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6章 天外

小说: 一言通天 作者: 黑弦 更新时间:2018-03-13 13:47:57 字数:2392 阅读进度:1895/1932

高人的惊讶,是混天灵宝的残片居然能被融入修士的元神。

要知道尽管是残片,那也是超越了先天的至宝,极难融入修士的元神,即便驾驭,也只能带在身上或者留在储物袋里。

能将混天灵宝融入元神的,必定是修为高绝的至强,一介化神根本做不到,除此之外,就只能是混天灵宝的主人,或者混天灵宝自己了。

高人的不可置信,同样出现在徐言的心间。

徐言虽然不信高人来自天外,但是他总有一种预感,面前的丑鬼很不简单。

尤其是对方讲述的那段关于谷玄的传闻,让徐言生出一种战栗的感觉,如果谷玄当真有着天道般的能力,那云仙君怕是早已陨落。

其实从残缺的天乙剑与残缺的无极人魔就能看得出来,连这两件混天灵宝都碎裂成如此模样,可见它们的主人也必将战死在天穹。

感叹着云仙君陨落的同时,对于能化身天道的谷玄更加忌惮了许多。

“融于万物之中,能在任何人身上栖息……那谷玄难道有无限夺舍的能力!”

如果真有如此能力,谷玄的存在的确与天道类同了。

“谁知道呢,说了是传说,听闻而来,我又没亲眼见过。”高人说着来到徐言近前,抻着脖子上看下看,道:“难道你是天乙剑之灵?快快显形,让我驾驭你冲破这方天地!”

“能显形的话,第一个劈了你。”徐言没好气的说道,他是天乙木之灵不假,却拥有肉身本体,还有言通天的恶念残魂。

想起散仙残魂,徐言目光一闪,左眼中流转出一道漆黑的光泽,看起来十分诡异。

呼……

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虽然被灵宝界压制,徐言变得如同常人,但是神魂中的恶念本源之力还在。

只要有这股恶念之力,就有了护身的手段。

放心了几分,徐言没去动用恶念之力,而是闭目盘坐,不在言语。

一边的高人不知想着什么,也不吭声,手里把玩着他那块无字的令牌。

一时间牢狱里安静了下来,偶尔能听到老鼠吱吱的叫声与爬行的响动。

徐言在思索。

思索着丑鬼高人真正的身份与来历。

对方只是化神,绝对达不到渡劫,来自灵宝界的封印能让化神巅峰用不出任何灵力,却未必挡得住渡劫。

高人焦急又无奈的模样,不似假象,他逃不出去牢狱,说明他的修为至多在化神而已。

至于丹圣与麒麟巨兽还有混沌魔王都去了何处,徐言一时推算不出,不过以他生活在晴州界的经验来看,被扯入灵宝界的人,应该出现在不同的地方。

“云仙君,谷玄,天道……”

思索着高人讲述的传闻,徐言的心绪在不断的起伏。

有些事被他重新想起,又被很快忘却,一些莫名其妙的念头在脑海滋生,又被掐灭。

太过诡异玄奇的传闻,徐言无法分辨出真假,如果世间真有天道,又岂能容忍谷玄那等强者与自己同存于世间?

如果谷玄当真能无限的夺舍,那岂不是一种永存的不朽?

“天上,到底有真仙么……”

低语中,徐言缓缓睁开了眼,小窗外,天边泛起了鱼白。

听闻徐言的呢喃,高人也睁开了眼,当他睁眼的瞬间,一股玄奥的气息突然冲进他的眼中,下一刻高人的双眼变成了漆黑如墨,看不到半点眼白。

呆涩的坐在墙角,丑鬼直勾勾的犹如一具炼尸,更好似一具傀儡。

被恶念之力控制,他成了徐言手里的提线木偶。

“你到底来自何处,姓甚名谁。”徐言的询问低沉而冷漠。

“我来自天外,我叫高人。”

对方的回答有些出乎徐言的预料,原来这家伙真叫高人,可是那天外究竟是其他大域,还是其他界,就不得而知了。

“天外有什么,仔细说说。”为了寻找答案,徐言继续质问。

“天外是浩瀚星空,无垠宇宙。”

“你为何来到真武界。”徐言再问。

“为了完成任务。”

“任务?什么任务。”徐言诧异了起来,皱眉问道。

“寻找金乌后裔。”

“谁发布的任务?”徐言继续问道。

“万界狱……说了我来自天外,不信你还问什么。”高人说着说着,眼中竟自行恢复了清明,撇着嘴说道。

“你能抵挡恶念本源!”徐言诧异。

明明自己动用了恶念本源摄住对方心神,怎么这么快人家就破开了恶念之力?

“真武界的恶念本源对我用处不大,我感受不到这片世界的恶念,因为我是局外人啊。”

高人叹了口气,看向窗外升起的朝阳,道:“幸好你还有这份力量存在,我们应该死不掉了,你真是个怪胎,能融合天乙剑残片还有恶念本源,你到底是个什么啊。”

阅历高深的丑鬼,面对徐言的时候觉得迷茫不已。

他看不懂徐言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在高人眼里,能融合天乙剑残片还有恶念本源的家伙,应该归类为怪物。

“你有你的隐秘,我也有我的秘密。”徐言锁着眉峰说道。

“行行行,我不问,只要你在法场上动用恶念之力,我们两个能逃过一劫就行。”

“如果行刑的,是灵宝界的涅凡尘呢。”

“如果是界灵行刑,你的恶念之力可未必有效,不过这一点可以放心,行刑的应该不会是界灵。”

“何以见得?”

“别忘了被摄入灵宝界的可不止我们俩个,莫华佗以奇丹提升了修为,那三头达到化羽气息的麒麟阵灵,还有魔王飞天罗刹,再算上血脉复苏的阿乌,那么多比我俩强的家伙都在灵宝界,界灵不去对付他们盯着我们俩有什么用。”

高人说着摇头晃脑,底气十足,道:“只要我们俩逃出去,你有恶念本源,我有聪明的头脑,联手之下一定能破开灵宝界,一回到真武界我立刻就走,半刻都不停留!什么金乌后裔统统不管了,任务失败就失败,总比丧命强。”

高人嘀咕的东西,徐言已经听他说过,又是任务之类,已经习以为常,如同听个疯子在自语,不过那麒麟阵灵之说却让徐言若有所思。

“随着幻月宫而来的九彩光幕,难道真是一座大阵?”

“不是阵还能是什么,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蜃兽就是阵眼,其上的幻月宫只是虚幻,只有进入阵眼才能达到真正的幻月宫,没准那幻月宫真被人家镶到了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