要告诉我,你要跟她成为朋友?”

兰岚垂着小脑袋,对手指中。

只听突如其来的急刹车声划破长空,轮胎在道路上留下了深深的痕迹。

兰岚两只手儿捂着耳朵,耳膜都破了!

车子突然就这么停在路边,幸好,路羽鸢的理智还在。“你没事儿吧,真的要跟她交朋友?还是,你们已经成为了朋友?”

路羽鸢的教养,从不允许她当面揭人短,除非在特定的情况之下,比如现在。

兰岚怕怕地往后缩了缩身子,弱弱道:“那什么,严格算起来,可能、大概、勉强算是朋友?”

这是个疑问句,兰岚还记得她差点就死在凌若手上,她是笨一点儿,又不是缺心眼儿!在她看来,若不是隐约猜测凌若和她的过去有关,兰岚是不愿意跟她做朋友的。

然后,那小小的疑问句似乎被风给带走了,听在路羽鸢和凌若耳中,不知怎的就直接变成了陈述句。

就好像是,这愚蠢的妹纸一脸理所应当的说“恩,我和她已经是朋友了!”

路羽鸢一口血差点没把自己给噎死,一个晚上的功夫,就这就朋友了?

路大小姐恶狠狠地讹了凌若一眼,后者却是一点儿没注意到,她似乎同样是震惊的,是意外的。

在她如此凶残的整治她之后,她居然当她是朋友?凌若的表情古怪极了,看向兰岚的眼神就像是瞻仰外星人一样,到底是她有问题,还是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昨晚上,那么对她,都还能当朋友?

凌若努了努嘴,到底没有说什么,只是别过脸去,假装什么都没有听到。

路羽鸢没好气的弹了某兰的脑门一下,指着凌若不客气道:“她是跟兰娜娜一道的,你不知道么?上回要不是你运气好,差点儿被兰娜娜给害死,你现在居然还敢跟她的朋友做朋友?”

路羽鸢恨铁不成钢,她不知道凌若的真正身份,也不知道凌若只是利用兰娜娜,但只她是由兰娜娜引荐的这一点,就足以引起路羽鸢的警觉。

更何况,仅仅一个晚上的时间,凌若趁虚而入,就将兰岚收服得服服贴贴的,可见是个诡计多端的,路羽鸢就更加不喜了。

趁人不备的什么,最讨厌了!要不是她被炎烈给拖住了,绝不会给凌若可乘之机……啊啊啊,果然,炎烈什么的最讨厌了。

昨晚的事儿,必须抹掉,抹掉,抹得一干二净的。

“……”兰岚囧囧有神的看着宛如愤怒的小鸟的小羽羽,她吼着吼着又突然摇头,这是咋了?还没睡醒?“羽羽,其实我……”

嘟嘟嘟,短信来了。

兰岚正准备解释,被突如其来的短信给分心了,她低头一瞧,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

上面写着一串地址,xx酒店,末了还附上路总二字……

兰岚下意识回头看向凌若,路总,除了路boss,不作第二人猜想。

妹纸的心立马就纠成蝴蝶结了,酒店什么的,超级讨厌的!不见不散又是什么鬼啊,特么的对方是个女人吧?

凌若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兰岚,那条短信是她发的,不,准确的说,应该是转发。

是谁发给凌若的呢?呵呵,除了姚婧那个急于炫耀的女人,还能有谁?姚婧的意思,不外乎就是显摆她是个有本事的,三言两语,在第一次见面就搞定了路宇腾。

而她凌若,一个多月了都毫无进展,还在圈子的外围打转,无用啊无用!

姚婧的潜台词就是,且看她今晚如何拿下路宇腾!

对此,凌若耸耸肩,不痛不痒的,别说,她还真就擦亮眼睛好好看看!也顺便,将这条示威的短信转发给了兰岚。

效果,很好,不是吗?

兰岚的脸色突然就变得好难看,正语重心长教育嫂子的路羽鸢一愣,一手将手机给夺了过来:“我在跟你说话呢,你看什么去……”了。

路羽鸢声音截然而止,视线停留在句尾,路总……这是被约的节奏啊,从这条短信的口吻上来看,绝对是个女人,还是只骚狐狸!

瞧那娇滴滴的口吻,一段话用了多少个装可爱的小符号,简直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路羽鸢担忧地看了兰岚一眼,高昂的气势早已不复存在:“那什么,路总,也不一定是哥哥……”

凌若噗嗤一声笑了,不乏讽刺的意思。

也是,放眼整个路氏集团,还有谁能称得上是“路总”?路非凡已经被踢出门,高层中多是旁姓的人,年龄也相对偏大,能被人恭敬的叫“路总”的,唯有路宇腾一人。

路羽鸢一顿,对凌若恨得牙痒痒的,可是吧,还真是解释不下去,那条短信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的确是给路boss的吧?

更重要的是,对方将这条短信发给兰岚,路宇腾的妻子,这已经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了。

分明就是情敌示威!

兰岚眨巴眨巴眼睛,无辜地看着路羽鸢,一脸求安慰的表情。

路羽鸢的嘴巴张了又张,合了又合,最后干巴巴道:“我大哥,从来都是不近女色的,肯定不是我们所想的那样!”

说完,她想了想,肯定的又说:“对,肯定是那小狐狸在挑拨离间,故意发给你看,刺激你!咱们绝对不能上当!”

兰岚偏着脑袋想了又想,开始的时候还觉得小羽羽这话有理,只是越往后面听她的脸色就越奇怪。

不近女色?妹纸脑补从结婚到现在每个泪流满面的夜晚,那叫不近女色?呵呵,明明就是没有最凶残,只有更凶残!

故而,路羽鸢的话一点儿没有安慰到兰岚,反而勾起了她的危机意识。

只见妹纸啥也不说了,系好安全带,目视前方。

“去酒店!”

兰岚的唇抿成一条线,那模样可是凝重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即将面临世界末日呢!尤其是对于兰岚这样阳光的妹纸而言,画风明显就不对了。

这意思,路羽鸢和凌若都懂了,这是要飞奔回去捉奸的节奏啊!

路羽鸢吞了吞唾沫,突然觉得沉默板着脸的某兰好可怕。

车子再一次驶进车道,这回路羽鸢可没有飞车了,一路上又慢又稳……咳咳,是的,大家没看错,的确是“又慢又稳”。

路羽鸢若不是见兰岚即将炸裂的样子,她真心想一路天黑开回路公馆。

路羽鸢一边开始,一边偷偷打量着兰岚,没了往日的活泼,也没有再一如既往的卖蠢,她从明面上冷静得不可思议。 一夜成母:正太萝莉双宝贝:

面色清冷如水,宛若天边皎洁的新月,是与生俱来的冰清!路羽鸢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如果不是这张再熟悉不过的面庞,她一定认不出这是她那憨憨笨笨的小嫂子!

女人在陷入婚姻的危机时,变化有这么大么?

当然,婚姻危机这四个字确实是严重了些,现在事情都还没分明呢,路羽鸢只是很困惑。实在是,兰岚的画风,处于两个极端,更奇怪的是,看久了吧,居然一点儿都不感觉违和。

路羽鸢紧握着方向盘,或许,是她的幻觉?

后座的凌若却是一副“本该如此”、“司空见惯”的表情,这让她越发肯定,唯有拼命的刺激兰岚,才是使得她恢复记忆的最有效也是目前唯一的办法。

路羽鸢默默为兄长点蜡,这样的兰岚,还真有几分他发怒时的模样!从前被批斗的是自己,原来兄长也有这么一天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