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3章 再添一把火

小说: 一世兵王 作者: 我本疯狂 更新时间:2019-01-03 18:46:18 字数:2689 阅读进度:1031/1623

尽管秦风前些日子在华武组织总部感悟《炎黄拳》的时候,阴差阳错地发现了老太爷交给他那套神秘呼吸法的妙用,让他的战力有了提升,但面对上一代的绝世天才、王家传人王一刀,秦风不敢托大,而是决定服用基因药物。

一方面,他知道,武学之路越到后面越难走,每一个小境界的差距都是一道鸿沟,跨境战斗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他要以现在的实力跨境击杀王一刀,难于上青天,反而很有可能送命。另

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根据医疗科研机构的反馈,基因药物没有副作用,可以放心大胆地服用。房

间,秦风将基因药物送进嘴中,没有直接吞咽,而是如同当初服用百年山参膏一样,细嚼慢咽,这样有利于吸收和消化。

与百年山参膏不同的是,基因药物的药性要霸道得多——秦风刚嚼碎咽进肚子,药性便起效了。

这也是包括迈克尔在内那些服用过基因药物的人,可以在短时间内催发体内基因药物药性,提升战力的原因。刹

那间,秦风只觉得小腹仿佛有一座小火炉一般,一道道热流从腹部涌出,涌向身体的每一个角落。热

流极其霸道,仿佛要撕裂秦风的身体似的,让他疼痛难忍,而后又如同雨水滋润干涸的土壤,让他浑身一阵舒坦。“

摧毁与修复并存,这基因药物还真是神奇。”

基因药物的药性刚起作用,秦风便察觉到了基因药物的不凡,同时也期待自己能否通过服用基因药物突破化劲后期。

一旦他突破化劲后期的话,击杀王一刀,易如反掌!尽

管内心无比期待,但秦风还是第一时间收敛心神,眼观鼻、鼻观心,进入冥想状态,同时催动神秘呼吸法。

嗯?

随着秦风催动神秘呼吸法,那股热流像是从消小溪变成了江河,瞬间变得更加猛烈,滚滚如潮。果

然有用!秦

风服用基因药物之前,曾猜测如果催动神秘呼吸法的话,可以将药效发挥到极致,此刻的反应印证了自己的判断,当下不再分心,专心致志地操控那股热流沿着他的经脉,按照特定的路线运转。

随着时间的流失,药效的作用越来越明显,一股股热流先后从秦风的小腹涌出,与之前那些热流汇合,宛如奔腾的浪潮一般,洗刷着秦风的身体。

这一切,令得疼痛感瞬间骤增,像是要硬生生地将秦风的身体撕碎一般,令得他的身子紧绷如弓,同时紧咬着牙关,继续催动着神秘呼吸法,控制着热流运转。渐

渐地,秦风的经脉、血肉、筋骨、内脏乃至头部在被热流侵袭、裂感,而后又开始疯狂地吸收那股热流,让他舒坦得差点叫出声来。

撕裂,修复……

秦风不断在痛苦和舒坦之间转换,像是游荡在天堂和地狱之间的幽灵,饶

是他有强大的武道意志,忍耐力惊人,但面对这种类似冰火两重天的折磨,身子像是触电一般,不受控制地哆嗦。

他紧咬牙关,眉头紧锁,脸部肌肉完全扭曲在了一起,浑身毛孔张开,排出了大量的汗液。

汗液中夹杂着大量的黑色污垢,黏糊糊的,粘在他的身上,散发着恶臭味,极其刺鼻。秦

风默默承受着这一切,同时明白,自己的身体正在被基因药物改造。

等改造结束之后,他的体质会有质的飞跃,而且会激发身体潜能,今后练武会更加如鱼得水。

“上一次,我服用百年山参膏,身体机会脱胎换骨,这一次,又会有怎样的效果?”

怀着这样的期待,承受着撕裂与修复之间转化的折磨,秦风闭上了双眼,全身心地催动神秘呼吸法,意念遍布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渐渐地,渐渐地,周围的一切都离他远去,他宛如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总

统套房外,张欣然、苏妙依、陈静和诸葛明月四女因为秦风服用基因药物前的叮嘱,都没有打扰秦风,而是交流了一会,便按照秦风所说,回到各自房间。当

夕阳逐渐落下山头的时候,武空与叶帆来到了天河大酒店,并且见到了张欣然等人。“

我是华武组织执法部武空,这位秦风的师傅叶帆。”武空先是做自我介绍,然后又介绍叶帆。“

武部长好,叶大师好!”张

欣然等人都曾在秦风与景家传人景腾生死战的时候见过武空,但并没有见过叶帆,只是听说过叶帆的遭遇,此刻看到叶帆坐在轮椅上,均是表现得极其尊重。“

秦风呢?”武

空开门见山地问。

“武部长,秦风在闭关,说是两天后出关。”张欣然回答道。“

和我们判断的一样,那小子在闭关。”听

到张欣然的话,武空苦笑着看向叶帆,征求叶帆的意见,“那就等他出关再说?”

“嗯。”叶

帆点头,武者闭关不宜被打扰,轻则会影响到闭关效果,重则在重要时刻打断,会导致武者走火入魔,一身武功全废。随

后,就当武空和叶帆两人前往房间的同时,他们抵达东岛的消息传出,第一时间传到了王家祖地。得

知这个消息之后,王鹏第一时间赶往王一刀的住处。唰

木屋里,王一刀原本在打坐,听到门外由远及近的脚步声,猛地睁开双眼,等到王鹏走到门口后,便出声道:“进来吧。”

“义父。”王

鹏正要敲门,听到王一刀的声音,将手放下,推门而入,第一时间向王一刀鞠躬行礼。“

你突然来找我,是因为那小畜生有变动?”

王一刀主动问道,眉头不经意间皱起,若是秦风突然取消战约的话,那王家之前的一切安排都白费了。

“义父,秦风那个杂种一直在东岛天河酒店,应该是在闭关。”

王鹏先是回答,然后才说明来意,“我来找您,是因为华武组织执法部部长武空和秦风那杂种的师傅叶帆在十分钟之前赶到了东岛天河酒店。”

“哦?”王

一刀眉头一挑,暗暗思索武空与叶帆前去找秦风的目的。“

义父,我怀疑那两人是去劝说秦风放弃挑战的。”王鹏说出自己的判断。“

很有可能。”王

一刀瞳孔微微收缩,然后道:“这样,你再去添一把火。”

“义父,我该怎么添火?”王鹏问。

“以我的名义,回应一下那个小畜生……”“

是,义父!”

王鹏恭敬领命,然后退出了木屋。

十分钟后,一个‘声音’从王家祖地传出,引爆华夏武学界。

“秦风虽缺乏教养,冒犯我义父,但我义父大人有大量,可以给他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若是他主动登门,自打耳光,磕头认错,此事既往不咎!”“

否则,我义父必斩他双腿,让他和他师傅叶帆一样,在轮椅上当一辈子的废人!”…

……P

S:第二更!。